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7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韓國四指鋼琴天使-李喜芽
韓國四指鋼琴天使-李喜芽(Happy Lee Hee-Ah)
【超越四肢畸形.永奏幸福樂章】


我沒有埋怨過-自己跟別人不同,我相信用積極正向的態度生活,就會幸福起來,只要自己覺得幸福,那麼別人的眼光、批評也不會對我造成傷害。
——李喜芽
 
把愛的音符傳送全球
  舞臺上傳來蕭邦《幻想即興曲》樂章,聽眾在樂曲中除了感受活潑、輕快的旋律外,更感受到愛和勇氣,這全因演奏者李喜芽不畏身體的障礙,在媽媽禹甲仙無私的愛和扶持下,用四隻手指遊走於黑白鍵間,彈奏出多首名曲,成為「四指鋼琴天使」,把愛的音符傳送到全球。
       閉上眼傾聽琴音,大抵不會猜得出演奏者是個每隻手-只有兩隻手指、沒有小腿和腳掌的身體殘障者。1985年7月9日生於韓國首爾-四指鋼琴天使李喜芽,憑這僅餘的天賦,為自己帶來不一樣的人生。

4>10的奇蹟
  李喜芽一出生,即為一級先天性四肢畸形,每隻手只有兩隻手指,膝蓋下沒有小腿和腳掌,迄今身高只有103公分,還有智力障礙、學習障礙。
  但在母親禹甲仙無微不至的陪伴下,每天練琴10小時作為復健,不但超越四肢畸形-永不放棄,堅強拚搏,以四隻手指,戰勝常人的10根手指,而且琴藝突飛猛進,先後榮獲韓國總統突破身心障礙獎章、韓國全國學生音樂比賽第一名、全國身心障礙藝術比賽第一名等各種鋼琴演奏大獎。同時,以第一名完成韓國康復福利大學學業。

用5年6個月彈會蕭邦《幻想即興曲》
  李喜芽演奏100多首曲子,都是苦學記下來的,比別人要多付出好幾十倍的努力。
  一首蕭邦的《幻想即興曲》,她就用了5年6個月的時間,才學會彈奏。她總是一直練、一直練、… ,把4根手指,當10根手指用。
  李喜芽酷愛蕭邦,也喜歡所有浪漫的東西。
   她唱起《月亮代表我的心》時,歌聲也非常悅耳動聽。

與鋼琴王子克萊德曼同台送愛
  李喜芽為全球籌募「身心障礙者行動服務基金」,曾多次受邀到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日本、中國大陸、香港、台灣、東南亞等巡迴義演,也感動了黃金左手的加拿大籍鋼琴王子克萊德曼(Richard Clayderman),多次同台送愛,感動千千萬萬人。
  李喜芽還錄製她全球義演的作品,包括蕭邦的《升C小調幻想即興曲》、布拉姆斯《匈牙利舞曲》、舒伯特的《小夜曲》、莫札特的《第21鋼琴協奏曲》、馬丁尼的《愛的喜悅》等多張專輯,展開全球義賣-長期義助弱勢。

音樂是最好的化妝品
  2003年李喜芽因公殘障的父親罹癌往生,她和母親禹甲仙相依為命。在母親嚴格而溫暖的教育下,李喜芽先天的殘缺,似乎沒有影響她健全的人格發展。
  李喜芽言行活潑開朗,英文名叫Happy Lee,終日笑嘻嘻,熱愛音樂,也熱愛生命。
  李喜芽曾經想放棄,但音樂給她慰藉、尊嚴和勇氣。
  每天24小時,李喜芽都用音樂克服身心障礙。
  李喜芽十分感恩,能運用上天賦予她的音樂才華,來跟大家分享生命的酸甜苦辣。
  李喜芽逢人就說:「音樂是最好的化妝品。」
  她對生命不無憧憬,最大的願望-是通過鋼琴演奏,為所有正在經歷苦難的人-送去溫暖和希望,也讓四肢健全、生活無憂無慮的大多數人,懂得珍惜所有,更努力去面對每一天。

