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8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環保教母─達琳‧凱茱
環保教母─達琳‧凱茱(Darlene Keju)
【揭發核害‧
守護健康】
 

千萬不要害怕,我們必須度過強勁的海流,才能到達下一個島嶼。
─達琳‧凱茱

島嶼發聲•揭發核害
  達琳是有目標的冒險家。一個堅信要正面迎接挑戰的人,她是社區發展的先驅,發揚了潛在而細微,永遠守護文化和信仰,卻成為國際當權者美國的眼中釘。
  1951年,達琳‧凱茱出生於馬紹爾群島的宜百島(Ebeye Island),經歷過美國政府在1946年到1968年間,所進行的67場核武試爆。然而,和多數馬紹爾群島的居民一樣,達琳有長達數十年的時間,對於核武在他們身上造成的傷害一無所悉。直到27歲來到了美國求學,才一點一滴的挖掘出真相,此後她用生命抗拒美國的壓力,並無所畏懼的站上世界舞台,向世人揭露被美國政府刻意隱藏的核試傷害。
  作為馬紹爾第一位取得公共衛生碩士學位的女性,達琳•凱茱不只向外發聲,她更進一步把在美國所學的公共衛生專業帶回家鄉,向一島一島居民們推廣公共衛生、健康的觀念,也強化了島嶼社區居民的文化認同,讓迷途犯錯的孩子找到歸屬感。
  由達琳•凱茱創辦的國際非政府組織—青年健康夥伴(Youth to Youth in Health),正是她活出愛的延續,在她因癌症病世的十八年後,至今仍然以同樣積極、富有文化內涵的正面能量,持續為馬紹爾群島的年輕人提供保健服務及領導訓練計畫,號召大家永續揭發核害、號召大家永續守護健康、號召大家永續活出希望,不愧為「環保教母」,從全球2341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5年第18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太平洋上的珍珠蒙難
  達琳的父母,在美軍飛彈測試基地旁的小島上,經營一間小商店,從小在一個自信、有話直說的環境中成長,培養了達琳勇於冒險患難的精神。中學時,她的父親送她到夏威夷,和一個美國接待家庭一起生活、讀書。
  之後,她決心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來到美國夏威夷大學攻讀公共衛生學碩士,這對保守的小島居民來說,實在難以想像。
  1979年,達琳利用夏威夷大學的暑假,搭乘客貨二用船來到群島北方的拉塔克礁鏈(Ratak Chain of islands),她在這些群島中旅行,訪問島上的居民,了解核武試爆對於島民的影響。當時,美國政府刻意隱藏了這個礁鏈受到輻射影響的事實。由於它並不屬於美國公開承認的四個受輻射影響的環礁,島上的人民缺乏健康以及環境計畫。
  達琳訪問的婦女們告訴她,有許多流產的胎兒形體,看起來就像水母或一串葡萄。這些田野調查,證明了美國政府掩蓋的事實真相—居民的身體和心靈受到的影響遠超過世人所知道的。
  達琳知道自己是第一位蒐集到—核武實驗倖存者證詞的馬紹爾人,她不能袖手旁觀。因為美國政府對危害輕描淡寫,並且否認輻射落塵會四處飄散,也沒有對於輻射落塵產生的相關問題—包括對畸形兒進行大範圍的研究,而使得問題更加嚴重。
  她在1983年的公共衛生碩士的論文中,談到1979年這趟島嶼旅程,並揭露了受到核武實驗輻射落塵污染的範圍,其實遠比美國政府所承認的四座島要多得多。她要求美國政府將其所進行的67次核武實驗,所造成的輻射汙染攤在世人面前,並且為數千位在1950年代暴露在輻射汙染下,卻沒有獲得相關檢查、或醫療照顧的人爭取該有的權利。
  然而,她的成果得到了正反兩極的評價,當她帶著馬紹爾群島第一個女性公共衛生碩士學位回到家鄉求職,政府竟花了一年的時間,才決定任用她為衛生部的家庭計畫活動處副處長。政府給她的低薪,也表明了她勇於表達意見的表現,並不受到當權者的歡迎。
  即便如此,這位有見識、自信而充滿生命力的女性,並不受到打擊,她將自己視為冒險開闢新天地的先驅,持續的為馬紹爾群島的居民建立衛生保健的觀念。
 
