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2017第20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喜憨救星-林啟通(Lin, Chi-Tung)
喜憨救星-林啟通(Lin, Chi-Tung)
【教出希望‧奏出極限】
以永不放棄的行動,為喜憨天使打開一扇音樂之窗,誠邀大家一起見證「天生我材必有用」。
                                                       —林啟通
 
翻轉喜憨寶寶新生命
     無師自通好幾種樂器的林啟通,一次偶然義演機會,看到台下喜憨寶寶們天使般的笑容,讓他結束台中逢甲夜市財源滾滾的擺攤工作,全心全力義教喜憨寶寶們吹奏陶笛,也感動喜憨寶寶父母力挺,更感動各界人士響應。
     林啟通義教喜憨寶寶吹陶笛,14年如一日,從鴨子聽雷,到一音一淚;從一音一淚,到一曲一汗;從一曲一汗,到千音交響,響遍街頭巷尾,響遍監獄學校,分別讓周以嘉、黃曼軒、許育瑋、陳春霖、陳子明、周柔、盧璽文、王靜慈、林昱慈、葉冠霆、江國銓、張琬暄、陳舒妏、陳尚哲、周則翰、紀芃逢等16位喜憨寶寶都考上—2張到22張不等的街頭藝人執照,一鳴驚人。
     不但讓全國每個風景點—都成為喜憨寶寶表演的舞台:很有尊嚴地接受各界打賞;而且成為送愛國內外老人院、孤兒院、監獄、學校、醫院等主力義演團:用生命感動生命、用公益回饋社會,見證「天生我材必有用」。
 由是,林啟通教出喜憨寶寶希望,也讓喜憨寶寶挑戰極限、更讓喜憨寶寶奏出無限可能的生命樂章,翻轉喜憨寶寶新生命,不愧為「喜憨救星」,從全球各界推薦2543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7年第20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本會隨時歡迎全球各界推動努力、愛心、勇敢、成就等生命勇士(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推薦專線:886-2-29178770、傳真:886-2-29178768、地址:新北市新店區明德路52號3樓、網址:http://www.ta.org.tw、e-mail:ta88ms17@gmail.com)。
把自己當成喜憨寶寶
    林啟通還記得14年前在一個因緣際會下,他參加了『中華民國唐氏症關愛者協會』在台中東山樂園舉辦的嘉年華會,他上台敲愛心鑼,看到台下喜憨寶寶們的笑容有如天使般,深深撼動著他的心,那份天真牽引著他想要為他們做些甚麼呢?陶笛!他的腦中閃過一個念頭,易學又好聽、樂器攜帶也方便。
    於是他自告奮勇要義務教喜憨寶寶吹陶笛,學費全免,甚至還邀約好友蔡碧燕老師一起投入。
    從未接觸過唐氏症孩童的林啟通,一頭熱的栽進喜憨寶寶的世界裡。
    結果,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他投降了,終於知道甚麼是「鴨子聽雷」,每一堂課都是要從最基本的指法教起,因為下一次上課他們會全部忘記,如果沒有從頭教起,喜憨寶寶們會瞪著眼睛、張著嘴,一臉茫然望著林啟通,不知林啟通所云何物?
    教學進度停滯不前,林啟通不禁開始懷疑是不是教學上有問題,於是林啟通自己再進修,去上陶笛教師班,學習鋼琴、電子琴、薩克斯風……,只要跟音樂相關的課程他都上,還去參加樂團甚至翻遍與喜憨寶寶有關的書籍,寄望多了解喜憨寶寶的特性,來修正自己的教學方式。
    最後林啟通發現只要把自己也當成一位喜憨寶寶,站在與他們同一個高度,做他們的麻吉,學習他們的思考、溝通模式,漸漸的林啟通看到孩子一點一點的進步,雖然是龜速,但對林啟通來說可是突破瓶頸,讓林啟通有信心繼續教下去。
    隨著時間的流逝,14年過去,喜憨寶寶們慢慢的累積出學習的成果。
大家多給弱勢孩子舞台
    林啟通思考著如何給弱勢孩子舞台,讓他們更有動力去提升自己,「比賽」應該是個不錯的機會,於是帶著喜憨寶寶們南征北討參加比賽,喜憨寶寶們很爭氣,在個人、團體都有不錯的成績,例如:喜樂家族公益藝人選拔賽、全國身心障礙才藝大賽……。
