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2017第20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美國眨眼CEO-王樂怡(Laure L. Wang)
美國眨眼CEO-王樂怡(Laure L. Wang)
【我的勝利•已經開始】
勝利對我來說,不過是個開始,現在要談怎麼做,而不是結果會如何;我可以預見-自己做到每一件事。
                                                       -王樂怡
 
活著•就是勝利
    大家公認的亞洲私募基金女王-王樂怡(Laure L. Wang),曾經管理資產規模超過2千億台幣。她擁有哈佛管理學碩士(MBA)的頂尖學歷、如日中天的成功事業-先任職美國高盛銀行直接成為投資部副總裁、後創辦亞洲規模最大的綜合私募基金Asia Alternatives,還有人人稱羨的幸福家庭-有台灣創投教父之稱的父親王伯元調教、事業夥伴的夫婿卡畢爾․密斯拉(Kabir Misra)力挺、兩名寶貝兒子Marat和Madyn的盼望,堪稱人生勝利組典範。然而,幸福卻在一瞬間,全然瓦解。
    2010年,王樂怡39歲,正值事業、家庭都得意的人生巔峰。卻在一個會議上,突然昏倒,嚴重的腦幹中風,確診為「閉鎖症候群」,她的大腦及心臟運作一切正常,但頸子以下,全然不能動彈,也無法言語。
    但她不甘心沉浸在最壞的狀態,也不願意被病魔打敗,縱使全身只剩眼皮能動,但是他的意志卻因此更加的強大,她用盡全力,要抓回她完美的人生。
    她每天復健,做到滿身大汗,重複失敗、疼痛大叫,卻沒放棄。
    上帝也憐惜王樂怡的永不放棄,她經歷7年如一日奇蹟又艱辛的復健之路,手指稍能動一動,身體也稍微能坐、能站立。
    王樂怡雖然僅靠眼皮與外界溝通,她藉此發揮生命力的極致,依舊參與公司營運、打理全家的生活與日常。最難能可貴的是:她拼命參與各項公益慈善工作,不讓一分一秒留白,榮獲美國總統歐巴馬親頒-2016年美國白宮「總統志工獎章」的肯定。
    王樂怡為鼓舞更多為生命搏鬥的病友,她永續眨動眼皮,花了兩年多,一字一淚,寫下復健過程與劇變之後的人生體悟《眨眼CEO》自傳,見證「活著․就是勝利」,分享「面對任何生命大地震,每個人的勝利,都剛要開始!」。
    由是,王樂怡一切歸零,一切重新開始,發揮生命力極致,全心全力掙脫受困軀體的靈魂,分分秒秒翻轉生命的厄運,堅持參與公司營運,堅持打理全家的生活與日常,還不斷默默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不愧為「眨眼CEO」,從全球各界推薦2543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7年第20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本會隨時歡迎全球各界推薦努力、愛心、勇敢」。成就等生命勇士(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推薦專線:886-2-29178770、傳真:886-2-29178768、地址:新北市新店區明德路52號3樓、網址:http://www.ta.org.tw、e-mail:ta88ms17@gmail.com)。
天之嬌女․打造2千億創投公司
    王樂怡,1971年出生於紐約州的金士頓市,父親是台灣有名的創投教父-王伯元,王樂怡是父母眼中孝順又優秀的長女。
