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7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無腿舞后-廖智
無腿舞后-廖智(Liao Chih)
【截肢跳舞.鼓舞生命】


我沒有一分鐘,為失去而哀悼。
如果我的缺乏讓人懂得珍惜,那缺乏就是好的;
如果我的軟弱讓人學會感恩,那麼軟弱就是好的;
如果我的哀慟讓人心變得柔軟,那麼哀慟就是好的;
如果我遭受傷害卻讓人明白饒恕,那麼傷害就是好的……
我是什麼樣不是最要緊的,重要的是人們從我的生命經過,會變成什麼樣子。
——廖  智

跳出夢想.舞動希望
  廖智於1985年出生於四川省綿竹市漢旺鎮,從小喜歡歌唱,在大大小小舞蹈比賽中得獎無數,曾為世界小姐重慶賽區總決賽獻舞,2008年剛成為一個孩子的媽媽,5月12日大地震一夜間改寫命運,埋在廢墟裡26個小時,失去女兒、失去雙腿、失去婚姻…,但是廖智沒有因此而放棄。
  廖智始終認為:災難是最好的老師,它讓廖智獲得重生的機會。她在痛不欲生的治療、復健中,使勁憋住眼淚,堅持在輪椅上持續跳舞,除自編自演《鼓舞》,還創辦了大地震後第一個公益殘疾人藝術團-鼓舞藝術團,多年來,為災區重建籌款義演達193場次,震撼了13億大陸同胞,被尊為是最美的志願者、無腿希望舞后…

從自卑的受助者,到尊嚴的志願者
  由是,廖智在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中,活埋26個小時,失去雙腿,失去女兒,失去婚姻,卻永不放棄,忍受千刀萬剮的疼痛,日夜練習,從學會跪立,到在鼓上起舞;從最自卑的受助者,到最尊嚴的志願者。
  因此,廖智在生命大地震中昇華,從零開始,面對真相,割捨過去,感謝折磨,實踐真愛,跳出夢想,舞動希望,鼓舞生命,不愧為「無腿舞后」,從全球2239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4年第17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父親的不離不棄.讓她堅持活下去
  雖然帶著假肢,廖智依舊堅定地站著到處演講。當廖智步態輕盈、舉止優雅地邁上講臺時,全場給予她熱烈的掌聲。2008年5月12日,身在綿竹的廖智是災難的親歷者。平靜歲月被山崩地裂攪亂,幾秒鐘內,她和婆婆、女兒一起被壓在垮塌的房屋下。黑暗中,她眼睜睜地看著婆婆和女兒相繼死去。
  廖智回想:「我被埋在廢墟裡,試圖掙扎,但整個廢墟紋絲不動。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人在大自然面前是多麼的渺小!我無法保護自己最愛的人,也無法拯救自己,我只能很無助地趴在那個又陰冷又堅硬的角落,做不了任何事情。」
  廖智一條腿被壓在預製板下,另一隻腿被鋼筋穿透,刺骨的疼痛和身邊人的離去-曾讓她絕望,但是父親的不離不棄和撕心裂肺的吼叫;讓她記起-自己也是父母唯一的孩子。「我突然之間就哭了,好像重新活了過來,我想有什麼資格選擇放棄,我太自私了,我也是我爸爸唯一的孩子,他怎麼能接受女兒就這麼死在裡面。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一直堅持著要活著出去。」
 
堅持傳遞信心.用生命影響生命
  在天災面前,廖智是不幸又是無比幸運的。她成為那幢樓裡唯一倖存者,在艱苦的醫療條件下,她又得到了來之不易的治療機會。有人說:「失去了那麼多,你怎麼可以笑得那麼開心?」面對不解,廖智說:「那是因為你們不知道生命有多麼可貴!不知道當一個人成為數萬人裡面唯一的倖存者,會有多麼的感恩。當你去感恩這一切的時候,你不會埋怨任何你失去的。因為你所擁有的,已經是非常來之不易的了。剩下的一切,值得用一生來守護。」
  廖智說:「我要一直做一個幸福的人,一直笑著活下去,讓那些擁有一切的人,都可以來羡慕像我-這樣一個一無所有的人,那我才是真正的幸福的人。」
  躺在病床上的廖智決定-把這個信念傳達給其他的病友們!她每天去敲開幾個病房的門,用她的熱情融化其他病友,與他們成為朋友。於是「輪椅隊」的聚會地點一改再改,當廖智的病房擺不下那麼多的輪椅後,聚會的地點改為醫院大廳,後來又改到了醫院的大院。

