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2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石雕勇士—盧志松(Lu,Chih-Sung)
石雕勇士—盧志松(Lu ,Chih-Sung)
【雕出希望‧琢出神恩】
在記憶河流的那一端,童年的悲傷、少年的青澀,都慢慢過去了,我一步一步、一筆一刀,雕刻出屬於自己的生命石雕。
                                                               —盧志松
全心全力修補生命缺角
    現在擔任國立高雄大學工藝與創意設計學系講師的盧志松,自幼為小兒麻痺的肢體障礙重度患者,父親是個討海人,家境不甚寬裕,只能趴在地上—看著其他孩子快樂的跑跳,鄰居孩童們的嘲弄和親友不經意的言語傷害,曾經讓他對未來失去希望。
    但在國小老師的鼓勵下,他爭取繼續求學,培養豐富的知識才能,重新打造一個新的盧志松;重新培養一個大家都喜歡的盧志松。
    從貝殼加工廠的磨練,到石雕創作的成就,盧志松在平凡無奇的石頭上—雕鑿彌補那不完美之處,使它能躍上藝術舞台,生命中的缺角—他用決心毅力修補它,盧志松因雕刻作品創作的過程,心靈創痛也得著「美」的「療癒」。
一刀一血淚‧雕出希望
    盧志松雖身處逆境,經歷小兒麻痺百般苦楚、嚐盡人情冷暖,但仍不畏艱難,跨越生命低谷;盧志松戰勝先天不滿足,一步一腳完成東方設計大學碩士、一刀一血淚榮任國立高雄大學講師,力爭上游成家立業—先後榮獲國家工藝獎、台灣工藝之家,致力於分享奮鬥故事鼓勵大眾。
    由是,現今盧志松雖年歲已大,他想要繼續完成年少時期的夢想,保持追求知識的渴望,目前已完成東方設計大學流行商品設計研究所碩士學位,秉持「生活、藝術兼容」、「創作啟發並存」,同時注重「空間虛實的變化」、「生命本質的表現」,期望將自己三十年創作的磨練與技術,用論文教學及自傳《石頭唱歌》推廣,並致力向大家分享:獨石一壺‧唯一之壺,化石為愛,琢出神恩‧雕出希望,感恩貴人‧義教弱勢,不愧為「石雕勇士」,從全球各界推薦2723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9年第2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本會隨時歡迎全球各界推薦努力、愛心、勇敢、成就等生命勇士。(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推薦專線:02-29178770、傳真:02-29178768、地址:新北市新店區明德路52號3樓、網址 http://www.ta.org.tw、e-mail:ta88ms17@gmail.com)
從以手代足的地上爬起來
     1964年8月18日出生於澎湖的盧志松,懷疑自己是上帝創造的瑕疵品,他曾向上帝抱不平,埋怨父母為何生下他,怎麼得要趴在地上爬著過日子,太多的不平與抱怨充滿著他應該無憂無慮的童年。
    十六歲以前,他都是以手代足在地上爬行,受人鄙視的眼神,遭到鄰家孩子們的嘲弄,加上親友不經意的言語傷害,年少時期的他一直想自他了斷,不快樂的心吞噬掉他對未來的希望。
    出生十個月大他就感染了小兒麻痺,家境貧寒,有個身體殘缺的孩子,父母親在村子裡受到別人的異樣的眼光看待,鄉下人迷信傳說著因果之論,這莫非就是上輩子的回報。可是他不懂,明明他甚麼都沒做,「果報」卻得由他承受。
