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2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排灣長老—古英勇(Ku,Ying-Yung)
排灣長老—古英勇(Gu,Ying-Yong)
【領頭部落觀光‧傳承原民文化】
文化認同很重要,我們只有認識自己的文化、重視自己的文化,
才能夠讓一個人展現內在自信,才能夠將自我特色分享給別人。
                                                               —古英勇
太陽之子分享愛
      長期在高雄打拚的排灣長老古英勇,克服幼時家貧、職場霸凌的逆境,不捨部落文化和產業式微,返鄉為原民文化播種,當部落觀光領頭羊。
       古英勇於2017年,經歷一場生死交關的大車禍後,為領頭部落觀光,為傳承原民文化,他成為排灣族出版個人傳記第一人,完成自傳《太陽之子》發行全球,讓台灣原住民的愛傳出去。
終身學習翻轉原民新生命
       古英勇譜出一段永不放棄的生命樂章,他於1957年3月1日出生於屏東牡丹鄉石門村,幼時家貧,父母育有8子女,國中畢業後即離鄉,到都市打工,做過黑手、化糞池清潔工、水電工程學徒。
    早年,在漢人社會備受「番仔」的歧視、霸凌,他沒有自暴自棄,反而忍辱刻苦、努力學習—38歲完成高中學業、59歲報考環球科技大學。
    當兵前,他考取水電工證照,返郷後曾受聘牡丹灣villa首任總經理、原住民族電視台主播。
  古英勇的人生如戲劇般精彩,退伍後到高職念補校,眼見家鄉人口嚴重外流,傳統產業式微,語言文化面臨消失危機,他返鄉將自家改建為民宿、組原民樂團、培訓解說員推動部落觀光。
結合觀光傳承原民文化
  他最在意的是部落文化推廣與精神傳承,開發「牡丹十景」,讓旅客了解部落文化,認識原住民的精神文明,喚回族人榮耀感,帶動年輕人:努力就有希望,並促進原漢民族間的理解與尊重。
  古英勇的成長經歷過窮、苦、自卑,所以古英勇很心疼受苦的人,了解一個人在窮途潦倒時,希望有人支持、有人關懷、有人提攜。所以,當古英勇有能力時,他也願意手心向下,隨時拉人一把。
  現今,古英勇在部落擔任石門教會長老、文化史工作者、中輟生心理輔導講師等職務,不斷奉獻自己、帶動原青、造福族人,提倡原漢和諧,領導部落觀光‧傳承原民文化,不愧為「排灣長老」,從全球各界推薦2723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9年第2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本會隨時歡迎各界推薦努力、愛心、勇敢、成就等生命勇士(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推薦專線:02-29178770、傳真:02-29178768、地址:新北市新店區明德路52號3樓、網址 http://www.ta.org.tw、e-mail:ta88ms17@gmail.com)。
太陽之子‧推動族群和諧、創新
