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2010第13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非洲之心─加拿大珍妮‧麥斯威爾
非洲之心─加拿大珍妮‧麥斯威爾(Janine Maxwell)
【操控商場的創辦人‧非洲救援的實踐家】

 

  國際非營利組織「非洲之心」(Heart For Africa)創辦人珍妮‧麥斯威爾,母親15歲未婚懷了她而被趕出家門,一出生就被一對加拿大夫妻領養,且受到良好的照顧。珍妮在24歲時就創辦了加拿 大最大的行銷公司歐尼斯行銷集團,曾經年收高達六億台幣,擁有一群績優股客戶:包括家樂氏公司、華特迪士尼集團家庭娛樂和康寶濃湯公司等。然而「911事 件」卻徹底改寫珍妮的人生,恐怖事件讓她染上憂鬱症,卻也成為帶領她前往非洲最黑暗的角落,尋找生命意義的催化劑。2004年毅然的結束公司,投身非洲慈 善救援,成立了以信仰為基礎的非營利組織「非洲之心」,全力為非洲的飢餓、孤兒、貧窮及教育等問題,提供解決之道,並將這段心路歷程寫成《我不OK!》 (It’s not okay with me)一書,致力讓這些孩子的真實處境讓世人知曉。由是,珍妮‧麥斯威爾從操控商場的創辦人,轉變成投身非洲救援的實踐者,創造改變世界的力量,不愧為 「非洲之心」創辦人。

【沒有人是個意外】
  珍妮‧麥斯威爾(Janine Maxwell),1963年出生於美國北安大略的小鎮。母親15歲未婚懷了她,懷孕的消息曝光後,珍妮的母親馬上被鎖在房間裡,完全和外界隔絕。不久, 母親被秘密的、羞恥的送到四百哩外,一家收留未婚懷孕少女的教養中心。祖父認為,自己的人生因母親而毀滅,因為珍妮的母親是家中唯一的孩子,祖父對她寄以 厚望,希望她進入教育學院,找個人結婚,但,珍妮的意外出生,祖父的夢想都幻滅了,當然,包括母親的生命。 
      幸運的是,珍妮被一對婚姻美滿的基督教夫妻所領養,他們全心全意的疼愛珍妮,盡力讓她覺得自己是家庭的一份子。珍妮不是一出生就得到一切的孩子,但她的養父母,讓她在愛中成長,受到良好的照顧,竭盡所能的給予一切。 
      珍妮從美國福音大學畢業後,憑著聰明的才智及永不放棄的決 心,24歲就創立加拿大最大的行銷公司歐尼斯行銷集團(Onyx Marketing Group),年收入高達六億台幣,擁有一群可以讓她吹噓的績優股客戶;包括家樂氏公司(Kellogg Canada)、華特迪士尼集團家庭娛樂(Disney(Buena Vista Home Entertainment))、吉列公司(The Gillette Company)和康寶濃湯公司等(Campbell Soup Company),成為人人稱羨的成功企業家。在40歲之前,珍妮領導的這個行銷集團,已成為北美洲最著名的公司之一。 
【改變生命的一天】
      「快跑!快離開大樓!中央車站爆炸了!」同事大聲吼著。珍妮 投宿的飯店就在中央車站的正上方,從旅館窗戶目睹了第二架飛機的攻擊,她和同事不敢待在高樓,因為沒有人知道會不會是下一個被攻擊的目標。珍妮倉皇的抓起 皮包和公事包,跟著驚恐的同事一起衝出去。紐約四十二街,來回穿梭的黑白警車,恐怖刺耳的警笛聲,驅趕慌亂的人群往前移動。雖然大家極力保持冷靜,但臉上 還是藏不住內心的驚恐。 
