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23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客家跨國史懷哲—許詩典 (Hsu,Shih Tien)
客家跨國史懷哲—許詩典(Hsu,Shih Tien)
【推動無圍牆醫院·實踐醫療無國界】
人生價值不在汲汲營營,而是成為別人生命中的幫助!
—許詩典
為醫無國界—創辦更多「無牆醫院」
    出生醫師世家的許詩典,現為聯新國際醫院資深副院長、桃園國際機場醫療中心主任,同時也是聯新尼泊爾期望醫療中心院長。
    許詩典醫師任職聯新國際醫院二十一年,同時,負責尼泊爾義診服務至今十二年。
    2006年因緣際會下開啟尼泊爾義診之路,至今仍為提供尼泊爾當地持續性的醫療服務。
    2010年許詩典醫師以不同管道,至各機構演講、專訪,深耕理念,將聯新國際醫療集團遠赴尼泊爾的義診故事傳揚。
    自2012年接任聯新國際醫院資訊處處長以來,許詩典醫師致力於醫院資訊系統的提升,積極推動病歷電子化、無紙化、行動化、與U化、目前門診已不送病歷,住院病程紀錄採無紙化,同時導入軟體簽章,減少紙張浪費,同時有效節省醫師簽章的時間,提升推動集團流程與管理效率,為全台灣第二家引進SAP的ERP系統「打造以病人為中心的醫病關係,IT助聯新醫院通過特優醫院評鑑」。
    2014年聯新國際醫院於尼泊爾南方,離首都加德滿都160公里的小村落-奇旺區(Chitwan)喬哥地(Jugedi),以義築的形式建造了「台灣聯新尼泊爾期望醫療中心」(Landseed Health Care Chitwan, Nepal)。
    2015年尼國遭遇大地震,許詩典醫師帶隊挺進震災區,同時號召全台響應捐贈活動,拓展國際醫療外交。
   多年來,許詩典醫師化身醫療外交大使,多次召集醫療團,還送愛瓜地馬拉、貝里斯、巴西、祕魯等,讓台灣醫療的愛感動世界。
   許詩典醫師努力集結各社團合作,號召各界力量發揮共愛,積極學習國內外NGO組織,參與成長學習,輔導尼泊爾社團領袖成立NGO,邁向成功社區醫院營造。
   自台灣健康醫院學會成立迄今,許詩典醫師更奔走國內外,常常發揮義診與相關醫療創意,全心全力於院內外推廣健康促進理念,提昇醫院員工、病患及其家屬、社區居民融為一體,促進自我健康之能力,先後榮獲多項國內外醫療典範獎項殊榮,把「以人為本、尊重生命」的堅持精神發揚光大,讓台灣醫療的愛—傳播世界各個角落,實現聯新國際醫院等更多「無圍牆的醫院」及WHO憲章所宣示「全球健康」的理念,為「醫無國界」圓夢,不愧為「客家跨國史懷哲」,從全球各界推薦2819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20年第23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本會隨時歡迎全球各界推薦努力、愛心、勇敢、成就等生命勇士。(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推薦專線:886-2-29178770、傳真:886-2-29178768、地址:231新北市新店區明德路52號3樓、網址: http://www.ta.org.tw)。
醫生世家
許詩典醫師出生於台北市,成長於醫生世家。
祖父和大伯分別在桃園楊梅及宜蘭三星開漢醫診所;二伯是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院畢業;三伯曾為教授,後在中央研究院數學研究所當研究員;四伯畢業於台大藥學系,後為醫學院藥學教授;許詩典的父親許光鏞是家中老么,畢業於光復後的台大醫學院,後留校當外科教授。
父親許光鏞教授曾接受China Medical Board(CMB)資助,赴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附設醫院學習開心手術。
而許詩典醫師的父親,更時常播放他以豬為實驗—練習開心手術影片。
1965年,父親許光鏞以Starr-Edwards球形人工心瓣膜—成功施行台灣第一例僧帽瓣膜置換術,更為台大醫院心臟外科帶來蓬勃的發展—人才輩出,如洪啟仁院長、朱樹勳院長、林芳郁院長、甚至張昭雄院長等。
縱使家學淵源,但許詩典醫師卻未曾有當醫生的念頭。
自幼,許詩典醫師的學業成績平平,並不特殊。