    與喜憨寶寶相處久了,每每在父母口中—就是擔心喜憨寶寶的未來,一天天長大、離開學校之後何去何從?要工作以他們的能力應該很難吧!在鼓勵孩子參賽中,孩子增加了很多演出的機會,常常受邀義演,個個信心大增,偶然的機緣下,他鼓勵孩子們嘗試去考街頭藝人證照,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街頭藝人這條路,誰也料不到—現在居然成為這群喜憨寶寶的職業,藉著演奏陶笛磨練自己的能力、學習與人群互動,接受社會大眾的打賞與鼓勵,賺取將來的養老金,這些的成功經驗不僅僅是喜憨寶寶個人改變了,連整個喜憨寶寶的家庭也跟著改變,不再是談到孩子的未來,只能哀聲嘆氣。
    像周以嘉、許育瑋、盧璽文等喜憨寶寶更是因為這些改變,讓他們不再畏懼人群,勇敢面對外界,在其他方面的學習都有長足的進步,各方面的表現令人寡目相看,相繼有得到總統教育獎、金鷹獎、全球熱愛生命獎、身障楷模……等等的好消息傳來,甚至受邀至日本、非洲肯亞、韓國、越南、柬埔寨等等地方表演陶笛,盧璽文等還考上大學就讀。
    看著喜憨寶寶們的這些成就,林啟通覺得當初沒有被挫折打敗,堅持與喜憨寶寶為伍,繼續教下去是對的。
見證天生我材必有用
    林啟通始終認為:每位喜憨寶寶,都是上天派來的天使,都是我們的生命老師。
    林啟通在唐氏症基金會義教14年如一日,他看到了社會大眾對弱勢團體的愛心,喜憨寶寶的力量雖然很微薄,但只要能感動到一個人,就是功德一件,於是林啟通把考取街頭藝人的喜憨寶寶集合起來組成樂團,利用平日的時間到安養院、育幼院、偏鄉校園…等地方去做關懷巡演;雖然陪著他們到處去巡演、授課,幾乎占去了林啟通所有的時間,但林啟通的內心是歡喜的,這就是所謂的『歡喜做、甘願受』。
    有人問林啟通教喜憨寶寶十幾年,對喜憨寶寶們有什麼期望?當然以喜憨寶寶們的能力要他們成大功、立大業是強人所難,但是他們能從學陶笛習得一項技能,進而安身立命養活自己,不再讓擁有喜憨寶寶的家庭籠罩在愁雲慘霧中,應該是林啟通最大的心願吧!
    如果有一天林啟通能帶著他們登上大舞台,讓全世界看見喜憨寶寶經過不斷的努力,也能學有所成;讓更多的人不再害怕接觸身心障礙者,而能投入教育身心障礙者的行列,幫助更多的身障者家庭,這應該才是林啟通最大的期望。
天使父母造就喜憨寶寶
    周以嘉考取22張街頭藝人執照、黃曼軒20張、許育瑋及陳春霖各19張、陳子明17張、周柔16張、盧璽文15張、林昱慈及王靜慈各13張、葉冠霆9張、江國銓8張、張琬暄5張、陳舒妏3張、陳尚哲及周則翰各2張、紀芃逢1張。
    每一張街頭藝人執照,都有林啟通的一音一淚,也有喜憨寶寶父母的千音千淚。
    林啟通義教2小時,喜憨寶寶父母必須回家—陪伴喜憨寶寶練習6小時。
    正常的孩子教一遍,就能舉一反三。
    喜憨寶寶教千遍,才能舉一反一。
    就以跟隨林啟通老師學習13年的林昱慈、許育瑋為例,更能見證:天使父母造就喜憨寶寶。
樂觀喜憨寶寶林昱慈
    夜幕低垂,農忙的人們回到家中,田野間更顯得寧靜。
    夜漸漸深了,陶笛聲劃過寂靜的夜空,都到就寢的時間了,林昱慈才準備要練習陶笛,她不是夜貓族,而是她每天都要等家庭、工作兩頭燒的媽媽—忙完,才能陪她練陶笛。這樣的生活過了十幾年了,林昱慈熱愛陶笛的心從未改變過。
    當林啟通決定要開班教喜憨寶寶陶笛的時候,倉促的招生,很多事都來不及準備,包括林啟通自己的心。
    第一期陶笛班正式上課,來了不少學生,林昱慈也在其中,當時她才小學六年級,媽媽覺得可以讓孩子學習樂器,而且陶笛攜帶方便,她就幫林昱慈報名陶笛班。
    林啟通和蔡碧燕老師一起帶這群喜憨寶寶:吹陶笛很簡單,但教學要有方法,教喜憨寶寶更需要一番功夫,一頭熱讓林啟通沒有太多的想法,常常是遇到問題,才知道困難的所在。
    喜憨寶寶的手指頭比正常人短,一般的陶笛孔洞太小,孩子怎麼按都不正確,這讓林啟通想到:是不是要替他們訂製屬於他們的陶笛。
    或許是和喜憨寶寶的磨合期,林啟通不敢要求過高,讓孩子快樂學習喜歡陶笛,常常帶著他們到台中綠園道表演,一邊表演一邊野餐,孩子們都好開心,而帶頭開心玩著的就是林昱慈,開朗的笑聲在綠園道裡迴盪,大家都沉浸在孩子的歡樂聲中。
    林昱慈學習能力強,在陶笛班表現很優異,是林啟通不用擔心的孩子;但八年前的某一天上課,林昱慈媽媽沒陪她來上課,是阿姨陪她來,林啟通發現她變得好沉默,開朗的笑聲不見了,直覺告訴林啟通應該家裡發生事情,但課堂上林啟通沒問、她也沒說。
