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23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日本身障鋼琴天使—岩崎花奈繪(Kanae Iwasaki)
日本一指鋼琴天使—岩崎花奈繪(Kanae Iwasaki)
【我還有一手指‧永奏生命樂章】
音樂改變了我的生活和命運,
我要讓全世界的人們都知道,身心障礙也可以彈鋼琴!
                                                         —岩崎花奈繪
音樂無國界
    岩崎花奈繪(Kanae Iwasaki)畢業於東京國立音樂院,出生於1993年4月17日,由於早產,導致後遺症—周腦室白質軟化症(Periventricular Leukomalacia,簡稱PVL),於是醫生告訴岩崎花奈繪的父親、母親:「她可能無法繼續生活」。這晴天霹靂的警告,讓他們頓時深陷18層地獄,找不到希望,甚至絕望,自我封閉,每天哭泣。
    6歲時,岩崎花奈繪參加姊姊岩崎野乃花鋼琴演奏會,她說:「我也想在舞台上表演」,儘管她只能用右手的食指彈奏旋律,她還是樂在其中,與姊姊表演二重奏,如小星星、歡樂頌等歌曲,後來因為姊姊課業的關係,岩崎花奈繪往後都與媽媽一起表演。
    7歲時,岩崎花奈繪因為鋼琴演奏,結識聯合國殘奧鋼琴音樂會的創辦人迫田時雄(Tokio Sakoda),他讓岩崎花奈繪參加很多小型的演奏會,建立她的自信心。
    2005年,岩崎花奈繪參加日本橫濱舉行第一屆殘奧會,引來媒體及全國各界關注,讓母親覺得她的出生,是為了證明身心障礙人的可能性。
    2007年,岩崎花奈繪為響應「殘奧鋼琴音樂會」,榮獲美國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邀請義演,在台上,岩崎花奈繪與母親一如往常地彈鋼琴,聽眾為他們表演提供前所未有的幫助,讓他們備受感動,並意識到,即使生活不同的國家、說不同的語言,是否患有身心障礙,他們也可以透過音樂互相理解。
    2009年,岩崎花奈繪送愛加拿大,用一手指再奏希望樂章,為「第二屆殘奧鋼琴音樂會」代言,感動美洲各界。
    2012年,岩崎花奈繪送愛台灣,以樂會友,帶動兩岸四地身心障礙音樂家活出自信、合奏生命樂章。
    2013年,岩崎花奈繪遠赴奧地利維也納,勇奪「第三屆殘奧鋼琴音樂會」觀眾獎,感動歐洲各界。          
    2014年,岩崎花奈繪榮獲Jasrac(日本音樂著作權協會)音樂文化獎,彰顯岩崎花奈繪超越身心障礙所取得的成就,認真的面對鋼琴,並充分利用音樂的力量,讓全球各界熟知。
    2016年,岩崎花奈繪帶領日本殘疾樂團,送愛美國巡迴義演,引起CNN等傳媒極大迴響,轟動美洲。
   2018年1月,岩崎花奈繪與母親一起共同發行首張合奏鋼琴的專輯《One Flower》,現今的岩崎花奈繪與母親,每年都在日本全國各地參加20-30個義演活動,其中還包括送愛醫院、兒童之家、療養院、兒科病房等,鼓勵生病的小孩、孤苦老人等活出意義、活出愛,還多次榮獲國內外鋼琴大獎,並多次跨國義演分享,四海音樂皆姊妹,見證音樂無國界。
    由是,母親岩崎準子見證:岩崎花奈繪是來自天堂的禮物,使命就是讓全世界人們都知道,身心障礙也可以彈鋼琴,讓更多人聽見她的天籟之音,「我還有一手指」也能彈鋼琴,化音樂為力量,永奏生命樂章,分享音樂皆姊妹,見證音樂無國界,不愧為「日本一指鋼琴天使」,從全球各界推薦2819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20年第23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本會隨時歡迎全球各界推薦努力、愛心、勇敢、成就等生命勇士。(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推薦專線:886-2-29178770、傳真:886-2-29178768地址:231新北市新店區明德路52號3樓、網址 http://www.ta.org.tw、e-mail:ta88ms17@gmail.com)。
和母親一起上學
    岩崎花奈繪,畢業於東京國立音樂院,出生於1993年4月17日,由於早產,導致後遺症—周腦室白質軟化症(Periventricular Leukomalacia,簡稱PVL)—因缺氧式血流量不足等因素,造成圍繞於側腦室周圍的大腦白質血液供應減少,導致組織壞死,而形成臨床上的缺陷,很容易發生多種併發症,造成相關器官發展遲緩。
    她不能獨自站立和行走,日常生活需要有人打點,例如穿衣服、刷牙、洗澡、上廁所,但她可以用右手吃飯、寫字,也可以交談。
