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2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印尼無臂攝影師—盧希達.巴達威(Rusidah Badawi)
印尼無臂攝影師—盧希達.巴達威(Rusidah Badawi)
【逆轉人生‧拍出精彩】
我的夢想—挺身分享經驗、見識,以提升殘疾人經濟能力,自助助人,爭取所有殘疾生活水準,只要有人仍然受苦,我就不會停止奮鬥。
—盧希達.巴達威
生命攝影轟動印尼
    現任印尼Purworejo殘疾協會IDP—創始董事會主席盧希達.巴達威(Rusidah Badawi),出生時就沒有雙臂;然而沒有雙手的她,從不向命運低頭,高中畢業後—積極學習攝影技術,如今以「自由攝影家」自助助人, 
   她還曾在2011年深獲印尼第一夫人阿妮(Ani  Yudhoyono)的肯定與邀請,參加印尼國家美術館的展覽,另類生動活潑的生命攝影作品,轟動印尼,感動東南亞。
    盧希達出生時,就沒有雙臂。
    不過,並沒有擊垮她。
    1989年,她自中爪哇普沃勒佐的高中畢業後,前往梭羅的殘障者康復中心繼續學習,她在那裡學習如何拍照攝影。
用攝影回饋鄉親
    離開康復中心後,盧希達選擇回到普沃勒佐(Purworejo)的老家生活,並從事「自由攝影師」回饋鄉親。
    盧希達使用的是一台經過改造的特殊攝影機,像是在快門按鈕加裝螺絲,讓她更方便操作。
    盧希達經常被邀請:在婚禮和政府活動上拍照。
    她表示:「一開始她只能帶著自己的作品,一間一間尋找購買相片的客戶,還被懷疑身障者不能拍照。」
    不過這一切,並沒有燒熄她對拍照的熱愛,最後都是用實際拍出來的相片說服大家,讓大家心服口服。
    盧希達從家鄉開始,紅到印尼各地,漸漸打開知名度,2011年還被當時的第一夫人阿妮(Ani  Yudhoyono)肯定與邀請,參加位於雅加達的印尼國家美術館的展覽,一鳴驚人。
    除此之外,她也經常受邀出現在雜誌封面上,或是在電視談話節目分享生命經驗。
用愛攝影30年一日
    雖然現在人們已經習慣用手機拍照,但依然有許多客戶,等待她來拍照。
    現在的她,內心充滿感謝。
    有一次盧希達需要列印時,發現印表機壞掉了,她只是笑笑的表示:「感謝上帝!因為祂已經給了她很多的東西。」
    由是,盧希達永不放棄,30年如一日,用愛攝影,用攝影自助助人,還帶動殘疾人走出來學一技之長,也激勵街童自立自強,逢人就說:「成功,要靠自己99%努力奮鬥,只有1%靠他人幫助。」從此,她逆轉人生.拍出精彩,不愧為「無臂攝影師」,從全球各界推薦2723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9年第2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本會隨時歡迎全球各界推薦努力、愛心、勇敢、成就等生命勇士。(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推薦專線:886-2-29178770、傳真:886-2-29178768、地址:231新北市新店區明德路52號3樓、網址: http://www.ta.org.tw)。
天生就沒雙臂
    盧希達於1968年8月3日,在印度尼西亞中爪哇省Purworejo地區的一個偏遠村莊出生,天生就沒有雙臂。從小她的父母,讓她離開了Java。她和父親的兄弟住在一起,到八歲仍沒有上過學,只是在鄉間玩耍。
    雖然她沒有手臂,但是他從未氣餒、也不放棄。她想要獨立地生活,不知疲倦地嘗試和祈禱,只希望她能像那些身體完美的朋友一樣。
    雖然她身體有障礙,但她有很多朋友。隨著年齡的增長,她想她必須像其他朋友一樣,不要輸給他們。至少,她可以過的和正常人一樣。
    當她看到朋友們每天去上學,她也很想加入。但家人看到她的身體狀況,都不讓她上學。
