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2017第20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敘利亞聖誕公公-拉米‧阿德汗(Rami Adham)
敘利亞聖誕公公-拉米‧阿德汗(Rami Adham)
【31趟送愛敘國戰區‧用生命換純真笑容】
    我回到敘利亞,盡我所能減輕戰爭造成的痛苦,我送玩具給兒童、分配救援物資、運用募款所得的資金建造學校。美國川普總統、還有散播仇恨言論的歐洲民粹主義領袖,似乎忘了—我們都是一家人、我們都是人。
                                               —拉米‧阿德汗
 
溫暖敘國‧感動中東
    芬蘭敘利亞社區協會(SUOMI SYYRIA YHTEISÖ RY) 創辦人拉米‧阿德汗,是敘利亞裔芬蘭人,不忍內戰的祖國敘利亞65%基礎建設全毀、1350萬人亟需救援、600萬人流離失所、540萬人成為難民、而且有340萬名兒童無法上學。因此,他毅然決然不顧生命危險,7年來,先後31趟送愛敘國戰區—送玩具給兒童、分配救援物資給難民、運用募款所得建學校、請教師—讓難民兒童讀出希望,溫暖敘國、感動中東、轟動北歐。
    拉米‧阿德汗7年如一日,幾乎每2個月1次暫停在芬蘭的工作,攜帶80公斤的捐贈玩具,深入敘國內戰最激烈的阿勒坡,用生命換回每位難民兒童的純真笑容;同時,為讓失學的兒童讀出希望,他匯聚各界的愛,先後創辦4所難童學校,迄今已提供1600名兒童適當教育。
    還記得2016年,穆斯林的齋戒月在7月6日結束,拉米‧阿德汗扛著7百多件玩具,穿越土耳其邊境進入敘利亞北方城鎮阿特邁(Atmeh)附近,一所收容了8萬名敘利亞的難民營。他在仁慈學校(al-Rahma school)打開玩具袋時,全校2百多名學生一字排開,引頸張望拉米‧阿德汗帶了什麼新玩具。
   一位名叫Bassam的學校老師說:「學生心理渴望玩具,不是食物;因為玩具,讓這些學生覺得有人在關心他們。」
    拉米‧阿德汗在2017年6月初—穆斯林齋戒月開始前夕,又挺身冒著槍林彈雨,第31趟扛著帶給難民兒童歡笑的玩具,穿越土耳其邊境進入敘利亞,同時為創辦的第一所難民中學—舉辦開學典禮。尤其,拉米‧阿德汗逢人就說:「只要敘利亞人還需要我,我絕不會放棄敘利亞。」
由是,拉米‧阿德汗為難民孩子的笑容與希望,置個人死生於度外,任勞任怨任謗,永續一趟一趟穿越槍林彈雨送玩具、辦學校,溫暖敘國、感動中東、轟動北歐,不愧為「敘利亞聖誕公公」,從全球各界2543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中脫穎而出,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7年第20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本會隨時歡迎全球各界推薦努力、勇敢、愛心、成就等生命勇士(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推薦專線:886-2-29178770、傳真:886-2-29178768、地址:新北市新店區明德路52號3樓、網址:http://www.ta.org.tw、e-mail:ta88ms17@gmail.com)。
戰火無情‧避走他國
    拉米‧阿德汗1972年1月8日出生於敘利亞北部城市阿勒坡,目前定居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
    他在1989年17歲時,離開紛紛擾擾的敘利亞,前往芬蘭繼續求學,追求更美好的未來。高中畢業後,他開始尋找適合的學習方向。後來他在20歲的時候進入職場,開了一家自己的建設公司,經營得有聲有色,雇用許多員工。
    他的事業企圖心一年比一年還高,一直要到2004年才有所改變。他決定重新踏上學習之路。他進了商業潛水高等學院,畢業後獲得水下工程的職業潛水員資格,並擁有工程學位證照。
    原來創辦的建設公司,工作做了快10年,潛伏在他心裡的商人性格,驅策他再出發,於是他又成立一家新公司,擔任芬蘭與敘利亞之間的溝通橋樑,負責把敘利亞的手工傢俱,進口到芬蘭銷售,並把芬蘭的運動營養品,出口到敘利亞和中東地區。
