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2013第16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窮人救星-英國約翰.柏德
窮人救星-英國約翰.柏德(John Bird)
【挑戰屈辱.改變貧困】


幫助遊民的方法-協助他們用自己的力量救自己!
——約翰‧柏德
 
  出生於倫敦的愛爾蘭貧民區,約翰柏德自小在暴力、貧困與屈辱中成長,他當過小偷、酗酒吸毒、進過監獄、不但躲警察,也躲社福機構、念過藝術學校,但卻遭退學-他的大半人生都在想盡辦法,克服眼前貧困與屈辱的環境。曾經是社會問題的他,現在卻是世界上最成功的街頭雜誌-The Big Issue(TBI,大誌雜誌)的幕後推手-一個成功利用企業,改善社會問題的傑出「社會企業家」。
  生長自貧困環境的他,不喜歡「慈善」,因為這些金錢和資源,不但不是遊民們真正的需要,更易因此繼續依賴所謂「慈善」的幫助,而安於現狀;這些人真正需要的是-「機會」,一個讓貧困者可以靠自己,養活自己的機會!因此當約翰柏德從印刷工作起,腳踏實地工作,逐漸努力,並成為出版界的商人後,45歲的他創辦了-The Big Issue(TBI,大誌雜誌),名字即來自於他過去熟悉的生活-那個貧窮、髒亂、寄生在社會中的「大問題(big issue,譯:大問題)」。
   為了幫助這些遊民靠自己生存,TBI團隊會給予遊民第一批雜誌,讓他們上街販賣,一旦他們有能力將雜誌販賣出去後,他們就可以半價批發雜誌繼續販售,剩下的半價供自己養家活口-靠自己的能力獲取合法的收入,脫離困境。現在的TBI,除了在英國的通路外,各國也陸續推廣、加盟,除了愛爾蘭、南非、奈米比亞、肯亞、馬拉威、衣索比亞、日本、韓國、澳洲、巴西外,台灣也在2010年加入TBI的團隊,幫助了全球200多萬遊民以及弱勢族群自力更生。
  有了TBI的成功案例後,約翰柏德更與其他機構共同成立了Big Invest基金,提供基金協助社會企業-秉持TBI的社會企業倫理,並延伸到不同的領域,解決社會不同層面的問題。約翰柏德認為能夠創立TBI,並且將TBI以社會企業的良好形象推廣到世界各地,不外乎是因為約翰柏德感同身受的領導專才,因此,現在的他,除了培育其他的社會企業外,也致力於培植優秀的領導人才,孕育出改變世界的偉大人物。約翰柏德致力於透過企業改變社會,更發願培養出能撼動世界的領導人才。由是,約翰柏德從不避諱5歲就成為世界最小的遊民,捍衛自尊、挑戰屈辱,創造機會;改變貧困,自助助人、活出希望,不愧為「窮人救星」。

【乞討也是一種創業】
  約翰柏德,大家熟知的社會企業家,有個不甚光彩的童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火後,全家人在他5歲時都成了遊民,7歲進了孤兒院,10歲從孤兒院逃跑之後,開始在街頭流浪-他的人生直到25歲前,都在胡作非為。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他以暴制暴;為了養活自己,他或偷或搶-有時闖空門,有時直接到店裡搶劫。但這樣的他,有時也會透過正當手段賺取生活費-他從小俱來的創業精神,讓他懂得蒐集身邊的木頭,當作火柴,挨家挨戶販賣,甚至還會將販賣的所得,無條件的給予周遭的難民。對比起總是讓他進監獄的偷竊、搶劫,他發現以正當的管道-即使是乞討,也能為自己及別人帶來溫暖。但等待他人的救援,實在是太無濟於事了,他決定拉自己一把!找份正當的差事!
  約翰柏德從印刷工人、販賣繪畫,他在20年的印刷、出版工作中,逐漸理解產業營運的模式,成為出版和印刷界的商人。當他的合夥人戈登羅迪克找上他時,他們創辦了The Big Issue(TBI,大誌雜誌)。

【化慈善為機會】
   這世界上或許有許多值得同情、值得可憐的人,但經營慈善事業,絕對不是約翰柏德的首選,「我覺得貧窮的世界是個糞坑。因為你投入的再多,也不會改變他們的處境!我覺得大家對遊民的態度都壞透了,而慈善機構又不夠強硬,不會對他們說:”看看你把自己搞成什麼德性。就算世界對不起你,你自己也該長進啊。”」-約翰柏德如是說。
  因此打從一開始,約翰柏德就從沒有想要幫助這些貧苦人-「我討厭慈善事業、痛恨不切實際的善心人士,所以除非這是一門生意,而且是屬於我的生意,否則我不幹。」,於是戈登羅迪克給了他資本,讓他創辦TBI-一個營利的雜誌社,但販賣者只能是遊民!
  「對我來說最合理的,是給那些一文不值的人,一些能夠保持神智清醒的東西,那就是工作。」-約翰柏德。
  為了確保遊民的壞習慣不再氾濫,TBI確定了一些基本原則:首先,他們要花錢從批發處買報紙,不然他們只會用偷的;他們必須同意以特別的音調和方式叫賣,而非隨興所至,或信口雌黃。同樣的,他們如果攻擊TBI,TBI也會攻擊他們,保證以牙還牙。
  當然也不是把TBI創立起來後,就可以完全解決遊民的問題。由於大膽的雇用了遊民當員工,在早期的混亂下,他們也曾經發生過整個內含12,000英鎊的保險箱,被自己員工從牆上整個搬走的情況-誘惑當前,過往的習慣便如癮頭般再度侵蝕:「在我們幫助的人中,有三分之一會把賺來的錢花在注射針頭上;另外三分之一的販賣者則會說:“啊,我有一輩子的事業了。我一個星期可以賣200份報紙。我靠這個就行了"。就像其他所有的救助方式一樣,我們創造了一種新的依賴方式,的確,這是比乞討好,但依賴就是依賴。我們要另找新方法,鼓勵大家向前邁進。」

