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2010第13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肝癌剋星─胡志棠
肝癌剋星─胡志棠(Hu Chi-Tan)
【醫人醫心‧懸壺濟世】

  胡醫師說,研究的樂趣在於用最簡單的方法,解決最困難的問題,只是,研究也是充滿挫折的,但只有自己不放棄、不認輸的堅持,才能在研究挫折中站起來,找到新發現。
  胡志棠醫師雖在貧困的環境,半工半讀、隻身來台求學,卻有一顆造福人群的心、有著醫師的大願望,克苦耐勞、努力不懈完成了學業及醫師訓練,放棄了每個月豐厚的收入,因為他說:「賺錢不是人生最重要的目地」,他希望 能在有限的臨床治療外,也能投入醫學的研究,真正解決病人的痛苦。所以他來到資源缺乏的花蓮慈濟醫院服務,並在醫療、研究之暇積極參與義診、服務弱勢病 患。1998年遠赴英國劍橋大學攻讀博士學位,進行B型肝炎致病轉機的研究,在他的不斷嘗試下,有了四個新發現,其中找到新的分子生物學基因實驗方式,對 世界分子生物學者進行相關電泳實驗有很大的助益,可加速研究過程,這項研究獲得「電泳」雜誌(Electrophoresis)的刊載,它代表分子生物學 的最高學術成就。他更率先發現「蝸牛基因」(Snail轉錄因子)的活化是造成肝癌轉移的主因,奠定肝癌的標靶治療或基因治療的基礎,給予病患希望,不愧 為「肝癌剋星」。 
 
【母親用「一根扁擔」挑起家計】 
  胡志棠醫師,1963年10月17日出生於香港,小時候,父親因好賭導致生意失敗,為了生存,父親一度帶著母親及孩子們逃到澳門躲避債務,原本豐厚富裕的生活頓時變得一貧如洗。父親與母親年齡相差15歲,這段期間 父親經營的生意一蹶不振,再加上他的年事漸高,一直沒有穩定的工作;雖然母親沒有受過教育,但在管教孩子這方面卻是相當嚴格,她也一肩挑起家庭的經濟重擔,外出工作,母親在香港中環的商業大樓廈當清潔工人,同時也將廢紙與鋁罐的資源回收變賣,雖然只是少少的幾毛錢,但她將這些錢慢慢的累積,就是希望能好 好的教育子女。胡志棠醫師能有機會來台灣念書,除了他自己半工半讀外,其中有一部分的學費就是她母親肩上扛著一根扁擔,收集廢紙、鋁罐……辛苦賺來的血汗錢。

【半工半讀、嚐盡冷暖、立志助人】 
  排行老么的胡醫師,從小就是一個活潑又好動的孩子,上面還有兩個哥哥與兩位姐姐,幼時在父母與兄姐的保護傘下,不需要為家裡的經濟擔心,也不了解母親的辛苦與期望,為了與鄰居孩子踢足球常常廢寢忘食、忘了學業;漸長,開始瞭解父母要養育五個孩子是沉重的負擔,所以為了幫忙家計,他也開始打工賺錢、半工半讀,他曾做過工廠的包裝員、香港賽馬會的售票員、餐廳的服務 生、辦公市清潔電話的擦拭員、搬運汽水的工人等,他接觸各個不同階層的人,有遇過好人、更遇過壞人,更結識了不少出身、經歷相似的朋友,彼此加油打氣、相 互鼓勵。在這樣的成長歷程中嚐盡了人世間的人情冷暖,深深了解一般升斗小民的辛苦,因此在後來行醫的過程中,更懂得用體貼的心、溫暖的力量對待病人。 
  為了不辜負母親殷殷的期盼,胡醫師下定決心努力念書,他在中 學的學業成績表現優異,常常是班上的前三名。中學六年級時,他參加學校英文作文比賽,贏得全校冠軍,因為他必須與七年級的學生競爭,因此這個冠軍更顯難得、更表露出他優異的語言天分。他也加入香港紅十字會,與會員們到各地做義工,協助並服務不同的弱勢朋友,也因為這樣子的關係,建立他平易近人、待人和睦 的性格。 
離鄉背井,獨自負笈來台學醫 
  1984年,胡醫師考上了台北醫學院(今台北醫學大學),他隻身從香港來到台北。醫學院的課業繁重,但為減輕家庭負擔,他必須利用課餘及暑假時間打工,自己籌措學雜費、生活費;當時胡醫師是校內唯一一位以分期付款 的方式繳交學費的學生,每次遇到延遲未能繳出學費時,來自訓導處的廣播「通緝令」,更是敲醒他疲憊的身心,他就在沉重的課業及饑困的工讀歲月中,於 1991年畢業。 
  大學時期,他也是僑生的代表;因為來自世界各地的僑生(包括 馬來西亞、澳門等地)都是在陌生的環境下生活,當時的胡醫師就負責代表僑生向學校溝通、並為學生爭取權力;雖然他的生活被課業與打工所盤據,但他仍積極參與學校社團,最特別的是參加了戲劇社並被推薦擔任戲劇社社長,並帶領整個戲劇社代表學校參加全國話劇比賽。