只是父親望子成龍,一次小學三年級,許詩典醫師的月考成績,為班上倒數第三名,被父親一陣毒打後,自此成績都維持前五名。
從建中到台大
    許詩典醫師初中寒窗三年,最後以高分考上第一志願台北市立建國中學,同時,也進入另一段完全不同的人生,能進入建中的學生,各個非等閒之輩,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許詩典醫師這才開始意識到競爭的氣息。
許詩典醫師自小對天文物理興趣濃厚,但因父親游說、母親勸說,讓他人生第一次與父母起爭執,最後仍是聽從父母親的安排。
  高三時,聯考的壓力逐漸迎面而來,但許詩典醫師仍不以為意,與一些校外朋友結伴喝咖啡、打保齡球、看電影、跳舞等。
許詩典醫師的父母自幼見他讀書向來有主見,倒沒有特別施加壓力,至七月聯考前的三個月,他感到相當不安,於是斷了與外界的音訊、埋首苦讀,只是一切太遲,最後許詩典醫師勉強考上了台大森林系。
當時社會上充斥著韓國統一教的信仰,台大學務處怕他被統一教迷惑,第一學期結束後,便要求他的父親出面辦理休學。
休學後,許詩典醫師轉上補習班準備二次聯考,但他的朋友們聞風而至,時常找他一起遊玩。
聯考前的三個月,許詩典醫師只能再次埋首苦讀,所幸放榜後,許詩典醫師考上了中國醫藥學院醫學系,也為他學醫開起了里程碑。
立志史懷哲
靡爛的大二學生生活,讓許詩典醫師遭遇生平最嚴重,且難以啟齒的恥辱—解剖學實驗被當。
許詩典醫師不敢跟外科教授的父親明講,只好圓一個謊說暑假時,要去南部同學家住一個月,實為留校暑修。
求學階段,許詩典醫師因接觸到史懷哲奉獻非洲的事蹟啟發,於是特別專注於臨床科目,學習態度大為提高,且收穫滿滿。
大六時,許詩典醫師向校方爭取到至國泰綜合醫院見習。這是許詩典第一次以準醫師身分接觸病人,不僅增加了見聞,更了解醫學的複雜性與不確定性。
大七實習,許詩典申請到林口長庚醫院,當實習醫師。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成立於1978年12月1日,由前董事長王永慶創立,並找世界級心臟科名醫等自美回台服務貢獻,同時也創立多項先例,例如住院不收保證金,醫師禁止兼差、拿回扣、收紅包等,打破台灣當時之陋習,在這些大師級臨床教學下,許詩典醫師受益頗豐。  
畢業前的預備軍官考試,許詩典醫師考取32期預備軍官,並抽中空軍軍種,入伍後在雲林虎尾空軍訓練中心受訓六星期。
受訓結束,許詩典醫師抽籤分發到訓練中心醫務室。
軍中醫官生活簡單,除醫療服務外,閒暇時在指揮部打網球,醫務室前打羽毛球。
退伍前,許詩典申請住院醫師訓練的科別與醫院,當時他在抉擇承襲父親的外科志業與內科抉擇,幾經考慮,因為當時實習時留下的良好印象,終於決定申請林口長庚醫院內科。
醫師生涯的啟蒙
退伍後許詩典醫師進入醫院內科,前三個月,許詩典醫師過得相當痛苦。
當兵一年半,幾乎把一身武功全廢了,如今重持聽診器,看似不如實習醫師,所幸規律的訓練,讓他漸入軌道。
直到第二年擔任住院醫師時,因基隆長庚醫院開幕,許詩典醫師與現任聯新國際醫療集團院長張煥禎總執行長,負責急診兩個月。
兩人一人輪一天,獨自看診。在急診簽床後兩天,去病房確認診斷的正確性,提升學習效率,而這樣的學習模式,讓彼此醫學知識突飛猛進,當時的醫師人力仍嫌不足,所以一個月還需要值夜10至15班!
升上第三年住院醫師時,適逢高雄長庚醫院開幕,許詩典醫師被派去高雄長庚醫院—擔任總住院醫師。
當時高雄長庚醫院的內科主任,是自美返國的腎臟科大師沈富雄醫師,沈醫師教學認真,要求也嚴厲。
許詩典醫師記得有一天主持晨會,針對前一天入院病人做鑑別診斷,提醒注意事項。
晨會結束時,許詩典醫師被沈主任讚賞主持了一場好的晨會,這讓他更增進信心
三年的住院醫師生涯很快便結束,許詩典醫師再次面臨次專科醫師訓練的選擇—該往心臟內科還是胸腔內科?
最後,他選擇離開長庚醫院,前往新莊的省立台北醫院服務,並在省北王復甦副院長及楊樹昌內科主任的大力支持下,前往台大醫院胸腔科接受胸腔與重症醫學訓練。
在台灣胸腔界大老陸坤泰教授、郭壽雄教授、楊泮池教授(後成為醫學院院長及台大校長)、李麗娜教授等名師一年的訓練指導下,許詩典醫師如沐春風。
每天跟著陸教授判讀胸部X-光,跟郭教授學習細胞學判讀,跟著楊泮池教授學習胸腔超音波判讀與穿刺。
在胸腔與重症醫學專科醫師考試後,許詩典醫師考取筆試第二名、胸部X-光判讀第一名,總成績為第一名。
在這麼多台大、榮總、長庚醫師中能脫穎而出,誠屬不易!
