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2013第16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原民腦麻英雄─許正明
原民腦麻英雄─許正明(Hsu Cheng-Ming)
【把輪椅當行動藝術車】


我很喜歡畫畫時─燃燒的感情,就像梵谷一樣,畫出腦海的天空,畫殘為愛,義賣快樂的畫助人,自己快樂,也讓別人快樂。
——許正明
 
  許正明(Hsu Cheng-Ming)老家在花蓮瑞穗鄉奇美村布農族部落,一出生就罹患腦性麻痺症,右腳萎縮,不良於行,說話困難,但從小愛畫畫,國中階段還參加比賽得獎無數,但瑞穗高中二年級時,意外由樓梯摔下─導致脊椎損傷、癱瘓,學業隨之中斷,臥床長達9年,歷經門諾醫院重度養護中心等各界愛心人士的鼓勵,他重拾畫筆,揮別9年的孤僻、自閉,揮灑色彩、活出自信,還不斷發揮繪畫創意,把輪椅當「行動藝術車」,將保特瓶變身「顏料匣」,掛在輪胎上方,一圈又一圈的彩色胎紋很創意,走到哪哩,畫到哪哩,許正明逢人就說:「我很喜歡畫畫時─燃燒的感情,就像梵谷一樣,畫出腦海的天空,畫殘為愛,義賣快樂的畫助人,自己快樂,也讓別人快樂。」 

【另一扇窗】
  花蓮縣瑞穗鄉奇美村,一個少為人知的布農族小部落,腦性麻痺的許正明就在這裡度過他的童年生活。還未上學前,喜歡繪畫的正明,一找到紙筆就開始塗鴨,沒有畫紙的時候,家中的牆壁與籬笆,就變成畫布,讓他盡情揮灑。而家中經濟並不寬裕,時常連紙筆都無法找到,但對他卻不是問題,河邊的沙地就是天然的畫布,十根手指頭就變成功能不同的畫筆,在沙地上創作出一幅又一福的鄉間風情畫。
  背起書包上學去,上了國小的正明,開始學習用水彩作畫,這時候的他,開始畫起每個小男生都會喜歡的汽機車、飛機等高科技產品,學校老師也相當鼓勵他創作。在國中時候,正明還獲得全花蓮縣國中美術比賽第三名,讓媽媽相當地開心。
  而瑞穗高中二年級的一次意外跌倒,卻讓正明的人生跌到谷底,脊髓損傷及後續的醫療照顧,讓他身體的功能無法完全恢復。甚至有著好多年的時間,他只能躺在床上,全天由家人照顧,喜歡的繪畫也在這幾年完全中斷。心中的無奈與難過,更是沒有一個發洩的出口,生命的低潮就這樣延續了9年。
  西方有句諺語;「上帝關了你這一道門,必會開另一道窗給你」,上天給世人遭遇挫折都有祂美好的旨意,絕對不是要讓世人過著痛苦的生活,而是要讓世人學習有勇氣去面對著苦難,也能夠學到接受苦難的試煉,並且能夠在這苦難中學到上天要你學會的功課,讓你成為別人的幫助。
  現今被我們台灣稱為積體電路(an integrated circuit)之父張忠謀先生,也曾因博士論文未通過而遭遇到挫折,因而使他進入企業界工作,卻使他成為世界知名的企業管理專家,更使台灣不但成為世界上製造積體電路的重鎮,也造就成千上萬人的工作機會。
  最讓世人感動的是:有許多的身心障礙者,克服身體上種種的不便,以及努力不懈的精神,激勵許正明勇敢面對人生的困難與挑戰,如美國作家海倫凱勒女士,不但是一位又聾又啞且又盲的身心障礙者,她必須了解手語、點字、也要克服發音的困難,這非有超人毅力絕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所以有人曾如此評價她︰「海倫凱勒是人類的驕傲,是我們學習的榜樣,相信眾多的有疾病而聾、啞、盲的人都能在黑暗中找到光明」。

