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7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癱瘓陶藝家-許宗煥
癱瘓陶藝家-許宗煥(Hsu Tsung-Huan)
【戰勝癱瘓‧化陶為愛】


脊髓損傷的痛我嚐過,輪椅上的苦我走過,近三十年的輪椅生活,我如同海綿般,不斷吸取成長的養分,懂得謙卑、面帶笑容,點滴累積豐盛的人生。
——許宗煥

泥塑重生
  全球第一位癱瘓陶藝家許宗煥,曾是專長汽車修護,1985年在修車時,被疏忽掉落的千斤頂壓傷致脊髓損傷,下半身癱瘓,歷經憤怒、痛苦、絕望、自暴自棄,從畫畫開始走出傷痛,後來他接觸到陶藝後興致盎然。
  他到處分享從黑手癱瘓痛不欲生、到藝動人生的艱辛歷程-「拉坯是對癱瘓者最大的考驗,我曾經趴在輪椅上克服痛楚,不斷去嘗試,磨破了雙肘、血流如注,最後才完成一件作品。」

粹煉希望
  「泥土是讓我獲得重生的力量!」。當然,泥土可以承受外界不同的力量!經過高溫淬煉有新風貌,他自勵勵人-像無限可能的泥土走出一片天。
  許宗煥1991年榮獲全國技能競賽第一名,並代表中華民國到香港參加57個國家的「第三屆國際展能節技能競賽」榮獲佳作,2008年榮獲文建會評選為「台灣工藝之家」。
  同時,他自助助人,創辦「陶藝工作坊」,在創作之餘,全力義務指導國中小學童、中輟生、老人、身心障礙者等弱勢團體陶藝,20餘年如一日,戰勝癱瘓,化陶為愛,從黑手蛻變為陶藝家,奉獻薪傳與公益,不愧為「癱瘓陶藝家」,從全球2239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4年第17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黑手夢碎‧痛不欲生
  許宗煥於1965年4月18日出生於彰化,從小懷抱憧憬投入汽車修護的職場。
  1985年,許宗煥特別忙碌,為了趕過年,他蹲在汽車底盤下工作,一個漫不經心的同事觸動千斤頂氣閥,當他發現車體往下壓時,已來不及脫身,被拉出來時,雙腿卻不聽使喚,軟綿綿的東倒西歪,已經脊髓神經損傷下半身癱瘓,面對如此鉅變,無異是被判了終生監禁。
  二十歲的大人,彷彿又重回嬰兒時期,每天看著母親為自己把屎把尿,卻沒看過母親為自己流下一滴淚,他一直以為母親無淚,是因為她有一顆堅強的心,直到台大復健科主任的一席話:「我最討厭看到你媽媽,每次看到她,她總是在哭…」。
  許宗煥才知道原來母親也有脆弱的一面,只是為了不增添孩子的煩惱,總是背著孩子流,她的心底,同樣也承受著難以言喻的痛楚。
  返家之後,許宗煥常常在院子發呆,因為外面的世界已不屬於他,他的世界只有庭院這麼大。坐輪椅的他就像一隻折翼的海鷗,飛不高也看不遠了,眼淚無聲滴落。自我放逐的日子裡,畫畫就是他紓解內心空虛憂悶的安慰劑。

堅持‧造就重生
  許宗煥受傷兩年後,終於走出家門,參加慈愛教養院辦理的陶藝職訓課程。「陶藝」這二個字,在沒有來到慈愛之家以前是相當陌生的名詞,印象中知道的只有歷史課所說的彩陶文化、黑陶文化,其餘的他根本一點概念也沒有。
  報到的那一天, 大哥問他要不要留下來,他猶豫一會兒,最後還是決定留下來。於是老師就領著他們到宿舍,大哥跟母親幫他把行李放好後,二個人流著淚離開,看到母親及大哥離去的背影,許宗煥的眼淚瘋狂的掉下來,受傷後初次離開家,夜裡竟是輾轉難眠。
  一開始參加陶瓷訓練並不是許宗煥想要的,他心裡還是強烈地想學畫畫,白天滿滿的職訓課程,根本挪不出時間畫畫,只得利用晚上到餐廳的大桌上繼續練習。為了把握時間畫畫,不得不犧牲看電視的樂趣,有時他真想偷懶一下,放下畫筆跟同學一起看,但理性又會跳出來要他把握時間,不要貪圖一時的享樂而耽誤自己的成長。除了在慈愛自我練習之外,許宗煥又報名參加彰化文化中心的陶藝班,正式接受老師的指導。
  現在他回想起來,還好是當時的一個堅持,才造就了自己一個重生的機會。或許就是這樣一個意志力的累積,才有現在豐美的成果。