    辛勤工作的這些年當中,他遇見了人生摯愛:她名叫瑪麗亞,年紀小他6歲;他們是在她上班的餐廳認識的。他們交往3年,1997年結婚,生了6個可愛小孩 (4女2男)。太太是他現在事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在他身旁給予他莫大支持。
    他原生家庭裡,爸媽一共育有5名子女,他是其中之一。由於敘利亞連年戰亂,他2個兄弟和1個妹妹跟著媽媽一起搬到芬蘭,還有1個兄弟留在阿勒坡。爸爸死於阿勒坡,是在2014年出門理髮的路上中彈身亡。
    敘利亞爆發戰爭前,他和家人蠻常回去敘利亞,大概一年回去兩次,他們甚至打算搬回去敘利亞一小段時間。但是敘利亞不幸籠罩在戰爭陰影下,他們家人便一起離開,有時間才回敘利亞。
    拉米‧阿德汗在電視上看了一整年的敘利亞消息,見到戰爭無情地摧毀他的國家,蹂躪他的同胞,令他心情沉重,他決定採取行動,投入他所能付出的一份心力。
回國之旅‧改變一生
     2012年,他帶著所有積蓄,第一次回到敘利亞,想知道他能做些什麼來幫助同胞。這趟回國之旅,徹底改變了他的一生。
    這趟旅程,是他人生的轉捩點,他感到他有責任貢獻自己的能力,盡一切力量來減輕同胞的苦難。
    他開始透過各種社群媒體管道—來喚起眾人對敘利亞的認知,在芬蘭電視台和報紙上發表意見。
    從那時起他才得知這項殘酷的事實:那些飽受戰亂之苦、且為躲避轟炸而不得不遠離家鄉的人民當中,兒童佔的比例就超過6成。
    他去了6趟人道之旅,才知道這裡完全沒有一所學校、也沒有任何教育計畫,這樣的情形在收容國內流離失所者 (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簡稱IDP) 的地區尤其嚴重,只有阿勒坡還有幾間所謂的地方學校 (field school)。因此,他們立即參與支援這裡的教育計畫。
    然而,難民區的所在位置非常荒涼。先前他已和當地的一些人合作執行救援工作,他們對此展開長期評估與詳細調查後,眾人決定繼續推動教育計畫,深入教育領域,盡全力拯救兒童的未來。
    敘利亞人民已經失去了一整個世代,他們黯然接受這個事實,對此討論許久,希望能找出解決之道。
    迄今,已有幾百萬名兒童遭敘利亞戰亂波及而無法入學就讀,或無法接受任何形式的教育;超過5萬名教育工作者不幸喪生;3千多所學校全毀或被摧毀大半;數百萬人民逃離城市,遷徙至遠離轟炸區的難民營居住。
    2014年,拉米‧阿德汗在芬蘭展開建校計畫的募款行動,當時他們認為,應從可為兒童提供初等教育的基礎學校開始建起。募款行動從個人層面切入,他們舉辦研討會,令大眾了解到他們不只需要為敘利亞提供食物、飲水、藥物,還必須提供教育,唯有透過教育,才能確保敘利亞及其人民的一部份未來。
    承蒙眾人慷慨解囊,他們成功募得足夠款項,開始在敘利亞難民營動工興建學校。2014年8月,小學落成,共有11間教室,並包含教師辦公室與會議室,所有必要設施如浴室、廁所、電力等也一應俱全。學校開辦完整的教學課程,課程內容已獲得敘利亞臨時政府批准。
    多虧敘利亞當地的優秀教師挺身而出,參與他們團隊,這項計畫才得以順利完成。小學現有486名學生就讀,其中有62%是女學生。
    這項建校計畫大獲成功,大家與整個團隊備受激勵,於是他們很快啟動了中等教育學校的建校計畫,立刻推展募款行動,希望能夠建造可容納370名學生的學校。
    他們在敘利亞遇到愈來愈多類似經歷,當地對學校的需求也不斷增長,為了讓所有年齡層,都能享有完整的學習課程,他們決定在該處難民營建造第一所中學。這所中學已在2016年9月落成招生,並有340名學生就讀。
 
為困頓者點燈
    拉米‧阿德汗要做的事愈來愈多,超出他一個人能辦到的,而且他開始需要有各類型的文件證明,才能讓業務順利運作。所以他創辦了一個非政府組織「芬蘭敘利亞社區協會」( SUOMI SYYRIA YHTEISÖ RY),這樣他們就可以收受捐款,行事也符合法律規定。
    到目前為止,他已經回敘利亞31趟,將救援物資,直接送到最需要的人手中。
    敘利亞內戰邁入第7年,國際社群的靜默無作為,使得敘利亞人損失慘重。敘利亞 65 % 的基礎設施遭到摧毀,1350萬人亟需救援,600萬人流離失所,540萬人成為難民,而且有340萬名兒童無法上學。
    他們幾乎失去了一整個敘利亞世代,他們不能再失去另一個世代!
