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8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挪威全盲和平騎士─尼蘭
挪威全盲和平騎士─尼蘭(Tore Naerland)
【為愛啟程•騎出和平】


回顧過去50年的歷程,我不斷踩著和平車輪,體驗了許多人生的起伏,更被旅途中所遇到的人們所啟發,進而又投身為裁減軍備而努力。
——尼蘭
 
挑戰極限,為愛啟程
  每年哪個國家的人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尼蘭就為愛啟程,騎往那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國家,向當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及全國人民致敬!
  尼蘭Tore Naerland,來自挪威,曾被推薦成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他踩著一輛協力車,他和他的車隊足跡踏遍世界各地,見證了鐵幕揭開前的蘇聯、東德、戒備森嚴的北韓平壤,甚至騎車橫跨了美國東西岸和蒙古的戈壁沙漠。聽到這些創舉,我們很難相信,這位成就非凡的人,竟是一位失去97%視力的盲人。
  15歲時,他被診斷出罹患雷伯氏遺傳性視神經萎縮症,同時失去了他的視力,從此之後尼蘭只剩下3%的視力。然而他沒有放棄探索這個世界,也沒有忘記愛人的能力。在他失去視力的那一刻起,便展開了一趟全新的旅程。
  他開始騎協力車,並到各國展開學習之旅。他來到了蘇聯時期的列寧格勒,拜訪了許多教會和人權組織,也到了波蘭華沙、香港、台灣、英國倫敦。在如此絢爛的旅行地圖背後,他有一個偉大的目標——世界和平。
  抱著這個世界和平的大愛,失去了視力的尼蘭,仍然50年如一日,踩著和平之輪,在世界各國遊走,宣揚和平的理念,尤其,尼蘭始終如一挑戰極限、為愛啟程,不畏天涯海角、不怕千辛萬苦,每年騎往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國家,為世界宣傳和平,還環國騎一圈,並親向當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及其人民致敬,不愧為「全盲和平騎士」,從全球2341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5年第18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用3%的視力騎向一個和平的世界
  1954年尼蘭生於挪威羅嘉蘭州的Naerbo,在他出生後的15年間,一直保有與正常人相當的視力。15歲那年,俗稱雷伯氏症的眼睛疾病發病,他在奧斯陸的醫院住了一個禮拜,一個禮拜後,尼蘭絕望地發現自己的雙眼只剩下3%的視力,近乎全盲。
  他進入了視障教育中心,訓練他重新適應失去光明的生活。18歲的尼蘭,在視障機構的援助之下,他來到了東德的博爾藤哈根(Boltenhagen),進行了為期兩周的社會政治課程。
  他在這次的課程中,展現出了對於公共事務的強烈興趣和企圖。對於公共事務,他有一套獨特的想法,在教會和各個團體中,他不斷嘗試著擔任組織者和領導者的角色,一次又一次超越了一般人對盲人極限的認知。
  1972年開始,尼蘭踏遍了歐洲各國,從莫斯科、列寧格勒,到倫敦、華沙,都有尼蘭學習的足跡。他在這些城市中,與各界的領袖和各階層的人們會面,他們探討人權、環境等議題,這時年僅20歲的尼蘭已經在這個領域嶄露頭角。
  雖然失去視力,他的天賦和對公共事務的關心,一點一滴的匯聚成一股力量,終於在1978年醞釀出了他的「Bike for Peace和平車隊」,這個車隊帶著他的熱情和對世界和平的企盼出發,走遍了各個角落,向世人傳遞這位雖然眼盲,卻看得比誰都遠的人的理想。

79天環騎世界說愛挺和平
  在旅途中,尼蘭一遍一遍地向新認識的朋友們述說他的故事,十五歲的自己在某一天早晨醒來時,突然發現自己在睡夢中,失去了一隻眼睛的視力;兩個月之後,他又失去了另一隻眼睛。
  就像任何遭遇這種打擊的人會有的反應,他幾近崩潰,因為一切都令他無法理解。他是個活躍積極、無憂無慮的男孩,還是個有潛力的足球員,他只有15歲,竟突然失去97%的視力!
  當時的尼蘭也無法想像,這個悲劇性的障礙,會讓他未來得到如此豐碩、寶貴的經驗。1979年,25歲的尼蘭打破了小說《環遊世界八十天》中霍格的記錄,只花了79天,就達成環遊世界的創舉。
  一台隨行的車,和一位協力車的夥伴與他一起上路,這次,他們是為了和平和相互理解而騎。這趟奇妙的旅程為他們的人生增添了難忘且深刻的回憶。他們拜會了挪威國王奧拉夫五世,也見到了羅馬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在埃及,他們受到埃及前第一夫人Jehan Sadat女士的邀請,到家中拜訪;在白宮受到前美國副總統華特•孟岱爾(Walter Mondale)的熱情款待。然而,對尼蘭而言,最讓他念念不忘的是,絕對是所有來自世界各地「一般民眾」的熱情招呼。
  在這趟旅程中,他們也向世界傳遞了一個重要的訊息,對於那些身心障礙或者人生中遭遇到困難、阻礙的人們,尼蘭用行動鼓勵他們:「你所能做的事情,遠比你相信的要多得多!」

