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7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非洲動物保姆—達芙妮‧謝德里克
非洲動物保姆—達芙妮‧謝德里克(Daphne Sheldrick)
【創辦大象孤兒院‧終生救助動物】


十五年之內,非洲僅存的六十萬頭大象,終將滅絕。非法盜獵與象牙交易是大象最重要的死因,人類的貪婪,正式這場浩劫的殺手。
——達芙妮‧謝德里克

救助動物‧60年如一日
  非洲大象孤兒院創辦人達芙妮‧謝德里克(Daphne Sheldrick),為了拯救大象以及其他野生動物孤兒,達芙妮‧謝德里克於1977年在肯亞首都奈洛比成立「大象孤兒院」,她迄今已養育了950頭孤兒小象以及其他3千多受傷的野生動物,並長期訓練牠們返回山林自立生活的能力,一批一批野放成功,救助動物,60年如一日,讓大地重現生機。

英國女王親頒勳章嘉勉
  她一方面為紀念第二任丈夫大衛.謝德里克(肯亞東部查佛國家公園的傳奇園長),一方面基於對野生動物的熱愛與使命,嘗試在國家公園內飼養,並復育各種野生孤兒動物,為孤苦無依動物孤兒打造一個溫暖的家。同時,為了讓她的丈夫大衛‧謝德里克對動物的愛傳揚出去,達芙妮在大女兒潔兒的協助下,成立了「大衛.謝德里克野生動物基金會」,擴大義助全非洲所有動物孤兒。2001年,達芙妮獲頒肯亞的勇士勳章,2002年獲得BBC的終生成就獎章,2006年則由英國女王頒予爵級司令勳章。
  最難能可貴的是:達芙妮因不恥第一任丈夫比爾‧伍德利暗中勾結不法集團——盜獵謀利,為守護動物而離婚;達芙妮感動大衛.謝德里克全心全力救助動物,共結連褵。

感動美國好萊塢所有影星加入守護動物志工
  由是,達芙妮‧謝德里克以尊重、同理心,以及對所有生命的愛,終生保護非洲野生動物,全力於對抗盜獵,打擊象牙、犀牛角非法交易,還永續推動制定更完善的野生動物保護法,為動物離婚、為動物結婚,救助動物、當仁不讓,60年如一日,感動美國好萊塢所有影星,加入永久性「守護動物志工」行列,不愧為「動物保姆」,從全球2239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4年第17屆球熱愛生命獎章」。

自幼與動物結緣‧守護非洲原野
  達芙妮1934年生於肯亞,其先祖在二十世紀初,為首批因英國掠取東非資源與維持戰略位置所需,在殖民政府的獎勵下舉家自南非遷至肯亞的家族。而達芙妮與動物結緣,從她幼年生活說起,因父母以開設農場為生,飼養著許多牲畜、家禽與寵物,讓達芙妮的童年生活,總是得和家人一同與各式各樣的動物打交道,造成達芙妮絲毫不懼怕動物的性格。每次拜訪外祖父母的路途上,那座必經森林,讓小達芙妮在母親的教導下,認識有著無窮奧妙的植物,以及形形色色的野生動物,這平常難忘的經驗,讓達芙妮萌發對大自然探索的慾望。雖然達芙妮的父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為了補給英國士兵的糧食,被指派從事捕獵野生動物製成肉乾的工作,她雖有所不忍,但也在此機緣下,讓達芙妮能隨著父親遊歷,見識到肯亞野生動物之美。
       達芙妮的第一任丈夫比爾‧伍德利,則讓達芙妮與保育野生動物結下不解之緣,還未結婚前比爾先任職奈洛比國家公園初級助理管理員,不久又轉往正在開發中的查佛國家公園任職。婚後,達芙妮帶著大女兒潔兒一同到查佛國家公園定居,也認識比爾的主管大衛‧謝德里克。當時的查佛國家公園,是肯亞面積最大的國家公園,因位處偏遠的東部,是當時肯亞最人煙罕至、默默無名的國家公園,又因大象與黑犀牛資源豐富,一直是盜獵者橫行的地方。盜獵使公園內的野生動物遭受慘重的傷亡,大衛則誓言要打擊盜獵行為。

為動物離婚‧為動物結婚
  達芙妮因不恥第一任丈夫比爾‧伍德利暗中勾結不法集團——盜獵謀利,為守護動物而離婚;達芙妮感動大衛.謝德里克全心全力救助動物,共結連褵。
  大衛招募許多非當地部族的壯丁,再施以軍事化的訓練,形成一支「野戰軍」,打擊日益猖獗的盜獵集團,這也是日後東非地區各國家公園反盜獵組織的雛型。由於大衛反盜獵的行動成效不錯,獲得殖民政府當局的親睞,不但擴大組織與設備,還加重盜獵者與掮客的刑法,有效嚇止盜獵歪風。
  此時的達芙妮,則在園區內協助處理一般行政事務。閒暇時,大衛會帶著他們在公園內遊憩,並認識各種動物在野外的生態,訴說他對保育野生動物的看法。更重要的是,大衛將他所撫養的動物孤兒交給達芙妮以及大女兒潔兒照顧,讓達芙妮開始意識到動物孤兒的問題,而照顧這些動物孤兒也成為她生活的一部分。
  達芙妮對大衛打擊盜獵者的氣魄,以及建立野生動物能安居的曠野天堂深深感動。然而,達芙妮卻對第一任丈夫比爾身為國家公園管理員,平日在園區內保育野生動物,假日卻熱衷於在國家公園外進行合法狩獵的行為感到不滿,加上生活習慣漸異,最終以離婚收場,並改嫁大衛.謝德里克。