馬紹爾女孩,向世界發聲
  由於達琳為馬紹爾核武實驗倖存者發聲,她在1983年獲邀於加拿大溫哥華每七到八年舉行一次的普世教會協會(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的集會中演講,談論太平洋群島的現況。出席這場集會的人士包含了世界各地的宗教領袖。這場演講使與會人士與世界的媒體為之驚豔,卻也惹惱了美國,美國派駐在馬紹爾群島的大使公開譴責她的演說內容,馬紹爾政府也不樂見與美國簽訂的協議受到批評。
  德國新教教會及宣教協會(Association of Protestant Churches and Missions in Germany) 的艾克哈德吉施普牧師(Ekkehard Zipser)說:「達琳在1983年於溫哥華的普世教會協會集會中所發表的演講,擦亮了世人的眼睛,特別是讓教會的人知道馬紹爾以及太平洋上的居民,因核武實驗所受到的苦難。歐洲人對於太平洋地區的認知,在此演說後才真正覺醒。」
  之後,馬紹爾誇賈林環礁的地方政府議會—做出1996-71號決議表揚達琳專案,當中提到:「達琳•凱茱的成年生涯中,不單只是位直言批判美國在馬紹爾所進行的核武實驗後遺症的人,同時也是要求美國政府完全揭露核武實驗—對於馬紹爾居民健康所造成的影響的堅毅倡導者。」
 
無畏的心靈捕手,找回失落的文化
  1984年,帶著美國夏威夷大學公共衛生碩士學位回到故鄉馬紹爾的達琳,領著政府提供的微薄薪水,擔任衛生部的家庭計畫活動處副處長。家庭計畫影響的層面涵蓋了整個家庭的健康、工作機會、經濟及教育等,卻是預防醫學中被忽略的一塊。她在這個職位上嘗試推動家庭計劃,包括利用電台廣播宣傳,但是這些措施並沒有吸引太多的關注。
  定居在馬久羅(Majuro)的第一個新年,達琳和舊時的親友們重聚,她發想出了一個長遠的計畫,為未來奠定基礎。她找回了馬紹爾在現代社會中消失的傳統—組了一個團體為家人及朋友歌唱,從午夜一直到新年的第一道曙光出現。
  這個活動背後有個深刻的意義—年輕人學會了母語。年長者教導他們馬紹爾人傳承了好幾代,讓瀕臨消失危機的傳統舞蹈及歌曲復活,年輕人在公眾面前表演音樂及舞蹈,進而獲得領導經驗。透過練習及表演,年輕人找回自信心,也更了解自身所處的社區。
  她開始將社區和她的保健業務結合。人們很快就看到年輕人、文化、音樂、舞蹈和戲劇—如何促進社區居民健康,以及這些元素在改善家庭幸福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在城市居民的眼中,對於年輕人有個不好的印象—他們是酒鬼、中輟生、嬰兒製造工廠以及許許多多的輕生者。達琳的小型青年團體開始改變,顛覆了那些過去對於年輕人有著負面想法的大人觀點。許多人開始表達出,以自己家中參與樂團的年輕人為榮的態度。
  在這當中,達琳找到了馬紹爾人與西化取得平衡的方法—無論他們面臨的是核武實驗議題、或是社區的社會結構的改變,馬紹爾人必須實踐他們的文化,並且以獲取新知識為基礎,強化他們的自尊心以及自我認同感。
 