【賺錢不是人生最重要的目地】 
  大學畢業後,1991年胡醫師在台北馬偕醫院接受內科住院醫師的訓練,1995年回到母校台北醫學院附設醫院擔任總醫師專攻腸胃科,1996年底胡醫師完成了七年的醫學院、五年住院醫師的訓練,取得主治醫師的資格。 
  令人感動的是,當胡醫師拿到主治醫師的資格時,台北醫學院院 長有意介紹他到地區醫院擔任醫師,每月都有豐厚的收入,但他覺得,賺錢不是人生最重要的目地;他希望能找到一家不為賺錢而以醫療為導向的醫院服務,讓他可 以在有限的臨床治療外,也能投入醫學的研究,他認為花了七年讀醫學院,學了這麼多,最想做得是為病人解決病苦。 
  胡醫師說:「我要找的是能作研究並且走在最尖端的國際化醫療,而不是以賺錢為目的的醫院。」,在臨床上,他不容許自己有任何一項錯誤在患者身上,但研究卻是能從錯誤中找到更好的治療方式,所以他認為從研究中才能 解決民眾真正的病苦。但在台灣的西部醫院找尋了一段時間無法如願,於是他聽了朋友的建議來到了花蓮慈濟醫院面試,當天面試的是當時任職副院長的林俊龍執行 長,一聽到林副院長對他說「這個醫院不是賺錢的醫院,而是做國際化研究的」,他就決定要加入慈濟醫院,放棄人人稱羨的優渥待遇,舉家遷移東部。雖是做臨床 醫療、服務病患,但他也未忘記在學問進修上繼續努力。

【研究B肝、造福人群】 
  到院不久後即遇到賀伯颱風橫掃台灣,造成嚴重傷亡,隨院勘查災區並參與義診時,見到巨大土石將房舍淹埋,造成家破人亡,令人怵目驚心,一幕幕如同暮鼓晨鐘,震撼他的心,他立即請醫院緊急送來藥品,讓災民身心獲得良好照顧。回院後不久,醫院急診缺乏醫師,當時又無人有意願接手,胡醫師便義不容辭答應輪值急診,支援一年後,胡醫師不改初衷,通過層層考試,考取英國劍橋 大學博士班入學資格,並獲得院方支持,以公費出國留學。 
  1998年胡醫師到了英國劍橋大學進修,不眠不休地窩在實驗室裡,僅僅只花了三年便取得博士學位回國,雖然日子過得辛苦,但卻是截然不同的人生體驗;他也深刻體會,只有自己不放棄、不認輸的堅持,才能在研究挫折中 站起來,找到新發現。胡醫師說,研究的樂趣在於用最簡單的方法,解決最困難的問題,只是,研究也是充滿挫折的,他曾經進行一項實驗長達半年之久,卻未取得 任何有效的數據,這時他也只能安慰自己「不斷嘗試錯誤,才能在失敗中成功」。 
  胡醫師在英國是進行B型肝炎致病轉機的研究,果然在他的不斷嘗試下,有了四個新發現,第一個發現是,找到分子生物學基因分離實驗新方式,加速全世界相關分子生物研究領域,這也包含動植物;第二個發現是,順利地在體外細胞培養出B型肝炎病毒;第三個發現是,分子聚合鏈實驗新方法;第四個發現是,跨行找到心臟學造成高血壓的基因。也因為這四個發現,讓他得以順利畢業。
  其中,最重要的發現是,兩年內,找到新的分子生物學基因實驗方式,他說,基因電泳分離時,只要加入類似肝油的物質,即可讓電泳的基因分離的更好,且是傳統方式的兩倍之上這項發現。 
  這項研究,對世界分子生物學者進行相關電泳實驗均有所幫助, 可加速研究過程,例如,原本要進行十個實驗、花十倍的時間,都可採用新方式,縮短實驗時間,加速研究成果的顯現,這篇報告,曾刊載於「電泳」雜誌 (Electrophoresis),它代表分子生物學的最高學術成就。 
   胡醫師帶著分子生物學的最新發現回國,一般而言,以英國嚴謹的學習訓練過程,很少人能如期畢業,但,胡醫師給自己最大的責任壓力,才能在三年內順利取得學位。

