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8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全盲畫家─黃靖茹
全盲畫家─黃靖茹(Ching-Ju Huang)
【畫破黑暗‧活出光明】


我相信我的求學經驗,將會是一本活教材,帶給日後的同學激勵的作用。在我從小到大的生命過程中,我一直在給自己突破自我的機會,雖然我受限於視力,但突破也是人生的必經之路。
——黃靖茹
 
畫破黑暗˙活出光明
  大葉大學休閒事業管理學系碩士班二年級黃靖茹同學,因罹患青光眼,未及時開刀照護,以致視神經萎縮,到了國小六年級全盲,晴天霹靂,彩色歡樂童年,一夕淪為黑白孤星淚痕,自我封閉3年,幸遇新北市中平國中定向老師石橋珍、台北市立啟明學校陳昭文開導義助,一字一淚痕從點出黑暗,到定向行動;一步一艱困,從畫別自閉,到活用電腦;進而榮獲全國身心障礙會長盃100公尺、200公尺、400公尺第一名,還有繪畫、演講、歌唱、羽球、英文朗誦等各種比賽冠軍,先後榮獲馬英九市長、郝龍斌市長親頒發模範生、市長獎鼓勵與肯定。
  尤其,黃靖茹同學以優異成績,完成大葉大學休閒管理學系學業後,隨即以特優成績考上碩士班。黃靖茹不但常利用課餘,教導愛心服務社同學點字,而且也常利用寒暑假回母校台北市立啟明學校,擔任課輔志工,陪伴啟明的學弟學妹畫別自限、畫別自卑,還不斷鼓勵大家,為更上一層樓做大學生涯規劃,見證「天生我材必有用」。
  最難能可貴的是,黃靖茹勇於挑戰、打破全盲的限制,立志成為全盲畫家,畫別寒冬,畫破黑暗,進而帶動盲人自助助人,跳脫按摩人生,全方位奮鬥探險,彩繪人生,活出光明,不愧為「全盲畫家」,從全球2341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5年第18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世界意外失色
  目前就讀大葉大學休閒事業管理學系碩士班二年級的黃靖茹,小時候,跟同年齡的小孩一樣,天真的嬉戲、構築自己未來的夢想。這樣光彩明亮的世界,伴隨著靖茹直到小學六年級,之後她的視力漸漸退化,世界也越來越模糊了。
  某次無意間跌倒後,靖茹忽然喪失了視力。經過檢查,發現眼睛了出現莫名的病變,確診罹患了青光眼及視神經萎縮。從此之後,黑暗的世界籠罩著靖茹,伴著她度過每一個白天與黑夜。
  美麗多姿的世界,瞬間從靖茹的生命中抽離,也從家人安慰她的話語中-透露著無奈與失望,這些不安、負面的情緒,不斷迴盪在靖茹的耳邊,無時無刻都讓她感到無助及恐懼。此時,只有音樂能夠撫平她脆弱寂寞的心靈。靜茹在聆聽綠鋼琴的音樂時,也唱出生命樂章,藉此回歸溫暖與平靜。

在黑暗中展開新的人生
  在輕柔的樂聲中,靖茹總會想像自己漫步在海邊,想起仍擁有視力時的自己,當時的她可以看清這世界的事物,可以笑著面對美好與醜陋的一切;而如今,她已失去了與世界溝通的一扇門,她想看見綠鋼琴樂聲中的綠意盎然,卻發現眼前是一片黑暗。但是她沒有被擊垮,靖茹告訴自己,上帝關了一扇門,一定會為她開啟另一扇窗,只要用心感受,就能用最純粹的心靈來體驗這個世界。
  抱持著這個信念,靖茹進入了新北市新莊區中平國中的資源班。在資源班,幸遇定向老師石橋珍滿滿的教育愛,讓她在黑暗中重新認識自己,也幫助她重建生活,學習點字、定向行動、盲用電腦等等,開始了靖茹作為盲人的生涯。重新開始生活,並沒有想像中的簡單,它代表著是結束一段舊有、習慣的生活,靖茹沒有選擇逃避,而是張開雙手,帶著感恩擁抱一段嶄新的旅途。
  靖茹一路上遇到許多貴人,同時也是因為她的謙卑,讓她在接受他人的恩惠後,能將它們轉化為自身前進的動力。靖茹難以忘記石橋珍老師對她的影響,石老師除了教會她盲人的基本生活能力,更利用下班時間幫靖茹溫習功課,教導靖茹認識國字、閱讀。石老師的陪伴讓靖茹樂於學習,也讓她有了不向困難阻礙低頭的勇氣與決心。
  國中畢業後,靖茹為了實現上大學的夢想,她進入台北市啟明高中。啟明高中的同學大多與靖茹一樣是視障生,他們開朗的個性讓靖茹迅速融入,彼此相互支持,和所有高中生一樣,學習地理、歷史、數學、英文等等課程。
 
