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2012第15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中國無腿媽媽─宋雅靜
中國無腿媽媽─宋雅靜(Sung Ya-Ching)
【戰勝死神存感激‧身陷殘疾喜分享】
 
我之所以活得這麼有滋有味,是因為我從來不把自己當殘疾人。
                                                                                          ——宋雅靜

  1981年的宋雅靜,原本是花樣年華的少女,擁有著滿腔的熱情迎接著自己的美好未來,卻沒想到17歲的她,突然遭逢一場車禍,在上學的途中,宋雅靜被一輛急駛公車輾過,車禍使得健全的宋雅靜突然間變成了雙下肢癱瘓的殘疾人士。此後三十年的時間裡,宋雅靜先後經歷了五次「大刀闊斧」的大手術,多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無情的車輪,碾碎了一個少女的憧憬與希冀。但宋雅靜卻沒想到,在她單調、枯燥的治療生活外,這樣無奈的生活卻讓她得到了一種刻骨銘心的感情,那就是她在住院期間和許多醫務人員成為了朋友,這樣有情的社會,鼓起了雅靜生活的勇氣和信心;而在父母親人的呵護下、先生關安民的愛護中,宋雅靜沐浴著生命的陽光,一路走來,走過了三十個春夏秋冬,她用自己的經歷,告訴像她一樣遭遇挫折的人:「生命是寶貴的,每個人只有一次。我珍惜生命,熱愛生活。面對不幸的人生,冷酷的病魔,我選擇了堅強,與病魔進行了無數次的較量;生命旅途中,我歷經了風雨,笑迎著彩虹。」。雅靜的樂觀堅強鼓勵了許多人,甚至還有許多朋友將雅靜當成「心理醫生」。由是,宋雅靜戰勝死神、走出殘疾、分享生命,不愧為「中國無腿媽媽」。

【車輪輾碎了少女的夢】
  宋雅靜,1964年11月20日出生於山西省太原市一個隆冬的季節,父親宋毓卿是一位電氣工程師,母親曹桂芬是一位縫紉工,父母親養育兄弟姐妹共八個孩子,一家十口人就靠父母微薄的工資生活,日子雖然過得吃緊,但卻很快樂!因為雅靜的父母都是樂觀開朗的人,他們從來就沒有發愁的時候,工作之餘,爸爸常領著兄弟姊妹唱歌、彈奏樂器,而媽媽就在縫紉機旁忙著縫縫補補,在這樣氛圍中,養成雅靜活潑好動的性格,在雅靜上小學三年級時,報名參加學校武術隊,每天放學後便開始壓腿、彎腰、踢腿、翻跟頭、打拳,因此,養成了從不睡懶覺好習慣,這個好習慣一直維持到雅靜出車禍前──如果沒有那場車禍,雅靜一家人肯定就會這麼平靜而快樂的生活下去的……。
  1981年4月11日,對雅靜來說是銘心刻骨的日子。午飯後,她騎上腳踏車趕往學校,高中階段的學習非常重要且緊張,所以即使是假日,分分秒秒都很寶貴!快到學校時,一輛相向疾駛的公車將正在騎著腳踏車的雅靜捲倒後,接著整個人都被捲進後輪下,當時的雅靜只覺得自己翻了個跟頭後,就被車輪死死擠住,喘不過氣。車輪拖著雅靜將近二公尺遠距離才停下,她聽著同學喊:「壓人了,快停車!」,她心裡還正奇怪著?「我不是正在騎著車嗎?怎麼會被汽車壓了呢?」,當時雅靜的意識還很清楚,路人將她救出後隨即攔了一輛路過的車,將她送到附近的醫院。