    她在村里生活,儘管雙手行動不方便,每天她都要幫忙放牧10隻山羊,也和朋友一起到距離一公里外的地方尋找柴火。
    找到木頭後,她帶著圍巾把它背在背上,帶回家用柴火煮飯。這是她每天的工作活動。
香蕉葉上寫字   
    有一天,她和一位休學的朋友,一起尋找柴火。
    在尋找柴火時,她和朋友因為走累了,就在花園的一間小屋裡休息,她要求朋友教她寫字。
    她們用現成的工具學習寫作,每天她們都用小竹子在地上書寫。
    她們還學會了在香蕉葉上寫字。在她能夠寫出自己的名字和地址後,她求學的欲望越來越高。
    她將近九歲時,她跟朋友一起到學校。她的朋友先註冊,她沒有註冊,因為她的家人仍未同意。再過兩天,小學班就要開學了,而她還是沒有註冊。
    最後,她在沒有任何人的陪同下,自己鼓起勇氣去學校註冊。
逆轉人生的對話
盧希達:「對不起,早安,先生......」
老師:「早安,請進,我可以幫你嗎?」
盧希達:(雖然害怕)「我想上學,先生。」
老師:「你想上學嗎?你能寫字嗎?」
盧希達:「我能...... 」
老師:「寫寫看。」
盧希達:「是的,先生......我寫了我的名字和地址。」
老師:「哇......你的文字寫的很好。是的,你可以在這裡上學,做我的學生,但不要害羞...... 」
盧希達:「是的......先生......謝謝。(興奮)」
老師:「明天星期一,你開始上學...... 」
盧希達:「是的,先生...... 」
    在老師的辦公室裡,她興奮地跑了起來。回家之前,她去見她的朋友,然後她告訴他們—我被…Bringin小學錄取了。
    明天(星期一),她們就可以一起上學。
    當她到家時她告訴了她的家人,可惜她的家人完全不在乎、也沒有回應。
    即使她的家人不支持,她仍然不氣餒,隔天很興奮地去上學。
    當時她只穿著簡單的衣服,早早醒來上學。
    幾天後,她得到了她朋友送給她的制服,即使朋友送給她的制服很老舊,她仍然很感激。
    她當時九歲,就可以讀小學二年級。老師同意,也相信她可以跟上。
    她讀一般的小學,唯一的問題是:她手有殘疾,得用雙臂寫字,但她有信心不會輸給其他同學們,字和他們一樣好看。
    她盡量親自處理自己的日常生活,不依賴別人。
    因為她住在村莊,以農業為生。她還在一小塊土地上種植,包括木薯、玉米、香蕉和蔬菜,如菠菜、長豆等。
    收穫時,她將它們賣給鄰居,並在市場上出售。她養活自己,除草,施肥,都是自己來。
    雖然收入並不多,但她心裡高興。除了耕種,她也喜歡煮菜。
成績名列前茅
    在她家裡有一台縫紉機,只可惜沒有人教她。
    在學習過程中,縫紉針經常斷裂,但她繼續學習而沒有絕望。那時她上小學三年級,但她沒有制服。
    感謝上帝,她的兄弟提供校服的布料給她。因為家人不關心,所以她必須獨立,沒有依賴別人。
    她本想給裁縫店縫紉,但她沒有錢,所以她試著盡她所能製作自己的校服。
    那時她不能剪布,剪刀又很鈍。在沒有任何人教導情況下,她自己在布料上畫畫,然後她慢慢地用刀子把布剪下來,模仿成衣的圖案。
    然後,滿懷信心,堅持不懈地耐心縫合,最後她的紅白校服縫好了。之後她的朋友看到她可以縫校服,也叫她縫製大家校服。
    她上小學四年級(SD)有兩個班,即4A和4B班,她在4B班。Bringin小學共有60名學生。
    她在學校的美勞作品,總是被掛在教室的牆壁上。
    令她驚訝的是,即使她已經從小學畢業,她的作品仍然被掛在那裏,令大家羨慕。
    她上小學時沒有教科書,只有筆記本,一個筆記本寫所有科目,如果想溫習功課,就會感到困惑,因為所有課程都混在一起了。
    雖然身體狀況不如正常人,經濟不佳,也沒有好的文具,她仍然參加考試,成績排名第4。
    1983年從小學畢業後,她就讀Bayan中學。她仍然沒有得到家庭的支持,但她仍堅持繼續上學。那時她通過考試進入了公立中學。感謝上帝,她的測試結果是120名學生中的前十名。
