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7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多障原民自閉勇士-王耀樟
多障原民自閉勇士-王耀樟(Wang Yao-Chang)
【原民洪通‧原畫先鋒】


我愛畫畫、揮動彩筆。
韻律節奏,令我快樂。
色彩線條,令我著迷。
我最愛畫畫。
一幅畫皆是一面心靈窗口。
透過窗口我看向外面的世界。
透過窗口別人看見我的內心世界。
我只愛畫畫。
請給我一條彩繪人生的路,請許我一個未來。
——王耀樟

原民洪通‧一畫一故事
  王耀樟,只有3歲智能、語障、重度自閉,又出生於最弱勢的布農族部落。
  他的父親早逝,布農族媽媽喬秋妹罹患重度精神分裂症,中度智障的哥哥無業、姊姊失聯,他們一家人相依為命,惟一倚靠政府救濟金糊口。
  幸遇高雄市立楠梓特殊學校葉世原老師-11年如一日的指導、陪伴、照顧,讓王耀樟彩繪出一條微光璀璨的大道-原民洪通、原畫先鋒。尤其,在王耀樟1千多幅原生畫中,每一幅,都有一個故事。

原生線條.自然彩繪
  王耀樟把真善美得世界化為藝術的理想國,把多障的陰影化為生命的陽光,把悲慘的身世化為希望的美感,每一筆,都是原生的線條;每一幅,都是自然的彩繪,從2239位全球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4年第17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上帝的孩子‧鸚鵡的語言
  高雄市立楠梓特殊學校葉世原老師表示,王耀樟罹患智障、語障、自閉等多重障礙,只有立即性鸚鵡式的仿說如下,常常會惹來誤解或被人嘲笑。
  有一次,媽媽帶耀樟去看醫生,醫生看耀樟身材高壯、相貌端正,於是請他坐下。
  醫生問耀樟:「請問你哪裡不舒服?」
  耀樟回答:「你哪裡不舒服?」
  醫生又問:「你說啊!」
  耀樟回答:「你說啊!」
  於是醫生不耐煩了,以為這個年輕人像是來搗亂的樣子。
  醫生瞪眼睛問:「趕快說!」
  耀樟也開始緊張地回答:「趕快說!」並且也認真瞪大眼睛看著醫生,尤其耀樟是原住民,眼睛又黑又大。
  於是媽媽叫耀樟:「閉嘴!」
  耀樟也轉頭向醫生說:「閉嘴!」
  媽媽著急地對著耀樟罵:「我叫你閉嘴!」
  耀樟也轉頭向醫生說:「我叫你閉嘴!」,其實耀樟一直搞不清楚那些話的意思,但是他可以感覺到醫師與媽媽的口氣是在生氣,只是不知道搞砸了哪一件事或是得罪了誰,這樣的情況總是讓耀樟相當懊惱!
  最後,耀樟媽媽的「終極」表情,通知耀樟把嘴閉住,耀樟的媽媽是布農族原住民,眼睛又黑又大,它傳達訊息的方式,耀樟最能接收。
  可是現在三個人都已經很生氣了,其實耀樟現在也不太清楚在氣什麼?只有媽媽與醫師才知道為何生氣?
  耀樟是上帝的孩子,只會鸚鵡的語言,最亟盼各界多一點點關懷的眼光,少一點怒目相視;多一點溫柔的言語,少一點責備的音響。

特殊行為‧請求包容
  耀樟有別人看不見的怪癖,不敢拿掃把-因為掃把太髒,不敢拿抹布-因為抹布太髒。
  耀樟對一些事情敏感,當別人吹氣球時,或氣球飄過耀樟頭上時,總是令他有些緊張。最令耀樟不舒服的,就是有人在旁邊拉橡皮筋,拉長拉短好像在拉他的神經一樣。
  耀樟對光線、噪音也有些畏懼,居家生活中,窗外的光線太亮總讓他心浮氣躁、心情無法放鬆,還有周圍若是有人發脾氣大小聲吵架,他也會害怕。
  在世界每個角落,有許許多多像耀樟一樣的天使,但願,我們多一點包容,多一點尊重、多一點同理。

