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文學獎章> 第8屆全球生命文學創作獎得主
第8屆全球生命文學創作獎得主
漫跑寫手─蘇怡任
【效法村上春樹‧以文學為己任】
 

照片:2009年第八屆全球生命文學創作獎章得主漫跑寫手蘇怡任      

  蘇怡任揮別優渥的商場,效法日本的村上春樹,也以我國蘇東坡的妹妹「蘇小妹」自居,狂熱地以文學為己任,一字一愛完成首部生命大作「只要我還有一口氣- 樞機主教單國璽傳奇」(啟示出版),不愧為「漫跑寫手」,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09年第八屆全球生命文學創作獎章」。
  漫跑寫手蘇怡任,1989年於成功大學中文系畢業後走入新聞圈,在自由時報、工商時報及聯合晚報,跑了十年財經新聞。不安於現狀,身上的冒險細胞蠢蠢 欲動,決定離開報社迎向更大的挑戰,擔任過中天集團總監、前荷銀投信行銷企劃部協理、光寶科技公關處長等截然不同的職位。
  職場生涯轉了幾個彎,多在金融市場裡打轉,甚至在毫無預期下轉入科技界。原以為跟文學的領域漸行漸遠,隨著網路世界蓬勃興起,重新開啟書寫的歲 月,2000年起悠遊於文字域裡,無法自拔,意外獲得網路文學獎散文組第一名,再次感受到學生時代多次獲得各項文學獎的那種喜悅。
  熱愛文字,酷愛旅行,喜愛大自然。堅持再忙也不會讓自己的筆停下來,再累也要去旅行,用雙腳去探索大自然的奧妙,開拓更寬廣遼闊的全新視野。2008 年5月,毅然辭去光寶集團化妝師的角色,展開一場45天的大旅行;南歐與北非歸來,全心投入最熱愛的書寫工作,想給自己一個發光發熱,無怨無悔的人生。
 
以下是漫跑寫手蘇怡任的自述:
  2009年2月28日,再一次馳騁在花東縱谷193號縣道上。這裡向來距離太陽很近,日照溫度高得驚人,這天剛剛好天空飄來一朵雲,遮蔽了太陽,灰濛 濛的天,偶爾還會飄來一陣扉扉細雨,不是出遊的好天氣,卻是再適合不過的路跑天。連老天爺都聆聽到我的祈求,賜給我一個好山好水好風景以及空氣好清新的天 堂,我就這麼輕鬆愉悅地完成了生平的第三場馬拉松,卻是大膽晉級50公里的新里程,帶著一顆飛揚的心,勇闖超級馬拉松領域。
  再一次對自我極限的挑戰,雖然是帶傷上陣,卻是跑得最遊刃有餘、最怡然自得的比賽。不再覺得漫漫長路,不再是看不到盡 頭的終點,心裡反倒是雀躍的,欣喜的,開心的,忍不住想放聲高歌,想在雨中旋轉飛舞,想釋放我的熱情與能量,想跟每個人分享我用眼、用腳、用心所領略與感 受到的一切。
  這是我,一個嶄新的、蛻變的、截然不同的我。
  人過中場,精彩的旅程才剛要開始,我用雙腳跑出內心深層的感動,用雙手寫下讓我感動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你,是我,是每個彌足珍貴的記憶。
 
