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2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祕魯棄童救星—龔薩蕾絲(Maria Luisa de Cossio de Gonzales Posada )
祕魯棄童救星—龔薩蕾絲(Maria Luisa de Cossio de Gonzales Posada )
【推動世界治療‧拯救棄童無數】
毒癮的孩子必須康復,而不是被遺棄。
從傾聽與關心做起,多一分關懷,少一分毒害。
                                                           —龔薩蕾絲
用愛救迷羊   
    祕魯自由世界之家創辦人兼董事長龔薩蕾絲(Maria Luisa de Cossío de Gonzales Posada),從小跟隨外交官爸爸(José Luisde Cossío),歷經美洲、歐洲、亞洲不同文化洗禮,精通西班牙文、英文、法文、義大利文,主修心理學、史學、文學及人類學,擅長以針灸進行酒精和藥物排毒。
    龔薩蕾絲始終非常捨不得:祕魯等南美國家未來主人翁吸毒、藥物成癮,各種社會犯罪率狂昇,每位街頭棄童,都是街頭的未爆彈,整個國家社會不得安寧。
89%奇蹟治癒力冠全球 
   所以,龔薩蕾絲在先後擔任祕魯醫師、司法部長、外交部長、國會主席的丈夫路易斯·龔薩蕾絲·波薩達(Luis Javier Gonzales Posada Eyzaguirre)的鼓勵與支持下,毅然決然於1984年,創辦非政府組織—秘魯自由世界之家(Institulo Mundo Libre),全心全力防治青少年吸毒。
    同時,龔薩蕾絲通過每年11個月研討會,進行培訓與康復程序,35年如一日,永續推動開門計畫(Programa de Puertas Abiertas),經過社區系統研究組織(Community Systems Research Institute Inc.)及太平洋研究與評估研究所在路易斯維爾中心(Pacific Institute for research and evaluation inc en el louiisville Centre)調查見證:此計畫的89%治癒力,已有3萬多毒童戒斷毒品,讓祕魯自由世界之家—成為毒童康復的首要愛心之地。
成功戒毒分享世界
    由是,龔薩蕾絲拋棄貴夫人頭銜,為拯救棄童,粉墨在街頭登場,以心理諮商,結合針灸,給每位吸毒成癮的孩童,反覆不斷進行酒精及藥物排毒,直到成功戒毒。
    她還把為棄童戒毒的成功方法,推展到世界每個角落,同時,永續偏鄉義診團,幫助每位身心障礙的孩子活出健康、活出希望,不愧為「棄童救星」,從全球各界推薦2723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9年第2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本會隨時歡迎全球各界推薦努力、愛心、勇敢、成就等生命勇士。(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推薦專線:886-2-29178770、傳真:886-2-29178768、地址:231新北市新店區明德路52號3樓、網址: http://www.ta.org.tw)。
由外交官女兒‧一躍為棄童救星
    龔薩蕾絲,是最典型的外交官女兒。
    她的外交官爸爸(José Luisde Cossío),是祕魯派駐美國最年輕的外交官,秘魯駐美國大使館是她們第一個家。
    她於1945年4月27日,出生於美國舊金山,接著隨外交官爸爸,分別到了西班牙、義大利、法國、甚至日本、台灣。
    最特別的是,她17歲青春年華,陪伴外交官爸爸—擔任祕魯派駐中華民國首任大使,常常進出故總統蔣介石、宋美齡賢伉儷官邸,她對於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感情最為深厚,總把台灣當為第二故鄉,終身感懷。