    屏東牡丹鄉知名教會長老古英勇,曾駐唱、當主播、當解說員,還擔任過高級Villa的總經理,雖有豐富精采人生,但他始終認為原住民深層文化精神,極少被漢民族完整理解,花了近一年時間與作家宋芳綺寫出一生經歷,選擇2017年228紀念日發表自傳《太陽之子》,希望透過文字闡述族群和諧精神。
    人生經歷精采勵志的古英勇,在原住民及漢人間都頗受尊重,但身為排灣族原住民,他卻相當擔憂原住民文化的消滅及不被了解,許多原住民的形象及特色描述太過表層,少了傳統精神的文化層面,他認為與原住民缺乏文字記載有極大關係,也是他決定出書的契機。
    私立志成高職補校畢業的古英勇一直是牡丹鄉知名解說員,還曾受聘成為牡丹灣Villa的第一任總經理,也擔任過原住民族電視台的主播,早年組成的「瑪莎露樂團」還曾在墾丁凱撒飯店連續駐唱18年之久,但他仍在漢人社會受過歧視,只因文化及族群上的不了解。
    古英勇說,最近熱門的墾丁觀光不振,跟原住民文化遭遇類似問題,都是複製嚴重、缺乏自己特色,「三不像」是台灣及墾丁觀光遇到最大的問題,如果要突破現況困境,一定要透過自身特有的文化底蘊,找出不同於其他人的市場區隔。
    「文化不能致富,但能平安又有尊嚴。」古英勇說,因為原住民文字記錄的缺乏,他才決定將經歷及看到的原住民問題,與作家宋芳綺寫成「太陽之子」一書,希望透過書籍媒介,讓更多人了解部落精神,部落年輕人更看重自己的文化,促進原漢民族彼此間的理解與尊重。
部落生活‧自然教室
    古英勇家中以務農為生。
   父母生下十個孩子,但存活的只有三男五女。
   部落的家不大,是間破落的小木板房子,十口子,就擠在由刺竹打碎平鋪墊上麻布袋的床。   
   農忙時節,爸爸、媽媽、哥哥就直接住在山上的家,古英勇就留在部落,當兩個妹妹的「小爸爸」。
   古英勇的工作,就是打掃家裡、幫妹妹洗澡、洗衣服。
   肚子餓時,古英勇會帶著妹妹到野地裡找食物—野生果子、野菜、蛇、青蛙、溪裡的魚、螺等。
   古英勇對部落的環境相當熟悉。因此,他知道去哪裡找食物。
   有時看到人家的田園地瓜收成了,古英勇就會帶妹妹們去撿一些小的、不起眼的小地瓜;收成過的花生田,總會有一些花生藤上:還有零零落落的花生可以撿拾;有時,古英勇也會帶著妹妹到野外,偶爾會發現蛇、田雞、釣青蛙。
   古英勇和妹妹們常常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但一切都已習以為然,並不會抱怨。
   古英勇是個「放牛」的孩子,雖然在名義上有上學,但大半時間幾乎都在家裡。
   古英勇的父母,不希望他去上學,因為古英勇上學,家事沒人能做,妹妹沒人能照料。
   但是,礙於政府「九年義務教育」的規定,古英勇的父母,還是得讓他去註冊。
   有時,缺課太久,學校老師會到家裡來找人,所以古英勇的父母,偶爾會讓他到學校上課。
以求學習技若渴改變命運
    古英勇對於求學習技相當渴望。
    有時,他哀求爸爸,但得到的回應總是:「上學沒有用,讀書不能填飽你的肚子。你跟著爸爸上山,爸爸會教你種田、蓋房子,將來,你就有辦法養活你的老婆、孩子」。
    但是,古英勇明白,在山上種田的父母一輩子如此辛勞,一家人卻仍得不到三餐溫飽,只有讀書學習新知識,才能改變命運。
    為了上學,甚至古英勇會在媽媽面前哭鬧,博取同情。
    好不容易,得到媽媽的首肯,古英勇便赤腳十幾里路,顧不得碎石扎腳,喘氣不已,一股腦兒,往牡丹國中,跑了一個多小時的山路。
