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2010第13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生命超人─新加坡卜錦輝
生命超人─新加坡卜錦輝(Gregory Burns)
【身殘行天下‧心開無限寬】

  卜錦輝(Gregory Burns),六個月大即罹患小兒麻痺症,從此不良於行。但他不畏身體上的障礙勇於挑戰各項體育活動,在1992年巴塞隆納殘障奧運勇奪游泳金牌,也是 1996年亞特蘭大殘障奧運三項世界紀錄保持人。他從小愛畫畫,卻沒想到長大真的也成為一位畫家,他曾來台灣習畫,前後居住約五年時間,並在各地舉辦多次 個展。他更將他生命的過程撰寫成《生命教我的事》,他希望讓大家知道,他的生命告訴他:「每個人都不完美,上天也許給了你一副有缺陷的身體,但卻也賜給你 多一倍的勇氣。我們要看著自己所擁有的東西,而不是在意那失去的部份」,他這樣不認輸的勇氣、不低頭的韌性、不放棄的毅力,不愧為「生命超人」。
 
【生命的冰風暴,意外隨時都會發生】 
  卜錦輝(Gregory Burns),1957年9月30日出生於美國華盛頓特區,他是家中的第二個孩子。由於父親是外交商務人員,在他六個月大時,便舉家遷往以色列的耶路撒冷。當時中東的政治局勢不穩定,為了安全,他們全家被安排住進美國領事館。 
  五○年代的以色列面臨著內憂外患,除了與鄰國的關係緊張,境內也遭小兒麻痺病毒肆虐,許多孩童都因此而喪命或癱瘓。卜錦輝與哥哥亞瑟在出發前,就已經先接受預防注射才出發。他們剛搬到領事館的房舍時,就聽說裡面有 一位九歲的孩童感染了小兒麻痺,正接受治療;他的父母以為他與哥哥已經作過預防接種,也就沒有禁止他們與這個小男孩玩耍,也因為他們兄弟不會排斥他、對他投以異樣眼光,所以他也特別愛找卜錦輝兄弟玩。但幾個星期過後的某夜,卜錦輝突然發著高燒在床上哭鬧,也許是因為年紀太小、抵抗力弱,雖然打過預防針,仍然被醫生診斷罹患小兒麻痺病毒感染。 
  父母焦急的一夜,隔天一早卻發現卜錦輝全身無力軟趴趴的躺在 床上,醫生從頭到腳診斷後,紅著眼說,他行醫三十年,從沒見過發病如此快速且嚴重的,接下來,高燒雖然漸漸退了,但卜錦輝的腿部運動神經已被病毒摧毀,腰 部以下完全癱瘓。父母為了卜錦輝的健康著想,決定離開醫療條件不完善的以色列,回到美國接受更好的治療。 
 
【只要心不受拘束,視野就會無限寬闊】 
  回國後,他看遍了醫生與專家,也接受來自親朋好友提供各式的 資源與治療。當一般孩子自然的從爬行進而站立而行走時,卜錦輝才開始重新學習調節呼吸、坐穩身體;等年紀稍大時,還得穿上沉重的支架,一步一步學走路。看 著同齡的孩子都能自由自在毫不費力的奔跑,卜錦輝面臨的不只是身體的疼痛,更必須忍受心理上的打擊。他覺得好不公平,他更努力從練習與復健中站穩腳步,期 待有一天能隨心所欲的行動。 
  在各式復健中,游泳-這項復建方式不但讓他體力倍增,更讓所有人料想不到的是,游泳竟也成為他往後攀向人生顛峰的本領。 
  小兒麻痺讓他的腿部肌肉逐漸萎縮,而游泳是加強並伸展卜錦輝 的四肢和身體肌肉最好的方法,所以醫生建議他的父母讓卜錦輝學習游泳,不過因為體能與氣候因素,卜錦輝只適合在溫水中游泳;但當時由泳池本來就很少,更何 況是溫水的游泳池。幸運的是,祖父當時正好在白宮工作,寫了一封信向艾森豪總統的私人醫生解釋卜錦輝的身體狀況,請求他幫忙協助讓卜錦輝能利用白宮的溫水 游泳池進行復健治療。 
  也許是祖父對孫子的愛感動了大家,從那時起,每個星期卜錦輝 都能在白宮的游泳池進行游泳復健,即使艾森豪總統卸任了,他仍被允許繼續使用,有一次甚至還見到了尼克森總統。之後,他持續進行物理治療,學習如何爬行、 如何使用支架及柺杖、如何保持平衡、如何適應行動不便,大概到了四歲時,卜錦輝就能用拐杖與支架和大夥到處玩樂了。