千里因緣一線牽
許詩典醫師有過數次相親與交女朋友的過程、但都鎩羽而歸。
經身為台大藥學系教授的四伯介紹,而認識四伯的學生,也是現在的太太黃香齡。
兩人都是楊梅人,只是生長空間不一樣,相隔2000公里。
太太在小學五年級時,隨在日本久留米大學醫學院畢業的岳父,前往日本九州長崎無醫村服務,直到高中畢業後回台唸大學,太太日語幾乎沒有台灣腔調,常被人誤認為土生土長的日本人。
初見面時,許詩典醫師驚訝於她的優雅、健談、與愛笑,可說是一見鍾情。
兩人見面是以結婚為前提,其實那時雙方各自有意中人,只是未能修成正果,雙方都有些遺憾。
許詩典醫師剛結束一段戀情,還處在失意之中,但時間、客觀條件、父母親意見,便決定了彼此的命運。
初見面時,剛好是西方情人節、歷經七個月的長跑,他們在9月14日在圓山飯店完婚。
結婚後,當時許詩典醫師還在省立台北醫院當胸腔科研究員,每天都有太太特製的日式便當。
那時許詩典醫師感覺很幸福又省錢,畢竟在公立醫院服務,薪資有限。
回任省立台北醫院時,許詩典醫師順利完成台大醫院的胸腔與重症醫學專科醫師訓練並取得專科醫師,但在升任主治醫師時,院內沒有空缺,而他傾向教學與研究,不喜歡開業,希望留在大型教學醫院,因此呂鴻基院長(台大小兒心臟科教授,借調省立台北醫院院長)希望許詩典醫師去省立澎湖醫院佔缺等待機會。
太太只能在星期日從台灣來澎湖陪伴,所幸三個月一下即過,許詩典醫師接到訓令,回台北醫院任職。
在省立台北醫院擔任胸腔內科主治醫師兼管加護病房,後來又兼管健檢中心與感染控制。門診、巡視住院病人、加護病房查房、作支氣管鏡、由於胸腔科只有他一人,雖然生活繁忙,但充實有意義。
結婚第二年,許詩典醫師迎來家中長女,生活更加充滿快樂。
生命轉捩點:哈佛進修
1991年,許詩典醫師看到衛生署公費留學獎勵辦法,決定一試—許詩典醫師先通過英文進階考試,後又因長官的佳評與三年連續考績甲等,順利取得公費留學資格。
當時流行分子生物學,而且與胸腔醫學有關。
許詩典醫師決定去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學習胸腔分子生物學,豈料陳源平院長(台大婦產科教授,借調省立台北醫院院長)轉而建議許詩典醫師:「省立台北醫院不是醫學院,也沒有實驗室,學分子生物學回來,無英雄用武之地,不如去念學位吧。」
一語驚醒夢中人,許詩典醫師與父親商量後決定改弦更張,朝念公共衛生碩士(Master of Public Health, MPH)著手。開始找資料並準備托福,並申請學校。好運連連的是,申請前15大公共衛生學院全上,這時該煩惱的是要去哪一家 ? 陳院長建議去哈佛。就這樣選定後去了哈佛公共衛生學院,接著問題又來了,念哪一組 ? 當時分四組:定量研究(Quantitative method) 國際衛生(International Health)衛生管理(Health Management)和職業衛生(Occupational Health)。許詩典醫師覺得職業衛生是一門有前途、有興趣的學問。
當時職業衛生,剛在台灣啟蒙,又以王榮德教授最積極推動。雖然不熟,王教授還是幫他寫了推薦函,對此許詩典醫師充滿感恩,卻無以回報;同樣地,對於淵源不深的陳源平院長願意指點迷津,讓他終生受惠於哈佛大學公衛學院以及從事職業衛生,許詩典醫師感激不盡。
哈佛公衛學院職業衛生組30幾位同學中,有美國空軍醫官以及歐洲醫生等。
公共衛生碩士課程中,除了生物統計及醫學倫理較難,但在流行病學、社會醫學、工業衛生、人體工學、職業安全、毒物學、環境醫學等許詩典醫師皆拿到A或A+的成績。
當時公費補助只夠付哈佛學費(約新台幣75萬元),許詩典醫師僅能靠醫院底薪六萬元付宿舍房租與保險費,同時需省吃儉用,在攜女帶眷同行的情況,只能靠著夫人勤儉持家—收集報紙的折價卷,度過留學日子。
研習日本社區醫學
1993年哈佛畢業回台後,許詩典醫師繼續在省立台北醫院當胸腔科主治醫師,兼管健檢中心,並作特殊作業報告判讀、開立職業醫學科門診。
1995年台大家庭醫學部主任陳慶餘教授,調派台北醫院院長,在他的領導下,許詩典醫師對家庭醫學、社區醫學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1997年省衛生處有公費,許詩典醫師便申請到日本—研習社區醫學。
陳慶餘院長介紹日本東京大學社會醫學科、老年醫學科暨社區醫學科,同時安排拜會甲斐一郎教授(Kai Ichiro)。甲斐一郎親自帶許詩典醫師夫妻(太太擔任翻譯)坐新幹線,由東京到長野縣(Nagano)的佐久市(Saku)首先拜會佐久市市長,參訪佐久市立醫院(淺間醫院),以及佐久總合醫院(Saku General Hospital),同時拜會若月俊一院長—日本甚至全球的社區醫學之父,也是地域醫療的先驅,堪為日本農村醫學之父傳奇。
佐久總合醫院成立於西元1944年,基本理念是「農民とともに」(和農民在一起)。若月俊一是東京大學醫學部畢業,也是甲斐一郎教授的學長。
