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2012第15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全盲冒險家─澳洲 傑拉德‧葛森斯
全盲冒險家─澳洲 傑拉德‧葛森斯(Mr. Gerrard Gosens)
【化盲為愛‧挑戰極限】


成功是一段旅程,而非終點。  
 ——傑拉德‧葛森斯

  現任澳洲親善大使及視力協會特殊計畫經理傑拉德‧葛森斯,先天性全盲,在飛行員父母無微不至呵護下,以第一名完成昆士蘭科技大學新聞學士學位,先後擔任昆士蘭協助犬會地區經理、昆士蘭殘障奧運委員會國家計畫主任、昆士蘭皇家盲人基金會副執行長以及澳洲視力協會特殊計畫經理等職,只為公益慈善、挑戰生命極限:除代表澳洲參加世界田徑錦標賽、殘障奧運等屢獲殊榮,還為籌募澳洲12萬盲胞的服務與資源基金200萬澳幣,傑拉德長期領導馬拉松長跑、下海衝浪、與名人共舞、飛行1600哩、攀登聖母峰7300公尺第三營地……帶動澳洲各界人士冒險做公益風潮,鼓舞全球身心障礙人士站起來、走出去,有愛無礙、自助助人,曾榮獲澳洲十大傑出青年獎章、國際扶輪社閃耀獎章。由是,傑拉德活出勇氣、挑戰極限、化盲為愛、只為公益、不怕冒險,不愧為「全盲冒險家」。

2000公里慈善路跑
  傑拉德於1970年2月3日,出生於澳洲昆士蘭,雖然父母都是視力極佳的飛行高手,他卻因基因突變,上帝開了玩笑,先天性全盲。
  傑拉德從小就傳承父母不服輸、愛冒險的衣缽,總是跟著父母上山、下海、飛天。慢慢地,跑步上學成為傑拉德的專利。16歲時,傑拉德成為澳洲最年輕的導盲犬受輔者。他藉由使用具有語音輸出功能的─筆記型電腦輔助學習,高中成績名列前茅,也以最優異的成績考進昆士蘭大學,同時以全校第一名畢業,除了優秀的學業成績之外,傑拉德的運動技能與成就,更是表現非凡。
  從1996年亞特蘭大殘障奧運,到2008年北京殘障奧運,成為澳洲最傑出的奧運選手,除屢破澳洲長跑紀錄,也多次榮獲奧運殊榮。
  傑拉德曾經讓每位澳洲人引以為傲、讚譽他為澳洲之光的是:傑拉德克服所有障礙、挑戰極限、化盲為愛,五度參加從凱恩斯到布里斯班距離2000公里的慈善路跑,帶動澳洲慈善路跑風潮,也把慈善路跑從澳洲擴散到全球,包括寶島台灣。
  傑拉德的長跑哲學是:「成功是一段路程,而非終點」。
  傑拉德接受國際傳媒專訪時,總是開玩笑說:選擇長跑運動,這一路跑來,常常撞上不少路標號誌,常常看不到終點、只有意志作伴,這正是全盲長跑者的考驗與挑戰。誰能跨越障礙?誰能超越恐懼?誰能堅持到底?誰就能榮獲勝利。

1600公里公益飛行
  傑拉德為12萬澳洲盲胞─籌募200萬元澳幣的相關服務與資源基金,他發揮了從小耳濡目染父母飛行技術,成為澳洲「為見而飛」(Flight For Sight)公益活動主角,帶領捐助者飛行造訪了自庫蘭加他(Coolangatta)至凱恩斯等12個地方。
  最讓澳洲全國民眾津津樂道的是:傑拉德以全盲飛行員,為澳洲盲胞公益募款,竟然環繞飛行昆士蘭1600公里,而安全降落於陽光海岸機場,澳洲全國同胞為他歡呼,也創下全盲飛行的金氏紀錄。
  對於傑拉德來說,駕駛飛機稀鬆平常─只是他在進行這些公益活動時,是什麼都看不見的。只有在他內心世界裡─看見了愛、也感受到溫暖、更推動了許許多多弱勢者有尊嚴的榮獲關懷與幫助。
  傑拉德不害怕飛行,至於其他事情─只要有公益,一點點都不害怕。
  傑拉德逢人就說:「高空飛行,好處多多,至少就是不太容易撞到東西。」
  傑拉德常常告訴國際傳媒:他的飛行欲望,來自於都是飛行員的父母;他拒絕因為視力問題─放棄坐上飛機駕駛座的夢想。
  傑拉德總是鼓勵大家:「每個人都有障礙要克服,但與其被障礙所束縛,我們應該善加利用任何機會。」
  傑拉德進一步表示:飛行本身就是冒險,也是挑戰,更是機會,最重要的是為急需要幫助的人募款,還能體驗空中翻越,測試重力達到2.6g的感覺……。
  對於傑拉德而言,一切就在於懂得抓住機會,把握現在。他不諱言,曾經衝破各種暗藏的陷阱,曾經差一點喪命,都從未阻撓他挑戰下一個大冒險。