號召青年注入社區活力,保健議題在社區扎根
  達琳將1984年的成功發想,轉化為更具有組織性與發展性的團體。1986年她成立了第一個青年健康夥伴的正規訓練課程—為期兩週的「青年健康領導研習營」(Youth Health Leadership Seminar)。第一週的討論焦點從經由性行為傳染的疾病、家庭計畫、自殺防治到酗酒,年輕人的自尊及文化認同也是他們關注的議題;第二週則給予參與的年輕人機會,針對他們在第一周所獲得的知識作一連串的回饋:幻燈片、小短劇、木偶劇,以及針對不同主題所做的海報。
  這項訓練是要讓年輕人呈現所學的東西來做為總結。這也突破了島上所有人的認知,因為在過去沒有人會討論這些問題,但如今年輕人熱切的討論,提出各種想法,整個研習營互動熱烈異常。
  研習營的結業式上,參與者要準備九十分鐘的健康節目,在家人、朋友及研習營的講師面前呈獻。達琳投入很多心力—組織研習營、主持許多的場次、利用各種方式讓參與者激發他們的自信心,並且掌握閉幕式大小事情。
  達琳和年輕人們不確定他們大膽討論—多項被視為禁忌的健康議題,是否會嚇壞台下的成年聽眾,這對達琳而言是很大的賭注。她冒這個險,是為了要讓那些存疑的保健工作人員知道,這是個能夠成功傳遞健康訊息,並且為社區帶來改變的模式。她也藉由讓年輕人,有能力直接向社區談論健康及社會問題,來放手一搏。這比全球的健康專家呼籲「青春期保健」是重要的範疇,還要早了幾十年。
  受訓人員的父母親、親戚朋友們都參加了閉幕式,雖然設備老舊,但汽球以及五顏六色的保健海報,為整個場地帶來了節慶氣氛。在那個晚上之前,觀眾心裡有不同程度的期待,但沒有人想得到這群年輕人會帶來這麼有活力、成熟且具有娛樂效果的表演。
  其中一個表演是關於酗酒、以及對於小孩疏於照顧的家庭問題的短劇,它提供現場的成人,一個審視年輕人經驗的機會;另一演說,則是提供有關島上食物和良好的營養的觀念;活潑的音樂和歌詞,吸引了大家的注意,樂意了解避孕方法,以及它如何改善他們的生活;在一張畫著擁擠的島嶼的海報旁邊,有二個年輕人談到—人口爆炸的問題,他們談到人們採行家庭計畫,並降低人口成長的迫切性。
  他們當中大多數的人,從來沒有這麽直接地—面對這些健康及社區問題,許多人都說,他們的小孩在結業式的表演中,看起來是個不同的人。
 
長期關注,健康永續
  達琳繼續強化青年健康夥伴、以及和衛生部之間的合作。1986年開始,青年健康領導研習營每年都會納入一組二至三十歲的年輕人。達琳開始將計畫的範圍,從馬久羅擴展到到第二大城市宜百,然後再到更遠的外島地區。到了80年代末期,她每年都會主持二次的青年健康領導研習營。1989年,青年健康夥伴,正式取得馬紹爾非營利組織的執照,開始接受第一批捐款,來支持擴大社區健康計畫,從完全由志工組成的組織,變成年預算近四十萬美元,且有著十幾位全職員工和許多捐助者的非政府組織。麵包救世 (Bread for the World)、聯合國人口基金會(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Fund)、普世教會協會等組織,因為認同其成就及重要的目標,而開始和達琳及青年健康夥伴合作。
  爾後,達琳將焦點放在培養基本預防醫學照顧上。長期以來從事醫療照護工作的人員,接受訓練之後各自回到小島上從事治療工作,但是卻缺乏預防醫學的基本認識。為了達成這個目標,達琳開始對外島上從事保健工作的人進行許多的訓練及複訓,並且定期到偏遠社區進行後續追蹤,以發展及推行社區保健的主要活動。
 
擴大永續發展的在地化扎根工作
  達琳另一項在馬紹爾的創舉是:將商業發展與外島的青年健康夥伴活動相結合。這個構想大大超出了健康計畫的範疇。
  青年健康夥伴,在其他島嶼的分部,偶爾會用船隻運送手工藝品及當地食物到馬久羅,達琳看到這些小島居民,引以為傲地傳統食物和充滿文化內涵的藝術品,她也看到了它們帶來收入的潛力。島上有著未曾開發的經濟潛力,而它之所以未開發,主要是因為:人們在等待政府採取行動,但政府沒有能力或是沒有動力去維持,外島的生活無可避免地愈來愈難捱。
  於是,達琳便著手計畫,為外島的女性開辦一系列自給自足的訓練,讓保健助理員的太太及分部的年輕女性成員,有能力負責管理島上的活動營收,包括簿記、會計以及出納、負責銷售,及在島上訓練人員等當地婦女鮮少會有的能力。而青年健康夥伴的活動,也越來越全方位,包括收入倍增計畫、青年領導、保健助理基本健康訓練、女性商業工作坊、學校及社區健推廣計畫、門診服務以及體育活動等。
  1995年時,有四座外島,爭相加入青年健康夥伴的行列,於是他們將外島的分部,從十六個增加到二十個—超過有人居住的島嶼數量的四分之一。保健助理們,有決心成為受到認可的青年健康夥伴分部,他們讓地方政府議會通過決議,支持他們的分部,並且舉辦青年活動展現他們的使命感。
 