    龔薩蕾絲回到利馬,看到孩子們睜大眼睛乞討,她注意到他們吸入了塑膠劑,意識到:「我只為自己及環境而活,沒有為別人做任何事」。
    接著她遇到了一位女士,告訴她:「關於現今叢林的暴力局勢—販毒集團將毒癮的孩子變成販運者。妳知道如果我給孩子吸毒,我就可以成為她們的主人嗎?」
    因此龔薩蕾絲始終幫助孤兒、毒童、殘童等因戰爭或暴力而流離失所的人,或在街頭生存的兒童; 所有這些努力,都是要團結所有愛心人士的力量,才能達成用愛救迷羊的工作。
    今天,世界正在全球化其經濟、財政、通訊、商業、環境等互通有無,渠等核心價值,都在維護國際和平,和改善人民生活質量的各項原則。
    這些團結在ASHINAGA理事會的人,正在建立一種團結和全球化的善良文化,這種價值觀,正是這個世界積極變革的催化劑。
   正如聖雄甘地所說,我們必須「成為我們希望在這個世界上看到的變化」,為Mundo Libre做出貢獻。
    龔薩蕾絲,除深受外交官爸爸「四海皆兄弟」的廣大胸懷影響,也深獲先後擔任祕魯醫師、司法部長、外交部長、國會主席的丈夫路易斯·龔薩蕾絲·波薩達(Luis Javier Gonzales Posada Eyzaguirre)—百分之百的支持與鼓勵,全心全力奉獻公益。
愛的力量無國界
    龔薩蕾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及四個孫子的阿嬤。她是祕魯自由世界之家(Instituto Mundo Libre)的董事長和創始人,這是一個人道主義非政府組織,已經康復了3萬多名街頭毒品兒童。
    她的成功計劃得到了美國國務院麻醉品局的推薦,並經過科學驗證。她曾是24個國家的榮譽發言人,世界治療界聯合會和拉丁美洲聯邦理事會成員,並於2009年主持了第二十四屆世界大會。
    她也擔任秘魯國會婦女委員會主席,配合外交部和司法部。她推動了許多社會項目,為極度貧困的家庭提供住房,為有需要的兒童提供手術,為無家可歸者和極端貧困者,提供2萬多次白內障手術。
    她獲得了「2001年聯合國維也納民間社會獎」、秘魯國會榮譽勳章和泛美基金會「人道主義獎」,「利馬市獎章」等等。
    她也是約旦哈希姆王國的名譽領事,《愛的力量》的作者,《治療性社區程序手冊》和《治療社區導師手冊》的合著者。
祕魯政府必須有公基金
    龔薩蕾絲表示,過去自由世界之家(Institulo Mundo Libre)主要捐款來源是美國國務院及義大利盧森堡公園。但是現在祕魯,被國際視為是中等收入國家,獲得國際捐款已不再那麼容易。
    祕魯有數十個人道主義機構,具有豐富經驗,但是資源很少,現行法律對公司捐款吸引力不足,所以她認為祕魯政府必須有公基金,這筆基金,可由政府或其他單位進行管理與監督。
每天都是世界禁毒日
    龔薩蕾絲經過多年奔走,號召世界各國反毒人士共襄盛舉,終於榮獲聯合國的支持,把每年6月26日定為「世界禁毒日」,結合世界各國各界的力量,全心全力反毒。
    然而,在龔薩蕾絲心中:每天都是世界禁毒日。
    龔薩蕾絲表示:「請先聆聽!傾聽是幫助兒童及青少年健康成長的第一步(Listen First – Listening to children and youth is the first step to help them grow healthy and safe)」。研究顯示,好的家庭功能及親職技巧,是重要且有效的毒品濫用預防策略,家長與孩子間若有好的連結,足以提供孩子正向支持力量,就可有效降低孩子偏差行為的風險。
    而與孩子建立正向的、好的連結的關鍵,就是傾聽孩子和表達關心。   
    近年來世界一級毒品濫用趨緩,但二、三級毒品趨勢增加,且新興毒品層出不窮,施用年齡年輕化,根據世界各國統計資料顯示,施用第三、四級毒品查獲人數,皆以「18歲以上24歲未滿」之青少年族群最多,且有1成左右為未滿18歲者,突顯青少年毒品濫用防制之重要。