戰勝截肢重新舞蹈.成為最美無腿舞者
  廖智優雅美麗地站在臺上,娓娓道來她戰勝假肢的痛苦經歷。截肢後她一度放棄假肢,選擇輪椅。直到有一天清晨起來,廖智想上廁所,卻發現家裡沒有人,她才意識到假肢的重要性。
  她從床上爬下來,找到假肢,跌跌撞撞扶著床走進衛生間,結果人直挺挺地摔倒在裡面,頭撞在馬桶的邊緣,頭發散在馬桶裡。
  「我好不容易掙扎著爬起來,在面前那個巨大的洗手台鏡子裡看到自己,額頭上鼓起來一個很大的包,頭髮濕淋淋的,人腫得像個饅頭,這是我一生中最醜的時候。」
  廖智說:「我哇地一下哭了起來。我對自己說,廖智你才24歲,如果從24歲開始,就過這樣的生活,這麼狼狽、沒有尊嚴、這麼醜陋,你覺得能夠面對你的人生嗎?你真的能這樣過一生嗎?」

我還要跳起來
  於是廖智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伴著激烈的音樂每日每夜的忘我練習,她對自己說:「我一定要走出去,我還要跳起來。我寧願承受身體的痛苦,也不願意面對空空的自己。」十多天后,當廚房的熱水燒開時,廖智不經意間走出房間,將熱水倒入水瓶,抬頭卻迎來父母驚喜而含著眼淚的目光。
  在手術僅兩個月後,廖智在大鼓上用生命的力量-敲出了絕美的鼓點,那支舞便是《鼓舞》。這支舞震撼了無數觀眾,也鼓舞了無數受災的民眾。戰勝苦難,翻開人生新的一頁,廖智做到了。
  一個人生命當中最黑暗的時刻,往往會成為你這一生走向光明的途徑。
  廖智說:「夢想是可以實現的,就在於你能不能夠抑制心裡的恐懼,夢想需要信心。」

用生命鼓舞生命
  廖智有豐富的志願者經歷,在回答研究生志工團同學-關於志願者的問題時,廖智說,志願者的態度比方法重要,志願者不要想到去改變環境,而是應該放低自己,用謙卑的心去交朋友,去充實自己的生命。同時應該注意的是,志願者應該做受助者的支持者和堅強後盾,而非影響別人的正常生活。
  廖智勉勵所有志願者:「當我鼓勵同樣截肢的病友們,陪他們一起歡笑時,有人說,廖智你做的這個事情沒有什麼意義。因為你陪著他們的時候,他們是快樂、充實的;你離開後,他們又會很失落。我說,如果我不去,他們連僅有的快樂都沒有了。」
  廖智說:「不要認為你的友好、付出和善意是無用的,至少在那一刻它絕對有著重要的意義。做一些小事,就可以影響一個人的生命,這就叫做用生命來鼓舞生命。」

帶動大家起舞
  廖智到每個場所生命分享,都會帶動大家起舞,也會苦口婆心,與大家擊掌共勉。
  廖智總是南北奔波激勵所有青年:趁著年輕,大家應該勇敢付出自己的愛,勇敢做自己,這也恰好呼應了日前網路上點閱最多的文章—《莫讓青春染暮氣》。
  廖智最樂於與青年對話生命,主要聚焦當下青年的方向迷茫、價值困惑與認同缺失。
  廖智最珍惜與不同行業、不同人群在一起,大家一起堅持夢想,大家一起不懈奮鬥!大家一起實現人生價值的中國夢想,大家自由自在分享彼此的青春夢想、奮鬥經歷、人生感悟和傳播青春正能量,進而激勵青年用朝氣蓬勃、敢想敢幹的態度擁有夢想,引領青年用銳意進取、百折不撓的精神實踐夢想。
 
