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2017第20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日本昭和音樂天使-月足沙織(Saori Tsukidshi)
日本昭和音樂天使-月足沙織(Saori Tsukidshi)
【化病為愛‧彈出希望】
讓很多人能聽到我的演奏,是這個工作的魅力,
它使我感到內心的喜悅,讓我的人生得到提升,
每天能愉快的生活著…
──月足沙織
化病痛成樂章‧名揚國際樂壇
    日本月足沙織小姐(Saori Tsukidshi)—昭和音樂大學文憑課程首席畢業。獲得昭和音樂大學校長獎、國際藝術聯盟新人選拔通過、全日本大師鋼琴大賽得獎,以東京都內為中心開始展開音樂會活動。之後在家鄉熊本縣指導後輩,也演出其他縣市多數的音樂會,以「為共鳴生命的音色」為主題到各地演講。2005年出演NHK電視台節目:「燦爛人生」、2013年在奧地利維也納舉辦的國際殘障鋼琴大賽獲得指定曲、自選曲兩部門金獎,受到熊本縣縣長表揚、獲得朝霧優秀町民獎。
  月足沙織小姐,於1977年出生於日本熊本縣球磨郡朝霧鎮,一出生便伴隨著「先天性腰椎骨缺損 脊椎形成不全症候群」這種病,在月足四歲左右,母親從醫生那得知她說不定只能活到12歲。雖然在幼年時期做了雙腳的手術,但她膝蓋以下的肌肉完全喪失,雙腳與身形相比顯得非常瘦小。
    雪上加霜的是,月足在22歲時,左眼漸漸失明,右眼也變成弱視,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先是腿變得無法如所想的活動,背部也逐漸開始有了疼痛感。因為走路開始變得困難,而又去了一趟醫院,但被告知的果然還是相同的病名。
    那時的月足覺得自己就算活著也只會不斷地造成周圍的人麻煩,就算活著也都只有痛苦的事情,乾脆死一死算了的這種想法也一一冒了出來。而因為這種病的關係,她一直夢想著音樂治療師的路也被斷絕了。
    將每天邊哭著邊度過地獄般日子的月足—拯救出自卑自憐的,是她的家人和朋友們。看著拼命守護自己的母親,與每天都過來看自己而天天露出溫暖笑臉的朋友們,以及熱愛的音樂,月足決定無論如何都要盡全力地活下去。
    由是,月足以自身6歲開始練習鋼琴的深厚功底,加上對於音樂源源不絕的熱情,在維也納舉辦為了身障人士所舉辦每4年一次的比賽“ 國際身障鋼琴音樂節”得到最大獎光榮—金獎,也在家鄉在熊本縣榮獲第一榮民獎。月足用她堅忍不拔的態度,及對於音樂的熱誠—化病為音符‧永續飄揚,還創作不輟,以自創曲「水滴」表達出「為了不讓那些因為我而流下的一滴滴眼淚浪費掉」的心情,鼓勵大家向前看、樂觀迎接挑戰,相信只要勇於克服所有艱難,希望就在不遠處,不愧為「昭和音樂天使」,從全球各界推薦2543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7年第20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本會隨時歡迎各界推薦努力、愛心、勇敢、成就等生命勇士(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推薦專線:886-2-29178770、傳真:886-2-29178768、地址:新北市新店區明德路52號3樓、網址:http://www.ta.org.tw、e-mail:ta88ms17@gmail.com)。
母愛守護‧戰勝活不過12歲
    伴隨著「先天性腰椎骨缺損脊椎形成不全症候群」出生的月足沙織,在她四歲左右,母親從醫生那裡得知女兒說不定只能活到12歲。雖然在幼年時期月足做了雙腳的手術,但膝蓋以下的肌肉完全喪失,雙腳與身形相比顯得非常瘦小。
    但是,母親為了要讓可能活不久的月足,人生可以幸福並且盡全力熬過去,無論什麼事都試著讓她挑戰。
    有家人與周圍的人支持,月足從未發生重大問題而度過了被預告的12歲,長大成人。但是真正與此病戰鬥是到了長大成人後才開始。
    在臨近大學畢業之際,月足發現了自己的雙眼有了異常。一直看著的朋友們的臉龐,漸漸變得模糊不清,到最後左眼也變得幾乎都看不見了。感到恐懼的月足去了醫院後,才被告知這個病。對於第一次聽到自己的病狀,她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這件事。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先是腿變得無法如所想的活動,背部也逐漸開始有了疼痛感。因為走路開始變得困難而又去了一趟醫院,但被告知的果然還是相同的病名。