    在她15歲時,母親不幸過世。王樂怡為了不辜負母親的期望,埋首於學業,王樂怡先後完成美國史丹佛大學經濟與國際關係學系,並擁有哈佛大學管理學碩士(MBA)的學業,成長過程獨立且優秀。
    她事業如日中天,曾任職美國高盛銀行投資部副總裁;十年前,她與哈佛大學的兩位好友,在香港創辦亞洲規模最大的綜合私募基金Asia Alternatives(簡稱AA),並擔任總經理。目前AA總資產規模高達六十五億美元,約新台幣兩千多億元,舊金山、北京、上海都有辦公室。
    她的父親是台灣創投教父——怡和創投集團董事長王伯元:她的先生——卡畢爾.密斯拉(Kabir Misra),是日本軟銀集團(SoftBank)創辦人孫正義的左右手,擔任軟銀私募基金的負責人,也是孫正義派駐阿里巴巴董事會的代表。
    她有兩個活潑可愛的兒子,也熱愛旅行、美食。「這幾乎是完美的人生,」她的爸爸說:「她教育程度好,嫁的丈夫又好,有小孩、有事業,朋友那麼多,大家都喜歡她。」
勝利․就是快樂
    在2010年4月26日,這一天,她突然倒下,在香港辦公室開會中,因頸部動脈剝離而昏倒,昏迷三天後,第四天醒來時,頸部以下完全不能動。猶如法國《ELLE》雜誌前總編輯《潛水鐘與蝴蝶》故事翻版,迎接她的,是一個身體的牢籠,一個癱瘓的人生。
    當時,大兒子四歲、小兒于才出生四個月。六年來,小兒子沒有聽過媽媽的聲音,他常常問管家:「媽媽為什麼不能講話?」
    她眼睜睜看著兒子長大,卻不能喚他、抱他、親吻他。
    「這就是命吧。從那時候最好的狀態,掉到最壞的狀態,」七年後才願意開口談女兒的王伯元,如今回想當年的事,仍然數度說不出話來,「唉,我不想談……。」
    但她不甘心沉浸在最壞的狀態,縱使全身只剩眼皮能動,意志卻因此更強大,她用盡全力,要抓回完美人生。她每天復健,做到滿身大汗,重複失敗、疼痛大叫,卻沒放棄。七年過去,如今手指能動,身體能坐、能稍微站立。
    2015年起,她回公司上班,每週一天,用眼皮參與公司投資決策;她參加小孩學校活動,定小孩讀書計畫;也指揮十五個兼職看護,定績效考核表。她大膽寫下「快樂清單」,開始旅行,陪孩子去樂高樂園、迪士尼樂園;她也看電影、吃最愛美食,即便要切得細碎,才能吞嚥。
    2016年2月,她在病後首度重回六年前倒下之地——香港,參加自己創辦的AA總公司成立十週年活動,與上百位好友同事見面,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也參與其中。此行她也返台參加上百位親友的家族晚宴,並接受商業周刊獨家訪問。她更花兩年時間,出版英文書籍《Reflections on A Changed Life》(中譯:眨眼CEO-我那被改變的人生),書中文章,是她花兩年時間用眼皮寫成的,對於未來,她這樣說:「多數人把(我的)勝利,定義為能行走;但,對我來說,勝利代表的,是快樂。」
    「我想像(有一天)能飛到巴黎吃馬卡龍,或是到峇里島游泳。我整個世界大開,我可以預見自己做到每一件事,我的勝利才要開始。」
只想早一天戰勝病魔
    王樂怡每天復健長達6小時,任何一項復健,常常讓她痛苦哀號,但她堅持拼命每一項復健,只因她想早一天戰勝病魔。
    王樂怡在同學眼裡,是一個聰明、認真又會玩的學生。她在史丹佛大學主修經濟及國際關係,但她卻連高等微積分、物理的課都修;她除了英文母語,中學時回台北學了中文,還會說法文、日文。
    她熱愛工作,丈夫形容她是「工作狂」,只要忙起來,就會一直不停的工作,「她可以整天都不用上廁所,連休息一分鐘也不願意。」
    她熱愛美食、美酒,鵝肝醬、馬卡龍,還曾跑到巴黎的米其林三星餐廳當實習生,甘願被主廚大吼,也要窩在廚房學做佳餚。美食主義者,卻一夕問被奪走了咀嚼吞嚥的能力。