【千刀萬剮的劇痛】
  前後不到30分鐘,雅靜的頭部就已經腫得像個小洗臉盆那麼大,眼珠外凸,嘴唇翻腫著,滿臉都是指甲那麼大的出血點。到院後,雅靜的意識開始有些模糊了,不知道過了多久,便聽到慌忙趕來的媽媽說:「唉呀!這孩子怎麼成這樣了?」,她一聽媽媽的聲音,便努力睜開雙眼,但已看不太清楚媽媽的臉,雅靜問了句:「媽,我會死嗎?我是不是沒腿了?」,之後就昏迷了;等她清醒時,已經是傍晚了,是後背劇烈的疼痛把雅靜給痛醒的。
  接下來的檢查,好幾次都讓雅靜痛昏過去,就連醫生和親友們抬著治療床拍X光片時,每走一步,雅靜的後背就有如撕裂般的疼痛,昏沉中聽到醫生說:「胸12腰1部位橫斷粉碎性骨折,腰椎以下神經全部被輾斷,雙下肢癱瘓,大小便失禁,一輩子站不起來了。」。
  經醫院會診後,醫生認為雅靜傷勢太過嚴重,擔心手術時出現意外,更怕承擔責任,因此拒絕為她動手術,為了救命,雅靜被迫轉院到爸爸工作單位的職工醫院;當時的她輸著血漿,插著氧氣,躺在擔架上,一路上救護車儘量慢慢行駛減少顛簸,四個人用雙肘支撐著擔架,老師一路上舉著血漿袋。即使這樣小心冀冀,但後背劇裂的疼痛還是使雅靜幾次昏迷。

【只能「局部麻醉」的椎板減壓術】
  到了醫院,在媽媽的請求和堅持下,院方終於同意為雅靜開刀動手術,4月12日晚上8點多她被推進了手術室;受傷後,雅靜一直處於半昏迷半清醒的狀態,加上七竅充血,醫生不敢為她全身麻醉,所以採取局部麻醉做手術,迷糊中她突然感到有如一座大山似的砸到背部,她大喊大叫得喊疼,手拼命去抓扯,把醫生護士的手都抓破了,好多人上前強行按住她,告訴雅靜:「別動,好好配合,主刀醫生正在給你接骨治療。」漸漸地疼勁過去了她才安靜下來,手術進行了約二個多小時,雅靜從手術室被推出來。醫生告知:手術非常順利,在胸12腰1部位固定了鋼板,進行了椎板減壓術,斷裂的椎骨已經接上,縫合傷口20多針,排除了生命危險。
  雅靜真正清醒時已經凌晨時分了,甦醒的雅靜,一眼看到的,便是年過半百的父母悲喜交加的面容。遠從上海一路站了20多小時才回到太原的父親告訴雅靜:「生命無價」,而車禍發生後一路陪伴的母親說了聲:「活著就好」。
  手術後的雅靜除了嘴能發出聲音外,全身上下都不能動,好像被釘在床上一樣。而手術後傷口錐心般的痛苦才正要開始,媽媽叫來護士為雅靜注射止痛劑,但由於雅靜整個頭部充血、腫脹,不能多用止痛劑,這對當時還未滿17歲的雅靜真的是嚴峻的考驗。

【「百日」魔咒換來─也許一輩子都無法站立了】
  熬了半個月終於能拆線了,拆線後雅靜就急著問媽媽:「我什麼時候能康復出院?」,媽媽說:「傷筋動骨100天,100天後你就能下地走了。」。從那以後,她每天開始計算日子,盼著100天的到來。但好景不常,住院二個月時,她開始拉肚子將近一個月,吃藥、打針、輸血都止不住,每天大量流鼻血,堵住鼻子,血就嘩嘩往喉嚨裡流,約半個多月的時間,病症才消失,之後又開始大便乾燥,灌腸都便不出來,之後又經歷泌尿系統感染、褥瘡、大小便失禁等接連而來的新狀況。
  她並沒有心灰意冷,朝思暮想的100天終於來了,早上起床後,她就迫不急待的讓媽媽給她穿上褲子,等著爸爸抱她下床,雅靜的心情非常急迫、興奮,然後爸媽一左一右抱著她的上身,使勁往上拉她,雅靜也用盡全力配合地往上站起身,可是她整個身體卻一個勁地往下落,她根本感覺不到下半身的存在,一下子雅靜就坐在地上,爸爸趕緊把她抱到床上。雅靜呆坐床上,怎麼也想不明白,她的腿哪去了?媽媽明明告訴她100天就能下床走路了,可她怎麼連站都站不起來呢?突然間她「哇」地一聲大哭起來,這是她車禍以來第一次痛徹心扉的大哭,一瞬間雅靜明白了,原來媽媽和醫護人員一直在騙她,他們早就知道就算是200天後,我也不可能自己站立了,也許這輩子都不會有那麼一天了……。