    開學一個多月,古英勇沒有註冊,僅是憑著一股勁,走進國小同學洪水木在的一年三班,對著正在講課的老師堅定地說:「我要來讀書!」
    老師:「第一次月考已經結束,你還是下個學年度再來讀。」
    古英勇仍站著不動,意志堅定。
    他心想自己好不容易說服媽媽,只要現在走出教室,恐怕他再有沒有機會讀書。
    於是,他吃了秤砣鐵了心,老師不忍拒絕流淚的古英勇,便讓他與國小同學洪水木,擠著一張桌子聽課,如此他正式成為牡丹國中的學生,開始他的國中生涯。
    儘管古英勇熱衷學習,但是家裡的因素,讓他時常缺課—野地放牛、做家事、照顧妹妹。 
    古英勇清楚自己國小、國中的求學歷程如此辛苦,好不容易才熬畢業,很難有機會繼續升學。   
    於是,他決定早點離開部落,到都市當學徒,學習一技之長,希望將來能改善家庭生活。
    國中二年級時,有一天學校老師找來古英勇與另一個同學:「老師知道你們不準備升學,高雄有一家電器行的老闆,想要找學徒,你們要不要去試試?」
    古英勇露出欣喜的笑容,一口便答應。
    在老師的介紹下,古英勇和同學相互作伴,開始離鄉背井到高雄當學徒。
    電器行的老闆是一位殘障人士,人不錯,也願意教學徒。
    在老闆家,包吃包住,沒有薪水,但每個月有五百塊零用錢。
    古英勇的同學,不耐與家人分離,兩個星期就回家。
    只剩古英勇獨自一人,留在高雄打拚。
    古英勇內心,雖然也有思鄉之情,但是,為了家裡經濟,他告訴自己:「我不能回家,我要學習一技之長。」
另謀出路‧忍辱負重
    某天趁著老闆派古英勇外出送貨時,他順便在外找工作。
    古英勇找到的另一份工作,是挖化糞池,一個化糞池五尺寬、五尺長、六尺深,挖一座就有六百元。
    古英勇力氣大,一天可以挖好幾個,因為家裡很窮,古英勇想多賺一點錢寄回家。
    雖然,挖化糞池賺的錢比較多,但卻時常整天灰頭土臉,全身髒兮兮。
    古英勇本身是個愛乾淨的人,他常常會想:「難道,我這一輩子,就只能挖化糞池嗎?」
    在工地時,有一種人經常吸引古英勇的目光。
    那種人,頭上戴著工地安全帽,身上穿著很多口袋的套裝衣褲,腰上戴著一條寬寬的腰帶,腰上 
    掛著各式各樣的工具。
    後來,古英勇才知道他們是水電工程技師。
   「我也要做水電。」一個聲音從古英勇的心中響起。
    國三學生要畢業時,古英勇結束挖化糞池的工作,回到部落,參加國中畢業典禮。
    國中畢業後,古英勇再度離開部落,到都市找出路。
    透過一位技師的介紹,古英勇到高雄市新興區找一位水電行的陳師傅。
    陳師傅正愁找不到學徒,一見到古英勇二話不說,立即錄用了他。
  陳師傅是一個壞脾氣、不會照顧學徒的人。
    他讓古英勇住菜園,用幾塊木板圍起來、屋頂用帆布遮蓋的工寮,當成是古英勇的住處,下雨時,破洞的帆布還會漏水。
  陳師傅的生意很好,每天都很忙,古英勇跟著他到處跑工程。
    陳師傅從不教古英勇水電技術,只是使喚他當小工、跑腿;有時,不小心拿錯東西,師傅就破口大罵。
被師傅罵,古英勇也只能默默承受。
古英勇告訴自己:「要學技術,就要忍受一切苦。」
  上班是緊張忙碌,下了班也沒得閒。
    當古英勇回到水電行,還得幫忙照顧陳師傅家的五個孩子。