1945年,由東大外科流放至此的若月俊一醫師,認為應該要走出醫院,到病人家中看病才能真正照顧到病人,因而發展出「出張診療」。
由若月俊一院長親批的佐久醫院理念是「佐久總合病院以「與農民同在」的精神,透過醫療及文化活動維護住民的生命與環境,如此的社區實現具有願景的生活、以及貢獻國際保健醫療為宗旨。
佐久醫院的居家看護、居家牙科、在宅沐浴以及在宅醫護護實踐已久,名揚四海。
許詩典醫師與他們搭專車一起去社區研習,體會在農村居家醫療的重要性以及對農民健康的維護的影響。
若月俊一院長為加強農民健康促進的印象,醫院裡還成立話劇社,由醫護人員充當演員,寓教於樂,這史無前例的作為,將健康促進的理念,深深烙印在農民心中,長野縣更成為日本的長壽縣。
回台後,許詩典醫師逐步開拓社區醫療的領域與實踐,當時居家護理已上線,許詩典醫師就隨著護理師,至社區病患家中診療服務。
後來許詩典醫師在台北醫院,陸續響應衛生署計畫,籌建護理之家以及導入出院準備服務。
許詩典醫師在省立台北醫院服務了十年,終因公立醫院體制個人發展受限等因素下,選擇離開台北,前往平鎮的壢新醫院(現已改為聯新國際醫院)服務。
美麗奇緣—送愛尼泊爾
2006年國立體育學院休閒產業經營學系碩士班謝智謀老師與學生等人,希望透過喜馬拉雅山服務學習專案,期望透過國際援助,讓喜馬拉雅山的「雪巴孩童」,重展笑顏。
此服務學習專案包括:(1)籌募徵聘教師基金:建構「送愛到尼泊爾」交流平台,籌募「多一個老師,多一百個希望!」教師基金。(2)貧困地區校舍整建:援助奇旺Jugedi地區週邊村落,進行教室興建、修補老舊門窗屋頂。
有感於尼泊爾醫療環境的不足,國立體育學院廣邀北部各大醫學中心共襄盛舉,不料此舉石沉大海,毫無回應。
研究所學生林注強為電視台駐桃園記者,熟稔聯新國際醫院(原壢新醫院),請許詩典醫師醫師轉達張煥禎總執行長,考慮贊助參與尼泊爾的醫療援助計劃。
經院決會討論,本著醫院創院「醫療無國界」之初衷,全力支持經費新台幣五十萬元,並招募醫師隨同義診。
豈知也乏人問津,張總執行長決議:由許詩典醫師帶隊執行。
最後,確定由許詩典醫師帶領資深護理師邱秀貞、專科護理師林莉芬等三人,組成壢新醫院醫療援助團,前往尼泊爾奇旺區進行義診,而同為醫療相關背景的藥師夫人黃香齡,得知有此活動,也願意自費前往尼泊爾,幫忙醫療團進行義診之工作。
頭一遭尼泊爾義診,只剩下100多天。
許詩典醫師為了應對各種尼泊爾義診可能發生的情況—出沒在皮膚科、牙科診療室—觀察病人情況、聆聽主治醫師診斷,只為了換取更多臨床經驗,以備義診不時之需。
同時,許詩典醫師為了讓陌生國度—尼泊爾的義診順利,更是親力親為領藥、領衛材等。
許詩典醫師一行四人,背負著壢新醫院關懷人文的使命,與國立體育學院休閒產業經營學系碩士班師生等十五人,前往尼泊爾展開登山攻頂與醫療義診計畫,開始了醫療團歷經滄桑的義診旅途。
自2007年七月起,國立清華大學尼泊爾國際志工社,連續四年加入行列。
這些年輕學子,每次在尼泊爾停留六星期,不僅投入義診工作,也將社區衛教與學童教育的目標,融入寓教於樂中。
四年後清大尼泊爾國際志工社,獲得2010年行政院青輔會「青舵獎」。    
2007年,許詩典醫師首次造訪尼泊爾,此後開啟與尼泊爾十二年的緣分,截至目前帶隊出入義診近三十次,尼泊爾儼然成為他的第二故鄉。
尼泊爾(Nepal)是一個陌生且充滿神秘感,又最靠近天堂的國度,一直被世人遺忘,唯有登山人士才寄予青睞的「香格里拉」。
尼泊爾位於世界屋脊下,北與中國西藏接壤,南與印度相鄰。面積約147181平方公里(台灣的四倍大),而人口有2900萬。
尼泊爾全國平均壽命是 60歲(2007年資料),而婦產週期嬰兒死亡率居高不下。尼泊爾新生兒死亡率為7.9%、幼兒死亡率為15%、而文盲率為72% (男性61%、女性88%)(2007年資料)。
尼泊爾醫療資源分布不均,大醫院都在首都加德滿都,鄉下地方只能靠巫術來治病。
醫師與人口的比率是1:18439,而平均兩千五百人才,分配到一張病床,有8.3 %的孩童在五歲之前即告夭折【台灣資料為醫師與人口比為1:600;每120人可分配到一張病床;小於五歲孩童死亡率為0.8 %】(2007年資料)。
尼國衛生環境條件差、醫療教育普遍低落、飲用水不乾淨、腸胃道疾病偏多,有痢疾與愛滋病的醫療問題。因此,尼國多接受世界衛生組織與國際的援助。
同時尼泊爾的年平均國民所得,只有近美金500元(每天僅一美元多)(2007年資料),可謂世界最貧窮國家之一。
許詩典醫師逢人就說:「醫者無疆、愛無國界」,行醫是醫師實踐自我人生價值的最佳形式,也是體現「助人為快樂之本」精神最直接方法。
近一百五十年前馬雅各醫生(Dr. James L. Maxwell)及馬偕博士(George Leslie Mackay)來台傳道及行醫,救助醫療環境不足下的台灣人民,並開啟台灣進入西方醫療,後來更進步神速,並邁向先進醫療水準的境界。
飲水思源,如何走出去,將台灣高水平醫療服務,讓更多世人認識,許詩典醫師認為這是台灣對地球村人民的一種回饋。
藥先到,還是病人先到?