以下是廖智鼓舞生命的自述:
《感謝五年前的自己》
心靈減法
  五年前的妳:當我努力回想五年前的妳,好像與現在的我,也沒有什麼不同。現在還常常有人會問我:妳有二十三歲嗎?這時候我就會暗自竊喜,並不經意地想起妳。看來時光增長了年歲的數字,卻很溫柔地沒有在我的臉上留下過多印記,不知道是否因為這些年心靈一直在做減法,所以也悄悄減去了歲月帶來的痕跡。然而,總歸還是有一些不同之處的,比如,妳擁有一雙苗條、美麗的腿?
  那時候,站在舞蹈房裡,陽光灑下,妳盡情旋轉、跳躍。看著汗水順著靈活的雙腿滴落在地,妳無數次為之感到驕傲-仿佛這是造物主對妳格外疼愛的標記,讓妳像個精靈,在音樂的節奏中盡情地綻放美麗。跟妳學跳舞的小朋友們總愛圍著妳,嘰嘰喳喳地爭論妳更喜歡他們當中的哪一個,妳的美麗好像讓孩子們覺得-被妳格外寵愛就是值得驕傲的事。
 
生死一線
  那是2004年的秋天。那時的妳,青春年少,有大把的時光可以揮霍。畢業後,妳回到了老家,四川省綿竹市漢旺鎮。在2008年之前,這是個景色秀麗的大城鎮,距離汶川地震震中直線距離約三十公里。與所有情竇初開的少女一樣,妳渴望愛情,期待白馬王子的出現。
  2006年冬天,半夜兩點,一個追求妳許久的男人,站在樓下等了妳幾個小時,只為讓妳吃上一口熱氣騰騰的包子。妳感動得一塌糊塗,連婚禮都沒辦,也沒有來得及穿上所有女孩子夢寐以求的潔白婚紗,就嫁給了他。當然,現在我只能稱呼他為「前夫」。
  一年後,你們的小寶寶-蟲蟲誕生了。
  家庭富足,工作穩定。所謂幸福生活,大致如此吧。然而,災難突如其來。2008年5月12日的那個下午,一陣劇烈的晃動之後,妳和女兒、婆婆抱在一起,落入黑暗中。婆婆就在身邊不遠處,「說話,不要睡!」妳反覆對婆婆說。可是,婆婆的話越來越少,她還是睡著了…。
  妳探出手,四處都是粗糙和堅硬。突然,妳的指尖在身下的空隙裡觸到一片柔軟,那是女兒滾圓的小胳膊。妳摸著那一片冰涼的柔軟,閉上雙眼,頭腦一陣昏暗。回過神來,妳開始唱歌,唱〈鈴兒響叮噹〉,唱〈種太陽〉,唱〈豬小弟〉…把記憶中那些蟲蟲一聽到就會嘻嘻哈哈笑個不停的兒歌都唱給她聽。一遍又一遍。妳使勁搖她,她還不會說話,可她為什麼不哭?
 
爸爸呼喊
  妳聽到爸爸在外面撕心裂肺地呼喊,聽見救援隊施救的嘈雜聲。但一天過去了,妳仍然躺在黑暗裡。家毀了,女兒沒了,妳害怕、無助、不解、絕望,不肯再回答家人的呼喊。
  慶倖的是,二十六個小時後,妳被救了出來。在送到醫院的第一時間,妳親手簽下了截肢手術的同意書,無論殘缺還是完美,活著比什麼都要緊。
  截肢住院期間,一個志願者組織聽說妳是舞蹈老師,專門指導妳編排了一支振奮人心的舞蹈—《鼓舞》。妳用膝蓋跪在床上,用力練習舞蹈動作。醫生擔心不利於傷口癒合,怕妳疼。可妳說:「腿沒有了,痛一下不好嗎?」
  只有在夜深人靜時,柔弱才會爬上眼眶。妳又痛又累,真想驕縱自己一把,不想疼倒在重新開始搭建人生的途中,可是一想起辛勞的父母,妳的拳頭就攥了起來,妳對自己說:「不能再拖累爸媽了。」
 