    為加強兒童及青少年毒品濫用及成癮問題之介入,祕魯已持續強化非在學好奇誤用第三級、第四級毒品兒少之早期介入及其家長之親職教育,另指定有208藥癮戒治機構,全國醫療機構試辦「開門計畫」與「藥癮者治療性社區」,對毒品濫用問題較嚴重之青少年,提供全日型的藥癮復健治療。
    為強化毒品施用者之早期介入,及成癮者之社會復歸社會服務,龔薩蕾絲更配合聯合國新世代反毒策略,結合跨國力量,包括:建置整合性藥癮醫療示範中心、發展藥癮防治專業人才培訓制度、增設治療性社區及擴大補助中途之家、強化偏鄉替代治療便利性、建立以家庭為中心之家庭支持服務、連結網絡資源促進個案就業。
    又從公共衛生觀點,強化地方毒品危害防制中心的功能,落實毒癮個案的個案管理及輔導,與規劃試辦「建置以成癮醫療及復歸社會服務為核心、戒護為輔之戒治模式」,期能全面提升藥癮治療及處遇涵蓋率,強化毒品戒治成效。
    龔薩蕾絲呼籲,無論何種毒品,都具有成癮性,一旦成癮將導致腦部功能失調,嚴重影響個人認知及行為,基於預防勝於治療,人人皆應避免接觸或使用毒品。
    但施用毒品是複雜的行為問題,面對因故施用毒品的兒童及青少年,師長及社會應給予更多的關心及協助,幫助他們儘早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
毒品防治需納入兒童權利
    《兒童權利公約》是聯合國核心人權公約中—少數提到毒品濫用議題的公約,顯現兒少毒品防治的重要性。
    《兒童權利公約》第33條揭示:「締約國應採取所有適當措施,包括立法、行政、社會與教育措施,保護兒童不致非法使用—有關國際條約所訂定之麻醉藥品及精神藥物,並防止利用兒童從事非法製造及販運此類藥物。」
    其他如第24條健康權、第32條免受經濟剝削權、第39條康復與重返社會權等,都與毒品防治有關。
而《兒童權利公約》也指出,國家需提供的保護應包括:
  • 對未使用藥物的兒童,減少其開始使用藥物的可能性。
  • 保護正在使用藥物的兒童。
  • 保護父母、兄弟姐妹或其他家庭成員用藥之兒童。
  • 保護其社區中有用藥情形之兒童。若兒少涉及藥物濫用,應於能促進兒童健康、自尊及尊嚴之環境中促進該兒童身心康復與重返社會。
    現階段各國兒少毒品防治作為未臻完整,反毒政策著重刑事司法體系,以緝毒、監控及戒治為主,偏重於成癮者矯治戒癮及煙火式的宣導活動,忽略了前端初期使用毒品的兒少,也對正在使用藥物的兒少,及其社區中有用藥情形之兒少缺乏積極保護。
   近年世界各國投注大量資源,推行紫錐花運動,缺乏家長及社區參與。
    反毒宣導及巡迴反毒特展,試圖增加兒少對毒品的相關危險知識,希望透過建立反毒態度避免兒少使用毒品。
    然而,龔薩蕾絲研究指出,增加知識無法減少兒少使用毒品的想法,不當的資訊,可能引發孩子的好奇誤用。
    過去也有家長打電話諮詢,因學習單要分辨毒品,孩子認真上網求新知,結果開心地跟媽媽說—發現買毒品的網路管道。
    國際間就毒品防治議題,多聚焦在一般兒少的健康政策,同時進行普遍性和選擇性的社區預防,以期減少兒少使用毒品的可能性,而非處理染毒的後果。
    世界衛生組織強調兒少預防教育及技巧,並推展早期性干預措施。
    英國兒少毒品使用盛行率下降,奠基於普遍性的健康和經濟教育早期預防,確保兒少有能力處理—可能遭遇的毒品危機。
    Botvin在美國醫學會期刊(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發表—兒少生活技能訓練(LST)課程追蹤資料,發現LST課程,可使過去一週內使用毒品的兒少減少66%。
    2015年聯合國麻醉藥品委員會,通過58/3號決議,鼓勵發展以兒少、家庭和社區為重點的預防性策略。
    用毒兒少,是一個值得關心的族群,大部分藥癮者,第一次使用毒品在青少年階段,接著發展成習慣性使用,約於二十多歲時成癮。
    兒少時期愈早接觸毒品,日後毒品成癮及其他相關問題的危險性愈高。
