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2010第13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腦麻博士─黃美廉
腦麻博士─黃美廉(Meillian Hwang)
【活出色彩‧描繪希望】
   
 如果我能完整唱一首歌,那將是對你的感恩和讚美,苦難中你給我安慰,徬徨時你給我智慧;
 雖然我不能開口唱一首歌,我卻要對你獻上真誠敬拜,每時刻你的手牽引我,你慈愛使我開懷;
 天上的雲雀啊!會唱的人們哪!你們可願代我,歌頌上帝無比之美。
 我願用耳傾聽,我願用心共鳴,這發自內心深處,最美的聲音──我真愛你!我真愛?!
《如果我能唱》~黃美廉

  第一次聆聽這首歌,是2001年第四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頒獎典禮由罕見天使-楊玉欣(罹患三好氏肌肉萎縮症)以美妙的聲音唱出,她說這首詩歌的背後有一則美麗動人的故事,希望藉著她的口,替黃美廉老師將生命的美麗唱出。
  2009年,與美廉美麗的相遇,沒想到腦麻的美廉竟是如此溫 暖、樂觀以及幽默至極。她不規律的揮舞著她的雙手,仰著頭,脖子伸得好長好長,與她尖尖的下巴扯成一條直線;她的嘴張著,眼睛瞇成一條線,口中傳來依依唔 唔的聲音。基本上她是一個不會說話的人,但是,她的眼力與聽力極好,只要對方猜中或說出她所想的,她就會開心的大叫表達她的認同與喜悅;她用右手將她要表 達的話寫在紙上,每一筆每一劃都可以感受到美廉生命的堅強與韌性。 
  畫家黃美廉,一個六歲以前毫無智力與行動跡象的腦性痲痺兒, 腦性麻痺奪走了她運動神經以致於她四肢無法平衡,行動不方便,且無法言語,但她卻靠著無比的毅力與信仰的扶持,竟然取得美國加州大學藝術博士學位,並獲頒 十大傑出青年獎章,並到處現身說法,幫助他人。黃美廉說:「我只看我所有的,不看我所沒有的。」,不愧為「腦麻博士」。 
 
【上帝的寶貝】 
  黃美廉,1964年在台南出生,出生即因意外造成了腦性痲痹。腦性痲痹使她的運動神經和語言神經受到傷害。從小美廉就只能全身軟軟的臥在床上或地上,雖然她試著爬著走,但常常走著走著就跌倒了。她的口水總是不停 的往外流,好像一點智力都沒有的樣子,醫生根據她的情況判定她活不過6歲。 
  美廉的母親是一位秀麗又愛美的小婦人,面對口歪眼斜、口水流 得滿嘴滿身的女兒,看著美廉笨笨傻傻的像軟泥癱在那裡,看著看著不由得傷心落淚,覺得未來的前途渺茫;有時心情沮喪到了極點,心想不如把她掐死,自己再去自殺。美廉的父親是個牧師,一開始他就接受美廉是個腦麻兒的事實,並給予她全心的愛,美廉的父親說:「上帝所賜的,都是對人有益,凡出於上帝都是美好 的」。 
  爸爸媽媽帶著她四處求醫,聽到有什麼藥就去找,雖然她的身體仍不見起色,但父母不但不放棄她,反而更加愛護她,每天只要有空就會來抱抱她和她玩,對美廉說聖經故事。他們也會抱美廉出去探望朋友,並對朋友介紹說:「這是我的女兒,上帝愛她,我們也愛她。」這點影響她很深,儘管美廉的身體殘障,但她知道上帝和家人都會永遠都支持她、愛她。 
 
【鄰居的冷嘲熱諷】 
  念幼稚園時,中午放學後,美廉就會被接到阿公阿媽的店裡,到了晚上,爸爸媽媽忙完工作後就會接她回家。她很喜歡待在店裡,因為有許多人在那走來走去,比她待在家裡整天看著窗外的景物及天花板有趣多了。 
  她每天都是由保姆帶著上幼稚園,上課的時候她就像一個局外人,因為她既沒辦法比手語,也不會寫字。在別人的眼中,美廉只是一個沒有希望的怪物孩子。甚至有的鄰人走到阿公的店門前,看到美廉又瘦又怪的模樣,就會對阿媽說:「妳的孫子,將來只有到馬戲團給人看得份了。」當時,阿媽就只摸摸她的頭,擦著她的口水,不發一言,和她平常熱情親切的模樣完全不同;鄰居覺得無 趣就走了,這時候阿媽會把她緊緊抱在懷中。現在回想起來,美廉才明白,原來阿媽是多麼忍耐,並堅強的面對她和別人異樣的眼光了。

【對自己的生命負責】 
  在美廉的成長過程中,媽媽一路辛苦的陪伴著她,在她讀小學之 前,母親每天都教她識字,看著美廉能指出她所唸的字,確認美廉的智力完全正常,爸媽就決定要送她去接受教育。然而,她上學碰到的第一個難題是她無法控制自如的寫字,每天放學後媽媽便握著美廉的手,一筆一劃的寫功課,媽媽希望教導美廉一點事──必須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媽媽只能幫助美廉,卻不能代替美廉去做每一件事。整整一年的時光,直到小學二年時,美廉終於可以控制筆寫功課和畫畫了。 
  二年級是美廉人生重要的轉捩點,有一次上美術課,馬治江老師發現美廉畫得很好,便鼓勵她說:「美廉,妳很有美術天分,要好好學習,將來作一個很棒的畫家!」,「我可以做一個畫家?」美廉很高興!她的心中有了美麗的夢想! 
  因為美廉的腦麻,在鄉下總是會被小朋友用手或棒子追著打;一 些同學也常常欺負她,甚至有一位女同學對她說:「看你這副樣子,書讀得再好也沒有用。」聽到這樣的話,一種被羞辱的情緒讓美廉感到非常生氣,但是美廉又找不到合適的話回應,只好在第二天拒絕上學,她對媽媽說:「我會看報上的字了,我也會算算術,何必還要到學校讀書呢?」媽媽不顧美廉大哭大鬧,硬是幫她穿上制服,抱上腳踏車,送她去上學。到了學校吳素藯老師知道美廉不肯上學的原因,便對她說:「美廉,你本來是很愛讀書的,不要因為別人說你什麼,就不要讀書放 棄學習你所喜愛的,你喜歡作文,就應該讀更多書才能充實你自己。你必須自己學著去面對你的人生,因為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會幫助你,你要怎麼作才能讓別人尊重 你,這是你的責任,自助則天助」,聽了吳老師的話,美廉體會到自己不應該因別人的話而灰心失望,不因別人的欺侮而喪志。美廉告訴自己要好好讀書,將來做一 個藝術家就好了,她更立下一個志願:要成為一個受人尊重的人。

