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報導> 2024年> 【熱愛生命獎章系列】讓弱勢童活出希望 委內瑞拉音樂教育先驅—何塞·安東尼奧·艾伯魯

【熱愛生命獎章系列】讓弱勢童活出希望 委內瑞拉音樂教育先驅—何塞·安東尼奧·艾伯魯

梅花新聞網 發佈時間:2024/01/21 08:00

為孩子創造美好的未來,是我對音樂的崇高使命—何塞•安東尼奧•艾伯魯
 

創造音樂奇蹟

委內瑞拉音樂家何塞•安東尼奧•艾伯魯(José Antonio Abreu)於1975年,創辦全球知名的音樂系統教育(El Sistema)計劃,在委國全國各地成立125個青少年樂團、30個交響樂團,以免費音樂教育,讓25萬弱勢兒童接受管弦樂教育,拯救了數以百萬徘徊於毒品、暴力的問題青少年。

45年前,艾伯魯在委內瑞拉一個簡陋車庫,開啟這項音樂計畫,從起初的11人到現今,已栽培出無數的知名音樂家,更改變了千千萬萬委內瑞拉社會邊緣的孩童未來。

音樂系統教育,現今被視為委內瑞拉的偉大資產,同時,該系統也在世界各地開花結果—超過70多個國家持續發酵,帶動千千萬萬人用音樂教育改變世界。

現今赫赫有名的指揮家古斯塔沃·杜達美(Gustavo Adolfo Dudamel Ramírez),是第一位登上國際樂壇的南美洲之星,他也是艾伯魯音樂系統教育中,最具代表成功例子之一。

杜達美更讚譽艾伯魯大師,是他見過最具抱負的人—他帶領大家集體進步,教導青少年善用時間,同時,他讓所有弱勢青年與兒童,有機會學習深具價值和情感的音樂,並引領他們追求真善美。

艾伯魯讓音樂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他使音樂融入弱勢孩童的生活,讓他們在看似無望的生存環境中,找到夢想、抓住希望 !

艾伯魯一生獲得無數獎項,包括: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平與親善大使獎、瑞典正確生活方式獎、法國榮譽軍團勳章、葛萊美獎、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獎、委內瑞拉國家音樂獎、全美音樂獎年度教育家獎等。

艾伯魯的無私奉獻,也讓他獲得許多委內瑞拉和國際大學授予的榮譽博士學位肯定,包括: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爾大學、倫敦大學教育學院、美國哈佛大學、美國克利夫蘭音樂學院等長期肯定,他也是唯一獲得日本朝陽勳章及當選英國皇家愛樂樂團會員的拉丁美洲人。

艾伯魯終生為音樂教育摩頂放踵,從最弱勢的11個孩子救起,跋山涉水擴大音緣,創造出一把樂器的傳奇,把音樂無國界的愛,傳遍世界每個角落。

由是,艾伯魯奉獻一生,創造音樂奇蹟·促動世界音樂教育革命,以音樂改變委內瑞拉等許多落後國家,以藝術掀起社會革命,拯救成千上萬委內瑞拉等許多落後國家弱勢孩童,遠離毒品、暴力,開展人生新篇章,帶動全球70多個國家—用音樂教育改變世界,讓弱勢孩子活出希望,從全球3124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不愧為「委內瑞拉全球音樂教育先驅」,榮獲台灣周大觀基金會第26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跋山涉水擴大音緣

何塞•安東尼奧•艾伯魯於1939年5月7日,出生於委內瑞拉特魯希略州的瓦萊拉市,他從小就嶄露對音樂和藝術的天賦,夢想成為音樂家。

他窮盡一生,踏上音樂之路,希望讓所有委內瑞拉的孩子,都能享有和他一樣學習音樂的機會。

艾伯魯,很早就接受音樂薰陶,9歲起從故鄉巴萊拉拔山涉水,到拉臘州的巴基西梅托市上鋼琴課。

1957年他隻身移居首都,就讀加拉加斯音樂學院。

求學期間,艾伯魯朝多元方向發展,跟莫雷羅學鋼琴、同時與卡斯提拉諾學管風琴和大鍵琴,最後再與名作曲家索耶學作曲。

艾伯魯,除了在音樂學院主修鋼琴與作曲之外,也在安德列斯.貝羅天主教大學主修經濟學。

1961年他以優秀成績榮獲博士學位,更進一步到美國安娜堡的密西根大學,做博士後研究。

1964年艾伯魯從何瑟·安格爾·拉馬斯高等音樂學校,獲得音樂教師和作曲大師的學位。

後來,他曾在貢薩洛·卡斯泰拉諾斯·尤瑪大師的指揮下學習管弦樂隊,並開始受委內瑞拉主要樂隊的邀請擔任指揮。

艾伯魯不僅是委內瑞拉享譽國際的音樂家,也是作曲家、指揮家、社會改革家、經濟學家、政治家,更是現今知名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交響樂團的創始人。