超越四肢畸形.永奏幸福樂章
  由是,李喜芽(Happy Lee Hee-Ah)化礙為愛,超越四肢畸形,創造4>10的奇蹟,多次與鋼琴王子黃金左手克萊德曼-同台送愛永奏幸福的樂章,把愛的音符傳送全球,不愧為「四指鋼琴天使」從全球各界推荐2239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4年第17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母愛彌補上天給予的殘缺
  1985年生於韓國首爾,李喜芽天生殘疾,出生時不足2.5公斤,沒有小腿、腳掌,兩手無法張開,除大拇指能看出形狀,另外四根手指全扭曲成一團。她大腦輕度受損,身體部分肌肉也無法發揮功能。
  李喜芽的母親禹甲仙傷心欲絕,但在悲苦中她愈發顯出母愛的偉大。她受訪時說:「李喜芽是上天賜我的禮物,我既然給了她生命,就一定要讓她堅強的活下去。」
  長到一歲半的時候,李喜芽依然不會說話,兩歲以後勉強能坐起來,直到五歲才學會用膝蓋蹣跚走路,但她的雙手依然沒有一點力氣,生活起居完全不能自理。
  為了讓女兒能自立自強,禹甲仙在李喜芽5歲時開始讓她學習鋼琴,希望她能把軟弱無力的手練出力氣,以後好獨立生活。
   就在母親的嚴厲督促下,李喜芽開始艱苦的訓練過程,每天練琴10小時,半年後,才終於彈出了聲音。李喜芽說:「那時覺得母親真是狠心,但現在我要謝謝她,要不是她,我怎麼可能會有今天?」

自寫童話.醫好「暈」鋼琴
  李喜芽5歲那年,禹甲仙發現女兒對數字的認知有些缺陷,連1+1=2這個極其簡單的算式,也算不清楚。但是無意間,母親發現自己的女兒對音樂很敏感,聽過的曲子很快就能記住,於是,禹甲仙決定教李喜芽學鋼琴。李喜芽一見到鋼琴就很感興趣,她的腳夠不著踏板,母親於是就對踏板進行改造,開始教李喜芽學鋼琴。
  終於,喜芽能彈簡單的曲子了,慢慢由淺入深,一曲一血淚。尤其蕭邦的《幻想即興曲》,足足花了李喜芽5年6個月,讓她的四指插上翅膀,在黑白分明的琴鍵上跳躍、舞動,如行雲流水,叫人心馳神往。
  正常人用10指彈鋼琴-都會覺得很困難的曲目,李喜芽要用四指完成。枯燥和高難度的訓練、身邊人像看外星人的奇怪眼神,讓她產生了嚴重的心理障礙。一度看到老師便無法正常呼吸,一碰鋼琴就暈倒。
  用李喜芽自己的話說,那是她人生最低落的時期,但她在強大的母愛和對鋼琴的熱愛支撐下,還是沒有完全放棄練習鋼琴,並根據自己的成長經歷,寫了一本《四指神童》的童話書。在這本書中,她向小讀者們傾訴了對鋼琴的熱愛,對人生的冀望,和對苦難的昂揚和蔑視。

將音樂化作正能量
  不少人以為學音樂靠天分,但是李喜芽打破這定理。
  李喜芽出生時雙手,只各有兩隻手指,亦需以輪椅代步,成為鋼琴家的夢想幾無法達成。李喜芽未有自暴自棄,每日苦練十小時,憑努力克服障礙。還到全球各地為慈善基金籌款,勉勵殘障人士努力為生命活出彩虹。
  迄今,30而立的生命天使李喜芽,患先天性一級肢體畸形症,出生時雙手各只有兩根手指,三歲時更需要截肢,此後用輪椅代步。5歲開始習琴,當時只為了訓練手指肌力,但後來漸漸對音樂產生興趣,從此彈琴便成為她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她坦言,要用四隻手指彈琴,難以將旋律連接得流暢,故只好每日苦練十小時,以達到鋼琴老師要求。
  李喜芽受疾病影響,腦功能的障礙,亦使她無法跟上節拍,就算至今她仍未看懂琴譜,所有節拍、音準全靠不斷翻聽背誦而學會。
  單是一首蕭邦的《幻想即興曲》,李喜芽便練上5年6個月的時間。幾經艱苦訓練,李喜芽終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
  彈得一手好琴的李喜芽,每當彈琴時都表現得相當投入,她表演每一首世界名曲,樂曲節奏起伏不一,對於一般人來說已絕非易事,但她卻演繹得遊刃有餘。
  李喜芽行雲流水的琴聲富感染力,令人聽出耳油,而她的手指不停於琴鍵上-靈活地高速徘徊,對觀眾而言,又是另一種視覺享受。

