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報導> 1998年> 鐘綸身殘心不殘 求學毅志堅 病魔奪走行的權益
鐘綸身殘心不殘 求學毅志堅 病魔奪走行的權益
母親陪著上清大助他完成夢想
 
      1998年10月8日 中國時報        【記者:潘國正、陳愛珠/竹市報導】
      清華大學中文系,今年經由推薦甄選錄取了一位高度殘障新生鐘綸。他和母親呂寶秀每天都由父親鐘源榮從竹南開車送到清大,母親並陪同他上課。未來四年,鐘母將每天都陪著兒子在清華校園唸書。 
      清大教務長彭宗平,對鐘綸不平凡的成長經歷,奮鬥精神,非常敬佩,因此推薦給全體清華人。日前,清大簡訊特別刊登了鐘綸的血淚自述。彭宗平教授請全校師生共同為他祝福!鐘綸的自述全文如下:
      我生長在民風淳樸的竹南小鎮上,擁有一個不平凡的命運。從小我就罹患了一種原因不明的病症,導致肢體無力、無法行走。雖然父母親帶著我竭力奔走、遍訪名醫,結果卻還是徒勞無功。 
      童年最深刻的記憶,便是醫院裡無止盡的電療、復健、推拿、針灸,乃至中醫的泡藥水、敷草藥、喝藥湯,求神問卜、香灰、符水等無所不試。此外,我更被遠 送到屏東的基督教醫院去做長期的復健治療,這一段與家人分離的夢魘,至今仍記憶猶新。 
      父母只能輪流在每個週末,長途跋涉的搭夜車前來陪伴我;每當父母即將離去時,割捨不下別離的痛苦,在當時的年紀裡,似乎只有哭鬧方能表達出我內心的吶 喊。母親的淚眼,父親的無奈,和哥哥疼惜地緊緊拉著我的手,這一幕幕的情景反覆不斷地演練著,直到醫院宣佈放棄所有的治療,才得以重回溫暖的家。 
      然而這對我們全家人來說,憂喜參半;從此父母改變了策略,積極籌畫讓我順利進入學前教育的幼稚園,總算有了歡笑聲。在克服所有的困難後,進入了小學;畢業時,當校長頒發縣長獎和五育獎時,我贏得了全校師生熱烈的掌聲,從掌聲中我看到了父親的喜悅,母親的淚水,師長的勉勵和同學的關愛。 
      為了迎接國中的生活,我必須要矯正彎曲的脊椎,到臺大醫院接受手術治療。躺在手術檯上,我無助、害怕,恐怖的景象令我全身顫抖,而麻醉消退以後,全身 佈滿插管的疼痛和傷口的撕裂感;雖然痛入骨髓,但並沒有擊潰我為生命奮鬥的意志,反而讓我更珍惜能夠上學的日子!不管天氣多惡劣,父親總是風雨無阻的接送,成績單上所記載的永遠只有病假,不會有缺席。畢業典禮上,父子倆再度接受了喝采與鼓勵。 
      高中聯考過後,我就近選擇了竹南高中。師長們的關愛,同學間的友誼都讓我們全家人受寵若驚,父母很放心地將我託付給班上的同學;每當我尋求援助時,就 立刻會有回應!同學們更盛情的推舉我為全校模範生。而我和同學之間也發展出激勵的效果,全班更加地團結,面對班際的各項比賽,也都能拔得頭籌,以致於大考過後的成績,也都有不錯的表現。 
      雖然,孱弱的身軀和病痛讓我歷經了坎坷波折,幸而我有堅韌的毅力和對生命的深刻體驗,開豁我的人生觀。初來清華有些惶恐,陌生的人、事、物,一切都得 重來。對於全程參與我求學生涯的雙親,更是戰戰兢兢。對於未來,我相信還有許多的問題要去面對,但我堅信一切都能克服! 
      清大師生對這對母子感到好奇和感動。鐘媽媽表示,學校才開學一個星期,同學之間還不太熟悉,下課時,會有同學好奇的和她聊天,閒話家常。很多同學經常 是「鐘媽媽長,鐘媽媽短」的。過去鐘綸在竹南高中時,同學們都很幫忙,她甚至成為同學的「張老師」,不論學業或感情都會徵詢她的意見。她希望鐘綸能和同學們一起學習,一起成長。
      資料來源:中時新聞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