    家鄉在離島澎湖,發展落後,交通不便,醫療的不發達更是可想而知,以上種種使他無法接受適當的教育與醫療,導致他少年時期是陷於學習困頓的階段。
    父母親擔心他的未來得有親人照顧,因而時時刻刻叮嚀他,凡事要忍讓不可任性,和兄弟妹妹們要和好相處,將來他的生活得靠他們的幫助。
    也因父母這樣的用心囑咐,讓他已五十幾歲了,和兄弟妹妹們還是相親相愛,日常生活中他的確太多事需人幫忙,這也提醒他,萬事互相效力,當他有能力有機會也得要幫助人。
汪洋中的一條船
    至今猶記得國小六年級的班導吳美杯老師,她是位剛師專畢業的年輕女老師,常在同學上體育課或課外活動,教室剩下他一人的時候,她會找他聊心事,開導他悲觀的態度,談及一些他想都不曾想過的事。
    對於未來正處於迷惘的心,似乎有著想進入希望裡去探索的渴求。他問老師:「像他這樣的人,將來有甚麼用呢?」
    老師送給了他一本「汪洋中的一條船」,讀完它覺得這是一個勵志的故事。老師說這是個真實的故事,還舉了許多外國的身心障礙者—成功跨越障礙的例子。
    老師希望他不要放棄讀書學習,唯有具備好豐富學識才能,將來才有機會成為一個活得有尊嚴有自信的人。老師的這些話語,一直深深刻印在他的腦海,希望有一天他真的能完成這理想。
爭取求學機會‧種下工藝的種籽
    父母不打算讓他繼續讀書,幾經波折,爭取到繼續讀國中的機會。
    父親也得再繼續辛苦陪他三年,炎炎夏日的大太陽,冬天強勁冷冽的東北季風,他每天騎著那老舊的腳踏車接送他上下學,討海捕魚工作已經非常勞累辛苦了,還得準時載他到學校讀書,心裡很內疚,希望能學有所成不辜負父親的辛勞。
    雖然他很認真,可是希望的曙光,依然沒有半點浮現得蹤跡。
    國中三年級下學期,眼看著即將要畢業,內心惶恐著下一步該怎麼辦,是聽從父母安排呢,還是大膽冒險做自己的想像。
    最終他狠下心違背父母的安排,決定出外試試看,不論好壞,總是自己的抉擇,他想找一片適合他耕耘的土地,種下自己選擇的命運吧!
    從來沒有到工藝教室上過課,工藝老師仍給很好的成績,原因是老師教的功課,雖然沒辦法在學校操作機台製作,但他會使用爸爸的手工器具,把老師課堂上交代的作業完成。
    製圖課也是他指導的,他更是認真的作好作業,老師給更高肯定。期待在學校的學習上能有所嶄獲,為自己尋覓出一條出路。
    可是談何容易,國中的學習是基礎教育的養成,只是初階的學習,那裡是他想像的那般,所能夠學到的實在很有限。
    為了不要繼續過著沒有希望的日子,他打破沉默,他大膽向工藝老師求助,老師為他搜尋到四個他可能勝任的工作。
    他決定往那未知的世界去冒險,若能成功或許能靠自己養活自己。倘若失敗,至少他也曾經努力試過了,感謝澎湖西嶼國中李傅華老師—提供了他改變生命活路的選擇。
貝殼加工職訓工廠
    國中畢業後離開澎湖,帶著簡單行囊,及父母親家人的祝福,他爬上台灣這塊人生地不熟的異鄉土地。他的目標很卑微,只要用自己的力量養活自己,別再繼續增加家人的累贅負擔,他向上天祈求著。隻身來到舉目無親的異鄉,「高雄縣海洋貝殼公園」學習貝殼加工的技術。
    這是一家專為培訓身心障礙者設立的貝殼加工職訓工廠。初到異鄉水土不服,身體不適,他又是工廠年紀最小的學徒,什麼都不懂,不懂也不敢問。
    晚上想家心情浮現的時候,情不自禁的想寫信要媽媽來把他帶回去,他害怕處在這陌生的環境,還會受大人的欺負,他害怕往後的日子怎麼過?