永遠都是三歲
   一個低智能、低社會功能又重度自閉的人,猶如一萬年前坐著時光機直達現代一般,沒有社會性的包袱,又有如同自然人一般的活力,靠著這一股與生俱來的生命力,觀察與專注作畫,樂在其中聚焦於他所喜愛的畫畫天地。
  王耀樟在楠特的導師葉世原,查閱耀樟國中時期的魏氏智力量表,測驗結果顯示耀樟:空間能力中低等,其他智力項目皆趨於最低點。
  對耀樟來說,視知覺與手部的感覺統合,是目前相對較優勢的潛能,加上他持續嚴重的自殘行為,經過多方嘗試後,發現能克制耀樟負向情緒發作的方式-即是「畫畫」,可以穩定情緒。

畫畫是情緒的出口
  這就是所謂「交互抑制」的原理:若是做自己喜歡的、高興的事,就沒有時間去做討厭、生氣的事,於是情緒也就處於正向的狀態。
  於是,第一學期由葉世原老師安排耀樟規律時段畫畫,內容主要是模仿參考攝影雜誌照片或畫家克利、梵谷… …等線條明晰的畫作。第二學期,葉世原老師發現繪畫對耀樟而言是一個窗口:學習外在事物的窗口、察覺自我存在的窗口、展現自我的窗口,逐步帶動耀樟身心朝正向發展,而非原本的停滯狀態。
  粗壯孔武有力的耀樟,作品最大的特色是揮筆如刀又快又準的流線,有自己的韻律節奏,自由揮灑,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具有自己獨特的完形知覺,毫不猶豫的畫,一旦開始畫就沒辦法停止;當完成繪畫之後,就再也不在乎作品的存在,只想要再畫下去,毫無成就動機的驅策,思維也無失敗成功的社會包袱,百分之百的純粹繪畫-原生畫。

理想國與真世界
  柏拉圖在「理想國」一書中,認為最好的國家是由哲學家所治理的,那如果這個世界是由最有想像力的藝術家來治理呢?想必會非常與眾不同且有趣吧!耀樟為他生活的世界提出一些自己的想法,並試圖從創作中,將真實的世界裡一景一物,形塑成一個理想的國度。
  綜觀王耀樟的創作,由於他是一個多重障礙的創作者,在各項表達能力掌握度都比常人微弱的情況下,卻讓他發展出視覺繪畫的表現能力。
  他對於視覺所觀察的物件,一直到手繪傳達出物件本身形象時,對旁觀者而言,卻不像是再現一個真實世界景物,反而像是一個創造出來的想像物,像一個理想的型態。
  他先利用蠟筆在紙上隨意揮灑,幾乎是看不出規則也無始無終的線條,再經過第二層次的水彩塗染之後,即能呈現出既繁複又具有視覺特色的圖樣。
  他的作品似乎不存在立體或深度的概念,無論是動物、植物或是各種人像與器物,他都能夠用一種平面視覺的線條去表現,若說立體派的創作是用一種科學的角度去解構立體形象物,那我們就更驚訝於王耀樟他實際視覺中看見的與看不見的,或是能夠簡單把結構去除或平面化的過程到底是什麼。
  王耀樟在「再現真實」的過程中顯現出截然不同的世界景色;王耀樟的創作,在真實世界與理想世界裡擺盪。雖然無關宏旨,但是藝術史上紛紛擾擾的終極命題,不就是在呈現「真實」與創造「不真實」兩者中間不停游移,始終沒有定論嗎?
 
原生的線條‧自然的彩繪
  大家欣賞王耀樟的創作,第一是驚奇、第二還是驚奇、第三更是驚奇!
  大家很容易為那種不斷延伸、天馬行空的線條感到著迷,似乎永遠不知道他從何開始、從何結束。
  而一旦鋪上顏色,畫作的形象便自然躍於紙上,並發現蠟筆的線條彷彿像是退居幕後一般,只留下淡淡的殘影,卻是那麼恰到好處勾勒出作品的完整性。
  耀樟尤其擅長勾勒出花的姿態,耀樟筆下的花朵經常是一種剛硬決絕的線條,並呈現出一種自由揮灑的美感,而對於人物畫的表現,則是一種有如立體派解構的平面形象,充滿著獨特的奇幻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