在陪伴與挑戰中名列前茅
  在啟明學校的三年中,她參加了校內外大大小小的比賽,獲得了全國身心障礙會長盃比賽100、200、400公尺第一名、校慶歌唱比賽創意獎、校內國台語演講比賽第三名、全國視障國台語演講第五名、校慶門球比賽第二名等等。靖茹回憶,在各個獎項中,讓她印象最深的,莫過於高一時從馬英九市長手中接下模範生獎狀,又在畢業典禮當天,從郝龍斌市長手中接下全國市長獎的肯定。當靖茹接下這些榮譽獎狀時,她的心裡燃起了更多勇氣與鬥志,並下定決心往這條路繼續前進,相信自己未來會有更出色的表現。而昭文、翠玲老師的陪伴,是靖茹學習過程中不可或缺的動力。由於靖茹較晚開始學習點字,摸點字的速度比同學慢,常常依賴寫國字。然而在做筆記時,往往會找不到筆記的正確位置。而翠玲老師總是站在靖茹身旁,用手帶著靖茹的手,一筆一畫的引導靖茹找到位置。靖茹的筆總會不小心劃到翠玲老師的手,但老師絲毫不以為意,仍然以耐心、溫暖的語氣鼓勵靖茹,讓靖茹在學習的路上充滿著支持與向前的勇氣。
  靖茹高三時的室友,是一位高一的學妹劉玉玲,她除了視障之外還有聽障,而且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全盲與全聾。靖茹與玉玲的溝通方式是在彼此的手掌按上點字,在這一來一往之間,即便看不見彼此的長相、聽不見彼此的聲音,她們仍然能夠毫無障礙的溝通。在玉玲身上,靖茹看見了一個明亮清澈的心靈,與玉玲的相處讓靖茹成為了一個理解別人需求的人,而靖茹也在師長的帶領下,一步步走向更多彩的未來。
 
突破心理障礙,創造自己的價值
  高中畢業後,她考取了彰化的大葉大學。獨自離開家鄉台北,來到陌生的彰化,她感到既興奮又緊張。大學是她從小憧憬的學習殿堂,然而對於盲生來說,適應環境需要花費一段時間。學校安排了一位定向老師林怡靜老師,她每個禮拜從台北到彰化協助靖茹迅速的熟悉環境。怡靜老師了解大一的靖茹,並不適應大學這如同現實社會縮影的運作模式,因此也常常陪伴與鼓勵著靖茹,使她慢慢的不再感到恐懼與害怕。
  學校也為剛進入大學的靖茹,安排了兩位學長作為伴讀生──賴泓華學長和鍾家宇學長,他們雖然領的是學校的工讀費,但是在照顧上從不馬虎。他們每天陪著靖茹去上課,將筆記整理成電子檔的形式給靖茹閱讀,也常利用課後的時間陪靖茹做報告,帶靖茹出去玩。最讓靖茹感到溫暖的是,兩位學長不因為靖茹是視障而同情她,而是像對待一般人一樣的對待靖茹,他們的尊重讓靖茹非常感恩。
  而靖茹自己更是不願意讓失去視力-成為她人生的阻礙。大一參加管理學院的迎新活動時,她和所有人一樣,體驗了走鋼索、垂降、滑降等山訓活動,大三又與同學一同泛舟。當所有的師長、同學都認為這些活動對靖茹太危險,而極力阻止她時,靖茹一一完成這些不可能的任務,用行動消除了所有人的顧慮。靖茹為自己能夠突破障礙感到開心,也讓她體會到:所有的「不能」只是自己給自己的限制,尚未嘗試之前就認定自己不能,只會讓過去和未來徒留遺憾,面對挑戰,她要做的就是迎接它。
  難能可貴的是,這種不放棄的精神並不是三分鐘熱度,也不是貪玩。從就讀啟明高中時開始,靖茹積極的參與班級事務和學校活動,高中時,在昭文老師的鼓勵下,靖茹與一名學弟林昊恩,在各種場合擔任司儀、主持人。在主持的過程中,他們一起學習規劃活動與如何帶動氣氛、培養彼此間的默契。在活動中,靖茹一次又一次的開發自己的才能,也間接使她在大學時確立了自己未來的方向。
  靖茹就讀的管理學院大一、大二是不分科系的,她大膽的探索自己的興趣與能力,也認真讀書,帶著全班第二名的成績升上大三,選擇進入休閒事業管理學系就讀。從高中到大學,她從不曾間斷在自己所熱愛的領域鑽研知識的熱情。
 
走過,才知道得來不易,也學會了付出
  靖茹除了學習,也學會了付出,她在班上教導同學使用點字,雙向的溝通,增進了她與同學之間的理解與尊重。她也自願回到啟明學校擔任課輔志工,除了為學生補習功課,也以自身成功的例子,告訴眼睛看不見的孩子,人生的選擇權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眼盲但是心不可以盲。失去光明的人,不應該被貼上「不能」的標籤,而唯有不畫地自限才能夠走出侷限。
  靖茹走過了失去光明的黑暗期,迎接了人生中嶄新的風景。她相信自己的求學經驗,將會是一本活教材,能夠帶給和她有同樣遭遇的同學激勵的作用。
 
  回首靖茹從小到大的生命過程,她不斷的賦予自己突破自我的機會,她深信機會是自己創造的。雖然受限於視力,但是突破,也是她人生的必經之路。在失敗與重新站起來之間,她要告訴所有人:夢想是建立在想像與執行中,不要因挫折,就受限於壓力之中。反而是要奮發向上學會與挫折相處,雖然挫折感會帶來痛苦和不安;然而一旦突破了它,將永遠成為生命中最美麗的插曲。也因為這樣,才能夠更上一層樓。也不要因先天上的缺陷,而為自己貼上標籤;更不要把自己的障礙掛在嘴邊當藉口,就認為自己什麼都不會。靖茹總是不厭其煩地告訴啟明學校的學弟妹,其實我們跟一般人沒有什麼不一樣。例如,在班上,靖茹和所有同學一樣輪流擔任值日生,然而當她要擦黑板時,她是看不見黑板上哪裡有字的,但是這一點都不影響她做這份工作。她只要花比一般人多一點的時間,一次一次的用直線刷黑板,她就能夠完成和明眼人一樣的工作。靖茹說:「我們只是先天上比別人不足,但靠後天的努力學習,也能像一般人一樣去追尋屬於自己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