【兒時埋下一顆名叫「才女」的種子,悄悄孕育與滋長】
  時間,緩緩地流逝著,那麼漫長的歲月,該以什麼樣的姿態,在有限的文字裡,來描述自己?我無法用中規中矩、那種所謂「自傳」的形式來書寫,仍以一貫不 受限制的自在風格,就當成是啜飲一杯香濃醇的咖啡,在一個悠閒愜意的午后,來聊聊關於「我」這個人吧!
  孩提時代就有些小小的得天獨厚,許是遺傳自媽媽的文藝氣息吧!在那樣遙遠的年代裡,琴棋詩畫樣樣都有小小的涉獵,卻無 一精通,但總也有是那麼一點還算不錯的天賦與才華,除了學業成績總是名列前茅的獎狀外,還會有一些額外的榮耀,或是寫作、或是書法或是畫畫之類。「蘇小妹」是眾人對我的暱稱,跟傳說中其?不揚、卻絕頂聰明且才華洋溢的蘇東坡的妹妹蘇小妹,剛好一樣的稱呼,那時小小的心裡有著一絲絲模糊而隱約的心願,跟自 己說,長大後我也要當個「才女」,也想要留下一些讓人傳頌的「事蹟」。
  後來才明白,原來才女不該出現在【我的志願】裡,而是與生俱來的一種天份,不是單靠努力就可以達到的夢想。我沒有夢 醒,一直以來仍然偷偷懷抱這麼一個不切實際,卻似乎又能夠沾上一點邊的心願,跟自己說,如果老天爺賜給我什麼樣的能力,哪怕只是一丁點,都不能辜負它,埋 沒它,遺棄它。就這樣,國文一直是考試的強項,作文始終是加分的利器,然後進入成大中文系,這個小樹苗終於奮力一搏,開始在南台灣頗富盛名的《鳳凰樹文學 獎》裡茁壯。只是,好像也沒能有個特定專精的項目,我仍然是充滿玩心地在各種項目裡遊走,不過似乎是進入時光隧道般,一頭栽進古典文學的領域裡。或許是參 加系上的鳳凰詩社的緣故,絕句、律詩、詞、曲通通都得過獎;初戀的情傷,寫了一首直到現在看了都忍不住潸然淚下的新詩,也得了個佳作;首度嚐試寫的唯一一 篇小說,入圍了;散文,也得過獎。就這樣,每年「玩」不一樣的項目,年年得獎,卻從來沒拿過前三名的大獎;沒有一項專精,就是喜歡多方嚐試,也沒有那麼強 烈的企圖心刻意去經營。一如年少的我熱衷舞台劇,在南台灣擁有不錯口碑的《鳳凰劇展》裡,又是演戲又是玩音效又是玩燈光,一不小心,還拿下一個最佳女主角 獎;只是,並非一般電影或戲劇裡的完美女人,而是以一個外星人的角色獲得評審青睞。
  就是玩得愉快!我總是對自己熱衷的事,全心投入,樂在其中,盡情燃燒,無怨無悔。一路走來,倒也留下不少讓自己回味無窮的「紀錄」。
 
【從文字記者到企業界,不變的仍是執著的態度】
  這樣的我,踏出校園走入職場後,一樣發揮到極致。雖然如願以償靠文字「維生」,卻捨棄最愛的文學,意外誤闖進學生時代最不願碰觸,完全沒有任何概念的 財經領域,跑起證券、共同基金、期貨、衍生性金融商品及產業等陌生的新聞。我又拿出拚命三郎、使命必達,做什麼就專心一致毫無怨言的本領,漸漸地,在財經 記者這個角色上,算是打了一場漂亮的球賽般,為自己的職場生涯,鋪上一條順遂的坦途,從此,沒再找過工作,卻接二連三有好工作找上門來。旁人都說,你很幸 運,一路有貴人相助;可我寧願相信,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才不會有千里馬老是遇不上伯樂的怨懟與哀嘆,我只是用心去看待每一件事,讓熱情源源不絕湧現,才 能夠一直保有追求成長、不會枯竭的動力。
  從自由時報、工商時報到聯合晚報,一次又一次接受各種嶄新的挑戰。記憶中,曾在夏威夷YKK海灘度假時,為即將跳槽的 新路線,手拿著《期貨一百問》猛K;無數個夜晚,我在期貨公司熬到凌晨二、三點,為的是弄懂那一籮筐的期貨商品,從最基礎的如何看盤、下單、牽動行情的基 本面、全球經濟情勢變化等全方位面向學起,我不喜歡一知半解,總是像塊海棉一樣,竭盡所能吸收、消化、轉換。別人眼中的冷門路線我跑得津津有味,別人不想 碰的乏味新聞我樂在其中,結果卻意外為自己開拓了更寬廣的空間,離開新聞現場,下一個更能夠揮灑自如的舞台,己經在眼前展開。
  轉換跑道,放下記者的身份後,跟自己說,要把身段放到最低,徹底忘掉昔日的光環,即使身上配帶的是主管的頭銜,凡事還 是從頭努力起。從資產管理公司「投資理財專家」,到科技產業「集團化妝師」的角色,兩個迥異的行業,兩份不同的工作,卻有著一定的脈絡可以遵循,記者所培 養出來敏銳的觀察力,與抽絲剝繭、擅長歸納的能力,加上自己那股始終如一的執著與堅持,讓我在企業界裡一樣「玩」得很盡興,寫下一頁滿滿汗水、淚水、笑聲 與成就交織而成的「風光血淚史」,當然依舊是閃閃發亮,回味無窮。
 