    他和留在敘利亞的夥伴們,盡全力為敘利亞兒童提供教育,他們計劃從 2012年起,陸續創辦4所學校,先讓近2千多名失學難童—能夠銜接適當的教育,未來也會繼續實現這個目標。
    要拯救這些兒童,最重要的就是在戰亂中繼續提供教育,為敘利亞的未來鞏固國家幼苗!
    教育,是他們認為非常值得重視的一個項目,其他重要事項:還包括照顧孤兒與無人陪伴的兒童,以及為嬰幼兒提供食物、飲水、藥物等救助物資。
    他們的NGO,是由各界小額捐款所成立,且因官僚體系繁瑣,他們沒有申請到任何的政府補助,所以他們依靠的是各界的愛心。
    他們的網站和社群媒體—詳盡記錄了所有事蹟,支持者可以自行瀏覽查看,就能清楚完整地瞭解—他們在敘利亞投入的努力,還有他們秉持的重要信念。
十目所視‧十手所指
     2016年秋天,他成了芬蘭媒體抹黑行動的受害者,再次經歷人生的轉折。幾個庫德族激進份子,在網路上聲稱他「跟聖戰士有牽連」,這番話在媒體掀起驚濤駭浪。
     不久前,拉米‧阿德汗才加入芬蘭社會民主黨 (Social Democratic Party of Finland),有一位庫德族的黨員要他退黨。那位黨員在很多場合表示「譴責」—他的政治與宗教觀點。他瞭解到—他的社會民主黨身分會模糊焦點,無法對他在敘利亞的救援工作有所助益,所以他選擇退出社會民主黨。
     自從他退黨後,芬蘭最大報赫爾辛基日報 (HelsinginSanomat) 用偏頗且攻擊的角度來報導這些事件,把指控當成事實。
    不管這間報社加入這場抹黑行動的動機是什麼?他們負面不公正的報導作法,讓他深深覺得報紙,不但沒有遵守優良的記者操守,反而採取偏頗態度,這種舉動,很有可能對他過去幾年在敘利亞所付出的重大救援工作,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
    而且,芬蘭也跟其他地方一樣,恐伊斯蘭 (Islamophobia) 與種族主義的情緒不斷高漲,未經證實的言論,只會對這種情勢火上加油。
    拉米‧阿德汗一再表示,他從來沒有利用救援工作沽名釣譽、貪取錢財,事實根本不是芬蘭媒體報導的那樣。媒體說他藉由送物資和玩具給敘利亞而從中獲利,這種說法實在令他深惡痛絕。許許多多人也挺身而出,不但為他辯護,而且號召更多人捐款力挺。
    他經營自己的小公司,是為了養家活口,他根本不曾把任何一毛捐款納為己用。他自己身為敘利亞人,要他對敘利亞人民無時無刻處在水深火熱的情況視而不見,簡直難如登天。
    他在最近7年,送愛31趟敘利亞,發放救援物資和玩具,還極為艱辛建立4所難民學校,大家有目共睹。
    他不曾「隱瞞」自己送愛敘利亞的行程,而且全程都完全配合芬蘭的主管機關。他必須通過許多組織才能進到敘利亞和阿勒坡,主要的組織是FSA (Free Syrian Army,敘利亞自由軍),而 FSA 並不是國內外各界指定的恐怖組織。