【大三開始自食其力】 
  美廉十四歲時,全家移民到了美國,她花了三年的時間去適應與台灣迥異的美國文化與語言的障礙,每當她不能接受異國文化美式作風的時候,她就會想起小時候面對受欺負的情形。她一步步去完成自己的心願,雖然她的求學過 程歷盡千辛萬苦,不但身體不便,在心靈上更要承受別人異樣的眼光,有時候惡毒的話語和暴力的行為就像銳利的刀片,把她的心割成一片一片的,血肉模糊,但是 她已經學會堅強自己,她會修補自己的心,外來的事物已無法傷害她。 
  1983年,美廉中學畢業後,先進東洛杉磯學院,再進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她是主修藝術,副修心理學。當她剛進大學時,走在校園裡,看到一般的同學,有一點自卑,因為她在殘障中學整整待了五年,換了新環境,沒有安全感,但是她努力作好一個學生該做好的工作。 
  為了畫好素描,美廉不知道畫斷了幾百隻的炭筆;作畫時更比一 般藝術系的學生待在畫室的時間還多上了好幾倍。她花更多的時間在讀書上,因為她的運動神經不協調,打字打得比一般人慢,其實手寫還比打字快,但是在美國大學裡,教授大多規定報告用打字的,於是別人花一兩個小時打好的報告,美廉必須花上七、八個小時才能打完。而且,對她喜歡的科目,她會一再修改,因此她花了 比同學更多更長的時間在課業上。但辛苦是有回報的,她從大三到藝術博士班畢業,都沒有向家人要過一毛錢,因為她就是靠著自己的獎學金去交學費和生活費,也 因為她從大三就妥善運用分配獎學金的用途,後來她的父母才會放心讓她單飛,獨自回台灣工作。

【黃美廉博士】 
  值得一提的是,美廉聽到台北基督教青年會主辦的一場免費活動,讓腦性麻痺的孩子學習游泳,藉由水的浮力和波力,使腦麻的肢體協調性更好。她知道,如果小時候就有這樣的活動,相信她的童年會更快樂。於是,美廉寫信 表達希望能為這樣的活動盡一份心力,她立刻接到回信,信上說:「妳可以來台灣辦畫展,現身說法,告訴大家腦性麻痺是什麼,讓大家了解,並且懂得尊重這些小 孩和成人……。」當時的美廉大學才剛畢業,當下就決定把所有的畫捐贈義賣,並成立殘障潛能開發基金,畫展圓滿結束,她又回到美國繼續攻讀研究所。 
  在博士資格考試時,一天有七、八個小時在畫考博士的畫,同時還要把論文打好,交給指導教授檢查審核。每天過得既緊張又忙碌,難免就有情緒上的起伏和煩躁,但是她向上帝禱告後,以安靜的態度,照著教授商討後所定的研 究計畫和進度去完成她份內的事。在她考博士資格考試時,她心平氣和面對與回答由八位美術教授所組成的委員會所提出來的問題,她用筆在白板上回答,在教授們開過會之後,她終於取得博士資格了。

【我只看我所有的,不看我所沒有的】 
  1993年,美廉取得博士學位後就選擇回台灣工作。本來她可以選擇留在父母身邊過一輩子,但她選擇和朋友留在台灣工作,一個人生活是必須面對很多困難的。美廉認為,生命中很多苦難是存在的。這不能說是誰的錯,也許 越想是誰的錯,心中的恨意就越濃,對自己一點幫助都沒有,對家人、朋友都不好,只會產生更大的壓力和衝突。她用一顆平靜安穩的心去面對生命的困境,一點一 點改變自己的心,然後再慢慢改變環境。即使環境沒有改變,但美廉仍然勇敢又心平氣和的去做好每一件事。 
  每一個人的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責任,美廉本來在青年會永吉會 所教小朋友畫畫,後來更在女青年會、陽光基金會等地教成人藝術成長班,美廉雖不能言語,卻能教那麼多學生。美廉也出了兩本畫冊,四本書,現在還繼續畫畫。像她這樣一個當年幾乎被人放棄的小孩,一個在學校不被人了解、被欺負,一個從美國回台灣到今天連過馬路都會害怕的人……,她相信只要熱愛生命,做好自己份 內的工作,所有的困惑、灰心、失望,終將過去,因著自己所經歷的苦痛,美廉常常去安慰與教導那些和她有同樣遭遇的人,鼓勵他們活的更有信心、更有力量,因為從失敗的經驗中,才知道如何去擁有和珍惜更大的成功。 
  有一句話一直在她的心中有著深刻的影響力: 
Do not pray for an easy life,
Pray to be a strong person.
不要祈求生活平順安逸,
當祈求成為一個堅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