早期飛往尼泊爾的航線不多,從香港轉機尼泊爾航空,是距離最近的航線,其次是從曼谷搭乘泰國航空,近幾年由於港龍航空加入,才得以緩解航班需求!
聯新義診團抵達香港機場後,卻遲遲等不到尼泊爾航空的飛機…因為國王前往中東訪問未歸,因此聯新義診團,只好被迫改定泰國航空到曼谷轉機。
抵達尼泊爾唯一國際線機場—特裡布萬(Tribhuvan),低矮的天花板、老舊的旋轉電扇、慢條斯理的工作人員、漫無止境地排隊人群…
終於辦理完入境手續,義診團大伙們耐著性子等取行李,不料行李輸送帶上,卻未出現義診團的九大箱藥品及衛材!
原以為在各個箱外貼上義診標示,就是最萬全的準備,未料藥品及衛材,和原先預定搭乘的尼泊爾航空一樣消失無蹤。
眼看正式義診日期逼近,無奈義診團一行人空有醫療技術,卻沒有藥品和衛材…
義診前一天午後,當地台灣志工Nana只好先陪著醫療團隊,到11公里外的市鎮添購基本藥品應急。
義診所在地,為尼泊爾期望國家公園,靠近印度屬於Bharatpur 的喬哥地(Jugedi),同時也是附近居民下山補給時,必經的交通樞紐。
從海拔2000公尺的首都加德滿都,一路崎嶇不平的公路開往160公里外的的喬哥地,約五個鐘頭才會到達。
許詩典醫師一行人,借用當地中學教室為義診診間,分為內科診療、外科處置、藥局、及洗頭區。
到了喬哥地,才發現尼國人民主要疾病以皮膚病、慢性化膿性中耳炎、脊椎及膝關節炎、眼疾、外傷感染炎症為多,不同於台灣以慢性病或癌症為主。
約70%人口是農夫,不分男女,一年到頭忙於農耕才得餬口。這些居民長期關節痛、肌肉痠痛、筋骨不適等,都是「農夫病」的症狀;尼泊爾的婦女不僅有關節痛的問題,其中還有肩頸痠痛—傳統尼泊爾婦女時常以頭部馱負重物;約90%小孩與青少年,皆有慢性化膿性中耳炎,而且很多小孩還有頭蝨或臭頭症。
這樣情景彷彿五十年前的台灣啊,真是學醫者最佳公共衛生的寫照!