與癌症賽跑,為外島拼命
  達琳是直系親屬中第三個罹患乳癌的人。第一位是她的父親,在1980年代末期,於六十八歲時被診斷出罹患男性罕見的乳癌;母親愛麗絲也在六十歲時罹患乳癌。
  1983年,達琳接受第一次胸部手術,移除大範圍的纖維腺瘤,那並非癌細胞,但因為體積太大,所以醫生建議將以移除。八年後,1991年,她發現胸部出現另一個腫瘤,最後證實是惡性的。腫瘤在夏威夷的醫院進行移除,手術後幾天,達琳先回到馬久羅處理青年健康夥伴以及家庭計畫事務,將事務交辦完後,她回到夏威夷,進行連續七個星期的放射線治療。
  達琳在1992年接受放射線治療,回到馬久羅後,她的癌症讓她不得不快馬加鞭。工作步調之所以加快,無疑是因為馬紹爾居民的需要、她的癌症報告,以及開始大筆捐款匯入青年健康夥伴的關係。
  達琳初次被診斷出罹癌時, 馬紹爾正面臨大量人口遷移至市中心,讓原本就負擔沉重的政府—健康及教育計畫雪上加霜,也使得健康及社會情況更加惡化。除非每四年一次的選舉,或是有捐助單位指定為期不長的島嶼發展計畫,否則外島總是最被遺忘的部分。
  達琳關心外島的未來,她的態度獲得了居住在文明邊緣的人們的共鳴。她將外島居民視為是國家的重心,因為他們是自給自足的,而且以文化為生活重心。為了應付外島居民的健康需要,青年健康夥伴及家庭計畫訓練十幾位保健工作人員,並定期安排健康團隊來支援他們及他們的社區。
  1994年,達琳開始了收入倍增計畫,並且擴大青年健康夥伴計畫,這時發現右邊乳房有另一個腫塊。七個月之前,同側乳房才移除一個良性腫瘤。她計畫二個月後飛到夏威夷去看醫生,但由於手邊有很多的計畫,她無法立刻動身前往接受檢查。1994年五月,化驗結果顯示腫瘤是惡性的。達琳同意接受手術,移除胸部腫瘤外圍的更多組織,也同時移除了右手臂下方的淋巴結,以避免癌細胞的擴散。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然而,年底在完成為期五個星期的胸部放射治療後不久,達琳開始感覺到背痛加劇。十二月回到夏威夷診察,發現疼痛的原因是癌細胞擴散到她的背部、脊椎以及骨盆以及肺部。達琳的醫生建議她進行八到十二個月的化療,每三個星期注射一次,以阻止癌細胞擴散。然而達琳認為,如果她只剩下很短的時間可以活,她寧願待在馬紹爾從事社區活動,而不願待在夏威夷的醫院接受每個月一次的化療。最後,她接受醫生的建議,在肩膀及背部進行幾個星期的放射治療,延緩癌細胞的生長,並減輕疼痛。這是自從1991年被初次診斷罹癌後,第三次接受放射線治療。
  這段時間,即使臥病在床,也無法阻斷她和青年健康夥伴的互動,以及她在家的工作。達琳透過長途電話和員工討論馬久羅學校推廣計畫、外島收入倍增計畫的策略,和其他五、六個活動計畫,以及拍攝在地方電視台播放的影片。經過一連串辛苦的與癌症賽跑,推展青年健康夥伴的計畫,達琳在1995年十一月回家後,琳達花了一個星期,檢視青年健康夥伴的工作 、解決工作人員所遭遇的問題,並且完成1996年的年度計畫。
  隨著健康情形每況愈下,達琳開始待在家中,並且繼續在家中督導工作的進行。她不是透過電話,就是讓青年健康夥伴人員到家規畫活動。然而,身旁的人都能感覺到,生命正在達琳的手中一點一滴的流逝。青年健康夥伴員工、母親愛麗絲、以及親友在四月二十三日為達琳慶祝四十五歲的生日。當大家以青年健康夥伴風格—唱出活力四射的歌曲時,達琳帶著大大的微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達琳在四十五歲生日過後二個月離開人世,遺體安葬在馬久羅鄉間的家族墓園中,墓碑上刻著「面對挑戰」。就如同達琳想要清楚地傳達給我們的訊息—不管是面對生活或死亡,千萬不要害怕,我們必須度過強勁的海流,才能到達下一個島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