    她是Bayan Purworejo巴楊中學的第一屆學生,Bayan Purworejo公立中學由教育和文化部長Nugroho Notosusanto正式開幕。
    為了準備巴楊中學的開幕儀式,老師分配她畫皮偶 (wayang kulit)和用紙板做的汽車玩具,而她的朋友負責上漆和規劃的工作。
    在學校開幕期間,她被賦予了一個任務,以象徵性地將皮偶交給了印尼教育部長Nugroho Notosusanto先生。
    那時她還小,手臂又很短,而皮偶框架又寬又長 (60公分 x 1公尺),最後老師幫她一起交給教育部長。在那種情況下,教育部長愣住了,驚訝地看著她。
    教育部長想著一個殘疾學生,為什麼可以在巴楊中學上學,然後教育部長要她寫字。她馬上在部長面前寫給他看,由Purworejo縣長,工作人員及老師們見證。她寫了內容:「我希望學校幫助我」。
    教育部長當場回應,並命令Purworejo縣長、社會服務局負責人、Purworejo教育和文化負責人以及校長一起商量處裡她的事情。
    要把她轉學到特殊學校,那就是Rehabilitas Centrum(RC)中學,等她在巴楊中學升二年級時,才幫她轉校。
    在巴楊中學,她有很多朋友,老師們也很喜歡她。
    即使她殘疾,她與其他同學在同等條件下,沒有受到歧視,也可以得到同樣的作業。
    她為她的朋友和老師們感到自豪,她的朋友們從未排除指導她,即使老師也毫不猶豫地給她任務。
擔任孤兒院副主席
    她還參加升國旗的任務,閱讀1945年的基本憲法(UUD)。
    她很勇敢大聲唸出,並充滿信心和責任感。她為激勵她的老師感到驕傲,她敢在許多人面前,表現而不恐懼。
    另外,她也曾經被指派擔任一名儀式指揮官的任務,這讓她變得更強大,熱情地與人群打交道。
    在巴楊中學的第一學期(期中考),在 120名學生中,她排名第12。第二學期(期末考)她在120名學生中排名第19。
    在準備在巴楊中學升二年級的過程中,社會服務局負責人、Purworejo教育和文化負責人以及老師們再次問她,是否願意轉學到RC中學?她回答說:「我不想」,她只想在公立學校的Purworejo地區上學。
    巴楊中學的校長隨著她的意願,把她轉移到Purworejo國立中學。她從中學2年級到高中畢業的學費全由政府資助,並必須留在Purworejo Wiloso Muda Mudi(PAWMM)孤兒院。
    1984年,Rusidah進入Purworejo PAWMM孤兒院,從巴楊中學搬到Purworejo學校,由巴楊中學的校長Sri Hartati女士協助安排。
    她住在Purworejo PAWMM 孤兒院,交了新朋友,新住所。她很快能夠適應,在孤兒院裡只有她自己是殘疾人,她並不氣餒,她的主要目標是能夠繼續上學。
    她住在PAWMM孤兒院共有5年的時間。當時,Purworejo社會服務部負責人Muji先生和孤兒院看護人Ngadimun先生都很友好,負責任且很熱心,讓她住在這裡很開心。
    即使她是殘疾人,但她不受到歧視,也跟朋友們做一樣的工作。她很感激並且能夠履行他們交辦的事項,她也沒有抱怨。她還參與了PAWMM孤兒院的管理職務,如擔任副主席以及宗教幹部等。
    Purworejo PAWMM孤兒院的朋友共有125人,從幼兒到高中生。那時孤兒院看護人,要她照顧被遺棄的幼兒,這幼兒才一個月大,是個女孩,大家給她取名為Ida(依達),另外還有一個小男孩才剛學走路。即使我們是孩子,大家也很高興並且有責任感、真誠地照顧他們。
    她跟朋友們當那些小嬰兒的姊姊,也是他們的母親。孩子健康成長,長得很美,並不愛鬧和非常愉快,非常可愛和有趣。
    在Wiloso少年孤兒院(PAWMM)Purworejo的時候,她被分配任務須採買零食給125位朋友,從小學至高中,只有她是一個身障人士。她想獨立生活而不依賴別人,她想一直奮鬥下去。
踏出攝影師的第一步
    高中畢業後,她想成為一名教師。但可行嗎?她記得當她在高中時,有一個縫紉技能課程,成為她的最愛。
    從高中畢業後,她身為殘障人,對要到哪裡工作感到困惑。