65歲以上患者佔17.4%,許多幼兒之外傷,因無錢就醫且資源缺乏,拖延迄今。
有位十個月大的男嬰,因意外腳踩火炭,母親無錢就醫且路途遙遠,改以草藥包裹達兩星期。醫護人員將二度燙傷的結痂除去,露出真皮組織,敷以燙傷藥膏。
在2007年7月的第二次義診時期,返回探視,該孩童不僅撿回一條性命,而且傷勢已近痊癒。
另一位兩歲女孩,因赤腳意外遭刺傷,引起蜂窩性組織炎,左腳腫脹疼痛不良於行。醫護人員將傷口切開引流,再敷以藥膏及抗生素。雖然治療時的嚎咷哭聲,令人心痛,但經處理後女孩能開心地行走,也換來母親感謝的表情。
在每次的義診期間,如此類似病例一再出現,令人感嘆。
由於當地是第一次有外國醫療團隊進行義診,官方於報紙及廣播大力宣揚,台灣醫療團隊義診消息不逕而走。
在義診中發揮創意
當地許多人,不辭路途辛勞攜家帶眷、長途跋涉前來看病,有人甚至為此翻山越嶺,在炎炎赤陽下走了五個多小時,排隊待診,毫無怨言。
最讓許詩典醫師感動的是:有一位高齡八十幾歲的老太太,這輩子竟然從未看過醫生,這對於就醫環境便利資源充足的台灣,實在很難理解這樣的生活狀況。
而另一位老婦人,把許詩典醫師前一天開的30粒維他命一晚吃完,第二天又來拿,這讓許詩典醫師不得不擔憂,病人用藥安全以及健康知識的缺乏。
由於山上居民有80%文盲,於是義診隊激發創意—設計小圖案,提醒村民正確吃藥時間、方式。
從小喜歡做美工的許詩典醫師,買了貼紙,上網找圖片,親手設計。
幾經修改後,決定早上吃的藥貼「公雞」、中午吃的藥貼「太陽」、睡前吃的藥貼「床鋪」; 另外再以「滿滿一碗飯」圖樣、「空空的飯碗」分別表示飯前或是飯後使用,可愛易懂的圖樣,立刻獲得迴響。
從此當地志工不必費盡口舌解釋後,還要擔心居民吃錯藥。
第一次就診的村民,也都能簡單、快速了解,一點一滴的小創意,成為支撐義診的大智慧。醫療團隊也逐步凝聚起一套:貼近尼泊爾當地的標準作業流程。
另外,許詩典醫師更驚訝的是:有一對年輕夫婦拿著腦部電腦斷層攝影,從鄰近印度歷經開車三小時,來到義診學校求診。
當許詩典醫師知道年輕丈夫,因上月癲癇求醫得知疑似腦寄生蟲病,千里迢迢前來,只為了諮詢,他為尼國人民醫療嚴重缺乏感到擔憂,也慶幸自己能為尼國人民盡一份小小貢獻。
第一次義診歷時五天,共診療1300人次,平均每日就有200~300位村民,醫護人員應接不暇,連上廁所時間也沒有,唯一的休息時間,是中午用餐時。
每天從上午九點看診,至晚上七點天黑,最後,不得不戴起登山用頭照燈診療,這樣的經驗,令許詩典醫師永生難忘,更激起繼續幫忙尼泊爾人民的意願—首次義診的最後一天,許詩典醫師在感恩惜別會上,向村民承諾6個月內,再度回來義診!
國旗飄揚正能量
許詩典醫師義診團,到哪裡,中華民國國旗就飄揚到哪裡,大家心中充滿了莫名的感動,尼泊爾奇旺區的人民,或許不知道台灣在哪裡?聯新醫院在哪裡?但眼睛彷彿傳達著深深的感動,並且說著:Namaste謝謝你!台灣!…  謝謝你!聯新醫院!
每次五天的義診,在載歌載舞的歡送式中結束,雖然適時與適切的醫療,換來尼國人民的高度的讚許,但蜻蜓點水式的醫療—能帶給他們持續性的健康嗎?從他們充滿熱烈期待下次再來的眼光中,許詩典醫師認為答案應該是肯定的。
在這短暫的接觸中,可以大略了解尼國醫療環境的困境,包括(1)醫療資源缺乏(醫院不普遍、醫護人力嚴重不足)、(2)經濟水平低落、沒錢看病、(3)基礎交通不便,看病常須步行幾小時、(4)醫療品質低落、無醫療保險制度、醫療費用不符人民期望、(5)公共衛生與預防保健知識缺乏、(6)飲用水缺乏且地下水常變成傳染病的根源、(7)抱著「能熬過最好、否則聽天由命」觀念,導致輕微疾病常演變成重疾。
在2008年夏季義診時,義診團發現一位年輕懷孕女性求診—已有臨盆難產現象,立即發動募捐送婦人至20公里外的小鎮醫院生產,所幸處置得宜,在2008年冬季義診時,竟然發現這一對母子,充滿笑容前來致謝。
新生兒因來不及就醫者甚多,包括先天性心臟病,引起右至左分流導致最終無法手術、嵌塞性先天性疝氣、畸形足等不勝枚舉,令人扼腕。
尤其在2009年夏季義診時,一位當地志工老師,於最後一天來看診。平常的他,常彈吉他教學生寓教於樂,常為學校帶來歡笑。看診時竟然發現他有明顯心雜音,有杵狀指,過去運動時還好,但近來會感覺運動時呼吸喘、心悸、頭暈。
錯愕中完成檢查,許詩典醫師心中充滿驚訝與感傷。他竟然會是先天性心臟病—已產生後遺症的受害者。面對他帶點惆悵的臉孔,許詩典醫師一時無言以對。
最後找來學務長、當地社區發展協會主委等,共同討論這位年輕老師的後續。由於薪水不高,只得由大家以募捐方式,來協助他就醫,但經費龐大,恐非易事!