【改變,就有希望】
  2000年的2月14日,正是情人節那天,正明來到了門諾基金會重障養護中心,家人為了可以更妥善的照顧他,將他送到才成立半年多的重障養護中心,面對一個新環境,有著許多事情要去適應、熟悉,上帝卻也開啟正明生命裡的另一扇窗。
  剛住進中心的正明,是個沉默的獨行俠,隨著身體狀況的好轉,中心的工作人員,也慢慢了解他的故事,知道繪畫曾是是他的最愛。運用鼓勵及一點點小技巧,過了多年之後,正明終於願意再次拿起畫筆,以「畫」代「話」,表達他內心的種種感受。
  瑞穗高中受傷之後,原先較為靈活的右手,無法恢復之前的功能,因此,正明改用左手畫圖,剛開始,先使用鉛筆創作,過了半年之後,水彩成為他主要的創作材料。也在復健科楊緒南醫師的建議下,正明也運用紙黏土創作小模型。每次不同的嘗試,都需要克服很多現實的困境,也是勇氣的一種表現。
  正明從小就與家人在基督教奇美長老教會做禮拜,每晚他都會看聖經來靈修,這個習慣直到今天都沒改變,可說是一位非常虔誠的基督徒,信仰讓他知道神造人是沒有暇疵品,人遇苦難都有神美好的祝福,這樣的信仰,使得正明不但能坦然無懼面對苦難,更能以一種心存感恩的心接受苦難,因為他知道發生在他身上所有的事都不是偶然的,一切都有神的計劃,因此遭遇到任何事情,我們只要順服神的美意,所以不必思考為何這樣的不幸會發生在我身上?這也是正明的生命哲學。這個生命哲學,讓正明從改變中找回布農族的本質特性─達觀、進取、共享、助人。

【揮灑色彩‧畫殘為愛】
  為了讓手可以更加的靈活,正明近年來的創作數量越來越多,除了最單純的喜歡繪畫,他覺得畫圖可以幫助思考,讓思緒可以更清晰。而每一幅作品,都可以透過色調、構圖,傳達出他內心的情感、情緒及種種生活的面貌。
  正明作品中,有許多的畫作都是各地的風景畫,如「台灣最高峰-玉山」、「長虹橋一景」、「蘇澳的外海」、「遠眺七星山」、「美崙山步道」、「東海岸」、「日月潭的夕陽」這些作品,許多景點是正明多年前去過,或只是曾經經過,只憑當時的印象,就可以將記憶中的景觀,還原於畫紙紙上,這樣圖像記憶的能力,更與一般人不同。
  為了完成一件滿意的作品,曾經多次廢寢忘食,只顧著創作。但他也常常遇到藝術家創作時的瓶頸,另外,脊髓的損傷,手部也容易麻掉,常創作到一半時,就因為身體不舒服而暫停,可是他決不願意輕易放棄繪畫。
  正明多年的創作,為數相當可觀,但作品大多被基金會的同事收藏。特別的是,原本因為身體的限制,他只能創作小型的畫作。可是,在當地藝術家-阿寶的建議下,正明開始使用畫布、水泥漆創作大型畫作。原先擔心會增加他繪畫的困難度,不過結果讓人驚艷,大型的創作更讓他有揮灑的空間。
  許正明對所有的影像,雖然驚鴻一瞥,只憑著卬象就可畫出,他繪畫最大的特點就是不必用鉛筆先畫個草圖,而且他是由上而下整張圖面一起畫,所以他的畫如果尚未完成二分之一時,旁人是無從了解他到底是在畫什麼?正明特別喜愛的畫家是法國卬象派大師莫內的畫,因莫內的畫特別「充滿著在自然下濃厚的光與影的色彩」,同時這也是卬象派畫家的特色。

【無限可能的天空】
  創作之路總是辛苦的,一路走來,幸好有著許多人的幫助,像志工幸霞姐的陪伴,繪畫過程中,幫他更換顏料、換水及調顏色,讓正明可以專心於創作。因為身邊工作人員、志工的幫助,正明期待這些作品及畫展的舉辦,鼓勵更多身心障礙者,可以展現出生活的勇氣。
  除了鼓勵其他的身心障礙者,正明也一再表示,希望這些畫作可以獲得許多人的肯定,如果有人願意贊助他的作品,所有的捐助也將回饋給門諾基金會,用來幫助更多像他一樣的身障者,幫助他們也可以朝自己的夢想前進。
  「明知不可行」代表的意義,並非完全不可行,而是一個身心障礙者為了理想,知道它的困難度,但仍願意嘗試,所付出的種種努力,絕非一般人可以想像。
  正明已經走出來了,也期待更多身心障礙者也能踏出他們的第一步。
  「人生不如意的事是十常八九」,遭遇不如意或是不幸是人一生經常會遇到的,這絕不是上天要讓你處在一個毫無盼望與痛苦無奈的環境,而是要你在這環境中生命能更成長。如音樂家貝多芬在他雙耳全聾之後,作出馳名世界的「命運交響曲」,想想聽覺對音樂家是何等的重要,而失去聽覺的貝多芬對命運一定會有更深刻的了解和體會,也因此使得貝多芬能作出這首曠世之作「命運交響曲」。親愛的朋友,你正面臨跟許正明一樣─痛心的意外或挫折嗎?不要忘記上帝雖然關了許正明這一扇門,卻會為許正明開另一扇更大的窗,仰望無限可能的天空。
  由是,許正明發揮布農族達觀、進取、共享、助人的生命特質,克服人生幽谷,走出臥病9年的低潮,揮灑色彩、挑戰極限、畫殘為愛,自助助人,自娛娛人,不愧為「原民腦麻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