【父母懂得放手,才能幫助子女在人生旅程中站得更穩】 
  五歲時,卜錦輝的母親決定讓他去上學,適應團體生活,開始他 進入一所特殊教育學校,但那裡的景象、環境與同學空洞的神情讓卜錦輝悶悶不樂,總是躲在棉被偷哭。幸好母親了解他,也希望讓他就讀「正常」的學校,跟一般 的孩子一樣也能擁有多彩多姿的生活。但學校沒電梯,他必須自己走到二樓的教室;於是在入學前的整個夏天,他每天都在學校練習上下樓梯,穿著沉重支架的他因 疲憊或受傷而想要放棄時,母親總是鼓勵他說,只要學會這一步,就沒有什麼能難倒他了。終於開學那天,母親驕傲的帶著他去上學,也許是感染到母親的驕傲,卜 錦輝抬頭挺胸的在校長面前從一樓走到二樓。從此以後,他就在也沒上過特殊學校了。 
  由於身體狀況特殊,總是讓他在家中獲得較多的寵愛及關注,母親擔心他會恃寵而驕,所以總是嚴格對待,不會有所偏袒;母親也擔心家人的保護,會讓他禁不起挫折與失敗,所以只要卜錦輝能做到的事,就一定要求他一定要親 手完成。還記得小時候他與母親到超市買東西,由於地板滑,常常會摔倒,母親並沒有因為這樣而驚呼或扶起他,母親只是點點頭,要他自己站起來,也因為家人沒 有給他特殊的對待,反而養成他獨立的性格,讓他能找到自己的生存方法,也促成他日後有意外的發展。

【懷疑自己是前進人生最大的障礙】 
  五歲到九歲的階段,因父親工作的關係再度舉家到巴黎生活,歐 洲無障礙的空間與設備非常完善,在這樣的環境下,他的繪畫與運動冒險精神在這個階段萌芽成長。因為遺傳父親的關係,在很小的時候卜錦輝對繪畫與書法就產生 了極大的興趣;小學二年及他的作品越來越多,甚至還得到繪畫比賽第二名,那時他發現,只要他肯定自己努力去做一件事,他也能拿下很好的成績。 
  因為興趣及繪畫帶來的成就感,所以他學習了更多有關藝術的課 程,也參與校旗的設計,還製作過一本圖畫書,在同學與家長間廣為流傳,他到現在都記得父親看著他的畫時,臉上那種驕傲的神情。他體悟到不管遇到什麼困難, 沒有身體的障礙,只有「心」的障礙才會囚禁一個人,讓人無法前進。 
  他是一個喜歡新奇又愛冒險的人,他運用各種不同的工具,包括支架、拐杖、輪子、滑板、電動車、三輪摩托車等,就是為了能無拘無束的到處行動,因為這些輔助工具,讓他能尋找打工的機會,他曾幫人家看小孩、除草、到麥 當勞打工,雖然常常有人對他投以懷疑或同情的眼光,但他用微笑與行動證明自己的能力。他知道,只要心沒有障礙,到處都能海闊天空。
  而讓他覺得自己像超人一樣的地方,就是在水裡,因為在水裡他就不用戴上沉重的支架,沒有行動的顧慮,也沒有高度的限制,所以游泳一直是他最愛的運動。除了游泳,他對棒球、足球、橄欖球及其他遊戲都非常在行;他更當 過學校籃球與棒球校隊的經理而得到年度最佳運動員獎,最重要的是,他能跟著球隊到歐洲各處比賽。 
  游泳之初,最讓他在意的是從更衣室到泳池間的這一段路,他必須用爬行的方式,在當時對他來說是非常難堪的事。但有一次與女友家人在湖邊遊玩時,剛好又遇到這樣的窘境,正當他煩惱時,他女友的叔叔走過來直接抱起他走 到湖邊,將他拋進水裡,而他發現,這整個過程竟然沒人注意到,他突然驚覺,一切的困擾都來自於自己心中的恐懼和自我設限。從此他努力把自己當坐普通人看待,學習不在意別人的眼光。

【不怕挑戰,只怕準備不夠】 
  1975年,進入賓州法蘭克林馬歇爾學院就讀大學先修班,他 選修了許多繪畫課程,包括油畫、日本書法、時尚設計、噴槍彩繪、攝影、動畫等,經歷了熱鬧的兄弟會生活,但喧鬧與享樂的生活無法填補他空虛的心靈。後來因 父親退休又舉家搬遷到加州,他進入加州大學就讀;他不再沉溺於玩樂中,而往自己拿手的運動發展,他代表國家到各地參加游泳比賽,創下許多國際游泳競賽的紀錄。1977年榮獲美國運動獎年度運動員。 
  除了游泳,他也開始挑戰爬山,用初生之犢的勇氣大膽的橫越大峽谷,雖然過程驚險萬分,但他仍拄著拐杖靠著自己的力量,花了13個小時走出峽谷區。完成了這趟旅程,他再度肯定一件事,只要他願意,沒有什麼事是做不到的。 
  1983年,他再度報名夏威夷舉辦的火奴魯魯馬拉松比賽,別人靠著雙腳,而他卻靠著雙手拄著拐杖前進,經歷16個小時的堅持,完成了42.2公里的賽程。此後20年間,他的冒險遍及各地。他說:「在每次的冒險前,我也會害怕,但我不是害怕會失敗或做不到,而是害怕自己的準備不夠」。 
 