從11個孩子救起

艾伯魯為了實現音樂系統教育的人生計劃,他先在規劃師和經濟學家的職業生涯中嶄露頭角,同時也在加拉加斯的安德烈斯·貝洛天主教大學擔任經濟學家。

他的學術成就使他脫穎而出,成為大學教授、規劃師和經濟顧問、科爾迪普蘭規劃部主任、國民經濟委員會顧問、國家文化委員會主席和文化大臣國民議會文化委員會主席等要職。

1975年,他在坎德拉里亞區的地下車庫,開始管弦樂團的首次排練。

當艾伯魯到達彩排現場,發現只來了11位小孩…

但他並不氣餒,決定面對挑戰,當晚他下定決心,有朝一日要把這個委內瑞拉管弦樂團變成世界上最好的樂團之一。

雖然當天只有11個孩子到場,但他從未放棄希望,逐步創立了委內瑞拉青年樂團,並擔任首任總監,該樂團現今已是知名委內瑞拉的西蒙·玻利瓦爾交響樂團。

在英國蘇格蘭亞伯丁的一場國際音樂大賽大放異彩後,委內瑞拉政府便全力協助這個計畫。

2007年9月,查維斯總統更在電視上聯同艾伯魯宣布,進一步通過推動音樂計畫 ,讓更多的委國學童接受音樂教育

以音樂教育防治罪行是整個系統的一大目標,該計畫因為幫助了不少來自窮苦家庭的青年人,防止他們墮入濫用毒品、犯罪的深淵而聞名國際。

此計畫的參與者,更得以在全球發展音樂事業,著名的洛杉磯愛樂新任音樂總監古斯塔夫·杜達美,是該計畫最成功的象徵性人物。

一把樂器的傳奇

艾伯魯認為:「兒童一旦開始學習樂器,他的人生就會變得不同,音樂會為他打開一個廣闊的世界,只要他開始學習音樂,他的內心便不再貧窮」。

樂團猶如小型社會,在其中孩子們—看到自己的可能性,甚至影響家長,進而成為一個貧困家庭的模範。

音樂教育體系,不從艱困的理論開始,而是直接將樂器交到孩子們的手中,讓他們自組樂團,相互磨練學習,演奏水平較高的孩子,也會和其他孩子一起教學相長。

就是為什麼音樂是如此的重要?能喚醒鑑賞力、塑造價值觀,並訓練年輕的世代,去教導其他的孩子。

在這個音樂教育系統裡,没有階級差異,不論你的膚色,亦不分你的貧富。

簡單的說,只要你有天分、有信心、有意願,你就能加入,和他們一起分享,並創作音樂。

這個樂團,不僅只是藝術形式的組織,更是社會生活的學習典範、場所,大家共同朝向完美卓越的目標,遵守組織紀律及配合協調,建立團結、友愛的精神,發展自尊自重,並培養所有和音樂相關的道德感與審美觀,才能展現樂音和諧。    

在委內瑞拉,2歲大的孩子,就開始學習韻律等音樂基礎知識;等逐漸熟悉後,4歲時學習樂器,而6、7歲開始,就可以在樂隊中演出。

在這個音樂教育體系下,一般孩子需要學習2、3年才能到達的程度,在這裡只需要3、4個月就能達到,因為孩子們深愛音樂。

孩子們每天放學後,都會練習演奏樂器,只有周日沒有課。

這樣的音樂教育理念,與傳統的個別埋頭苦幹的教育理論大相逕庭,音樂教育系統提供了一個團隊,讓他們不必孤軍奮鬥。

國際知名指揮家杜達美,曾在一次訪問中提到:「小時候,犯罪、毒品和絕望每天就在身邊上演,罪惡離你那麼近,是音樂給我們出路,讓我們遠離這一切。人生軌跡的不同,也許就差一把小提琴的距離。」