    在他給予救援物資的地區行動,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知名的國際 NGO 也承認這個事實,而他透過對抗阿薩德政權的 FSA 來保護自身安全,這件事並沒有犯法。在芬蘭 UNICEF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的會長也說過,需要與敘利亞的反對派組織對話溝通,才有辦法將物資安全送達。渠等更挺身見證:Al Muhaysini 並不屬於任何特定的組織。
    這是他人生中非常難熬的一段時期,他已經不期待輿論能夠一夕改觀了。在他有機會為自己辯解之前,在他有機會對歧異的主張提出事實來反駁之前,他只有任勞任怨任謗。
    因為這場抹黑行動,以及種種加諸於他、讓人無法理解的控訴 ── 例如汙衊他是聖戰士、挑起仇恨言論、從事詐騙等等 ── 芬蘭警方不得不針對救援工作的金錢層面展開調查。他並未因任何罪行遭到起訴,警方也在最近表示,他們沒有立場繼續調查有關—他是否牽涉到激進組織、恐怖組織、或詐騙等謠傳的案件。芬蘭警方的表態,已間接見證拉米‧阿德汗清白。
    他始終把救援行動視為唯一目標,因為他深深覺得自己能給敘利亞人民幫上忙,他是大家暱稱的「玩具偷渡客」。
    他依然會繼續履行他的公益志業,現在他為愛第31趟的敘利亞行程,他預計在敘利亞停留五星期,在2017年齋戒月期間,為1千多戶家庭提供食物與救援物資,並在難民營完成籌建第4座學校!
最受歡迎的玩具偷渡客
    7年前,敍利亞人民起身反對阿薩德政權的獨裁統治,也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全世界最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他不能坐視這一切的痛苦,所以他開始了一項國際任務:在敘利亞和土耳其邊界附近的阿勒坡,為敘利亞內戰波及的家庭帶來援助、食品、藥品和水。
    他原本預計只運送必需品,直到他的女兒茉莉堅持捐贈玩具給需要的孩子。
    所以,他在第一次旅途中,一共帶去25個泰迪熊和36個芭比娃娃。同時帶去了食物和一切必要的援助物資。
    但是他們發放玩具時,開始引起一陣巨大的轟動。他後來稱之為「歡樂的慶典」。 各地的孩子們都來了。他終於意識到他們想要的不只是飲食-他們還想要一個玩具。
    從那時起,他每兩個月到阿勒坡一次,每次帶去數十種玩具—以及不可計數的歡樂;也陸續建立4所學校,提供1600名難民兒童適當的教育。
    他每次通過敍利亞-土耳其邊界時,都要攜帶約80公斤的捐贈玩具,也讓他贏得「玩具偷渡客」的暱稱。
    透過一些「非官方的方式」,他繼續向敍利亞難民兒童提供玩具和援助物資。
    他匯集各界愛心—創辦芬蘭敘利亞社區協會,為確保所有募集的資金,都直接用於最需要幫助的兒童。 大家可以在這裡得到更多資訊:www.ssyrelief.fi。
    2017年1月,他剛從第30次敍利亞人道主義旅程歸來。不幸的是,接下來4個月內,他不能去他的家鄉阿勒坡,因為它現在被阿薩德政權全面控制。
    但是他在敘國埃德利卜市的工作,以及幫助所有難民營中數百萬流離失所的敍利亞人的工作,會一直繼續下去。
    只要敘利亞人還需要他,他絕不會放棄敘利亞!