一舞成名
  《鼓舞》讓妳一舞成名,媒體紛紛採訪。妳又裝上假肢,像一名舞蹈的初學者,踉踉蹌蹌地從醫院裡走出來。妳用假肢先學會了舞蹈,然後才是走路。
  2009年的除夕,一紙離婚協議書擺在妳面前,妳又一次提筆簽下自己的名字,並不比簽手術協議書輕鬆。當年的海誓山盟,終於走向了分離。
         「雙腿截肢,女兒沒了,愛人也走了,怨恨嗎?」有朋友這樣問。「沒什麼好埋怨的,如果這是上帝的安排,我就閉口不語。」妳說。妳的平靜令朋友震驚,但我知道妳的心思,怨恨只會讓生活更黯淡,再多的眼淚也改變不了事實。
         2009年初,妳從北京乘飛機回重慶。在候機廳,一位外國男人把臉藏在報紙裡偷瞟妳,似乎對妳如此年輕就坐上輪椅感到很好奇。妳突發奇想,一屁股坐在人家旁邊,趁對方不留意,從大大的裙擺裡猛然拔下假肢扛在肩上。看著對方嚇紅了的臉龐,妳卻在「咯咯」的笑聲中慶賀自己成功-完成了一次促進中外交流的惡作劇。
 
感恩成長
         為了能養活自己,從2009年開始,妳找了十幾個殘疾人,組建了殘疾人藝術團,四處演出。雖然時常入不敷出,但妳總是說,前途光明。
         五年了,原本單純的妳,何時變成了成熟的我?
         我找不到那個時間節點,但我看得到,一路走來,妳從隱忍落淚,到抿緊嘴角;從黯然神傷,到坦然微笑。妳悄然走遠,換作我站在人生的舞臺之上。過去的幾年裡,從完全不瞭解公益事業,到結識一批又一批志願者,參與一項又一項的公益活動,我漸漸對公益事業產生強烈興趣,一直想組建一個志願者交流平臺。 
  「4/20雅安地震」,我第一時間奔赴蘆山。五年前,我是一名地震災區的受助者;五年後,我希望能夠用自己的綿薄之力,為雅安的鄉親,甚至兩岸同胞、全球弱勢族群,做點事情-既是感恩,也是成長。
 
活出感謝
  儘管不少人質疑我沒有雙腿-是否真的可以作為志願者的一員?但是我卻深深知道幫助的本質-不是能不能做,而是願不願意。只要願意,愛心就沒有限制。我的雙腿在整個救援過程中,並沒有成為同行隊員顧慮和關注的地方,因為平常我的運動量就超過一般人,身邊的親戚好友,也會經常遺忘我與大家有什麼不同之處。所以,擁有一顆健全的心,就不會認為自己的行為弱於別人。
  一名大學生志願者,臨時加入我們的團隊,負責發放食物。我叮囑他:「在發放乾糧之前,要先問別人一句,需要水嗎?」給受助者真正需要的東西、尊重他們的需求、傾聽他們的聲音-志願者當然不應只擁有愛心,還要善於思考和站在對方的角度看問題。從自身經歷,我知道,哪怕一句話不說,只要真誠的?明,讓所有需要的人榮獲尊重,他們就能夠感受到溫暖和希望。
  今年年初,一家公司邀我去做演講,我演講的主題是「活著就要感謝」,感謝所有這一路陪伴在我們身邊的人,同時也感謝從前的那個妳。感謝五年前的妳,雖然錯過、痛過、彷徨過、掙扎過,但是不管怎樣-這一切的苦難,妳承受了,並且承受住了。感謝妳。是那時的妳,成就了現在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