高山上電子病歷
第三次義診時,許詩典醫師有感於病歷記載為紙張,且有追蹤病患情況,心中燃起運用壢新醫院成功的資訊系統,來記錄病患健康情況的欲望。
然而如何克服有如象形文字的尼泊爾文,以及如何顧及病人安全,並兼顧病人辨識,差點讓許詩典醫師裹足不前。
所幸在樂子科技的協助下,義診團運用Webcam將病患照相,並利用Barcode作成有照片與Barcode的掛號身分證。
自義診第一站篩檢處至醫師診療、外科處置、至內科領藥等站,將五台筆記型電腦聯成小區域網路,並用Barcode掃描器作辨識與登入資料功能。
醫師只須用滑鼠點選下拉式選單,即可輕鬆儲存於電腦。對於外傷或畸形等,也可用攝影機照相儲存以利追蹤。
打造醫療站 永久性照護
  聯新國際醫療集團總執行長張煥禎曾於2008年12月,親自參與義診,以了解未來推動的方向。張總執行長認為義診至今已經兩年,每年兩次蜻蜓點水式的義診活動—對當地人民的健康是否有長足的影響,如何才能更進一步幫助當地人民,一直是我們的思考重點。  
  下一步,聯新國際醫療集團,希望能在尼泊爾打造一座永續經營的醫療站。這座醫療站不只提供實質的醫療救助、衛生教育的傳承,同時也是一座對環境友善、能融入周遭地景,並符合當地居民需求的生態小屋。
在2010年1月『送愛到天堂』新書發表會的同時,由龔書章建築師設計的醫療小站示意圖正式公諸於世。2010年11月他與集團營運長張瀞文、龔書章建築師,一同前往尼泊爾喬哥地探查興建土地,也與當地士紳與黨政官員討論組成興建委員會,並簽訂意向書明訂醫療中心的管理權、所有權、以及使用權等。
興建醫療中心的構想,獲得當時台灣國際扶輪3500地區幾位總監的大力支持,並將該計畫納入扶輪社WCS世界服務的計劃。 2010年總監劉啟田院長(PDG, Surgeon)與2011年總監張宏明(PDG, Tony),更曾親往尼泊爾参與醫療中心,參與動土典禮及捐贈儀式。
2011年6月起,醫療中心正式動工,邀請交通大學建築所龔書章所長,與近年在台灣偏鄉推動人道建築實作建築家簡志明,組成海外義築團隊,計畫在資源匱乏的尼泊爾聚落,建造一座可持續性提供衛教診療服務的永續醫療站。
經過建築團隊與當地聚落族人反覆討論溝通後,確定使用當地的窯燒紅磚,進行醫療中心建造。
2011年8月初,【義診、義築】團隊,先後抵達尼泊爾喬哥地聚落,義診團先展開人道醫療與看診服務,義築團則啟動人道建築計畫與建造工程。
義築團除了現場施工外,還指導當地非專業民工管理工地、控制建材、維修工具、使用機械及技術分享等,為聚落民工建立正確的建築知識與管理觀念,讓民工能在未來持續投入醫療站建造、維護、管理工作。
在為期二十六天的施工過程中,義築團歷經了尼泊爾雨季、炎熱艷陽、夜間巨雷等嚴酷氣候的洗禮後,最終完成了第一階段醫療站牆體建造工作,並於尼泊爾接受當地官方的正式表揚,也使交通大學為台灣展現了一次完美的建築外交!
此後徐鼎皓建築師與歐舟建築師,相繼留駐當地擔任監工任務,指導尼泊爾民工繼續興建兩層樓高的醫療中心。
歷經四年,終於在2014年7月完成整體建築,並於當年10月31日舉行開幕典禮。開幕當天,由聯新國際醫療集團總執行長張煥禎、交大建築研究所所長龔書章帶領專業醫療志工團隊蒞臨開幕。
國際扶輪3500地區前總監陳全雄(PDG Rock),帶領二十多位扶輪社長與社員蒞臨見證與祝賀。尼泊爾官方由衛生暨人口部長阿迪卡里(Khaga Raj Adhikari)及當地省長、國會議員、衛生廳長等人親臨剪綵,對於聯新國際醫療集團,在尼泊爾最窮的山區興建醫療中心、提供多年義診等,表達感謝與肯定之意。
輔導成立非政府組織(Landseed health Care, Chitwan, Nepal)
2016年與當地仕紳黨派領導們,開會協商日後醫療中心的運作與功能,以及在尼泊爾的法律地位。
為此,他們也成立一個九人的營運委員會,並由當地學校學務長,也是多年協助義診的Shree Gurung當任主席,協助成立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NGO),以及向衛生部註冊取得合法行醫的認證。
尼泊爾大地震·送愛到天堂
在2015年4月25日,尼泊爾規模7.8的強震來襲­後,在桃園市政府大力支援下出動緊急救援,提供人道服務。
聯新文教基金會動員所有力量,募集物資及人員深入重災區-Dhading達丁省山區巡迴醫療,並協助外交部將台灣各慈善團體,捐贈重達八公噸的物資,隨同運送至尼泊爾。
聯新國際醫療暨壢新醫院,在桃園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許詩典醫師號召國內醫療、護理、行政等人員共15位,並由許詩典醫師於5月8日帶著醫療相關藥品、耗材及其他所需物資,分成兩批醫療團隊,一批將前往聯新尼泊爾期望醫療中心,接替從兩週前已派駐至當地支援的醫療團隊,這也是在尼泊爾唯一由台灣醫療體系所設立的醫療中心。