【「蝸牛基因」-抑制肝癌復發的開關】 
  回台灣不到兩年,胡醫師再次提出到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進修,接受美國國家級最頂尖的訓練,他努力追求知識,學習突破困難的方法。 
  回台灣後,也與團隊積極研究,從事肝病的預防與治療,最近更 在發展阻斷肝癌轉移造成死亡率第一名疾病的方法,有突破性的進展;他率先發現「蝸牛基因」(Snail轉錄因子)的活化是造成肝癌轉移的主因,奠定肝癌的 標靶治療或基因治療的基礎,給予病患希望;「Snail轉錄因子」等同於身體的基因開關,又稱「蝸牛基因」,蝸牛基因一旦啟動,切除後的肝癌仍會復發,若 用基因療法將與這個蝸牛基因相反的序列的打入基因內,便可以讓基因無法表達,抑制捱細胞轉移,是防治肝癌細胞轉移的分子基礎,預計研究成功五年後便有新藥 可以上市。 
  胡志棠醫師表示,Snail最早在果蠅體內發現,後來發現人類身上也有,因為會爬、會以緩慢的速度移動,所以又稱為「蝸牛基因」。許多人得了肝癌之後,雖然手術割除癌細胞,但仍是復發,肝癌研究中心發現這是因為 Snail這個轉錄因子已經被啟動,導致基因「表達太多」導致癌症轉移,若能將這個開關關掉,讓基因「無法表達」,就能抑制癌症。

【用歡喜心看診,醫人又醫心 】
  現在胡醫師已經習慣每次破百的門診人次,在行醫的路上,他以真心對待病人,為病人「發現」病根,也是胡醫師一貫的態度。行醫經驗的累積更讓胡醫師發現過去大家所謂長年的「胃病」、「胸痛」、「背痛」、「咳嗽」等, 其實是「腸胃」在作祟,經檢查確定後,胡醫師總是以直接的方式讓病人了解可以被治療,讓病人心安後,病也好得快多了。 
  他也親身體驗引進「經鼻內視鏡」取代傳統胃鏡,因為他說只有 自己親自去體會,才能知道做出來的感覺是什麼,也才能真正減少病人的不舒服;他也發明新的鼻腔麻醉方法-「內視鏡引導噴霧法」及「棉棒引導棉條鼻墊法」, 減少病患的痛苦,並將技術與經驗傳授新的醫師,嘉惠全國民眾。

【幹細胞研究創舉】 
  胡醫師主持之肝病研究中心,多年來於醫院、學校、社區,向民眾推廣檢驗後剩餘檢體提供研究使用收案計畫,以將近2萬人參與,將建立一個足以代表花蓮地區的研究資源,以節省的研究人力、經費的投入,全面提供醫療研究人員應用,並協助慈濟醫院成立「慈濟幹細胞銀行」及「研究組織庫」,這是台灣幹細胞研究領域的創舉,將以供應幹細胞給相關研究機構之平台為主要目標,發展 基因療法造福人類。他更提出以毛囊、脂肪等細胞培育再生細胞的相關計畫,積極拓展幹細胞來原。 
  胡志棠醫師永遠記得慈濟創辦人證嚴法師所說的話──「以用心、細心、耐心來對待一切人、事、物,不辭勞苦的付出便是慈悲。」,他做到了,因為每位病人的口中的胡醫師,就是這樣一位用心、細心、耐心而且慈悲的良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