領到癱瘓後的第一份薪水淚奔
   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參加陶藝班職訓即將結業,許宗煥以第一名的成績結訓,並留在院裡擔任陶藝助教,當領到受傷後的第一份薪水,他高興的哭了,雖然只有幾千元,但卻真切感受到自食其力的價值,內心雀躍不已。
  1986年台灣省政府社會處舉辦第一屆殘障青年「金毅獎」的表揚,看到台上領獎的身心障礙人士,不被命運擊倒的精神,每一次都令許宗煥相當感動。
  第三屆的頒獎晚會,他與坐在隔壁的同事小謝聊天,許宗煥跟小謝說:「身心障礙的人能夠受到金毅獎肯定是多麼崇高的榮譽,如果有一天上台的是我,那不知道有多棒!於是許宗煥打趣說,不如我們來設定一個目標,看我們要多久的時間才能達成這個願望」小謝說:「我的企圖心較小,如果十年內能達到就不錯了。」而許宗煥呢?他把時間設訂為五年,希望五年內自己能成為台上的主角。
  皇天不負苦心人,經過三年的努力,許宗煥終於在1992年榮獲第六屆金毅獎的表揚,全家一起陪同分享這份喜悅,第一次在台上致謝詞,他內心感觸很深,眼淚控制不住滾滾而下,台下也有很多人偷偷拭去眼角的淚水,這是他生涯裡第一個設定的五年目標,並且順利達成。

挑戰自我‧為國爭光
  許宗煥於1991年,參加全國身心障礙者技能競賽,榮獲陶藝類第一名,進而代表中華民國至香港參加「第三屆國際展能節技能競賽」,與來自全世界57個國家的選手同台競技,榮獲佳作,為國爭光,給他莫大的鼓舞。
  還沒有受傷以前,他心中常常盼望著有朝一日能夠搭飛機到海外走走,卻苦無機會。受傷以後,常常在暗夜時刻,獨自仰望天空,看著飛機的小燈一閃一閃的穿梭過無垠的星際,心想,這輩子是不可能有機會達成翱翔天際的夢想了,卻萬萬沒想到因為黏土的關係,讓他一圓心中的夢。
  當飛香港的飛機穿越雲層的那一刻,他才發現雲層外的天空是那麼的藍,原來在欣賞美景之前,需要穿越層層障礙!
  比賽過程中有得獎的榮耀及掌聲,有失敗的挫折與檢討,每一回的過程,都為自己留下珍貴的創作經驗。成長的過程絕對是酸過於甜,因為必須面對無數次失敗的打擊,有失敗就代表有進步的空間,而這個調整的過程將會豐富以後的創作內涵。

創造生命的深度與廣度
  許宗煥創業初期,因為經驗不足,以至於經常發生投入很多心思完成的作品,經過火的考驗後,卻成為一件瑕疵品而懊惱不已。
  而陶藝迷人之處就在於它有太多的變數,不像平面藝術,畫好或寫好就知道結果,每件作品完成後,誰都沒把握它的完整性。
  就如同產婦生小孩一樣,每一個人都辛辛苦苦、小心翼翼的懷胎十月,用心呵護這個小生命,在還沒從產房抱出來之前,誰也沒把握小貝比毫無問題。
  陶藝品也是一樣,不論你做得多完整,在還沒有經過高溫瀝煉前,都不知道最後的結果,所以作品進窯就像產婦進產房一樣,外面人滿心期待,出窯後,有成功的喜悅,有失敗的惆悵。
  在鄉下推廣陶藝,需要加倍用心的經營。在鄉民的想法裡,路邊攤一把三、五百塊可以泡茶,三、五千塊的茶壺也是在泡茶。
  同樣是茶壺,為何價格差距那麼大?其實商品和藝術品的差別只在一線之間,如果你認為那是商品,它就有其價值的標準,如果你認為那是藝品,那它就沒有一個評價的界線。
  古有云:「天有時,地有氣,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後可以為良。」一件精美的藝品是需要結合作者的巧思、巧手,再賦予作品生命,其過程往往是寂寞的。
  在沿海地區推廣陶藝之美雖然有其阻力,但許宗煥很感謝許多學校校長的疼惜與用心,在舉辦校慶時也邀請他攜帶作品到學校展覽示範,讓鄉下的學生有機會從小接觸到陶藝之美。
  現今的教育生態,還是以升學主義為重,美育的推廣受到嚴重的漠視,這是一個值得省思的問題。
  由是,許宗煥在創作之餘,全心全力到學校、機構、社團義務擔任陶藝指導老師,二十餘年來的教學生涯,許宗煥都竭盡所能的指導學生。不管他們吸收多少,至少他們小小的心靈裡已經埋下陶藝的種子,若干時日,也許他們也會成為陶藝的愛好者,並將之發揚傳承。
 
