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報導> 1994年> 蟄居田野深處 耕耘心靈淨土 粟耘藉寫作與繪畫體悟人生
蟄居田野深處 耕耘心靈淨土 粟耘藉寫作與繪畫體悟人生
      1994年6月26日 民生報/15版/文化新聞  【記者:邱婷//臺北報導】
      許多人過了三十,拚命在事上衝刺,卻也有人一心實現田園之夢,甘之如飴。作家栗耘夫婦,三十多歲避出臺北,經過多年的尋尋覓覓、輾轉搬遷,終於在五年前有了真正的「清心與淨土」,並藉著寫作、繪畫體悟人生。 
      歷經幾番波折才找到桃花源的粟耘夫婦,曾落腳在苗栗獅潭一處山嶺環繞的地區,那裡,夫婦倆自己栽種蔬菜,自己雕造家園,山居小築成了野外的生活藝廊, 加上都會中少見幽靜山林,朋友來訪絡繹不絕,識者又引不識者,到後來,竟有一天有四批訪客,甚至整部遊覽車上山,使得原本隱居的生活受到嚴重干擾;加上山 間蛇多,防不勝防,夫婦倆只得搬離。 
      在南臺灣找到現在的住處,粟耘完全避開像埔裡、花蓮這些可以文友相聚的好去處,求得真正的蟄居。而五年的生活下來,夫婦倆對眼前的一切,感到十分滿足。 
      粟耘的家,園自己開,屋自己設計;主人的家中,起居室最小,只有三、四坪大,而最大的空間畫室,卻有約二十坪,挑高隔成兩層,上層擺放畫架、用具,下層則作為作畫、寫作之處。 
      在這個花木扶疏、綠意盎然的庭園住家,畫西畫的主人,叫做「粟海」,是已故畫家陳德旺的弟子;當他揮動毛筆寫字,他是「關渡人」;寫散文,是「粟耘」;寫兒童文學創作時,這位蓬髮、大鬍子樣的老先生,又叫「西米叔叔」。從不標榜自己的多才多藝,粟耘卻會為太太謝顗,親手造古琴。 
      打死也不願到臺北訪友,也不會展出畫作的粟耘,卻願用文字與讀者分享他的生活與心靈世界。最近,聯合文學出版兩本他的散文集「唐吉訶德與老和尚」、「佛佑茶腹市鳥」,都呈顯了他田園生活中的觀照,以及深刻的人文情懷。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