【想望的村上春樹,是作家也是跑者】
  只是,再多的掌聲與成就,我的心裡仍然缺了個角。埋藏在心中的渴望並沒有被忙碌的工作淹沒,原以為在財經界打滾多年後,昔日那個「文藝女青年」已經枯 萎、凋零,消失在風中了。幸好網路時代來臨,讓我那已經奄奄一息的文學細胞,漸漸甦醒。2001年,網路書寫為我開啟了另一扇窗,為自己找到一個出口,彷 彿獲得重生般,有種初生兒的喜悅。然後,得了一個小小的網路文學獎散文組第一名,評審是作家小野及蔡詩萍;從此益發無法自拔,無可救藥地戀上文字。無論工作再忙再累再苦,就算是犧牲睡眠也要與文字嬉戲,數不清多少個無眠的夜晚,我在文字域裡,悠遊一整夜也不覺累。
  分裂的我一直持續交替著。工作上的我,犀利、幹練、俐落、有決策力;文字世界裡的我,感性、抒情、浪漫、迷糊、搞笑, 是另一個更接近真實的我。漸漸地,兩個我開始重疊與接近。尤其是愈接近權利核心的層峰,愈身處在競爭激烈、爾虞我詐的功利社會裡,我卻益發清醒,用一種最 真我的方式,在都市叢林裡,冷眼旁觀,發現自己愈來愈厭惡這樣的一切,我的熱情一寸寸消失,逐漸耗竭,我不再樂在其中,不再熱愛工作,失去了無怨無悔的熱情。
  人生,究竟有多長?
  一輩子,究竟要奮鬥多久?
  是否真的可以讓自己燃燒殆盡,忙碌過一生?
  這樣的聲音,一遍遍在我的心底迴盪著,那種渴望自由、展翅飛翔的意念,愈來愈強烈。媒體人是我人生職場上最久的一種角 色扮演,我在新聞現場衝鋒陷陣,為自己寫下很多難以磨滅的「戰役」;轉換跑道進入企業界,更不改拚命三郎的個性,總是抱著「使命必達」的工作態度,像顆金 頂鹼性電池,又像兩頭燃燒的蠟燭,嚴重透支自己未來的健康與體力,仍渾然不知。直到健康檢查亮起太多紅燈之後,才意識到,是該給自己一個迴旋的空間了。
  人生的有很多種。
  可以斑斕燦爛,也可以黯淡無光。
  可以生氣蓬勃,也可以晦暗消沈。
  可以充滿陽光,也可以烏雲密佈。
  可以積極樂觀,也可以怨聲載道。
  有時,就只是一線之間而已。轉個彎,會發現原來窗外還有藍天。
  張開雙手,盡情伸展,給自己一個的五彩繽紛的人生!
  而屬於我的精彩人生,才剛剛要開始。我毅然決然,辭去一份人人稱羨的所謂科技新貴的工作,投入我最鍾愛的文字殿堂裡。 無論是參與公益活動,或是以部落客的身份去旅遊與體驗各地的好山好水好風景,或是完全出乎自己意料之外愛上最簡單而且純粹的方式,用自己的雙腳在山裡徜 徉,在各個角落裡奔馳,我一如嗜文字般地,戀上了爬山與跑步。種種變化的生活面?,都在我的文字域裡,真實呈現,我嚐試用書寫來作為人生下半場的生活重 心,書寫生活,書寫旅行,書寫跑步與爬山,但這樣的內容畢竟僅止於部落格一己的私密空間而已,仍無法滿足我對書寫的熱愛與渴望,於是,我開始書寫真實人 生,想要寫出更多足以感動人心,撼動你我的感人故事。採訪傳記是我跨出新生活的第一步,樞機主教單國璽《活出愛》一字一句的採訪寫作過程中,讓我深領略到 大師風範,我是何其幸運哪!
  這是我在職場奮鬥打拚多年以後,一直很想做的事。也許,我失去了一份優渥的薪水,以及很有揮灑空間的職位,可是,很多東西是用錢買不到的,人生有太多值得的事可以去經歷、去體會,我很開心自己有這樣的機會,可以獲得這麼多的無價之寶。我想挖掘出自己的unique──屬於自己的獨特之處,去深耕它,強化它,呵護它,讓它可以綻放出美麗的花朵。剛好,知名作家村上春樹去年11月出版一本《關於跑步,我想說的其實是…》的 「類回憶錄」,他希望將來自己的墓誌銘上能夠刻著,『作家(也是跑者)』。村上春樹成為我的偶像,是我想望的標竿,不敢奢望自己會成為跟他一樣的暢銷作 家,但至少,我想成為一個「漫跑寫手」,漫天漫地,跑遍且玩遍很多地方,書寫很多「好看」的故事。
  名與利之於我而言就只是一朵天上的浮雲而已。
  現在的我,只想好好愛自己。而書寫之於我,正是愛自己的一種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