【一夜長大】
  雅靜的心冰涼冰涼的,感到非常絕望!還不如一死了之。她真的不想活了!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哭到渾身沒有半點力氣,哭聲才停止。爸媽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心疼的看著她又哭又鬧的,看她不哭了,才趕緊過來扶她躺下責怪自己說:「都怪媽媽不好,是媽太著急了,受那麼重的傷,哪能這麼快就能下床走呢?你看現在都能坐著了,過不了多久肯定能下床站著的。」雅靜知道這是媽媽在安慰她,怕她承受不住打擊。
  雅靜始終沒說一句話,她知道,住院這幾個月,為了能更悉心地照顧自己,媽媽很少回家,就連當時最小的妹妹只有七歲都顧不上,同房的病人一直都認為雅靜是家裡最小的,因為爸媽每天輪流看護著她,就像照顧個嬰兒似的,媽媽除了幫她餵飯洗臉、刷牙,還要洗很多尿布,樓上樓下的晾曬,乾了再收回來,而爸爸每天不厭其煩地為雅靜按摩沒有知覺的腿,就怕肌肉萎縮,需要做什麼檢查,爸爸就背著她滿醫院的走;為了能更方便的長期照顧雅靜,爸爸又申請將工作調回到太原;而從雅靜出車禍那天起,媽媽就沒再去上過班,等於自動離職,丟了工作媽媽沒有一句怨言。這一刻雅靜好像突然長大了,她心中默默地告訴自己「以後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會再又哭又鬧亂發脾氣了,我不為自己著想,也得為一夜愁白頭的摯愛雙親著想。」。

【萬分之一的奇跡】
  從出院那天起,雅靜便開始了漫長而痛苦、堅持而不懈的復健,她無數次從床上跌到地下,無數次跪著爬、爬著跪,雙膝、雙臂鮮血淋漓,額上、身上青疤累累,就是為了能從坐起來到學會站立。終於半年後的某一天,雅靜用上半身借著雙拐的力量,使盡全身的力氣甩出第一步時,她才真正知道什麼叫抬腿走路,邁出這第一步,帶給了她無窮的希望和信心,也帶給了我無盡的汗水和淚水;她堅持著持續不斷的復健,每天都在重複同樣的事情!車禍五年後,她已經不用別人攙扶,可以自己拄著雙拐鍛煉了;車禍七年後,雙拐已換成了單拐,腿部萎縮的肌肉開始復活,大小便失禁得到了控制,麻痹的末梢神經有了知覺。醫生欣喜地說,她創造了重度癱瘓病史上萬分之一的奇跡!
  車禍發生後的30年來,雅靜時刻處在與病魔抗爭的情境。1990年,由於左臀部褥瘡感染,高燒持續不退,瘡口深度腐爛,引起敗血症。分秒必爭對抗病魔與艱辛的治療,雅靜戰勝了癱瘓病人的第一併發症——敗血症的威脅。
  1992年,由於固定在腰椎的鋼板鬆動、斷裂,雅靜又住進醫院,手術將鋼板取出。1998年,由於雙腎重度積水,肌、肝、尿素氮高出常人,尿毒症的症狀顯現,生命再次危在旦夕;膀胱造瘺手術後,病情得到緩解。雅靜戰勝癱瘓併發症的第二病症——尿毒症的威脅。
  2003年,由於不明原因的感染,雅靜的膀胱出血不止,排尿淤血,血壓降為40/60mmHg,出現休克,醫生整整搶救了一個晝夜,僅沖洗膀胱的鹽水就用了一百多瓶。2006年,由於膀胱結石,雅靜又一次住進了醫院,手術取出結石。
  這些年來,她住院多次,動了5次大型手術,吃藥打針更是家常便飯,再苦再澀的藥水,雅靜都眉頭不皺,一口吞下,再大再疼的手術,雅靜都含笑應對,一聲不吭,因為雅靜──珍惜生命,熱愛生活。