    在一個心情混亂的情況下,她想到去Purworejo社會服務處,並詢問如何走過她的人生。
    社會服務處終於建議她去Solo技能學校,也就是在Solo 的Soeharso Surakarta康復中心(RC)。
    然後,她在Solo那所技能學校完成註冊手續。 6個月後,她被入取為RC Soeharso Surakarta的學生。
    本來應該是從社會服務處送她去,但他們叫她自己一個人去。上天又再次考驗她,但她沒有抱怨,她立刻獨自出發。
    到了RC,她接受入學測驗及訪談。她選修了縫紉課程。之後她獲得了為期三個月的協助訓練。
    在訓練期間,她看到沒有一位失去雙手的殘疾朋友,還可以拍照,他成為一名旅行(自由)攝影師,並且可以賺錢作為生計。
    她開始對此感到興趣,希望成為一位攝影師,並可立刻賺錢,這是她必須盡力多多學習相關知識的時候。
    她知道不能只擁有一項縫紉技能,而是把握機會擁有兩種技能。
    後來她開始學習攝影技巧。攝影技能有兩個班,即A班和B班。這兩個班有來自印尼各地區的60名殘疾學生。
    這兩班全部都是男學生,只有她一個女學生。
    教師都很疼她,她經常提問。在攝影技巧的班上,同學大多是殘腳或單手,只有她是雙手。
    1991年到1992學年度,RC Soeharso Surakarta技能學校增加到300名,來自印尼各地區的學生。她在RC Solo學習技能一年。她不只是接受攝影技能知識,也包括各種各樣的學問。
    1992年,她完成了攝影的技能訓練,帶著攝影師的技能證書回到了家。從她學拍照直到回家,她都沒有自己的相機。
    她只有堅定的信念,並且相信上帝會幫助。
    她的攝影老師Meurtulus先生給她任務—拍攝盛大而繁華的婚禮。他給她富士/柯尼卡膠捲,她必須拍完四份膠捲。
    她第一次拍攝婚禮時,滿身大汗,那時候她沒有抱怨。最後她終於敢在很多人面前拍照。當時她沒有自己的相機,她就借用巴楊國立中學的老師的相機來學習,以便增加收入。
    起初她拍了她的朋友和侄子,拍好的照片,她放在專輯中為樣本。她的老師教她為了吸引顧客,應為幼兒穿上警察和軍隊服裝,以便吸引家庭婦女們願意帶他們的孩子來拍照。
    當時仍然有膠卷相機,擁有自己相機的人,仍然很少見。
    她帶著相機和警察制服四處拍照。她給孩子的母親們—過目她拍過的照片,他們看完之後,便想給自己的孩子穿著軍隊或警察的衣服拍照。
    一次拍攝(照片尺寸 3R) 價格為Rp.1,000,她保證三天完成送到家。如果照片不滿意,可不用付費,如果他們要她重新拍照也可以。她曾經長途跋涉,去幫舞蹈藝術表演活動拍攝許多漂亮的舞者。
    有一天,她向他們展示她拍過的相片,他們很有興趣,並願意買她的照片。
    作為旅行攝影師的她,幾年後,還是沒有自己的相機。最後,她鼓起勇氣向Purworejo 縣的Dharma Wanita 及 PKK 婦女會要求購買相機經費補助。
    她很感激她的請求得到了批准,她得到了購買Pentak K1000相機的經費。從此她開始有名了。她成為Purworejo 縣的Dharma Wanita 及 PKK婦女會活動紀錄的攝影師。
    起初,她拍攝了Purworejo縣的Dharma Wanita 及 PKK女性的照片。
    然後拍攝Purworejo 縣 PKK工作會議以及所有Dharma Wanita 及 PKK比賽活動。從此,她被受邀拍攝婚禮、辦公室活動、幼兒園生日和幼兒生日派對等活動。
擁有一台數位相機傳愛
    2005年出現了數位相機,技術日益發達,但她沒有數位相機。攝影師朋友,紛紛轉向使用數位相機。她仍然很感恩她現在擁有的東西和相信上帝會幫助。
    有一天,她被叫去拍婚禮儀式。她的相機還是膠卷相機。新娘化妝師在化妝時,看見她還在使用膠卷相機拍照而感到驚訝。
    當時在舉行儀式期間,她被要求在五分鐘內換掉膠卷相機,新娘化妝師似乎很不高興,質問為什麼沒有使用數位相機?她回答說她沒有數位相機,希望以後她能擁有一台數位相機。