  然而,2001年9月11日的早晨,跟平常一樣,街道上店門 早已打開,報攤上一本本的雜誌已經上架,人們搭著地鐵,手拿咖啡,朝著上班的地方走去,一切平靜如常。身邊沒有電視和收音機的路人,還不知道兩架客機已經 撞上世貿大樓,疑惑的睜大著眼睛,看著她們驚恐亂撞,一定認為她們瘋了。 
  珍妮決定到樓下的酒吧,她們請酒保打開電視、轉到新聞台。自 殺飛機突來的攻擊,使紐約的世貿塔和世貿大樓不斷崩解,短時間內被夷為平地,宛如人間煉獄,驚慌的人們情急得一躍而下,有的啪一聲墜落在地、有的跌落在巴 士車頂、有的從玻璃遮雨棚重摔下來。這些跌入死亡幽谷的畫面,就像重複播放的錄影帶,一再出現在珍妮的眼前,縈繞糾結在她的心裡。 
  珍妮的直覺告訴自己:這一切不會結束。飛機被蓄意操控,撞上 大大小小的市區、高樓和住家,然後再墜毀。遭受到攻擊,美國正陷入一場戰爭,而她自己就置身在這場戰爭中。餐廳裡坐滿了人,完全不知道外頭發生什麼事。世界已經改變了,而大家卻還悠閒的吃著早餐,思考如何成為買賣中的大贏家。 
  珍妮住在加拿大,每年只有二月的國際玩具展 (International Toy Fair),或六月的國際授權展(International Licensing Show),她才會來紐約。這次,珍妮與公司最大客戶家樂氏公司特別為了兒童市場開發會議(Marketing to Kids Conference)而來。但是,現在誰還在乎這些交易?世界正走向盡頭,她的世界也將毀滅,她無法回到溫暖的家,她和丈夫將永隔,再也無法擁抱她的孩 子史賓賽(Spencer)與克洛伊(Chloe)。恐懼與擔憂籠罩珍妮的心頭,但她告訴自己不能被擊倒,必須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平安回到家人的身邊。 
  接下來,珍妮開始一連串逃亡過程。珍妮與三位同事衝出旅館後,一口氣跑過十個街區,打算先到達皇后區,再穿越橋樑到長島。珍妮一行人到了皇后區的大橋時,當場嚇傻,數以千計的人們爭先恐後的往大橋擠,管不了大橋是否會坍塌,看到盤旋在上空的戰鬥機,大家只想一股腦的逃離,為自己找到安全的地方。快速的過橋後,珍妮一行人再度穿越十個街區,找尋到一家空蕩蕩的酒吧,轉到新聞台,看看是否處在新的危險中?珍妮嘗試撥打電話,希望這條對外唯一的生命線可以運作。令人失望,接下來的五個小時仍一片空白,有時電話打得出 去卻接進不來,唯一能做的,就是呆在一旁,任憑混亂的思緒在腦中盤旋。 
  隨後,珍妮總算聯絡上家樂氏公司,並且承諾全力幫助她平安返回加拿大。一而再、再而三的等待,仍然租不到車離開紐約,找不到安全的住所可暫住,就在珍妮陷入疲倦和低潮之際,終於找到一輛願意出租的車子。就像剛被打 撈上岸的落水狗一般,珍妮一行人狼狽不已的逃離紐約,抵達了紐澤西,並且被一對夫妻接待。片刻休息後,珍妮聯絡上丈夫伊恩(Ian),簡短討論返回加拿大 的計畫,彼此說「我愛你」,便掛了電話。 
  次日,華盛頓大橋宣布開放通行,珍妮在家樂氏公司的協助下, 被安頓在旅館等待返回加拿大。隔天清晨六點,珍妮一行人坐上返回加拿大的車,一路上非常沉默,沒有人開口講話。經過七個小時的車程,終於到家了!珍妮快跑 穿越前門,家人用雙臂迎接她,緊緊抱住她,臉龐都佈滿了淚水,混雜著難過與高興。 