    她到身心障礙兒童協會早療三年,並在公立幼兒園學習了兩年,其中他們遇到了各式各樣的父母與孩子,他們彼此相互鼓勵。
    上了小學和中學,岩崎花奈繪想以普通人的身分入學,基本上在日本,身心障礙學生必須上特殊教育學校,因為普通學校,沒有多餘的人力,可以照顧身心障礙學生,所以母親都要每天陪同她一起上學,甚至還一起去畢業旅行。
    對於母親岩崎準子來說,岩崎花奈繪可以和普通學生一樣經歷,在怎麼辛苦,也十分值得,普通學生也願意瞭解身心障礙學生的難處,甚至學生的父母親,也很願意幫助他們,因此結識到很多朋友。
    因為普通學校很少招收身心障礙學生,所以無障礙設施並不完善,母親岩崎準子一直向日本教育委員會呼籲:「有必要提供無障礙設施,給身心障礙學生,甚至是老師」,直到岩崎花奈繪畢業後,才得到回應改善,母親岩崎準子表示:「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
一隻手指也能彈琴
    岩崎花奈繪6歲時,一起和母親去參加姐姐岩崎野乃花的鋼琴演奏會,看到姐姐在舞台上音樂動容‧閃閃發光,於是她和母親表示:「我也想在舞台上表演」。
    岩崎花奈繪學鋼琴的開始,因為視力不好,閱讀樂譜有很大的障礙,但是她會記住所有旋律,在她記得所有的旋律之後,會逐漸讓音樂更完整,例如節奏漸強漸弱、彈奏的力量等等,儘管她只有一隻手指彈奏,但鋼琴老師說:「如果和姐姐一起演奏,就可以在舞台上表演」。
    起初,她在獨奏會上與姐姐表演二重奏,曲目有小星星、歡樂頌等簡單的歌曲,但姐姐後來忙於課業,無法在陪伴她演奏。
    母親看到岩崎花奈繪彈鋼琴心情十分開心,於是決定和她一起彈鋼琴,由於母親已經有30年沒有上鋼琴課,於是和她一起重頭學習。
結識生命不同的貴人
    岩崎花奈繪7歲時,因為鋼琴演奏,結識聯合國殘奧鋼琴音樂會的創辦人迫田時雄(Tokio Sakoda),他讓岩崎花奈繪參加很多小型的演奏會,建立她的自信心。
    2005年,岩崎花奈繪參加日本橫濱舉行第一屆殘奧會,引來媒體及全國各界關注,讓母親覺得她的出生,是為了證明身心障礙人的可能性,見證「天生我材必有用」。
    2007年,岩崎花奈繪為響應「殘奧鋼琴音樂會」,接受美國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表演,在台上,岩崎花奈繪與母親一如往常地彈鋼琴,聽眾為他們表演提供前所未有的幫助,讓他們備受感動,並意識到,即使生活不同的國家、說不同的語言,罹患不同的身心障礙,他們可以透過音樂互相理解。
    2009年,岩崎花奈繪參加加拿大溫哥華舉行第二屆殘奧會,那邊的城市對於身心障礙人很友善,有很多地方出租輪椅、大眾運輸規劃十分完善,讓岩崎花奈繪與母親不想離開。
    2012年,岩崎花奈繪參加台灣舉行的友好國際障礙者鋼琴音樂會,參與演出者有的是自閉症、有的是唐氏症候群、有的是腦性痲痺、有的是聽覺障礙、有的是全盲,最令人動容的是這些身心障礙鋼琴家,克服自己身體上的缺陷,忍受多少辛酸,堅持無比的毅力,用心苦練,超越障礙,才能譜出絢麗動聽的樂章,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對音樂的熱愛,透過琴聲讓大家感受到他們的熱情。
    2013年,岩崎花奈繪參加奧地利維也納舉行第三屆殘奧會,感動歐洲各界,榮獲觀眾獎,為國爭光,讓岩崎花奈繪和母親自信大增,比賽結束後,他們一起欣賞音樂劇《伊麗莎白》,參觀維也納美泉宮花園,並在薩爾斯堡觀光一天,但岩崎花奈繪深感遺憾,她最喜愛的電影《真善美》,因為時間的關係,沒有辦法去現場觀賞拍攝場地,她希望有一天可以回現場,好好回憶。
    2014年,岩崎花奈繪榮獲Jasrac(日本音樂著作權協會)音樂文化獎,讓日本各界引以為傲,彰顯岩崎花奈繪超越身心障礙的成就,認真的面對鋼琴,並充分利用音樂的力量,讓全球各界熟知。
    2016年,岩崎花奈繪與搭檔小柳拓人(Takuto Koyanagi)、清水真由(Mayu Shimizu)、Saki Goi組成四人團體,參加美國聖塔克拉拉(Santa Clara)與拉斯維加斯(Las Vegas)舉行的「Ribbon of the Sound」音樂會,在場的觀眾,特別感動他們的生命的故事,讓音樂添加不一樣的元素,引起傳媒極大迴響,轟動美洲。
把第一張個人CD的愛傳出去
    2018年1月,岩崎花奈繪與母親一起共同發行首張合奏鋼琴的專輯《One Flower》,在東京國立音樂院所有老師的幫助下,成功募集光碟印刷、傳單製作、寫真攝影、音樂譜本等發行費用,讓岩崎花奈繪榮升為鋼琴演奏家圓夢。
    這專輯裡共有7個曲目,分別為「一輪の花」、「Smile」、「Step By Step」、「雨に咲く花」「Over The Rainbow」、「Waltzing A lot of Flowers」、「美しく青きドナウ~シュトラウスメドレー」等。