夫妻同心‧守護動物
  大衛成功解決肯亞盜獵者的問題後,夫妻倆開始將重心轉到查佛國家公園內的各種建設與動物保育工作。他們曾在公園內進行長達三個月的野營,期間探索查佛國家公園各種問題與進行生態記錄,更帶回許多大象、犀牛等動物孤兒,讓原有的動物孤兒大隊更加龐大。有趣的是這些動物孤兒,相處在一起卻十分融洽,時常成群結隊在園區內四處遊走,讓參訪公園的遊客看到它們都覺得十分驚喜,反為成為園區內一大賣點。而達芙妮也樂於將他們在公園內的住家周圍,建設成動物孤兒的樂園,分享給這些動物孤兒。並思考如何更細心地照顧這些無依的孤兒,為它們將來返回大自然做好準備。
  1963年肯亞獨立,達芙妮與大衛並未離開他們所熱愛的查佛國家公園與動物孤兒,繼續在非洲大地上堅持他們的保育理念,然而接踵而來的是一次次驚險的挑戰。首先,獨立初期,查佛國家公園復育野生大象有成,造成象群不斷擴大,有部份人士擔心龐大的象群會排擠其他野生動物,決定進行適當地屠殺,以維持生態平衡。然而身為園長的大衛堅決反對,因為他堅信每種動物都有情感存在,屠殺不只會影響象群心理發展,更會破壞象群對人類的信任。其次,曾有科學家以研究之名,要求提供龐大的象群遺體作為研究之用,然而在大衛忍痛同意第一次樣本採集後,他發現其實已有更人道的方式,可以研究大象族群分佈、遷徙等問題。最後在大衛與肯亞政府的協商下,他請走這批科學家,制定更嚴格的國家公園野生動物觀察法規。

馬賽勒行動‧打擊盜獵集團
  最令夫妻倆痛心的,就是盜獵的復甦。1973年9月,象牙在國際市場的價格飆漲,肯亞出口的象牙量節節飆升,肯亞的大象總數則從1972年約50萬頭,大幅下降至1973年的30萬頭,但腐敗的官方卻無積極的作為嚇止盜獵。所以大衛再度挺身而出,成立了「馬塞勒行動」,配以更精良的裝備,以及專責的法官,在國家公園內打擊盜獵,但仍來不及阻止成千上萬頭的大象與犀牛遭到殺害。
  雖然,第一線保衛野生動物的工作是由大衛在推動,但達芙妮總是堅定地支持大衛所有保衛野生動物行動,讓大衛無後顧之憂。並在公園內擔任稱職的動物孤兒保姆,以愛護照顧所有生命。有一回有一頭虛弱、未斷奶幼象從遠方送來他們的營區,生命危在旦夕,這是達芙妮收養過最小的幼象。為小象喝奶在當時已是浩大的工程,更不幸的是,在達芙妮的經驗裡,從來沒有成功拯救過只靠牛奶存活的新生小象的例子。然而,幼象的哭號聲,散發出牠想求生的訊息,打動了本想放棄的達芙妮,在她的不斷試驗下,她終於調配出適合幼象的乳品——以椰子油調配的乳品,讓幼象——小蝶得以生存下來,並融入動物孤兒大隊的陣容裡。

繼承夫志‧創辦動物孤兒院及基金會
  1976年肯亞國家公園處和政府狩獵部合併,大衛被派到奈洛比擔任規劃單位主任,負責監督肯亞所有國家公園和保留區。達芙妮與大衛被迫得離開他們所熱愛,且奉獻近30年心力的查佛國家公園。達芙妮更擔心那些動物孤兒們,會遭受公園繼任者不當的對待。然而,政府命令已下,達芙妮只能無奈接受這個事實。
  1977年大衛壯年辭世,對達芙妮來說無疑是一個沈重的打擊,但她並未失志太久,為了將大衛的終生職志延續下去,她先替非洲野生動物基金會撰寫動物保育文章,分享她與丈夫在第一線親眼目睹的真實現況。隨後,達芙妮雖無法如大衛身處第一線,對抗盜獵者,但在家人、好友與非洲野生動物基金會的協助下,爭取到在奈洛比國家公園內,成立了「大衛.謝德里克野生動物基金會」,其宣言如下:
  大衛‧謝德里克野生動物基金會支持所有協助保育、保存、保護野生動物的作法,包括反盜獵、保護自然環境、提升社區意識、處理野生動物福利問題和為有需要的動物協助獸醫服務,以及救援及撫育大象及犀牛孤兒和其他物種,讓牠們終能得享高品質的大自然生活。
  達芙妮對收留、保育大象和犀牛等動物孤兒的工作績效卓著,還研發出許多動物食品,讓動物孤兒可以成長茁壯,並重返大自然。達芙妮也運用紀錄片、宗教、影視名人等各方力量,持續關注肯亞野生動物保育問題,不斷向肯亞政府施壓,要求重視盜獵象牙、犀牛角等議題。
  在達芙妮與「大衛.謝德里克野生動物基金會」近40年的努力下,包括肯亞等非洲野生動物保育工作已有大幅成長,如今基金會已由她的二女兒安琪拉接棒負責。2001年,達芙妮獲頒肯亞的勇士勳章,2002年獲得BBC的終生成就獎,2006年則由英國女王頒予爵級司令勳章,是肯亞自1963年獨立以來,頭一位獲此殊榮的人。八十歲的達芙妮,以終生擔任動物保姆為榮,把每一天當做最後一天,分秒必爭守護所有野生動物,更透過各種方式,把野生動物保育工作推廣至全非洲,甚至是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