  儘管安全的回到家,但珍妮吃不下也睡不著。珍妮變得非常偏執,在家裡和公司的任何角落都裝上電視,隨時可知道世界發生什麼事。為了面對可能的災難,珍妮不僅添購了一千美金的逃生裝備,還設計了一個逃生計畫,包括 所有鑰匙的正確位置,還有家人分開時的緊急聯絡系統,甚至準備了足夠讓一家人對抗炭疽病毒的解藥。珍妮變成完全不一樣的一個人,「911事件」,徹底的改 變她的世界。
  從九一一現場返家後,三個月的時間飛快過去,聖誕節即將來臨,但珍妮沒有任何的心思準備,聖誕節對她是一片空白。珍妮仍緊盯著每一則的電視新聞,準備在任何時間發生恐怖攻擊時,可以馬上逃脫。珍妮在極端的恐懼和歇斯底里中度過每一天。 
  珍妮掉進憂鬱的深淵,每天她躺在床上,卻無法安穩的入睡。因 此,珍妮閱讀打發時間,開始與上帝對話,思索並追尋生命的意義。珍妮是個虔誠的基督徒,非常相信聖經,相信上帝賦予的神奇世界。在一次與上帝的對話中,珍 妮一再懇求祂帶她去非洲。卻聽到祂簡潔的回答「那妳要去跟他們說些什麼呢?」珍妮剎時愣住,並非她從未好好讀過聖經而無法傳授福音,而是她根本不了解貧窮和不公義,儘管她勉強可以發表演說卻無法激勵人心,面臨瀕死於愛滋病患者也無法說出任何溫暖的字眼,但她到底能對非洲說什麼?珍妮再度拿起聖經尋找希望, 一年內她從頭到尾仔細讀完整部聖經。她告訴自己:我準備好要去非洲,和那裡的人對話了。 
  2003年珍妮受邀參加加拿大基督電視台節目,巧遇她大學時的同學─人生佈道團(Missions of Corssroad)副總裁雷沃‧曼斯(Reynold Mainse)。珍妮十分好奇他到各地傳教的經歷,而現在的珍妮懷著38年來未曾有過的滿腔熱情,積極的想找尋人生的意義。珍妮詢問他可否讓她一起去傳教?簡單聊過後,雷沃答應了。於是,珍妮第一次踏入非洲。 
  珍妮被帶領到尚比亞的首都路沙卡(Lusaka),骯髒的街道擠滿街童,看著上百萬的孤兒每天在街道上游蕩、撿垃圾、吃著人們丟棄的食物,甚至徘徊在死亡邊緣。很多街童是愛滋孤兒,但更多的小孩,則是六歲就離家,為避免受到母親或是同居人的凌虐。 
  在那裡,珍妮在街道上聽著一位九歲男童訴說他的故事:男童六 歲時父母就死了,之後親戚將他和哥哥被趕出家門,到城市流浪又與哥哥失散,還成了街友的性奴隸,為了求生,男童每天在垃圾堆找食物、以垃圾包取暖。回到住 所,男童身影盤據在珍妮的心頭,她無法接受自己沒有拯救任何一個小孩就離開,於是經過多方的努力,終於能將男童安置,帶離街頭。儘管如此,在路沙卡像這樣 的街童就有七萬名,非洲其他國家的街童保守估計超過百萬。 
  第一次造訪非洲,珍妮深入了非洲的最黑暗的核心,到達尚比亞 的路沙卡─「濟窮計劃組織」 (Lazarus Project)的男孩之家、肯亞的奈洛比(Nairobi)─兒童之家、少年看守所等地,在充斥著暴力、毒品、死亡的街上,看著上百萬的孤兒每天徘徊在 死亡邊緣,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哀痛和無力感。結束第一次非洲的旅行,珍妮回到加拿大,回到丈夫與小孩的身邊,重回生活、重回現實。
  重回工作崗位的珍妮,仍無法平息內心的激動。遍地充斥著愛滋、飢餓和疾病,那些每天為生存搏鬥的非洲小孩,以及小孩身邊的母親和祖母,都讓她無法忘懷。於是,珍妮對自己說:我不OK,她無法坐視一切發生,這樣的 信念讓她克服一切,也找到奮鬥的目標。珍妮在同事的鼓勵與參與下創立「非洲希望夢想團」(Hope & Dreams Team),在加拿大展開募款、募集物資,籌措建立非洲兒童遊樂園及醫療診所。2003年10月,向非洲啟程,這趟旅程讓參與的團員終身難忘,甚至對非洲 人也一樣。 