    現今的岩崎花奈繪,每年都在日本全國各地參加20-30個義演活動,其中還包括送愛醫院、兒童之家、療養院、兒科病房等,鼓勵生病的小孩、孤苦老人等活出意義、活出愛,還多次榮獲國內外鋼琴大獎,並多次跨國義演分享,四海音樂皆姊妹,見證音樂無國界。
來自天堂的禮物
    岩崎花奈繪的母親岩崎準子,從小品學兼優,拿了許多獎盃、獎狀,學生時期的夢想,是成為國家與其他國家之間的溝通橋樑,在津田大學主修英文、美國文化。
    岩崎準子結婚後,和丈夫岩崎千秋婚姻美滿,1992年成功生下大女兒岩崎野乃花,隔年生下二女兒岩崎花奈繪,二女兒因為早產,體重只有1392公克,一出生就馬上放進保溫箱觀察,只能在外箱俯瞰她的小臉;只能從小小的洞口,摸摸她的小手。
    母親岩崎準子回想起幫二女兒命名為「Kanae」,是希望她能像人們喜愛的花朵,受到很多人的喜愛。
    出院後,與大女兒相比,岩崎準子覺得二女兒很難撫養,行為舉止也很特別,身體上與正常的嬰兒也有所不同,於是1993年在一家醫院接受CT檢查,被醫生告知—因為早產的緣故,確診為周腦室白質軟化症,導致相關器官發展遲緩等等後遺症。
      從那天開始,母親岩崎準子夜夜哭泣,甚至感覺自己和她的未來,找不到出口、都找不到希望,直到有位護士帶著一首詩拜訪她,給他們一絲希望:
天堂非常特別的孩子  HEAVEN'S VERY SPECIAL CHILD
離地球很遠召開了一次會議!  A meeting was held quite far from Earth!
又是另一個出生的時候了. It's time again for another birth.
天使對上面的主說: Said the Angels to the LORD above,
這個特別的孩子需要很多愛. This Special Child will need much love.
他的進步可能非常緩慢, His progress may be very slow,
他可能不會顯示的成就. Accomplishments he may not show.
他需要額外的照顧 And he'll require extra care
來自他在那裡遇見的人們. From the folks he meets down there.
他可能不會跑步, 笑, 玩, He may not run or laugh or play,
他的想法可能看起來很遠, His thoughts may seem quite far away,
在許多方面, 他不會適應, In many ways he won't adapt,
他將被稱為殘疾人. And he'll be known as handicapped.
所以我們要小心他被派去的地方, So let's be careful where he's sent,
我們希望他的生活能夠滿足. We want his life to be content.
主啊, 請找到父母 Please LORD, find the parents who
會為你做一個特別的工作. Will do a special job for you.
他們不會馬上意識到 They will not realize right away
他們被要求扮演的領導角色, The leading role they're asked to play,
但是這個孩子從上面送來的 But with this child sent from above
變得更強大的信念和更富有的愛 Comes stronger faith and richer love.
很快他們就會知道給予的特權 And soon they'll know the privilege given
照顧他們來自天堂的禮物. In caring for their gift from Heaven.
他們寶貴的收費, 如此溫柔, Their precious charge, so meek and mild,
是天堂的非常特別的孩子 Is HEAVEN'S VERY SPECIAL CHILD.
出自於艾德納·馬西米拉 by Edna Massiomilla
    詩中在述說,這位孩子是從天上來的,他們也許不會奔跑、大笑、玩耍,甚至想法很特別,很多方面都不適應,所以我們要給她愛,讓她的生活充實,因為她是天堂特別的孩子。
    母親岩崎準子回想當初的夢想,笑了笑說:「因為我要照顧身心障礙的岩崎花奈繪,所以放棄了自己的夢想,可是沒想到,卻透過她,也讓我們母女倆成為國家與世界之間愛與音樂交流的橋樑,見證她是來自天堂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