【游泳與繪畫是「救命」的力量來源】 
  大學畢業前夕,他經歷生命中的黑暗時期,不但失去了愛情,同時為了取得奧運國家代表隊資格,在一年辛苦的游泳練習後,仍落選了。他陷入無法自拔的困境,為了轉移注意力,他拼命畫畫、游泳,甚至獨自旅行,雖然內心的低落持續多年,但好在他始終堅持信念:明天會比今天更好,不讓消沉的負面情緒帶他走進黑暗中。因為有繪畫與游泳這兩股力量,所以即使環境不斷變動,因為這 兩個目標的帶領讓他不至於偏離人生的航道太遠。 
  1984年他背著行囊來到了台灣,展開一連串書法、刻印、版畫及中國藝術史的研習。剛到台灣對卜錦輝來說是一連串的震撼,綿綿的細雨、大肆興建的工地、狹小的街道、滿街的摩托車……,他思念家鄉,感到非常寂寞悲慘 而自怨自艾。某一天,他突然轉念,如果要在一個地方過得好,就要放開自己的過去與侷限,融入周遭的環境與人群之中。他下定決心,取了一個閃亮的中文名字:卜錦輝,代表榮耀、光輝燦爛;他認真的投入各種課程與學習,在台灣各博物館的藝術殿堂往返,更遇到了良師梁丹丰,沒多久,他漸漸融入這個可愛的寶島,有了長住台灣的念頭,因為他覓得了讓自己安心的天地,並真正懂得發掘並利用自己的天賦。

【“不一樣”的力量】 
  1985年,他又獨自進行為期十六個月的徒步旅行,走訪地區 遍及中國各地、尼泊爾、印度、巴基斯坦等地,有一次他到印度偏僻山區,那裏的人都不會講英文,他們對他腳上的支架很好奇,後來他乾脆“秀”給他們看,藉著比手畫腳,大家相處得很愉快,完全沒有語言的問題。還有一次到中國旅行,在火車站時,大家突然看到一個金髮碧眼,還拄著柺杖的外國人,好奇地過來圍觀,後來連公安也來了。沒想到,這個公安帶著他穿過人群,到休息室等車,車子來了,還幫他拿行李,找人“護送”他上車。 
  旅行的過程讓他發現,根本毋須因為自己的特殊而羞恥,因為“不一樣”其實也可以成為正面的力量,讓他能快速地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隔閡,與陌生人成為朋友。 
  1992年,卜錦輝代表美國國家代表隊參加巴塞隆納殘障奧 運,對他而言是一項驚喜,更是一項挑戰,他的密集訓練持續了九個月,終於在奧運舞台榮獲一百公尺蛙式金牌,更刷新世界紀錄。1996年,他又再度獲選進入 美國國家代表隊,參加亞特蘭大殘障奧運,三十八歲高齡的他竟締造了三項世界紀錄。在運動方面,他對自己有了交代,可以再往下一個階段前行。 
  回到新加坡後,他離開公司正式脫離朝九晚五的生活,他開始進行旅遊寫作,從事公眾演講;1998年,他開始全職的藝術創作生涯,將時間花在作畫、寫作及演說中,並開始舉辦一連串的畫展。 
  2004年,卜錦輝已經46歲了,他仍想在美國殘障奧運國家代表隊游泳資格賽中奮力一搏,但身體抵不過歲月的痕跡,他27年的游泳競賽生涯畫上了句點。
  而在卜錦輝生命中最痛苦的是「失去母親」,他悲傷的陷在回憶裡,他後悔沒能在母親最需要照顧的時候陪伴在她身邊,他還來不及為母親做些甚麼……,在這個過程中,他開始思考什麼是失去?什麼是永恆?直到他看到年邁的父親,他恍然大悟,如果他再次忘記現在,他可能又必須面對失去父親的遺憾。母親又再一次用自己教導他學會活在當下,專注做好眼前的事。 
  一路走來,他都在學習看清自己、認識自己、了解自己、運用自 己、發揮自己;面對挑戰時,他總是發揮不認輸的勇氣、不低頭的韌性、不放棄的毅力。所以他能在參加鐵人三項運動、游泳、手踏車、登山、長跑、潛水等極限運動時,享受這些活動帶給他的樂趣與成就。所以他能昂然的站在講台上,用自己的經歷向別人證明生命的力量。所以他更能在不完美的身體裡,尋找百倍的勇氣繼續勇敢面對人生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