    有一天,雅加達郵報的英文記者Adi Nugroho訪問她,並刊登在雅加達郵報雜誌的封面。
    該雜誌是以英文出版的雜誌,大多數閱讀者都是大老闆。在那次訪問中,她提出希望擁有一台她一直無法購買的數位相機。雜誌發行後,有人同情她,實現她尚未完成的夢想,包括:
  1. 2010年接受SCTV記者的訪問。
  2. Permata Bank在2010年請她協助拍攝。
  3. 印度尼西亞國際銀行(BII)於2010年協助贈送拍攝用D550相機。
  4. 2010年受訪在Metro TV的Kick Andy節目 。
  5. 在Trans7,2010年Hitam Putih節目,接受節目主持人Dedy Corbuzer的訪問。
  6. 2011年,她的家人受邀TransTV Bukan Empat Mata節目主持人Tukul Arwana的訪問。
  7. 在2011年接受transTV 採訪。
  8. 2018年(進入Youtube)Sari Net。
  9. 2016年在SI雅加達拍攝紀錄片。
  10. 2010年Canon提供攝影設備,且經常受邀Mery Harun女士的Canon Marathon節目。
  11. Iwan Kusworo先生贈送D400的相機
  12. 成為Agenda(議程)委員會的委員,作為議程活動的紀錄影師:
  1. 在雅加達一周期的議程活動開始時,她在Kempishi酒店住了一個星期。
  2. 作為攝影師的她,參加該節目意義非凡,東協國家的殘疾人代表參加了此次活動。作為主辦國的印尼,由印尼的幾個組織參與,例如IFES , PPUA,JPRR,PPCI。
  3. 第二屆巴厘殘疾人會議只邀請她一個人。她從來沒有去過巴厘島,她被迫獨自一人上下飛機,給自己打起勇氣。她到巴厘島的目的,第一是執行任務,第二是參加學習之旅,享受美麗,寧靜,獨特的巴厘島,到處都是美食。酒店服務和其他旅遊景點都非常友好。
  4. 她受委員會的委託,在日惹Sleman的Cangkringan村舉行的日惹市長選舉拍照任務,拍攝了擁有投票權的殘疾人是否已經投票。
  1. 在2014年總統大選期間,她被IFES機構指派拍攝獨特的選舉時刻。那時她在這裡拍攝殘疾朋友,他們走向一個獨特的小隔間的投票站,並拍攝那些殘障朋友投票的情景。
  2. Permata銀行邀請她一家人(她、丈夫和孩子)參加在Novotel Bogor 飯店galunggung廳舉辦的節目。拍攝街頭兒童表演唱歌的活動。Permata銀行的所有員工都有參加。在活動節目中,她被邀請講述了她個人的人生旅程的故事並激勵了街頭兒童們。
  3. 2010年Bank BII(Bank Internasional Indonesia)實現了她夢想,是她期盼已久的數位相機。她終於得到了D550數位相機。到現在為止,她仍然用它來謀生,養家庭生活。她們的家人受邀參加雅加達BII週年慶典,健康散步圍繞BII大樓的節目。
  4. 2010年受邀在Metro TV的Kick Andy節目。被邀請參加該節目的賓客包括她自己,另外還有來自Wonosobo沒有雙臂的Aceng,來自Solo具有攀岩技能的單腳Sabar,來自Jepara具有繪畫技巧的Aam。不但讓印尼人民認識了她,也讓國際認識她。她非常感謝上帝賜給她們家人快樂和機會。
99%靠自己努力奮鬥‧1%靠他人幫助
    她希望上帝能實現她成為一名著名攝影師的夢想,她從未放棄,同時充滿信心和耐心,並伴隨祈禱。
    那時她沒有相機,她沒有資金和其他設備,對她來說這不是問題。
    而且它沒有成為她實現夢想的障礙,她想創業,即使不穩定她也有收入。
    獲得多少收入她都感激,她非常感謝擁有攝影技巧,這使她增加朋友及經驗。
    當她到處拍攝時,走到三或四個村莊的時候,她的腳累了,經常很晚回家,也感到害怕,因為當時所路過的地形非常陡峭,沒有瀝青或鄉村道路。
    即便如此,穿越河流,通過墳墓和稻田,在回家的路上她不斷祈禱。