    「誰會知道,隔天我就變成又啞又四肢癱瘓,只能用眼睛打字的人?」「如果那是你最後一次自己進食,你可曾想過那一餐會是什麼?」她永遠記得那個她能獨立自主決定一切的夜晚。
    她昏迷後醒來,人生變調。食衣住行樣樣得靠人協助才能完成,不能說話、不能坐、不能站、不能吞嚥,吃飯得先將食物打成泥,用長長的胃管將一團泥打進胃裡面;洗澡、更換內衣褲、包尿片,任何一件小事,都得依賴看護,才能讓生活繼續。
    長達半年時間在醫院復健,她心情跌到谷底,得看心理諮商,吃藥抗憂鬱症;王伯元擔心女兒,每個月赴美國看她,調動大批親友員工,輪流到美國陪伴她,先生卡畢爾除了上班外,也照顧她和兩個兒子。
    中風前,王樂恰將公司、家庭處理得井然有序,「她很聰明,條理分明,」卡畢爾形容她,「她會處理所有的事情,她每件事都會安排好,而我只要人出現在那裡就好了,我什麼事也不用做;而在那(中風)之後,我得負責大部分的事情……。」他回憶全家最低潮的那一年。
    她思緒清晰,卻連跟看護抗議都難
    沒有尊嚴,讓她深深痛苦。
    「人和動物之間,差別究竟在哪裡?」因為,「人們對你,就像是你沒有大腦一樣,」她用眼皮眨出這些話。這是閉鎖症候群最難適應的事情,因為他們心智清晰,卻無法表達。
    「不要把我當成動物,或是沒有生命的物體,」有時,她想跟看護抗議,但,她有話卻說不出口,無法表達自己的看法,「當你被擦拭時,也就失去了獨立性和自己原本的身分。」她說。
    「出於自私,我真希望我就這麼死了,」在長達一年的低潮期中,她曾有過死亡念頭,但,她連求死都難。
    意識清楚,卻無法表達的痛苦,深深折磨著「閉鎖症候群」患者。2012年,一位英國閉鎖症候群患者,向法院請求「安樂死」卻遭駁回。他七年前罹患閉鎖症候群,神志清醒,但脖子以下癱瘓,無法說話,七年來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於是他向高等法院遞狀,要求讓幫他安樂死的醫師,能免除謀殺罪名,但遭法院駁回,他聽到判決後激動大哭,「法律要把我打入沒尊嚴且悲慘的生活煉獄,」他在判決後拒絕進食,一週後因肺炎過世。
    這種一心求死的心情,王樂怡也經歷過:「喔,當時在醫院裡之時,我多希望他們多用了heparin(抗血栓劑,防止血栓擴大),也許能減輕傷害,也可能殺了我,任何情況都好過現在這樣。」
    在最低潮時,她甚至一度對信仰的基督教產生懷疑,「為什麼是我?為什麼這件事會發生?信仰既給我希望,同時又如此不足,萬能的救世主為什麼不能治癒我?」
母愛化作每天為子祈禱文
    王樂怡每天用眼皮,陪著二位寶貝孩子讀書。
    王樂怡很重視和兩個兒子的溝通、教育,為了讓兒子明白媽媽的期待,她每天用眼皮寫下為子祈禱文,讓孩子在睡前讀。以下節錄片段:
    親愛的主,請告訴Ton Ton(長子),我們不會在客人面前處罰他,因為這會使他難堪,我們享有同樣的尊重。
    如果在客人來訪時甩門,我們會懲罰你。還有,鞋子要放在玄關,如果你不想找不到你的鞋子,就要把鞋放好,否則我會藏起來。
    你現在也有銀行帳戶了,要好好利用,因為你可以從帳戶賺到複利。例如,如果在戶頭存進一百美元,一年以後可以拿到一百零三美元。兩年以後,你可以拿到一百零九美元,三年後一百二十七美元。
    當你要買需要的東西,應該找尋最便宜的價格,不要浪費。要常常檢查你的利息有多少。奉主的名求,阿們。
    親愛的主,請告訴Caillou(次子)知道打人是罪惡的。對於打人或戲弄,我會一視同仁不警告就處罰。