    師娘已習慣把古英勇當男傭,家事也全讓古英勇包辦。    
  等忙完師傅家的工作,回到菜園,還得幫陳師傅的父母挽菜。
    兩老在菜園種了各種蔬菜,天黑時收割、分類綑綁。
    清晨五點多,天還未亮,古英勇就得起床,拉著拖板車,把阿公阿嬤種的蔬菜送到新興市場交給菜販。然後,再回到水電行工作。
  古英勇不喜歡陳師傅,因為他脾氣不好,動不動就罵髒話,讓古英語感到很不舒服。
    陳師傅也沒有用心帶學徒,古英勇只能利用在旁邊遞工具時,仔細看陳師傅是如何接電線、如何安裝插頭、如何焊接水管。
    古英勇用眼睛看、用腦袋記,晚上回到工寮還畫圖。
    細微觀察了一兩年,雖然沒有正式學習,但是,大致也學會了水電的技術。
  在學習水電期間,古英勇的思想很負面,經常有輕生的念頭,好幾次站在工地的高樓,都會有想要往下跳的衝動。
     讓古英勇感到悲觀、絕望的不是工作的忙碌和辛苦,而是在漢人的工作圈內,每天面對的就是言語的嘲弄與羞辱。
    夜裡,古英勇躺在工寮裡,望著破洞的天花板,想著山上的家。
    山上的家雖然破落、擁擠,但是在爸爸媽媽身邊,即使餓肚子、睡稻草床,都是溫暖的。
    離開部落,到高雄來闖天下,古英勇希望學得一技之長,將來能賺錢改善家裡的生活,但山地人卻是被當次等人看待。
    有幾次,古英勇站在工地八樓,望著地面如螻蟻般來來去去的人們,心裡很絕望。
    古英勇很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弟弟,只要你聽話、努力,你以後會有很好的生活。」爸爸的聲音,適時地在古英勇耳邊響起。
    古英勇想到爸爸媽媽一輩子,這麼辛苦地養活一家人,唯一希望,就是看到孩子們有幸福的生活。
    如果就這樣結束生命,那爸爸媽媽一定會很傷心。
    個性好強的古英勇,雖然,時時有烏雲遮蔽他的心靈,但是古英勇仍奮力抹去心頭的雲翳,讓一絲光線照進自己的心。
撥雲見日·一唱18年
  在陳師傅家待了三年五個月,古英勇終於等到陳師傅說出:「古仔,你出師了。」   
    出師後的古英勇,很幸運地接到國宅的工程,從此,古英勇的水電事業順利發展。
    在外地工作許多幾年,直到娶妻生女才返回故鄉。
    古英勇做水電,太太是護士,有了孩子之後,古英勇經常得揹著孩子到工地工作,因為太太不能帶孩子到醫院上班。
    直到有了第二個女兒,為了說服太太在家裡照顧孩子,古英勇於是幫她開了一間花藝工作室,讓她從事她喜歡的插花工作。
     牡丹花店,是牡丹鄉第一間花店,無心插柳柳成蔭,花店的生意異常的好,為了幫忙太太經營花店,古英勇把水電的事業,交給自己的學徒,專心照顧花店。
    也因為幫太太送花到恆春一帶的餐廳飯店,認識了凱薩飯店的經理,在他力邀之下,古英勇利用晚上時間到凱薩駐唱,一唱就是十八年。
傳承原民文化·推動部落觀光
    古英勇的故鄉牡丹,是個很美的部落,有好山有好水、有傳說有遺址,有自然生態、有人文景觀。   
    一般人都不知道牡丹這個好地方,遊客往往只到四重溪泡溫泉,或路過直奔旭海。
    古英勇回到部落,發現部落的就業機會太少。
    大部分年輕人外流,到外地去打工。
    古英勇在心中反覆思考—如何發展部落文化、創造部落的就業機會?