邵曉鈴、李喜芽相見歡
  李喜芽於2009年應伊甸邀請,到台灣與視障鋼琴家許哲誠舉辦慈善音樂會-給生命一個支點.愛的相對論。還記得飛機一降落桃園國際機場,李喜芽就直奔台中,去看看她一直掛念的台中市長胡志強夫人邵曉鈴女士。
  李喜芽2006年曾與邵曉鈴同台演出,沒想到同年11月18日邵曉鈴就發生車禍-死裡逃生、左臂截肢。
  當時李喜芽拜會邵曉鈴時,邵曉鈴女士有些話說得不是很清楚。她的手和臉也有些受傷的痕跡。一開始兩個人互動都很客氣,但喜芽一彈起琴來,氣氛一下子都改變了。她們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時,令人動容。
  像是坐上了時光機,經過了一千多個日子,兩位堅強的女性再次用音樂重逢了。喜芽沒有小腿和腳,雙手各只有兩隻手指,103公分高的她緊緊抱著邵曉鈴,輕輕問:「你的手還會不會痛?」「我覺得夫人還是很健康美麗,和三年前給我的感覺一樣。」喜芽透過翻譯說。
  她們倆都曾經歷生命巨大的變化與挑戰,如今她們都走了出來。當天她們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在歌聲流轉中,彷彿Yesterday one more,一樣歡樂的時光,但一切似乎又和過去有那麼一點不同,我想是因為這些日子的歷練,讓她們的生命變得更加堅強了吧!

來自李喜芽的一封信-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幸福
  我第一次彈鋼琴是在5歲的時候,媽媽總是非常嚴格的指導我,有時還會被媽媽責罵。不過每次鋼琴練習結束後,媽媽都會很慈祥的回答我的疑問。雖然我爸爸現在已經在天上了,但是我記得他總是像朋友一樣,會笑著和我聊天,時常開著玩笑。託父母的福,我許多朋友都稱讚我擁有對答如流的口才。
  我的個子很矮,所以我很喜歡和我一樣是小個子的孩子。雖然有時候小朋友會因為他們的好奇和率直,把我當成玩具,但只要我開心的和大家相處,很快就可以打成一片了。
  我從小就一直得到大家的疼愛。感謝陳英實神父和醫院院長的幫忙,讓我可以跟著媽媽一起到醫院上班,因此我有長達十年的時間,都在醫院裡面練習彈鋼琴。
  所有的阿姨們也都對我很好。特別是現在住在紐約的阿姨,姨丈甚至還懷疑我才是阿姨的親生女兒呢!
  另外,我還要特別感謝一開始就對我進行超猛鋼琴訓練的趙美經老師,為了幫助我克服肢體上的障礙,她設計了漸進式的教學目標,而美麗又優雅的金靖玉老師則教我如何表達自己的情感,將原本硬梆梆的鋼琴聲音,轉變成充滿感性的美妙旋律。
  在美國練琴的日子裡,李慧靚老師指導我透過音樂趣展望未來。而現在已經出家的韓國復健福利大學的韓載希老師,則是將我內心最深處的熱情引發出來的人,因為她,我才能完完全全彈奏出帶有我內心情感的音樂。
  最後,我還要感謝自始至終一直看顧著我的耶穌。
  因為有這些疼愛我的人的幫助,讓我決心成為像海倫凱勒一樣的人。我想要將我所得到的愛,分享給處境困難或是身體有殘障的人。我認為,唯有在為了幫助別人而演奏時,我的音樂才是最有價值的,否則我的彈奏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海倫凱勒曾經說過:「人生是美好的,然而最美好的人生是為了大家而活的。」這也是我的想法。
  我彈鋼琴,並不是為了要和誰比賽,只是單純的回報大家所賜予我的東西;而每天認真、努力的活著,是希望能帶給喜愛喜芽的小朋友們,還有曾經幫助過喜芽的恩人們,一點點純淨、舒服的幸福。
  最後,我還要特別感謝台灣的周大觀文教基金會,頒發全球熱愛生命獎章肯定我以及所有為生命搏鬥的勇士。
——李喜芽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