大家一起喚醒敘利亞兒童的燦爛笑顏
    拉米‧阿德汗回想:第一次來到阿勒坡提供救援物資時,他帶著滿滿的食物與藥品,穿越邊境進入敘利亞 ── 他還帶了 25 隻玩具熊、36 個芭比娃娃。
    全球傳媒見證這位救援工作者拉米‧阿德汗,是一名現居芬蘭的敘利亞人,他原本並沒有打算帶著玩具上路。但他的3歲女兒 Yasmin 堅持要爸爸把她的玩具送給敘利亞兒童,反正爸爸回來以後,她可以再收到新的芭比娃娃。
    拉米‧阿德汗答應了女兒的要求,啟程上路,從此他便因送玩具之舉,而有了敘利亞的「玩具偷渡客」之稱。
    最近這7年內,他已經送出好幾千個芭比娃娃、玩具熊、以及玩偶。
    「那次第一趟的敘利亞行程中,我們去到一個靠近邊界的難民營。我們帶了食物過去,但在我們開始送玩具的時候,卻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孩子們從四面八方湧上來。我才了解到,孩子心裡想的不只是食物 ── 他們還想要玩具。」45歲的拉米‧阿德汗說。
    這些年來,他不顧種種危險,每兩個月就從芬蘭的家出發,前往敘利亞。每次他都會帶著80多公斤的捐贈玩具,穿越土耳其邊境進入敘利亞。
    永難忘懷2016年,穆斯林的齋戒月在7月6日結束,齋戒月期間,拉米‧阿德汗帶著 7 百多件玩具,來到敘利亞北方城鎮阿特邁 (Atmeh) 附近、一所收容了8萬名敘利亞人的難民營。他在仁慈學校 (al-Rahma School) 打開玩具袋時,學校的2百多名學生守秩序排好隊,引頸張望他帶了什麼樣的玩具。
    一位名叫 Bassam 的學校老師說:「玩具讓這些學生覺得有人在關心他們。」這位老師的5歲兒子收到了拉米‧阿德汗送的巴斯光年玩偶。Bassam 說:「我的兒子就記得他的玩具,而且記得比學校裡的其他事情還要清楚。」
    目前約有340萬名兒童住在敘利亞境內的難民營。只有百分之一幸運一點的難民兒童,有上學的機會;其他百分之九十九的難民兒童,則必須工作賺錢補貼家用。
    阿特邁的難民兒童至少算是比較安全的。拉米‧阿德汗除帶玩具到阿勒坡,也到阿特邁,他的救援機構,在阿勒坡、阿特邁等地冒險奔波援助失父或失母、或者雙親皆亡故的多名兒童。
    2016年6月那時,他必須步行8哩路才能進入阿勒坡,因為開車太過危險。俄羅斯扶植的敘利亞政權,對反叛軍掌控的阿勒坡部分區域加強空襲與砲擊,使得該區實質上已與外界斷絕聯繫。
    拉米‧阿德汗說:「這是我從2011年算起的第30趟阿勒坡行程,也是最危險的一趟。我們所面臨的危險,遭遇的哀痛,實在非三言兩語可形容。我到的時候,有6名我們援助的孤兒不幸過世了。」
    拉米‧阿德汗生於敘利亞,1989年留學移民到芬蘭,他在芬蘭經營一家救援組織 Suomi Syyria。
    在敘利亞的3星期中,拉米‧阿德汗逃過了桶裝炸彈與砲火攻擊的威脅,並在2016年6月底返回伊斯坦堡,等候飛回赫爾辛基的班機,卻在伊斯坦堡的阿塔圖克機場 (Ataturk Airport) 遇上自殺炸彈攻擊。
    他說:「我以為我在作夢,夢到我人還在敘利亞。一陣子過後我才回神,知道有炸彈就在離我不遠處爆炸了。」
    不過拉米‧阿德汗已經按照計畫,於2017年6月初第31趟敘利亞行程—永續送玩具為戰爭中的難民兒童加油打氣!
    拉米‧阿德汗還是忍不住逢人就說:「此刻,敘利亞兒童面對的只有死亡、不安、還有無止境的威脅。玩具是他們的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