另一批則前往本次尼泊爾地震,更靠近震央的達丁地區。
2015年 5月8日赴尼泊爾,代表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聯會,與尼泊爾醫師會會長會面,當面表達台灣醫界對尼泊爾災情關切與慰問之意,同時轉贈一萬美金至尼泊爾醫師會賑災專戶,並與 AMDA(Association for Medical Doctors of Asia)的尼泊爾專員會面商討後續合作事宜。
永續經營推展社區健康營造
    聯新尼泊爾期望醫療小站,只是國際援助與人道關懷的一小步,但它也是一個醫療奉獻有心者投入的平台。我們熱切期望全台國際援助與人道關懷團體,共同支持與運用,希望每一個月,皆有醫療團隊提供服務。除了義診功能外,醫療中心還是一個負有推廣公共衛生的平台。醫療是健康的最後一步,尼泊爾的醫療資源,是如此缺乏與不均,公共衛生的介入更是重要。
    許詩典醫師希望將台灣聯新國際醫院,在平鎮市成功導入社區健康營造(Community health empowerment)的模式,帶入尼泊爾。
    許詩典醫師,表示常駐當地的公衛護理師可做社區評估,並可就居民環境、營養、生活習慣、水源資源等議題、結合當地資源或請相關單位或NGO組織提供協助,以改善公共衛生,也進一步增進人民健康。
    許詩典醫師認為義診,不可能無止境,如何在義診工作告一段落後,讓尼泊爾人民承接永續經營,是我們即將面對的另一課題。
    2015年各國簽署、2016年正式啟動的世界衛生組織17項永續發展目標(SDGs、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更是我們遵循的目標,尤其是1.消除貧窮、2.消除飢餓、3.健康與福祉、6.淨水與衛生等,都是我們可以結合多方國內外資源與以實踐的項目。
讓台灣醫療的愛扎根
2015年4月25日尼泊爾發生7.8級大地震,中華民國政府基於救災無國界的人道關懷精神,宣布捐贈30萬美元協助救災;政府並全力發動及整合民間愛心,針對尼國地震的救災與災後重建,所募得的「尼泊爾地震賑災專戶民間善款」,造就「尼泊爾災後醫療公衛援助計畫」成立。
根據統計2015年尼泊爾孕婦死亡率,是台灣的21倍(每十萬人孕婦有239位死亡 vs 每十萬人孕婦有11.6位死亡),而2016年尼泊爾新生兒的死亡率,則是台灣的10倍(每千人新生兒有23位死亡 vs 每千人新生兒有2.4位死亡)。所以,為提升喬哥地孕婦與新生兒的生存率,是義診團認為很重要的課題。
因此許詩典醫師,申請外交部計畫,於2018年挑選尼泊爾喬哥地地區衛生站(Health Post)醫師以及當地非政府組織(Landseed Health Care Chitwan, Nepal),負責尼泊爾衛教的人員,到台灣聯新國際醫院接受一個月的婦產科超音波訓練產檢、產後嬰兒相關的衛教訓練、社區訓練計畫),同時購買婦產科超音波以便篩檢。
這些種子回去尼泊爾後,會定期去各山區從事衛教工作,以提升居民的健康識能。經過一年的努力,義診團調查發現健康識能不足比例,由之前的34%降至22%,而健康識能足夠比例由4%上升至11.3%。
迄今,尼泊爾喬哥地區,已有近300位孕婦,完成1至3次的超音波產檢。
永遠傳遞希望的火種
   許詩典醫師於2011~2012年擔任平鎮聯新扶輪社社長,深知國際扶輪的資源與理念,在2018年結合了尼泊爾喬哥地附近的Bharatpur扶輪社,共同申請國際扶輪的職業訓練計畫(Vocational Training Team),目的有二:(1)尼泊爾喬哥地區懷孕婦女與嬰兒的健康增能,(2)提昇尼泊爾喬哥地區慢性病患的健康識能。當地非政府組織與衛生所人員於2018年,持續來台灣國際聯新醫院受訓。
   該練計畫開花結果,兩名嬰兒相繼在喬哥地誕生。2018年12月一名21歲初產婦,來不及去當地公立醫院,以救護車接回醫療中心在受過訓的衛生所人員協助下,順利生下一名2800公克的男嬰。2019年4月,當地一名22歲初產婦也在醫療中心順利產下一名2900公克女嬰。
   為了解決醫療中心隔壁的完全中學,20%低年級貧困學生,無法吃早餐而不來上學的問題。  
   經勘查後,委由籌備中的埔心扶輪社(創社社長即為許醫師夫人黃香齡)負責興建中央廚房,對於廚工老師酌予補助,並對於尼泊爾當地小學三年級以下學童,提供營養均衡的早餐。
   許詩典醫師自認雖不是大智若愚,也不是頭角崢龍,應該是大器晚成吧。
   比爾蓋茲曾說現在 63 歲的他,比 25 歲時更幸福,但是他也強調原因不光是財富,而是家庭價值、運動、承諾、付出。
   的確,許詩典醫師也有同感,不是財富,而是真誠付出,死而無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