    那時的月足覺得自己就算活著,也只會不斷地造成周圍的人麻煩;就算活著,也都只有痛苦的事情,乾脆死一死算了的這種想法也一一冒了出來。而因為這種病的關係,她一直夢想著音樂治療師的路也被斷絕了。
    將每天邊哭著邊度過地獄般日子的月足所拯救出來的,是她的家人和朋友們。母親並沒有鼓勵她,而單單只是與月足相依為命地度過溫暖的日子。
這時的母親時常私下背著她偷偷地哭泣,卻絕不在女兒面前流下淚水。但是,她卻說了好幾次如果可以替換的話,她自己想替女兒背負這個疾病。而朋友們每天都會過來見月足,露出笑顏與她一同度過所有的日子。
    在剛知道自己生病的這段期間,月足老是覺得自己是最痛苦的人,但看著拚命持續支持自己的母親,月足發覺,比起她,母親一定更加地痛苦。
自從被告知女兒說不定只能活到12歲的那天開始,母親就每天拚死地守護著月足,那不知何時會消逝的生命,更要與那無窮無盡的不安奮鬥。
儘管如此,母親也絕對不會在月足面前表現出不安的神情,為了女兒而活到現在。
月足一想到如此的母親,若是自己自殺的話,母親會有多麼的悲傷,與此同時也會將母親的人生給完全奪去,一想到這樣,月足就決定無論如何都要盡全力地活下去。
痛轉新生命‧彈出新樂章
  月足之所以能夠下定決心,還有一個巨大的原因。那就是音樂。雖然音樂治療師的夢想被斷絕了,但因為鋼琴只要坐著就能演奏,所以之後月足決定成為一名鋼琴師,而邁出她的步伐。
    月足不想要再讓家人和朋友難過,因此她努力學習且再練習。然後以第二個願望,鋼琴師,這個願望再重新開始了。
    讓很多人能聽到自己的演奏,是這個工作的魅力,它使月足感到內心的喜悅,讓她的人生得到提升,每天能愉快的生活著,但無形中身體卻開始產生變化。
    那是在月足27歲時的事。右手腕開始感到疼痛,而且日漸惡化,剛開始可以用藥來抑制的痛,最後嚴重到連彈鋼琴都做不到的劇痛。每天都需要竭盡全力去忍受那種痛苦,面向鋼琴的日子也漸漸減少。
    當連止痛的抑制劑也完全沒用時,最後開始嘗試一個叫『脊隨電氣刺激療法』,在身體裡注入電極,讓電氣回流在脊髓間來柔和痛楚。痛苦雖然確實減緩了,但是右手並不是只有“痛“還留有“痲痹“的感覺,所以月足的右手並沒有回復到能在台上演奏鋼琴的程度。
    就在快要斷絕夢想,不知要如何是好的時候,月足得知在鋼琴的曲目中,有只需左手就能彈奏的曲子存在,這樣她便不用放棄鋼琴家的這條道路,從那時開始月足以只有左手的演奏為新的起點。
    剛好在那個時期,她得知有四年一度的『國際身障者鋼琴節』(國際身障運動會)這個活動,月足決定要挑戰在維也納舉辦的大會。雖然只能使用左手,但相信只要是發自內心去表演的話,一定可以將自己的心意傳達給每一個人,在此信念下完成振奮的演出。
    比賽結果,指定曲 、自選曲月足相繼拿到最高榮譽『金獎』。因此同時在她的家鄉朝霧町獲頒第一號『町民榮譽賞』以及『熊本縣知事表揚』。
    此後月足便不斷接到演奏邀約,也藉此認識到之前不知道的左手彈奏的音樂世界,迎來了充實的每一天。但是此時,更嚴重的異變開始在她的體內產生。
全球首位用左手帶動右手彈出希望
    月足最後演奏的希望—左手,卻也開始麻痺痙攣。
    戴上輔助器總算暫時能繼續演奏,但是病情卻還是日益惡化。因此決定再進行一次手術。月足的體內雖然已經裝有治療用的器具,這次打算再加上『ITB療法』的治療,在體內裝上『幫浦』,藉由它讓藥物持續流入患部來柔和『痙攣』。接著意想不到的奇蹟發生了。
    那個治療雖然是專為治療左手的,但是在右手上也顯現出明顯的效果,右手也漸漸變得能開始活動了。從醫生那裡也得知『努力持續復健的話,兩手能夠彈鋼琴也不是不可能的』,之後月足抱著必死的覺悟持續復健,現在漸漸能夠兩手彈奏的可能也實現了。
    接著在今年的四月,月足的脊隨開始萎縮,走路變成一件困難的事,現在生活都是以輪椅來代步。雖然心情很難過,但是她決定仍然要抬頭挺胸努力向前。
    月足非常感謝母親無怨無悔的付出與周圍親友的支持,使自己能撐到現在。但是想要向因生下自己而感到高興的母親報恩才是比什麼都重要。
    比起自己,月足更加在意母親看到我彈琴時喜悅的心情。
    因此月足想用鋼琴來讓母親幸福的心情變成她活下去的動力。且不僅是母親,從以前就不斷支持她的醫生,月足也打從心底感謝。
    而在『國際身障鋼琴節』相遇的夥伴們,對月足而言,都是非常珍貴,是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取代的寶物。現在因為有這些珍貴的夥伴,月足感到再怎麼痛苦時也不再是孤單一個人。
    今後月足也會繼續彈奏鋼琴,用鋼琴來證明自己活著,以及包含感恩的心情向更多人的傳達,她獨有的『生命的音符』。
    現在她活著的夢想是:『響徹生命的音符』、『響徹希望的音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