和平的世界,就是他的生命體育場
  61歲的尼蘭,回顧過去五十年的歷程,他不斷踩著和平車輪,體驗了許多人生的起伏,更被旅途中所遇到的人們所啟發,進而又投身為裁減軍備而努力。其中一位對他影響深遠的是Kameno Fujiwara,他是1945年廣島原子彈爆炸的受害者,而另一位是在車諾比慘劇中受傷的Alexander Velikine,他們的故事,讓尼蘭更決心要向世界推廣世界和平的理念,並且讓世人了解到核子武器的威脅,以降低各國的軍備需求。
  2004年三月時,尼蘭與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瓜地馬拉曼楚女士RigobertaMenchu會面,在他為和平及環境保護做了這麼多貢獻之後,曼楚女士的話對謙虛的他而言,仍是振聾發聵的。
  曼楚女士帶給尼蘭許多的正面能量,讓他對保護地球的行動更加積極。曼楚女士說:「當另外一面是武器和戰爭時,我相信非暴力行動,是解決問題的方式中,最好的選擇。」
  尼蘭告訴我們:非暴力讓人們知道,人們即便在行動上或能力上有缺陷,都是具有同樣權利和力量。當全世界的人心中都擁有這層認識後,人們就可以理解彼此了。
  在尼蘭的五十歲生日慶祝會上,許多人都發表了演說。其中羅嘉蘭州的州長ToraAasland用下面這段話,向和平騎士尼蘭致意:

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有很多像馬丁路德一樣優秀的典範讓我們學習。他已經以他的智慧和靈感為我們準備了一條道路。他已用實際行動向我們展示了一條道路。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將夢想、願景和實踐結合得像馬丁路德一樣透徹。然而,尼蘭,他承繼了這個責任,並且持續的為和平而努力。世界就是他的生命體育場,他以令人驚豔的勇氣和耐力完成他的責任與使命。

和平車隊被推薦角逐諾貝爾和平獎
一、世紀和平之旅

致挪威諾貝爾獎委員會,Drammensveien, 19, 0255, Oslo, Norway 16.05.1999

  我們,哈薩克眾議院支持Tore Naerland成為2000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
  我們所認識的尼蘭,是一個為和平與主張裁減軍備的活躍鬥士,他為了身障者的權利、為了環境保護而努力。他的事蹟已傳遍世界,廣為人知。他傳遞了和平、人道主義的訊息,對於自然以及人類,他也發揚了善待彼此、互相尊重的態度。在超過19個國家中,包含東歐、西歐、北美、南美、亞洲和非洲,他完成了和平之旅和各種不同的活動。
  1999年3月18日到6月27日進行的「世紀和平之旅1999」(World Ride1999)是從北京到挪威的卑爾根(Bergen),目的在促進人們為了地球的未來,為了和平,為了終結核武的測試。
  哈薩克在1949到1991年間,曾多次經歷核子武器的測試,我們國家的人民深刻地瞭解到這些傷害、折磨和可怕的後果。
  1999年4月28日到5月27日,尼蘭率領他的車隊穿越了哈薩克。在這裡,他組織了會議、研討會,共同研究目前地球及和平所面臨的問題。哈薩克的人民支持尼蘭的目標和行動,我們認為Tore Naerland值得成為2000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候選人。(Engels Gabbassov,哈薩克國會眾議員)

二、感動人心

致挪威諾貝爾獎委員會,Drammensveien, 19, 0156, Oslo

  Tore Naerland,一個97%失明的和平車隊成員,帶領了一群騎士穿越了中國。他發表了感動人心的演說,推動環境保護、和平和身障者的權利。
  聆聽過他的演說、了解到他所投身的和平工作,我們發現沒有任何理由不讓尼蘭成為2000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候選人。我們,14萬的嘉峪關人民,堅定地相信Tore Naerland是值得推薦的2000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中國大陸嘉峪關人民)

三、騎出和平‧傳遍全球

  聖彼得堡和平議會支持Tore Naerland成為2000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
  Tore Naerland生於1954年4月28日,他從15歲起就失去了97%的視力。但是這並沒有阻礙他成為一個活躍的,為了身障者的權利、環境保護而努力的鬥士。
  大約20歲的尼蘭,就為了身心障礙人士的權益,成為了和平之旅和各種活動的組織者和參與者(1978、1979、1982、1983、1985、1986、1987、1989、1995、1996、1998)。
  尼蘭的事蹟已經傳遍全球。
  他傳遞了和平、人道主義的訊息,對於自然以及人類,他也發揚了善待彼此、互相尊重的態度。在超過19個國家中,包含東歐、西歐、北美、南美、亞洲和非洲,他完成了和平之旅和各種不同的活動。
  在鐵幕下的十個秘密的俄羅斯城市中,組織了第一屆國際研討會的人正是Tore Naerland。
  他想要為和平以及我們的生活環境而努力-超越了地區、國家、語言和文化的隔閡。
  1999年3月18日到6月27日進行的「世紀和平之旅1999」(World Ride1999)是從北京到挪威的卑爾根(Bergen),目的在促進人們為了地球的未來,為了和平,為了終結核武的測試。
  尼蘭從1983年開始就和聖彼得堡和平議會合作,率領他的車隊跨越俄羅斯。在這當中,他組織了超過五十個會議和研討會。
  我們結合了支持尼蘭理念的人們,向聯合國遞交了請願書。
  以上種種,就是我們之所以認為尼蘭是個值得推薦的2000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的原因。(Vera Brovkina, 聖彼得堡和平議會主席、Boris Bondarenko教授, 聖彼得堡「預防核子戰爭計畫物理學家」委員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