【生命的奇蹟與曙光】
  雅靜和丈夫關安民的姻緣,是手中的筆牽起來的。1987年,雅靜出車禍的第六年她23歲,當時的先生是雅靜弟弟的排長,他從弟弟那得知雅靜的遭遇與不幸,同情心驅使下,寫了一封安慰和鼓勵的信給雅靜,雅靜被他一手漂亮的鋼筆字和滿含真誠的話語打動了,一份感激和一份少女的多情驅使雅靜代表全家回了信。從此,書信變成了他們倆的橋樑,他們談文學、談理想、談音樂,談各種社會問題……雙方竟覺得有說不出的默契和投緣。沒多久,他休假探親,順便到雅靜家進行了家訪,他們一見如故,初戀的感受讓雅靜感到幸福極了。
  但雅靜和丈夫的姻緣,是經歷了真情與世俗的考驗。在世俗的眼中,身患殘疾的雅靜,不可能有愛情,即使有,對方也只會是和她一樣的殘疾人,一開始,他們的愛情就遭到雙方父母的反對,雅靜的父母出於一種擔心和憂慮,勸雅靜找個條件相當的?先生的父母則急忙四處托人為兒子介紹對象,而周遭的朋友紛紛告誡他,千萬別一時衝動,後悔一輩子。來自各方的壓力並沒有讓他們退縮,他們認為:愛情是理想的共鳴,感情的和聲,不能以金錢、地位和身體條件為標準。1989年,歷經三年苦戀,他們終於成為相互的依靠、成為彼此生命中的一部分。 1990年雅靜更突破殘疾人的障礙,創造了另一個生命的奇跡─順利產下了一個健康、可愛的女兒關皓月。如今,皓月已是個亭亭玉立、聰慧伶俐、活潑可愛、充滿陽光的20歲少女了。

【珍惜有風有雨的彩虹歲月,熱愛有苦有難的喜悅生活】
  雅靜更以個人特有的方式表達著對社會的愛,1987年,雅靜到北京一家醫院進行康復治療,醫院為減輕雅靜的經濟負擔,聘她為康復醫院的工作人員,可以邊治療邊工作。她在醫院辦公室從事文秘工作,其實只需要負責接聽電話即可,但她卻用自己的經歷和細膩的文筆,安撫著一個個受傷的心靈、回覆全國各地患者的來信。雅靜對工作熱忱和責任,贏得了長官、醫護人員和患者的肯定與信任;1988年,她被任命為醫院辦公室主任、院長助理,負責全院的行政工作,包括接待國內、外賓客來訪。在醫院工作的期間,她以殘疾之軀體勝任著健全人的工作,出色地完成了工作任務,後來,為專心照料女兒,她辭去工作。
  這些年來,雅靜更積極參加許多殘疾人的社會公益活動,多次獲得了嘉獎與讚譽,有任何集會,她也用自己的苦難經歷,告訴像她一樣遭遇挫折的人:「生命是寶貴的」。1997年,她更榮獲大陸全國首屆五好文明家庭評選,她的家庭被評為全國五好文明家庭,中央電視臺、省、市電視臺以及全國各大報刊,更多次報導了雅靜戰勝死神、走出殘疾、分享生命的故事。
  雅靜說:「生命無價,活著就好。我是一個不幸的人,同時又是一個幸運的人。46年的生命旅途中,我歷經了風雨,笑迎了彩虹。我珍惜有風有雨有彩虹的歲月,我熱愛有苦有難有喜悅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