藝動人生‧活出夢想
  20歲以前,許宗煥的生命充滿青春與夢想的活力,然而20歲之後,卻是推著輪椅飽嚐現實與環境的試煉。輪椅帶給他不便,而他也因著輪椅進入截然不同的人生。
  藝術,在許宗煥生命最灰色的時候,借著它療傷止痛。藝術,在許宗煥生命最茫然的時候,因為它而找到賴以維生的方向。這條路走得雖然艱辛但並不寂寞。
  當許宗煥還是藝術界的菜鳥時,他經常推著輪椅到文化中心參觀各種類別的作品展覽,藉此吸收大師的精華,也是充實自我內涵。如果你也曾經看到一部輪椅穿梭人群之中,那就是許宗煥。
  成立工作室之後,許宗煥給自己訂定第二個五年計畫,希望能在五年內好好創作,然後安排展覽的舞臺,把成果展現給大家做個檢視,展覽的第一站選定彰化縣立文化中心(文化局)。終於在1997年正式舉辦生平第一次個展,滿滿的祝福,為他串起更多勇氣,迎接未來的挑戰。
  許宗煥從1985年受傷至今(2013年)也有28年的時間,從無法接受,到無奈的接受,進而化阻力為助力,其間經歷過無數次的掙扎、再掙扎。一路推來,母親始終以偉大的母愛在他身後當推手,也幫助許宗煥得到各界的肯定。
  二十幾年來的辛勤耕耘,陸續獲得台灣省第六屆傑出殘障青年「金毅獎」、中華民國第二屆殘障創作楷模「金鷹獎」、中華民國第二屆「生之勇者~大勇獎」、當選2000年救國團「青年獎章」的肯定,五次進入總統府獲得總統、副總統召見,這些成績是家人無悔的愛與友人們溫暖的牽成,所帶給他的力量。而他也以更努力的心情經營自己的人生,來回報社會給他的愛。

捐出100萬回饋母校——感恩永遠的母親
  許宗煥20歲時受傷-造成下半身癱瘓,當時母親許洪煨無微不至細心照料,陪他度過最低潮,並鼓勵他從藝術創作中-重燃生命自信。不料,母親於2011年10月間突然心肌梗塞過世,許宗煥為感恩永遠的母親,承蒙家族同意,把母親指定留給他的畢生積蓄及喪葬費共新台幣100萬元,捐給彰化縣大城鄉豐美國小母校,由校長蔡建忠代表接受。
  蔡建忠校長表示,許宗煥等許家親人,生活並不寬裕。平時,因許宗煥全心全力義務指導豐美國小師生陶藝,讓豐美國小以陶藝榮登教育部全國百大特色卓越學校之一;而這筆百萬愛心基金,一定能造就許許多多小小陶藝家,讓許宗煥與母親的愛永遠傳出去。
  許宗煥表示,20歲工作受傷,母親陪他度過自閉人生,包容他亂發脾氣,鼓勵他走出低潮,後來他從繪畫、陶藝的藝術創作世界找回自信。遭遇變故後,母親是最堅強的人,她鮮少抱怨,把所有悲苦往肚裡吞,永遠不離不棄,還鼓勵他要堅強獨立,幫助比他更窮苦的人,同時,他用母親的話,為正在和生命搏鬥的人加油打氣-面對困境仍要保持樂觀與熱情。
 
一壺一世界
  有一則廣告如是說:同樣是一把土,有人用來品茗玩味,有人用來賞心悅目,有人用來裝扮建築。是的,別人用筆和紙寫日記,許宗煥則用泥土來紀錄他的生活。
  黏土,它本身沒有什麼價值,但是它的黏性佳、可塑性強,能承受各種不同的壓力。身為一個陶藝工作者,如何把柔柔的一團土,賦予它生命力,一直是許宗煥努力追尋的目標。
  若說十二生肖的拉坯壺系列是許宗煥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那麼手捏壺就是他自我突破的過程,嘗試圓潤之外的各種造型。於是他師法自然,透過寫實的技法,細膩刻畫出枯樹的蒼,竹的勁,蔬果的甜,茶壺的創作不再局限於工作室內,只要手上有一團土,海角天涯隨處皆可捏塑,綜融陶藝心法,徜徉一壺一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