    古英勇花費5年的時間做田野調查,拜訪部落耆老。
    將部落歷史與文化一個個串連,規劃出適合生態、人文、觀光等知性之旅。
    古英勇探勘牡丹鄉的自然風貌和遺址傳說,希望把遊客帶進部落。
    但是,遊客進來了,如果只是看山看水,對於部落的文化卻仍不了解,如何增進「原漢」之間的了解。
    於是,古英勇利用家裡的後花園,做為部落文化教室,為部落年輕人上課,培訓解說員。
    古英勇規劃出牡丹十景-石門古戰場、濕地水上草原、會吃人的樹、夫妻樹、十八林班生態溯溪、四林格事件紀念碑、旭海草原、一千六百年茄苳神木、CacevaKan舊遺址,而這十景中,最後一景便是「古長老」古英勇。
    一般人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就是愛喝酒。
    但是,當別人在與古英勇對話時,他會發現:『咦!眼前跟我對話的這個原住民,他不愛喝酒啊!他並不是完全不喝酒,而是他懂得喝酒的文化、懂得喝酒的美感。』
    古英勇認為透過這樣的互動與了解,讓對方在我們身上看見亮點,看見原住民文化的美感,如此彼此間的交流就會更深化、更有內涵。
從原民總經理到電視主播    
    古英勇對部落文化的了解深厚,深受嚴長壽、曾忠信的看重,被聘為牡丹灣Villa的第一任總經理。
    部落文化帶入飯店休閒,成為牡丹灣Villa的特色,每天十分鐘的「長老說故事」,成為Villa客人最期待的橋段。
    古英勇在牡丹灣Villa工作兩年多,將飯店推到一房難求的盛況。
    就在此時,原住民族電視台,邀請古英勇北上擔任主播一職。
    藉由媒體,將母語推廣給族人,也是古英勇衷心期待的。
    因為,越來越多年輕人,已經不會說母語。
    母語,是祖先送給族人最美、最珍貴的禮物,
    古英勇希望年輕一代,不要將祖先的禮物遺忘掉。
    當古英勇要北上,一週有三天是在外地,他擔心會影響了飯店的工作,還是懇辭。
    因為,古英勇的原則,是一次做好一件事。
    在擔任主播期間,古英勇九十二歲的母親臥病在床,母親生病後,一直是古英勇服侍在側、親餵湯藥。
    雖然,古英語勇不在家,太太、二姐可接手照顧母親的工作。
    但古英勇心仍會掛念母親,母親也一心懸念他。
    從古英勇出門,她便盯著牆上的時鐘,直到古英勇進門那一刻。
    因為不忍九旬老母如此掛念,我英勇在原民台主播一年多新聞,還是忍痛辭掉。
撒播部落希望·創造原民榮光
    古英勇回到部落後,因為做學校的水電維護,經常進入牡丹國中,也因此接觸到一些問題學生。
國中時期,古英勇自己就是個「放牛」的孩子,無法每天到校上課,以致上課聽不懂、功課跟不上。     
    他深知一些成績不好的孩子內心的自卑感。
    所以,古英勇常跟一些不愛讀書、愛翹課的學生聊天。
    最後,甚至擔任起學校輔導老師,引領這些迷路的羊兒。 
    因為,古英勇的成長經歷過窮、苦、自卑,所以古英勇很心疼受苦的人,了解一個人在窮途潦倒時希望有人支持、有人關懷、有人提攜。
    當古英勇有能力時,他也非常願意手心向下,隨時拉人一把
    年幼失學,渴望就學,是古英勇心中隱藏的夢。
    成長以來,求學,一直是不順遂的。小學、國中讀得七零八落,當同學繼續升高中,古英勇卻已經離鄉背井去都市打拚。
    當年,他回到部落,心裡很自卑,怕遇到同學。既羨慕人家穿制服帶圓盤帽,一副讀書人的模樣,又怕同學追問成就。
    三十八歲那一年,古英勇終於有機會去唸高職補校,完成高中學業。
    一張廣告DM—私立志成工商補校招生,燃起古英勇深藏內心多年求學若渴的心。
    補校三年,他屢獲佳績。榮獲校內外歌唱比賽屢獲冠軍、牡丹鄉國語文比賽社會組演說第一名.全縣第四名、學校公民訓練才藝競賽第一名、高中職模範學生代表,甚至牡丹國中第一屆傑出校友
及牡丹鄉模範青年等。   
    五十九歲,在可以兼顧家庭和部落文化工作之餘,古英勇報考環球科技大學,成為一個老學生。
    快樂的求學,讓古英勇的生命更加充實而多彩。
    古英勇眼界開闊、無私睿智、一心要為部落文化紮根的心,是部落年輕人的精神典範。
    不肯向命運低頭的毅力與決心,讓古英勇勇於嘗試與改變。
苦難的生命經歷,成為古英勇一生的養分。
古英勇是基督徒,他感恩上帝對的垂愛,雖然歷經險難,但這些考驗,卻讓古英勇的生命,不僅豐富,甚至也完整許許多多部落人的人生,永續撒播部落希望‧創造原民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