挑戰攀登聖母峯
  傑拉德從未被視障打敗,他現在已成為同樣全盲的女兒泰勒的最佳榜樣。
  和許多小女生一樣,泰勒很崇拜傑拉德,這對冒險家父女薪火相傳,泰勒除了遺傳到爸爸的全盲,還遺傳到爸爸的冒險精神和勇氣,遺傳到爸爸的愛心。
  傑拉德衝浪、長跑、開飛機,三度獲選殘障奧運代表隊,屢獲殊榮,更在2005年征戰聖母峯,還差一點凍死,仍誓言再接再勵─終將挑戰成功。
  但在1997年10月,泰勒出生的那一天,他發覺到了泰勒有嚴重的視力問題。得知噩夢成真時,愛女心切的傑拉德險些崩潰。
  「我們和醫生都不清楚─視障遺傳因素有多高。」傑拉德說道:「我們兒子喬丹,出生到現在完全沒有視力問題。」泰勒出生時,醫師也一度以為她完全健康。
  「但當我伸手去撫摸她時,她抓住了我一隻手指,拉到她自己面前。我心一沉,感到一陣暈眩,我雖然看不見,但我馬上意識到她的眼睛有問題,隨後醫師證明我的恐懼,我得抓住病床的扶欄,才沒跌倒,我以為自己會暈過去。」
  傑拉德和在布里斯班一所殘障兒童特教中心當主管的妻子海瑟,一直渴望一個大家庭。但泰勒出生後,他們害怕孩子又遺傳先天性失明,已放棄繼續生育的念頭。
  泰勒從爸爸傑拉德那裡遺傳的:不只是視障,也有爸爸傑拉德不服輸的個性、永不放棄的精神,傑拉德父女擁有特別的連結。
  「我想讓她,以及全球年輕人,不論如何,人人都能克服障礙,人人都能達成夢想。」
  「我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我知道泰勒成長的過程中,會在大家都看得見的世界裡─面對許許多多的挑戰。」傑拉德斬釘截鐵的說道。
  「為了讓愛女泰勒,以及許許多多面臨挑戰的年輕人,知道他們一定能克服障礙、達成夢想,我不但與名人共舞,還多次挑戰極限,攀登喜馬拉雅山,雖然尚未登峰造極,但歷經2003年、2004年多次在聖母峰基地營魔鬼訓練後,於2005年再重返聖母峰,已攻登超越聖母峰7300公尺的第三營地,我預定2013年七度挑戰聖母峰,成為全球第一位先天全盲者登峰造極者。」
  泰勒認為:爸爸最偉大的地方,在於他勇於冒險。泰勒告訴專訪的記者說:「我爸爸認為天下事,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觀念與行動,真的很棒,爸爸永遠是我的偶像。」
  泰勒接著說:「我喜歡划船,也喜歡騎馬,我請爸媽教我怎麼騎腳踏車上學。等我長大,我想成為殘奧騎師。」
  傑拉德的專注力、堅強與堅持,凡事做到最好的毅力,讓妻子在他們1987年初識時,即深受吸引。當時,他正在參加從凱恩斯到布里斯班的慈善路跑。
  「我在街上把他攔下,告訴他:我真的很佩服他正在作的所有公益慈善工作。」她回憶道。
  「我沒想到,我面對的會是這樣一位有魅力又性感的男人,完全不是一般人想像中的盲人。我一直深愛著這個男人,從來沒注意過他有任何不便。」
  傑拉德的導盲犬「兩歲的老大」(Chief),也是深受寵愛的家庭一份子。泰勒希望日後她也能擁有自己的導盲犬。
  現在,傑拉德努力將自己父母給予的樂觀冒險精神,傳授給泰勒。
  「我都會告訴她,出去試試看,如果騎腳踏車撞到圍籬,那也無所謂,我就是這樣一路走來。」傑拉德一再表示:「而且愛女泰勒會跟我一模一樣:化盲為愛,挑戰極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