【社會企業可以帶給社會的影響】
  約翰柏德分享過一個有趣的故事,他發現TBI除了幫助遊民改變生活外,更可以幫助國家省掉許多納稅錢:有一天,當他正坐進一輛車時,一位高大的蘇格蘭籍遊民,也跟著一起跳上汽車後座。約翰柏德非常驚恐,不知對方有甚麼企圖?但這位名為德基的遊民告訴他:「我離開軍隊之後出入監獄無數次。我常常從建築合作社(英國某種類似銀行、可以存放款的機構)扛了滿滿的錢出來、整天惹是生非。直到四年前碰上了《The Big Issue》-從那時起,我就變得很老實,直到現在。」-這個故事,重點不在德基本身,而是他引發的影響-把一個人在監獄裡關上一年,要花掉英國政府35,000英鎊。所以當我們讓一個壞蛋改邪歸正,四年就可以替政府省了14萬英鎊,這些錢可以花在-比關人更有生產力的用途!

【跨國推廣社會企業】
  社會企業,不以追求利潤為目的,而是以解決社會問題為目的,約翰柏德深諳此道,不但提供街友自力更生的機會-靠自己賺取生活下去的第一桶金,而且跨國分享維護生命尊嚴的最後一哩路。
  現在約翰柏德創辦的TBI,除了在英國的通路外,各國也陸續地推廣、加盟-除了愛爾蘭、南非、奈米比亞、肯亞、馬拉威、衣索比亞、日本、韓國、澳洲、巴西及韓國外,台灣也在2010年加入TBI的團隊,幫助了許多台灣的遊民以及弱勢族群自力更生。
  但TBI起初的營運其實是很辛苦的,因為他們出版雜誌的價格,比他們販售給遊民的價格還要高。但約翰柏德知道,當成本大於收益的時候,就是需要大打知名度的時候-因此他把TBI如何協助自助的遊民的精神大肆宣揚,並讓遊民相信這個企業,可以改變他們的人生,也讓大眾相信,這是個可以改變社會的企業,大家可以拋開消極的施捨,並且讓這些遊民有更多的可能 。
  到現在,人們只要提到TBI,就會接著想到約翰柏德,約翰柏德已然成為TBI的活招牌。每到一個地方演講,就可以再度宣揚TBI的精神,更進一步,宣揚社會企業的理念!因此他知道,他可以為這個社會做更多的事-他與其他機構共同成立了Big Invest基金,提供基金協助社會企業,將社會企業的精神延伸到不同的領域,解決社會上不同層面的問題。
  基本上,約翰柏德已證明了自己的領導能力,他也深信,一個好的領導者,不只可以改變他自己-從街頭的小混混變成社會企業家;他更可以感染周圍的人,創造更好的環境,並影響社會、影響世界。因此,當你面對生命中有危機的人時,你不再需要告訴他「我們打算幫你這樣做。」而是要問他-「你打算為你自己做些什麼?」

【還可以做得更多】
  我們的確需要些忙得像無頭蒼蠅的人,去為社會問題找出解決辦法,同時也需要有過幾年無頭蒼蠅經驗的人去領導、帶頭去對抗那些大議題。
   大家都知道:預防勝於治療,但我們為什麼要花這麼多錢,去治療問題而不是預防問題呢?我們為什麼講到廚師傑米‧奧利佛就這麼興奮,可是對那些讓他不必到處檢查食物的人就沒有反應呢?我們為什麼喜歡看奧利佛出現在缺乏社會資源的地區?-如果解決了社會資源不足的問題,奧利佛就不用花時間到處挑選「午餐廚娘」了。事實上,我們花在社會公義上的氣力,幾乎全都花在找尋治療方法和緊急應變,但卻從來沒考慮過預防。
  「所以,我們應該要讓預防變得更值得注意、更吸引人。我們應該要從源頭消滅貧窮-而不是等孩子10歲頭上長了頭蝨、或12歲犯了法、或15歲營養不良、或18歲吸毒,又或是等20歲進了青少年犯罪拘留所,才去幫助他。」-約翰‧柏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