    所有這一切她沒有抱怨和悲傷,因為她真的想獨立生活。
    她的成功有99%是她自己的奮鬥和獨立精神,1%是來自支持和關心她的人。
    她知道缺陷不是弱點,反而給她一個充滿熱情並儘可能多處嘗試的機會。她相信她擁有其他人可能沒有的優勢。
    在乾燥的季節,她喜歡四處旅遊拍攝照片;即使在雨季,她仍然隨身攜帶雨傘及相機,她從不覺得害羞或尷尬。
    經過幾個月及幾年後的攝影經驗,她知道她已經越來越廣為人知,並且社區相信她的拍攝能力,不嫌棄她的殘疾。最後,社區如果有辦活動,也會聘請她到場工作,拍攝婚禮、生日、就職典禮和其他活動。
遇到真愛‧活出希望
1998年,她遇到她的人生伴侶,儘管她身體上並不完美,但是仍有一個男人愛上她,而且他是一個沒有殘疾並且英俊的年輕人。
    最後,在1998年2月2日,她結婚了,結婚1個月後她懷孕了,但是因工作勞累,兩個月後就流產。
    這對她來說這是一次非常寶貴的經歷。結婚一年後,上帝給了她第二次生小孩的機會。後來,一個男孩於1999年10月16日星期六早上5點45分出生,體重2.7公斤,小於其他嬰兒。
    她在Purworejo的婦產科醫院「愛母親」生了孩子。她非常感謝上帝賜給她的禮物,感謝上帝讓她的孩子出生健康,沒有任何缺陷,讓她感到自豪和快樂。
    她的孩子出生後,還不到40天,就有人邀請她拍攝新娘拍照。
    從孩子出生到4個月期間,她還不敢抱她的孩子,都是她丈夫在照顧。即使她有小孩,她仍然接受攝影工作。
    當她的孩子在4個月大的時候,她才敢抱他。
    她經常在 「CITRA」或「Galeria Photo」沖洗照片,她的家和相館之間的距離相當遠,如果等了很久還是沒有公車,她和兒子就坐馬車到照相館。當時還沒有手機,很不方便。
    感謝上帝,現在她的孩子是個少年,可以幫助她經營這家攝影業務。孩子目前念國中3年級,未來他可能需要更多的教育費用。所以她必須為這種情況做好準備,並繼續熱衷於實現人生目標。
    許多人對她的熱情和決心表示同情,尤其是學生,例如來自雅加達BSI的學生,製作了一部20分鐘的紀錄片,深受印尼各界敬重。
現代女英雄‧拍出精彩
    令她驚訝的是,她於2018年4月21日被邀請到YPE Sawunggalih Kutoarjo職業高中,被稱為現代Kartini (女英雄)。
    在此之前,她還被邀請參加在雅加達伊薩塔納國家酒店舉行的Ani Yudhoyono女士(第一夫人)的攝影書發布會,這本書的內容是Ani Yudhoyono女士的作品,她也是攝影的愛好者,Ani Yudhoyono女士是Purworejo的Sarwo Edi Wibowo先生(英雄)的女兒。
    在這次活動中,很多知名印尼攝影師被邀請,包括雅加達最老的攝影師,以及來自巴厘島最年輕攝影師和Purworejo的女攝影師。
    當她將踏進總統府的畫廊室時,她很高興、驚訝、感動和自豪,一個鄉下的女孩,居然可以進入總統府。活動結束後,她能夠與Ani女士和前任印尼總統Susilo Bambang Yudhoyono一起拍照,大家皆大歡喜。
    最後她的朋友和她組成了殘疾組織(Purworejo殘疾協會)IDP,她們在Purworejo各區政府參與活動以推廣她們組織,例如在八月嘉年華會,以及紀念8月17日的印尼獨立日等活動。2014年,她們以公證書登記組織,她推選擔任創始董事會主席。
IDP組織向Purworejo地區政府提倡:
  1. 殘疾人免費加入BPJS健康保險比率已經達到100%
  2. 地方法規或Perda支持殘疾人已爭取到75%
  3. 為殘疾人製作D sim駕照已實現30%
  4. 殘疾卡實施50%
  5. 新經濟賦權已實現15%
    她的夢想,是通過提升經濟能力,為殘疾人士爭取他們的生活水準,她隨時現身說法—分享經驗和知識,因為她相信Muhammadiyah Said Tuhulele先生的一番話「只要人們仍然受苦,就不會停止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