艾伯魯以一己之力,影響包括杜達美等委內瑞拉千千萬萬兒童的命運,並證明了音樂教育可以改變人生。

音樂跨國界

杜達美於1981年1月26日,出生於南美洲委內瑞拉。

現年38歲的杜達美與雙親一樣,都受惠於艾伯魯推動的音樂系統教育。

4歲,參加艾伯魯的音樂系統教育;10歲,學習小提琴;14歲,學習指揮;18歲時,就成為西蒙‧玻利瓦爾交響樂團音樂總監至今。

杜達美認為:一個樂團的目標是,要遠離個人主義,完成一些有意義的事。

何塞·安東尼奧·艾伯魯,是他見過最具抱負的人,因為他帶領大家集體進步,教導青少年善用時間。

同時,他讓所有弱勢青年與兒童有機會學習具價值和情感的東西,並引領他們追求真善美。

音樂,不只是屬於特定的地方或文化,相反地它是世界語言。

儘管音樂已大眾化,但杜達美更重視傳達的訊息—並非在於孕育音樂家,而是讓人找到方法,發展自己和實現願望。

杜達美是現今第一位登上國際樂壇的南美洲指揮家。圖/取自Gustavo Dudamel臉書

杜達美是現今第一位登上國際樂壇的南美洲指揮家。圖/取自Gustavo Dudamel臉書

杜達美,是現今第一位登上國際樂壇的南美洲指揮家。

他於2004年贏得馬勒指揮大賽後,開始在國際展露頭角;2005年起,陸續擔任倫敦愛樂、以色列愛樂、洛杉磯愛樂客席,2006~2008年成為瑞典哥登堡交響樂團的榮譽指揮,2009年時,28歲的他,就成為美國新5大交響洛杉磯愛樂管弦樂團,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音樂總監。

他更被評為時代雜誌全球百大最具影響力人物,同時,也是2017年維也納愛樂新年音樂會指揮家,不斷刷新音樂界紀錄,就連華盛頓郵報都將他評論為莫札特再世!

教貧童拉琴 台灣音樂家陳銳獲啟發

古典音樂向來是小眾藝術,如何讓社會大眾對音樂有共鳴,是音樂家們的共同課題。伊莉莎白大賽首獎得主、小提琴家陳銳,近年響應委內瑞拉音樂教育先驅—何塞·安東尼奧·艾伯魯的號召,到委內瑞拉教貧童拉琴,他表示,短短一周的教學時光,帶給他一生啟發,讓他決定,行有餘力一定要繼續從事教學工作,和大眾分享音樂。

小提琴家陳銳近年響應艾伯魯的號召,到委內瑞拉教貧童拉琴。圖/ 取自Ray Chen臉書

小提琴家陳銳近年響應艾伯魯的號召,到委內瑞拉教貧童拉琴。圖/ 取自Ray Chen臉書

2015年,陳銳到委內瑞拉參與當地音樂教育計畫,當時有小朋友問他,想拉琴一定得拿很好的琴嗎?他回答:「不用,只要技術好,什麼琴都可演奏好音樂。」小朋友接著說:「但我不相信你可以把我的琴拉得很好聽。」說完便把手中的琴遞給陳銳,陳銳表示,他從未見過這麼克難的琴,「琴身毀損的程度不說,每一條弦都不是正規的定弦,而是有什麼弦裝什麼弦,我鎮定地使用E弦拉完一曲,拉完後,我哭了,小朋友也哭了。」

學琴帶動正能量

陳銳說,這件事情他一直放在心上,「我在委內瑞拉教琴的時光,收穫很大,後來也盡力幫忙想學音樂的孩子,為他們募款或教學,都是我可以做的事。」陳銳表示,古典音樂最能帶動正能量,他近10年來,在不同的網路平台發文,或是拍攝影片介紹古典音樂,今年在YouTube頻道上點閱率最高影片破200萬,可說是百萬網紅。

疫情期間,人們因隔離有更多時間待在家,陳銳也不例外。他靜下心來檢視過去的工作狀態,發現以前一年演出百場,實在太瘋狂;也分享自己的練琴三法則:專心、思考和要睡飽。「有時專心練半小時,比不專心練3、4個小時有用。」他形容練琴如練武功,要保持彈性,「當你在家練了一套招式,到外面要和人合作時,別人不見得會照你想要的方式,必須隨時調整。」

陳銳1989年出生於台北、後來舉家移民澳洲。他4歲開始學琴,13歲獲得澳洲國家青年協奏曲大賽冠軍,2008年獲曼紐因大賽冠軍,2009年拿下伊莉莎白大賽首獎,是繼小提琴家胡乃元在1985年獲獎之後,第2位勇奪該獎項冠軍的台裔小提琴家。

「獎」不斷·榮譽歸功音樂教育

艾伯魯的音樂教育計畫啟發世界各地的許多國家,他為委內瑞拉人帶來寶貴的音樂貢獻,並為成千上萬的委內瑞拉和拉丁美洲兒童和青年帶來希望—民族主義意識和就業機會,因而獲得眾多政府和國家的多項國內和國際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