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報導> 1990年> 守著陽光守著月-不能寫的作家劉岩田
守著陽光守著月-不能寫的作家劉岩田  
      1990年7月22日 聯合報/29版/聯合副刊   【記者:林崇漢 李翠玲/臺北報導】
      劉岩田先生筆名羽玄,現年四十七歲,逢甲大學銀保系夜間部肄。曾得過中興文藝創作精神獎及第三屆金毅獎。劉先生於大一時期(二十五歲)因校車發生車禍, 傷及中樞神經,引起全身癱瘓,目前以錄音方式寫作。一面當工友一面念書眼看要成為大學生生於民國三十二年的劉岩田,家境清寒,父親在縣政府當工友,母親則 以看管員工腳踏車、擺香煙攤、賣獎券來維持家計,家中有三個兄弟,他排行老大。 
      小學畢業後,他當過工人、工友、學徒、店員,在自覺學歷不足而職業類別無法超越的情況下,他考入豐原初級商職夜間部,一方面當工友,一方面念書,展開半工半讀的生活。 
      辛苦地念完初中課程,他已二十歲,便入軍旅服務,兩年服役期滿,他回到原單位繼續擔任工友職務。接著他考進豐原高商夜校,以半工半讀方式繼續高商的學業。 
      長期以工友為職業,一個大男人,常與其他課室小姐們一起洗毛巾、煙灰缸、茶杯,心中總不是滋味,但因為家境清寒,家人極需他的食物配給,更重要的是他 的工作性質可讓他有時間看書,雖心裡面覺得窩囊,但因為目前處半工半讀階段,只算是過渡時期,就將就點,因此就一直做到高商畢業。 
      高商畢業,他考上逢甲大學銀保系夜間部,沾上了「大學人」的邊,也為他的工友生涯畫上句點。此時長輩曲伯伯推薦他到新成立的豐南國中當代庶務組長,他欣然赴任,縣政府同事還恭喜他一跳三級呢!他終於可以跳出工友的窠臼,又可以戴方帽子,光明的前途正向他招手,他覺得人生是如此美好,自己總算是苦盡甘 來。
      一場車禍一場空生活空間只剩一張床就在前途正看好的二十五歲年紀,他的命運卻從山頂墜入穀底。一場車禍奪去了他的光明前途。從此他的生活空間就只剩下小小一張病床,世界之大卻容不得他去探索,去享受了。 
      記得那是一次人為的車禍,造成慘重的傷亡,有四人死亡,而劉岩田是生還者中最嚴重的一個。因為傷及中樞神經,再加上延誤送醫,造成全身癱瘓,使他無自 理能力,吃飯、排泄都要仰賴他人,四肢的肌肉也開始萎縮,關節鈣化,長期臥睡病床,故常長褥瘡,真是苦不堪言。 
由一個生龍活虎的人,突然變成一切要仰賴別人的廢人,劉岩田覺得生不如死。那個時候,換了幾家大醫院,卻藥石罔效,他便想一死了之,曾自殺三次,但沒有成功。 
      足足有八年的時間,劉岩田活在極度絕望之中,但父母始終如一地照料他,慢慢地,從書本中,他體會到生命的意義,既然死不成,為何不利用剩餘的價值而加 以發揮呢?印象最深刻的是在讀者文摘中,看到一個全身癱瘓的病人拉保險以自力更生的故事,在羡慕之餘,他嘗試寫作。 
      他將他的故事以錄音方式錄下來,再找人來謄稿,修修改改,其間的過程,真是艱辛無比。最後他的第一本書「向癱瘓挑戰」付梓,反應卻出奇的好,不多久一 版售完,再版則改名為「自己就是命運的建築師」,接著又斷斷續續出版「中國,我要你更強」、「迎接挑戰」、「天生我材必有用」,劉岩田儼然成為專業作家, 雖不能用手寫,但他有腦,那是無盡的資源。
      目前他的寫作方向轉向「佛」,從自己的坎坷人生歷程中,他悟出許多佛理,有深刻的體認,他對佛學愈鑽研愈有興趣。一新向佛心如止水慶倖未曾耽誤人在感 情生活方面,未殘障前,他曾有一位女友,但未及深交,他的全身癱瘓已註定那是不可能有結果的事。
      殘障後,曾有一位女讀者激起他那沈睡已久的感情浪花。剛開始,基於同情的心理,她為他義務謄稿,幫他翻身,有時代替母親照料他。漸漸地,兩人卻迸出愛 的火花出來。在女方吐露願一輩子照顧他的意願時,劉岩田矛盾極了,從自私的觀點來說,母親會老,會死,如有妻子照顧他,則有人接續工作,但這樣子對她來說 卻太不公平,一輩子照顧癱瘓的丈夫,而且註定無法享受有子女的天倫之樂,不是太糟蹋人了?此時女方家也漸漸瞭解事情的嚴重性,便嚴禁女兒再來他家,後來她 職務調往別處,這一段感情便煙消雲散。 
      目前劉岩田一心向佛,他說他已心如止水,也慶倖以前沒有耽誤人家。面對自己的未來,想到白髮蒼蒼的父母,他知道未來的他只有住進養護機構才是他最終的 歸宿,但經他託人到處打聽的結果,發現臺灣尚未有機構收容無自理能力的老人,未來對他來說還是一個未知數。
      絕望中走出體會生命的意義從絕望尋死到積極求生,劉岩田指出,父母的愛使他不忍以死來傷他們的心,況且有那麼多的朋友義務為他謄稿,為他出版書,隨著 年齡的增長,他愈發體認到生命的意義,再加上有關人生觀佛書的激勵,使他在八年後重新為自己定位,勇敢地面對新的殘障生活。 
      雖然常年臥床,無法接觸外面的世界,但劉岩田表示如果面對面,人家表現出異樣眼光,他是不會避諱的,因為他的心理早就調適過了。 
      目前看書、寫書是他一天中最主要的活動,而他的成就動機主要來自書本中,以前他會懷疑一些勵志的書,但隨著年齡的增長,他也建立了積極的人生觀。 
      從劉岩田所從事過的工友職業可以看出,他的父母對他的教育期望、職業並不高。他後來一直考試,以取得更高的學歷與工作,主要是自己的自卑感及環境因素所激發出來的。 
      目前他從事寫作,則是因為這是他唯一能做的職業,他何嘗不願有一份收入穩定的工作?但全身癱瘓的他,處在臺灣的復健諮商還在萌芽階段,他也別無選擇了。 
      劉岩田很健談,從陽光普照談到月色籠罩,該告辭了。劉媽媽很客氣地送我到搭車處,隨即轉身而去,望著她那老態龍鍾的背影,想到每天守著陽光守著月的劉岩田.心情再也輕鬆不起來。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