  全心投入非洲救援工作的珍妮早已無法專心在事業上,銷售量逐 漸下降,然而,珍妮滿腦子卻都是非洲小孩的臉龐,無法集中注意力,對事業也失去興趣了。2004年珍妮毅然的結束經營十六年的公司,第三次前往非洲肯亞, 並且帶著十歲的史賓賽同行,留下丈夫伊恩整理公司剩下的瑣事。 
  隨著珍妮的全心投入,丈夫伊恩在友人及她的遊說下,逐步參與 非洲救援的工作,「非洲之夢」(Dream for Africa)成為珍妮和丈夫伊恩第一個共同參與的組織,而組織的終極目標在帶領非洲遠離饑荒、貧窮、愛滋病的摧殘。組織的第一個計劃為「永續田園」 (Never Ending Gardens)─號召大批志工前往非洲,幫助只吃得起玉米餬,甚至沒有食物可吃的人們種植菜苗,讓非洲人民靠自己的力量維持生活,而非等待他人的施捨。 
      珍妮和丈夫伊恩從參與學習到帶領志工,甚至成為組織的領導 者,並且為彰顯組織名稱及契合宗旨,更將「非洲之夢」改名為「非洲之心」(Heart for Africa)─擁有一顆關心別人的心,懷著一個幫助他人的夢想,兩者之間有很大的差別。心臟會輸送血液、養分到全身,如同「非洲之心」,要將非洲人的熱 情傳給北美洲人;「心」可以不藉由「手」而生存,但是「雙手」不能沒有「心」的支持而存活。馬太福音二十五章:「我們被召喚餵養貧苦的人,為乾渴的人汲水,為無家可歸的人建造避風港,為赤裸的人穿上衣服,慰問所有生病或在醫院的人。」因此,擁有一顆為人著想的心,才能實踐組織的夢想。而這顆心就在 2006年2月1日開始跳動。
  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的「非洲之心」(Heart For Africa),成立之初工作重點集中在飢餓(Hunger)、孤兒(Orphan)、貧窮(Poverty)及教育(Education),相信教育是 終結飢餓、孤兒、貧窮和愛滋病的關鍵,才能創造希望(HOPE);因此,非洲之心努力的目標是將「希望」的四個要素「飢餓」、「孤兒」、「貧窮」、「教育」,讓非洲人廣泛的了解;藉由志工的參與,點燃人們心中的火苗,加入非洲的短期志工之行,並且「體會」非洲之心,以及它所賦予的一切,接下來「擁抱」非 洲的人民,一起尋求上帝的心,唯有如此,才能拯救改變一切。四年來,珍妮及丈夫伊恩已帶領超過四千五百名,歐美的志工,經由「非洲之心」的安排,到非洲的馬拉威,肯亞及史瓦濟蘭,進行人道志工服務。 
  去非洲之心的目標,希望幫助兒童自給。現在,更清楚擬定四 個階段,希望幫助孩子擺脫罪惡感,完成最終的「自給」目標。第一階段:提供維生的基本物品:水和食物。協助收養孤兒的兒童之家,開墾大型的輪種田地,不僅 供給食物,並教導孩子賴以維生的種植技術。而學會耕種不是最終的目標,而是解決當務之急的計畫;第二階段:擴大兒童之家田地的面積,種植更多作物、建造更 多房子,提供更多床位給孩子,確保每位孩童都有自己的床、棉被及毛巾。經由不同農作物的耕作,增加經濟來源;第三階段:透過戲劇、足球、顧問指導、跨文化 學習、個人禮儀等培養孩童的美感、人際關係及認識文化,以提升生活的品質;第四階段:永續招募志工完成各兒童之家的階段性目標,並尋找另一個需要協助的兒 童之家,繼續開創第一階段的工作,唯有如此,才能徹底改變並永續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