    祕魯兒少接觸毒品的年齡約11至12歲,平均成癮年齡17.3歲,其毒品使用階段大概可分為四階段:一般兒少「機會接觸階段」、好奇兒少「初期使用階段」、用毒兒少「經常使用階段」、成癮兒少「毒癮藥頭階段」。
    這四階段於臨床實務上,約有二到三年的發展,用以一句話來概括兒少用毒問題,便是「接觸於國中、惡化於高中職、顯現於社會」。
毒品兒少應視為受害人與準病人,而非犯人
    依據世界各國少年事件處理法,及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用毒兒少仍被視為是行為偏差者,屬於行為人、犯人,而未注意到因年齡、生心理發展、環境造成的脆弱處境。
    世界各國刑事司法及矯治系統,耗費大量經費與資源,於後端監控及戒治,應考量修改關於用毒兒少的法律規定,將其視為被害人,確保刑事法律未能阻礙兒少獲得該有的保護服務。
    初期使用三、四級毒品的兒少成癮性並不強烈,戒癮需求性不是最高,有時需要身心症診斷、醫療諮詢。
    然而,我們的輔導經驗中,常見家長及老師到處打聽友善醫師,有家長反應缺乏關心兒少毒品防治的醫師,他們要穿梭在小兒科、精神科及家醫科,看哪個醫生能幫忙,就看那個醫師。
    現今醫療機關,對保護兒少遠離毒品的參與性低,服務對象著重施用第一、二級毒品者,對於孕期毒品施用問題的評量,以及戒癮治療服務的提供相當有限。
    且除了校園及感化教育,引進有限的醫療資源,醫療與社政系統及社區欠缺持續與完整性的整合。
    衛政資源,可以發展友善用毒兒少醫療環境、協助匿名求助及就診等,更友善且貼近「兒少」,以提供衛教及諮詢。
    當預防性作為無法展現成效,黃金救援階段,無法立即通報及介入輔導,系統資源無法整合,刑事司法及醫療,無法貼近用毒兒少的需求,政府資源與民間資源質量均不足,專業輔導難深入瞭解原因、家庭、同儕議題及其社會心理問題,而琉於陪伴,社工或學校人員,無法積極發展少年及家長中長期服務處遇計畫。
    用毒兒少,便在這樣一道道破裂的安全網中墜落,因政策的不合謀而脫落,隨之而來的是逃家、偏差行為深化、毒品問題更為複雜化,或而成癮、或而成為小藥頭,最終,司法或機構安置,就成了用毒兒少最後的歸途。
    除了感化教育、觀護所,用毒兒少在安置系統中,被歸類為難置兒,不屬於一般兒少機構收容對象,願意收這類兒少的安置機構,多為宗教團體,兒少思想、自我意識與宗教自由權受到挑戰。
    甚至因安置機構少,機構虐待及管理問題層出不窮,影響用毒兒少的健康發展,導致用毒兒少復歸家庭無以為繼。
    孩子的人權被剝奪、需求未能被回應,缺乏家庭支持,常形成教化無功、感化無效的狀況,產生回歸社會的適應困難,導致其復發率高,待其成年後,因毒品因素而處境艱難,往返在各監獄之間。
    兒少是國家未來重要的人力資產,反毒政策,應促進孩子能與社會融合,終止對用毒兒少的犯罪化和妖魔化形象。
    毒品防治政策,口號大於實質,用毒兒少的防治策略,更是邊緣化,對於孩子的保護措施,應有跨部會整合的實質介入與改進。
    分析兒少用毒原因及發展,檢討過去世界各國兒少反毒、離毒工作執行成效,以實證為基礎的客觀評估,來制定兒少反毒政策,以兒少人權的觀點,思考用毒兒少的干預處遇,提出兒少毒品防治有效監督及執行措施,發展一個強調人權、健康、發展、及執法的均衡制度。
讓我們改變世界—自由之家志工的心聲
  • Laura Wachowitz
    雖然和女孩一起工作並不容易,但我很感激我有過這樣的經歷。與他們合作是一種相互學習,很高興看到我在Mundo Libre的一年中,看到每個人的發展及改變。(Aunque el trabajo con las niñas no siempre es fácil estoy muy agradecida que he podido tener esta experiencia. El trabajo con ellas es un aprendizaje mutuo y es muy bonito poder ver cómo cada una se ha desarrollado durante mi año en Mundo Libre.)