    我愛你,也正試著讓你加入籃球隊。你和大家都相處融洽,不過應該要像Ton Ton一樣,找個跟你一樣大的好朋友。請告訴Caillou,接下來兩個星期,我會因為復健很忙……。我每個月會有兩星期接受Neuro-IFRAH(復健治療)。
    記得要把治療當成是(我)去上班,我做這些都是為了你,我希望有一天能把輪椅丟掉,能夠抱抱你。奉主的名求,阿們。
    王樂怡的朋友Betty形容,在週末,孩子們很有耐心的一字字將故事念出來給媽媽聽,他看著媽媽的眼睛,等媽媽眨眼認可了,才會翻到下一頁,「那是一個珍貴、親密的時刻。」Betty說。
    她每天用眼皮寫下為子祈禱文,入睡前讓孩子在身旁一起讀,藉此教導孩子規範,最近她也將她的禱告文出一本書 “Life Lessons”。例如一篇為十歲長子所寫的祈禱文,訂下手機使用規則:
    不能在手機上玩遊戲。
    不能玩社群媒體。所有的大學和企業都會查看你的臉書和  Instagram,有可能對你不利。
    不能邊走邊玩手機。
    可以看YouTube,但必要時我會查看你的搜尋紀錄。
    照顧好手機,不要弄丟或摔壞。
    如果你能遵守這些規定,並好好照顧弟弟,我會考慮明年生日,為你換一支更好的(手機)。
勝利․已經開始
    父親與丈夫,是王樂怡生命中兩個最重要的男人,尤其在她中風之後。
    她在香港中風清醒後,由於香港、台北兩地的居住環境,對殘障人士並不友善,王樂怡全家搬到美國居住,並接受治療;這六年來,王伯元成了空中飛人:「我都成了華航VIP!」
    王樂怡的母親在她十五歲時過世,王伯元「同時是父親,也是母親」,他一手帶大兩個女兒,父女感情很深;尤其王樂怡和爸爸都在投資業界,「我們同時是生活上、生意上的好夥伴,」他的一篇給女兒的信中這樣說。
    女兒中風,王伯元如椎心之痛,他透過書信寫著:「也許妳不知道,從妳生病那一天起,幾乎沒有一刻不想到妳。
    我向上帝祈禱,希望我能代替你受所有的苦……。我找遍所有專家名醫,希望有治癒的方法,我從未放棄找尋新療法來幫助妳痊癒。」
    「你擔心女兒的婚姻關係嗎?」總是有人好奇的問。「那是我第一年最擔心的,後來就不擔心這問題了,」他說。
    「我最擔心的,是她身體的問題,因為,中風一次的人,很容易中風第二次,第二次中風就很危險,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
    即便女兒復原情況不錯,王伯元依然憂心忡忡:「那是復健,那個病因還在啊。」他內心最害怕的,不是女兒的婚姻,而是維繫一切最根本的,生命。但婚姻對於王樂恰,卻是重要支持。
    她的先生卡畢爾這次陪同回台灣,接受商業周刊採訪時說:「除了生病第一年,我不覺得她跟以前有什麼不同。」
    她生病後,兩人一樣為了孩子吵架,卡畢爾把她當成與過去一樣的妻子,「(我們爭吵)都跟孩子有關,例如她希望他們少看一點電視,還有不能喝可樂,不能吃玉米片。」
    有的人也很關心的問卡畢爾:「她曾經要你離開她嗎?」他立即回答:「沒有。」
頓了一下,他解釋:「她絕不會說『你可以離開我』,因為這就表示她投降了。因為這是這場戰鬥的一部分。」這是他理解的強悍妻子。王樂怡倒下後,卡畢爾對她說:「我們需要妳活著來照顧孩子,來經營我們的家,妳要好起來。」
     回應家人的期待,她奮鬥不懈。她詮釋「勝利」對她的意義:「勝利對我來說,不過是個開始,現在要談怎麼做,而不是結果會如何;我可以預見自己,做到每一件事。」
     雖然,王樂怡總是謙卑的逢人就說:「我的勝利,才要開始。」。
     其實,王樂怡的勝利,已經開始;也正在鼓舞全球為生命搏鬥的人:活著․就是勝利、活著․就是愛、活著․就是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