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2010第13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美善大使─韓國金惠子
美善大使─韓國金惠子(Hye Ja Kim)
【愛灑亞非大地】

  韓國女星金惠子(Hye Ja Kim),畢業於韓國梨花女子大學美術系,1963年成為韓國電視台KBS第一期演員,正式踏入演藝圈。父親曾對她說:「當演員,就得像俄國寫實文學泰斗 托爾斯泰一樣,要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人。」金惠子依照父訓,不但成為當代最佳女星,而且成為愛灑亞非大地的親善大使。
  金惠子演過八十多部電視劇、13部戲劇,以及兩部電影。她曾 榮獲六座百想藝術大獎頒發的最佳新人、最佳女主角等大獎,以及四座文化電視台的最佳演員獎和一次特別獎,亦獲東亞話劇獎、馬尼拉國際電影節女主角獎、女性 報社的女權主義獎,以及兩次廣告主選拔的最佳模特兒獎。她也是首位獲得韓國「韋庵張志淵獎」的演員。 
  金惠子投身世界展望會的親善大使工作,15年如一日,挺身而 出幫助飽受戰爭和肌餓之苦的孩子,從伊索比亞,接連訪問索馬利亞、盧安達、孟加拉、寮國、越南、柬埔寨、波士尼亞、印度、肯亞、烏干達、北韓、獅子山與阿 富汗等地,《雨啊!請你到非洲》,是金惠子15年來深入黑暗亞非的關懷實錄,比她演過的任何一部電視劇或電影,都更撼動人心。 
圖片:美善大使韓國金惠子與非洲孩童,來自《雨啊!請你到非洲》乙書       由是,金惠子洗盡鉛華、投身慈善,愛灑亞非大地15年如一日,金惠子逢人就說:「戰爭不能解決問題,只會讓更多孩子徬徨街頭,無論什麼理由,絕不能發動戰 爭。不能打這些孩子,哪怕是用花!」以愛的行動詮釋了對彼此生命的尊重,讓愛傳到世界上最需要的角落,不愧為「美善大使」。
  金惠子,1941年10月25日出生於韓國首爾,血型A型, 愛好種花蒔草,家庭美滿:三男三女都很孝順。金惠子在上世紀8、90年代是韓國很有名的演員,是公認的演技一流的演員,演技爐火純青,我們在《愛情是什 麼》中就能欣賞到她高超的表演。在80年代末期《晚秋》獲得國際大獎,也是被載進韓國電影史冊的優秀女演員。 
  從90年代初開始,金惠子置身於慈善事業,十幾年間,作為親善大使曾多次出訪非洲極貧國家。
  曾獲獎項:
  • 2003年 第2屆明星善行大賞
  • 2003年 第1屆女權運動大鐘文化藝術大賞
  • 2002年 MBC名譽全賞
  • 2001年 MBC演技大賞大獎
  • 1999年 第1屆社會福利日大統領表彰
  • 1997年 第31屆歌手日最優秀演技者獎
  • 1992年 MBC放送大賞
  • 1989年 韓國放送大賞女子演技獎
  • 1989年 百想藝術大賞演技獎
  • 1988年 放送大賞
  • 1988年 東亞戰劇賞演技獎
  • 1983年 馬尼拉國際電影節最優秀女演員助演獎
  • 曾演出電影:
  • 1999年 《蛋黃醬》(1999)
  • 1982年 《晚秋》(1982)
  • 曾演出電視劇:
  • 2008年 KBS《媽媽長角了》(媽媽發怒了)
  • 2006年 MBC《宮》
  • 2005年 MBC《春日的微笑》
  • 2004年 SBS《洪所長的秋天》
  • 2002年 MBC《自從認識你》
  • 1999年 MBC《玫瑰與黃豆芽》
  • 1996年 MBC《糧食探子青花魚》
  • 1995年 MBC《女人》
  • 1994年 KBS《人的地》
  • 1993年 MBC《媽媽的海》
  • 1992年 MBC《愛情是什麼》
  • 1991年 MBC《次女人》
  • 1990年 MBC《女人為什麼生活》
  • 1898年MBC《冬之霧》
  • 1988年 MBC《沙性》
  • 1985年 MBC《風蘭》
  • 1980年 MBC《田園日記》
  • 1977年 MBC《你》
  • 1975年 MBC《新娘日記》
  • 1974年 MBC《江南家族》
  十多年來,我為了探訪偏遠國家的孩子,總是要提前錄製《田園日記》。這樣一來,編劇要為我提前寫好劇本,演員也要另外抽空錄影。此外,工作人員也得做些額外的工作,這麼做並不簡單;儘管如此,電視台的職員從來沒有不高興,還一直支持我、幫助我,讓我有辦法去見那些孩子。 
  當我不在時,在《田園日記》中扮演我丈夫的崔佛岩,只好把雙手放在雙腿下,孤獨地坐在屋裡。金秀美和高鬥心經常對我說:「沒有你,崔先生看起來好孤單。」前輩鄭愛蘭也對我說:「你要多保重啊!你在那裡到底吃些什麼呀?」導演權伊相更是為我調整一切安排,真是辛苦他了。我的丈夫已經去世了。他在世時,每當我要探訪盧安達、索馬利亞等戰區,他總是用擔心的目光望著我。我總是這樣跟他說:「你別擔心,即使我在那裡遭遇到什麼不幸,也沒關係呀!人總有一死。」我非常感謝總是在我背後默默微笑、一直支持我的丈夫。我很感謝我親愛的第一個孫女智悠。她很關心《雨啊!請你到非洲》,問過我好幾次,我什麼時候才會寫完這本書,她的這番話不僅帶給我壓力,還帶給我無窮的力量。 
  我很感激跟我一起去索馬利亞的鄭英淑以及與我一起去盧安達的朴尚元。直到現在,朴先生都還在熱情地幫助那些可憐的孩子。我還要對世界展望會致上最深的謝意,因為這個機構,我才知道這世上還有這麼可憐的孩子。此外我也由 衷感謝為這本書祈禱的會長朴宗三和工作人員,尤其感謝在我探訪偏遠國家時一直照顧我的、多情的申希敬組長。 
  我還想感謝一直稱呼我為「惠子陛下、惠子陛下」,而且一直關心這本書的韓非耶(為韓國幫助第三世界貧苦國家的義工和知名的旅行家)。我也要感謝在獅子山迎接 我們、聯合國唯一的韓國人高銅柱先生。他以最高的禮遇迎接我,為我安排搭乘聯合國專機。謝謝十年來為極東廣播電台編寫《跟金惠子一起品杯茶》節目劇本的作 家朴京姬。每當我要出國探訪孩子時,她總要提前寫好一大堆節目劇本。我還得感謝一直與我同行的導演和攝影師。有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人投進「愛的麵包」撲滿韓元一千萬支票(約新台幣三十四萬元)。我很感謝他,我覺得他就是天使。
  我非常感謝詩人柳時和。在我的生命中,每當我很難過時,他總是鼓勵我、支持我,指引我人生方向。 
  思前想後,我要感謝所有的一切。請大家一起分享西藏少年剴爾桑所寫的詩,文中的一句話:「我想把雙眼借給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