  • Jan Rosenbaumgermany
我在Mundo Libre所做的工作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經歷。Mundo Libre給了我最好的人生課程,我很高興能夠幫助那些最需要它的人。
(El trabajo que realice en Mundo Libre fue la experiencia más grande de mi vida. Mundo Libre me ha otorgado las mejores lecciones de vida y estoy demasiado feliz de haber podido ayudar a los que más lo necesitan. )
  • J. Matthias Merbecks
我在Mundo Libre的經歷是我生命中不可忘記的一部分。了解孩子並與他們分享生活讓我對世界有了新的認識。我有信心!
(Mi experiencia en Mundo Libre fue una parte de mi vida la cual nunca voy a olvidar.Conocer los niños y compartir la vida con ellos me da una nueva perspectiva del mundo. ¡Yo tengo fe!)
大家都來分享龔薩蕾絲的光榮事蹟:
  • 1987年3月30日受邁阿密大學持續學習學校(SCS)與佛羅里達州柯勒爾蓋布爾斯化學依賴管理機構的感謝證書。
  • 1989年於美國華盛頓受泛美發展基金會頒發人道主義獎。
  • 因對街頭孩童提供寶貴的社會及人文服務,受法學院頒發Orden感謝證書。
  • 2001年於奧地利維也納市政廳受頒聯合國獎項
Toulouse Lautrec機構為感謝鞏薩雷斯女士對秘魯利馬志願者計畫的支持,頒發Imagen 2005及2006獎項。
  • ICA市政府為感謝鞏薩雷斯女士於2007年在伊卡省,特別針對經濟上較困難的族群們所提供的免費手術活動,頒發榮譽獎章。
  • 2008年接受EGO創造力獎章—CREANET PERÚ。
  • 2013年因對抗毒品的良好作法,受頒秘魯DEVIDA感謝獎。
  • 10多年前秘魯人雜誌將鞏薩雷斯女士評為年度最佳工作者。
  • 因其對社區服務的傑出承諾及發展,受泛美基金會人道獎章,2013年耶穌瑪莉亞市政廳頒發耶穌瑪莉亞市勳章。
  • 2014年約旦哈希姆王國的榮譽領事
  • 2015年日本任”Kenjin-Tatsujin” Ashinaga基金會董事會成員和顧問,致力於在世界最好學府為日本及撒哈拉南部孤兒提供教育。
  • 2017年在利馬成立482週年之際,利馬大都會市政廳頒發利馬獎章以茲感謝其幫助街頭兒童的人道工作。
  • 2017年La monina condecora區市政廳在莫利納區55週年之際,頒發榮譽獎章,以茲感謝鞏薩雷斯女士為毒品防治及兒童藥物成癮恢復的寶貴奉獻精神及出色的社會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