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2017第20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輪舞天使-林欣儒(Lin, Xin-Ru)
輪舞天使-林欣儒Lin, Xin-Ru
【衝破22年自閉‧舞動未來新希望】
只要不放棄,就會看到新希望。
                                         ─林欣儒
 
衝破自閉‧舞動希望
  畢業於正心中學、中正大學心理系,現任台灣電力公司雲林區營業處資料處理員的林欣儒(Lin Xin-Ru),國小二年級時因不明原因-導致雙腳腫瘤增生、復發,前後奮戰18年,雖戰勝死神,卻雙腳報廢,不得不終身與輪椅為伍。
  欣儒直到2011年參加雲林縣復健青年協會-輪椅舞蹈培訓,才逐漸衝破22年自閉,也揮別與雙腳腫瘤奮鬥18年的黑白歲月,更與絕望、沮喪、自殺-說再見。
  最難能可貴的,欣儒因輪椅舞蹈,意外開啟人生的另一扇窗,把不可能化為可能,多次榮獲全國輪椅創意舞蹈、雙輪椅拉丁舞冠軍,還長期全國巡迴公益演出;欣儒也也站上國際舞台,她代表台灣分別到德國、韓國、中國大陸、俄羅斯等比賽都勇奪世界第2名至第6名不等,為台灣爭光。
    由是,林欣儒以永不放棄的精神,與雙腳腫瘤奮戰18年,也衝破22年的自我封閉,更舞動未來新希望,除全國公益巡迴演出,還挺身國際舞台,為台灣爭光,不愧為「輪舞天使」。從全球各界推薦2543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7年第20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本會隨時歡迎各界推薦努力、愛心、勇敢、成就等生命勇士(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推薦專線:886-2-29178770、傳真:886-2-29178768、地址:新北市新店區明德路52號3樓、網址:http://www.ta.org.tw、e-mail:ta88ms17@gmail.com)。
腫瘤陰魂不散‧增生復發未斷
    出生於雲林縣斗六市的林欣儒,國小時因不明原因常感到左腳痠痛,父母帶她跑遍雲林、嘉義的醫院,都不知道欣儒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直到他們到彰化的醫院照X光、超音波檢查,最後查出左臀有纖維瘤。
  手術切除後暫無異常,誰知造化弄人,一年後纖維瘤復發,父母帶她轉往北部醫院求診,自費做手術後,欣儒的左腳神經輕微受損,兩年後再度惡化,纖維瘤將欣儒左腳的神經包覆住,恐會傷害到她的感覺及運動神經,如不切除,腫瘤只會逐漸變大。當下,欣儒的父母忍痛做出決定,同意切除腫瘤。但等欣儒醒來後,左腳已經完全失去知覺、不能行動,「我從一個會跑會跳的孩子,變成他人口中的跛腳、殘障……」。
  在醫生的建議下,欣儒開始學習使用拐杖走路,經由復健師的指導,一步步學習如何走路、如何上下樓梯。為了能更方便行走,於是製作大腿支架(俗稱鐵鞋),開始與鐵鞋磨合的痛苦時光。
  有一次下雨天,欣儒回家才發現整個腳底都是血,因左腳已經失去知覺感覺不到疼痛,長時間的行走導致腳底板破皮流血,在反覆的摩擦下終致皮膚潰爛,這樣的情況一再發生,「我的鐵鞋上都血跡斑斑,全是乾涸的血跡。」
  從8歲到15歲,纖維瘤一路從左臀部蔓延到小腿,歷經復發的反覆開刀,欣儒失去左腿大部分的機能,而手術更是在她的腳上留下慘烈的傷口與疤痕。「有段時間我很害怕照鏡子,害怕看到我的左腳,我必須跟這些疤痕過一輩子,我常常在想,為什麼是我要承擔這一切?」
堅持不哭不說‧導致22年自閉
  欣儒手術後,堅持不哭不說,導致22年自閉,回歸校園生活,在學校被同學嘲笑,她難過的哭了,但回家後她會假裝沒事,為的就是不讓媽媽自責。
    她曾聽到媽媽難過地和阿姨說:「我很自責,把一個孩子照顧成這樣,她以後要怎麼辦?如果可以,我願意代替她受這些苦難!」
  欣儒暗自下定決心:往後不管受到什麼委屈,我都不哭,就算哭,也不哭出聲,因為我的媽媽會擔心自責,我的苦痛只是身體上的,媽媽的心裡比我更痛。
  國中到大學這段青春歲月,欣儒徹底把自己封閉起來,她排斥與他人接觸,擔心自己成為他人的負擔,會給其他人添麻煩,遠足、畢業旅行、戶外郊遊等活動她一律不參加。
  到了大學時期,她也只到教室上課,一到下課時間又回宿舍封閉起來,哪裡也不去,以為這樣把心關起來就不會受傷。
    死亡,曾是欣儒考慮過的選項:「我想不開過,我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但最後想到我媽媽……我害怕如果我真的離開了,她要怎麼承受這個打擊?」
  於是,欣儒開始把時間花在課業上,她想證明自己不是無用的人,但她還是很茫然,她到底該做什麼才好?