    連續三個月都是阿姨陪她來上課,林昱慈上課的狀況越來越差,也退步了很多,後來得知,原來是最疼愛她的爸爸生病往生了。
    林昱慈爸爸往生後,媽媽負起家中經濟重擔,能照顧她的時間變少了,陪著她練習陶笛都要等到晚上十一、二點,媽媽力不從心,林昱慈也無法好好學習,同期的孩子都進步了,甚至比她晚學的孩子吹奏得都比她好,林啟通不是一個會拿孩子互相做比較了老師,但林啟通知道林昱慈有能力吹得更好。
    在課堂上,林啟通有時用激將法,想激起林昱慈再努力的鬥志,有時正面鼓勵她、讚美她。
    但林啟通用盡了各種方法—還是不見她進步,只見她一直退縮、一直封閉自己,林啟通真的想好好的幫她,希望她能變回原來那個愛笑的女孩。
    「昱慈,這個音符是一拍半,你唱看看」媽媽告訴林啟通這拍子林昱慈在家裡已經練習一整個禮拜了,怎麼教她都不會,林啟通嚴厲的告訴她:「昱慈,你再唱錯!我就要用愛的小手打你」,上台後,林昱慈精準的打出拍子,媽媽說她誰都不怕,就是怕林啟通。
    每個喜憨寶寶都有自己的個性,教學的方式也是每個孩子都不同,林啟通總是努力的去觀察每個孩子,依照他們的所需要的方式去教導他們,只要他們有收穫,對父母老師來說就是最大的鼓勵。
    由是,樂觀喜憨寶寶林昱慈考上13張街頭藝人執照,以慰爸爸在天之靈。
多障喜憨寶寶許育瑋
    許育瑋,是林啟通陶笛班中得到很多「第一」的喜憨寶寶,第一位得到總統教育獎、第一位得到周大觀基金會全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第一位得到身心障礙楷模金鷹獎………。
    很多的第一並不代表甚麼,最重要的是—他是牽引著其他的喜憨寶寶「肯定  自己、邁向未來」的指標。
    許育瑋一開始是在唐氏症關愛協會上認知與口語的課程,他不是第一期陶笛班的學生,育瑋爸媽很客氣,總認為育瑋的認知和口語太差,不能來上陶笛課,    林啟通沒有任何的想法,只相信緣分,會來上課的學生一定會來上課。
    第三期的陶笛班招生,許育瑋來報名了,林啟通記得那時他小學四年級。上課時他與林啟通的互動極少,或許他的表達能力真的不行,還記得剛開始上簡譜的時候,光把他熟悉的數字1、2、3轉換成Do、Re、Mi,就花了幾個月的時間。
    協會陶笛班在初期開班非常密集,每三個月開一個新班,一年多後只好各期合班上課。
    許育瑋坐在林啟通正前方,每次一上課,林啟通會請喜憨寶寶們複習吹奏上一堂課教過的曲子,育瑋總是林啟通第一位點到名的喜憨寶寶,但育瑋總低著頭,不想吹奏,他對自己非常沒自信,總要等所有同學都吹奏過一次,掌聲一次一次地響起後,許育瑋才肯拿起陶笛吹奏。
    當許育瑋開始會認簡譜了,練了一首「甜蜜的家庭」,去參加全國身障者才藝大賽中區國中組的比賽,榮獲第三名!
    這個獎項對許育瑋來說是莫大的肯定,第一次上台領獎,許育瑋既開心又緊張,帶著他吹奏的六孔陶笛,開心的走上頒獎台,一不小心絆到了,也摔壞了他的陶笛。
    一晃眼十多年過去了,許育瑋更是獲獎無數!
    孩子們學到的曲子越來越多了,但他們缺的是表演的舞台,經由唐氏症關愛者協會的媒合,林啟通與喜憨寶寶們爭取到各扶輪社、獅子會的社團活動場合表演,喜憨寶寶們上台表演並不是想像中的容易,剛開始他們會緊張,都已經在側台預備了,有的要上廁所、有的要喝水、有的忘了拿陶笛……。
    甚至每次上台表演完畢,台下掌聲雷動,喜憨寶寶們敬禮謝幕後,依然站著不動,因為他們會上台,卻不知道要下台,最後都需要家長引導他們慢慢的走下台,現在回想起來—林啟通還是有點佩服自己的勇氣,能硬著頭皮帶著他們到處去表演。
    熟能生巧,喜憨寶寶們對於上台表演不緊張了,而林啟通也身經百戰,任何狀況都遇過了,現在任何表演都難不倒他們的。
    黃昏的美術園道,一組組的街頭藝人開始準備起今晚的表演,許育瑋站在默劇表演者的前面—遲遲不肯離去,或許是育瑋停下的腳步,讓育瑋爸爸有時間去思考,育瑋已經是高中生了,應該為自己未來的職場做準備與規劃了,喜憨寶寶對職場工作,是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和努力的,如果育瑋也能當街頭藝人,爸媽跟在身邊工作,或許對他來說會是一個適合他的職業。
    於是,多障喜憨寶寶許育瑋先後考上19張街頭藝人執照,成為最受國內外各界歡迎的街頭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