學習關懷‧輪舞圓夢
  大學畢業後,欣儒不知何去何從。因緣際會下接觸到雲林縣復健青年協進會,是個服務身心障礙者的社團,在該協會理事長的詢問後,欣儒進入復健協會工作。這段時間她開始學習關懷他人、了解其他身心障礙者的需求,但在她的潛意識裡,她還是害怕與人來往。
  2011年,欣儒參加了協會培訓的輪椅舞蹈,開啟她人生的另一個心境。當時她也考上台電,經濟稍微穩定下來,上班時間固定,這個情況提供她學習輪椅舞蹈的契機。
  欣儒剛開始學舞時,什麼都不會,不會操作靈敏度很高的運動輪椅,一個不注意就會整個人連同輪椅摔在地上,渾身是傷。
  但她相信:「知識存在人的腦海之中,技術存在人的身體裡。」於是她勤加練習、埋頭苦練,把1分鐘當作10分鐘來用。
    為了圓跳舞的夢想,不管多艱辛,欣儒仍努力克服資源不足的困境,在沒人看好她的情況下,終於化不可能為可能,站上國際舞台,代表台灣參賽。
揮別陰霾‧為國爭光
  2013年首次參加德國公開賽榮獲『雙輪椅拉丁5項』第6名,『雙輪椅摩登5項』第6名。陸陸續續參加北京、韓國仁川等國際賽事,也獲得冠、亞軍等殊榮,她把功勞歸功於她的教練-蔡秀慧及她的舞伴-高昇村,「沒有他們我無法走到這一步。」
  2015年是欣儒轉折的一年,在這一年她勇於挑戰自我,參加俄羅斯州際盃的『個人創意舞蹈大賽』、『雙輪椅創意舞蹈大賽』、『輪椅創意舞蹈大賽』、『個人獨舞』,雖然準備時間很短暫,同時間她還要準備雙輪椅10項和輪椅拉丁5項,但她想挑戰自己的極限與創意。
    回國後,欣儒積極參加國內賽事,榮獲全國會長盃身心障礙者輪椅舞蹈錦標賽『Single women』第1名、『輪椅拉丁5項』第1名,『輪椅創意舞蹈』第1名、『雙輪椅拉丁2項』第1名等佳績。
  同時,欣儒也積極取得中華民國殘障體育總會輪椅舞蹈C級裁判證明。但在她功成名就之際,卻面臨換舞伴的困境,這讓她必須重頭來過,在巨大的壓力之下,還必須鼓勵、指引她的舞伴。
  其中,她仍必須處理自己的『個人創意舞蹈大賽』,害怕、恐慌接踵而來,欣儒常常問自己:「這樣做對不對?有沒有更好的辦法?」深怕自己走錯路。
    當時,欣儒還要承受舞伴的冷嘲熱諷、言語打擊,只差一點,她就要崩潰了,但她沒有放棄,她鼓勵自己:「我們沒辦法改變環境,但可以改變自己,只要不放棄就會看見希望。」
  就這樣,她挺過那段日子,因為她的積極參賽,也帶動其他人勇於挑戰『輪椅創意舞蹈大賽』、『個人創意舞蹈大賽』。
挑戰極限‧永不屈服
  2016年,欣儒和舞伴剛從哈薩克公開賽參賽回國,她仍持續挑戰,除了原有的4項賽事外,更增加了『輪椅摩登5項』。
  這次時間更短,彷彿在挑戰不可能的任務般,欣儒必須幫助她的舞伴去記憶他的摩登舞步,當她的舞伴因一些因素一度想放棄不跳時,她自己還要忍住沮喪、恐懼去鼓勵舞伴。
  每當夜深人靜時,她總是很煎熬,一方面想放棄、一方面又想堅持。
  她常常問自己:「我這麼拼命是為了什麼?我投入這麼多心血、時間、金錢,甚至犧牲與家人假日相處的時光,值得嗎?」
  很多人很難想像,像欣儒這樣腳不方便的身障者,在職場上仍得要搬重物,為了生活咬牙都要撐下去。海明威在《老人與海》裡提過:「我們的肉體可以被打敗,但意志永不屈服。」欣儒以這句話勉勵自己,永不屈服。
  欣儒熱愛舞蹈,舞蹈豐富了她的生命,開拓了她的眼界。別人無法體會,在國際賽場上,領獎的那一刻頒獎人喊出「Chinese Taipei」時,那種感動難以形容。
  欣儒說:「或許我是想讓國際看見台灣,又或許是想證明自己不是無用的人。」
  輪椅是她的舞鞋,它帶領欣儒展翅高飛,翱翔在高空之中。
  如果當時沒有勇敢踏出這一步,接受未知的挑戰,現在的欣儒可能就沒有機會改變自己了。
  一路走來,上天並沒有特別厚待欣儒,但她也不向命運低頭。雖然一路上磕磕絆絆,但她遇到許多貴人,有的帶領她往前走,有的在前方指引她。
  歷經22年的封閉生活,長期生活在異樣眼光下,是家人的愛和包容讓欣儒能以開朗的態度,堅強的面對生命中的所有苦難。
  「我非常感謝我的父母,他們是我堅強的後盾,他們從來沒有放棄我,所以我也沒有放棄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