    但是,如果爸媽來帶他回家去,他不就是家人永遠的負擔嗎!日子一天一天過,這樣拖著過下去,不知不覺慢慢的適應了工廠的作息,學徒的生活也逐漸進入狀況。
    貝殼的工藝品製作,所能學到的技術很有限,每個學員的工作部分是固定的,學不到完整的設計製作技術。待在這工廠一年,所學到的功夫還只是簡單的皮毛,他開始煩惱這樣下去會一事無成。
    他選擇離開這為殘障人士特別規劃的無障礙環境職訓所,獨自到外面的世界去尋找更嚴厲的挑戰:在沒有集塵處理的工作環境磨貝殼(吸進大量粉塵、全身沾滿貝殼粉末)、做著領不到工資的白工、徹夜加班到天亮,也做不完的工作、冬天在那沒屋頂的淋浴間洗澡、洗得渾身冒白煙、挨餓受凍、甚至和家人失聯,所要目標很明確,他要學得一技之長。
雕出希望‧琢出神恩
    所幸造物主並沒有放棄他,愛他的神依然眷顧他。20歲的年紀他「出師」了。當他再回到海洋貝殼公園應徵,他終於錄取為公司獨當一面的雕刻設計師,本以為一手好技術能在職場揮自己所學,在公司受到重用。
    可是好景不常,時勢變化,貝殼加工業受到低廉價工資國家的競爭,訂單外移,他們都失業了。
    已經具有雕刻基礎的他,可以很快再找到相同性質的雕刻工作,其中包括玉石雕刻、壓克力雕刻、珊瑚、獸骨雕刻他都嘗試去做。
    在這麼多元的雕刻世界裡,他找到生命的方向,「石頭」雕刻成「茶壺」的創作。
    他熱愛這樣有創意性的工作,它不但可以表達自己的種種意念與想像,更能將生命中流動的思想,生活中澎湃的心潮,凝型於「石雕創作」的表現中。每件作品都有屬於他的心情故事,每件創作都盛載著他生命的部分。
    在平凡無奇的石頭上—雕鑿彌補那不完美之處,使它能躍上藝術舞台,生命中的缺角他用決心毅力修補它,因著作品創作的過程,心靈創痛也得著「美」的「療癒」。
    他花了三十幾年功夫,竭盡所能創作出好的工藝作品,所創之作也在「全國美展」、「全省美展」、「南瀛美展」中脫穎而出,更連續獲得兩屆「國家工藝獎」的榮耀,也獲內政部頒發「第五屆金鷹獎」表揚,文化部的肯定,頒給了他「台灣工藝之家」的殊榮,藝象萬千《天工百藝》集裡收錄了他的創作,讓他創作的喜樂能分享到藝術領域裡。
    石雕創作使他受到媒體注意與報導,學校邀請做生命教育見證演講,石雕技藝也受聘到大學作傳承授課,他已經能自己養活自己,他戰勝先天不滿足,而且超乎自己的期待,感謝上帝給他一片自由的天空,用手也能飛翔的天空。
擁有愛的家庭
    他常常探索自己,「你想要什麼?」他回答自己:「除了不要當個沒有用的廢人,如果可以他想擁有自己的家,自己的事業;他想要有婚姻、愛情,要有自己的孩子,他想好好愛他的家人。」
    同時,一個(負面)聲音告訴他:「就憑你,能養活自己就不錯啦!」另一個(正面)的聲音再度鼓勵他:「只要你想要,一定會得到;如果你不敢要,那就甚麼都沒有。」這兩樣情緒在他內心征戰,他選擇朝正面的方向出發。
    二十歲那年,他鼓起勇氣去追求一位他喜歡的女孩。歷經三年交往,說服她的家人,在沒有反對的狀況下讓他們結婚了。像小孩子扮家家酒般的,他們倆開始建構家庭。從家徒四壁租個小房間,直到小孩出生得有個像樣的居所,他有個伴侶陪他一起挑戰人生的坎坷路徑。
    他們共同在貝殼加工事業上努力,一起上山找石頭,為石雕創作尋覓素材,拿著作品四處兜售,最後找到台北天仁茶業總公司,開發他石壺的銷售市場。
    創作展覽系列活動,盧志松賢慧的太太是策展人和布展人,盧志松得了獎,他希望太太陪他上台領獎,她總是害羞不願同他上台,電視新聞採訪她,她也推辭不上鏡頭,連總統召盧志松賢伉儷,她也只願陪盧志松默默地做著他需要幫忙的事。
    時間一晃三十年過去了,盧志松的小孩都大學畢業了,老大也結婚生子,讓他當起爺爺了,盧志松想一生這樣應該夠豐盛了吧!五十歲就可以過著含飴弄孫的生活,想創作什麼就做什麼,何其自在悠閒。
更上一層樓永續傳承
    不過,小學六年級的級任老師的那一番話,一直在盧志松記憶裡迴盪:「具備好豐富學識,成為一個活得有尊嚴有自信的人」。
    盧志松想完成年少時期的夢想,追求知識的慾望不曾失去過。
    如今盧志松回到學校讀書,不只完成碩士學位,還擔任起國立高雄大學的講師,靜心把自己的創作思路做出完整的探索論述,這些花費盧志松三十幾年的創作歷練和技術,盧志松要用論文、教學及自傳《石頭唱歌》推廣,把雕出希望的愛傳出去。
感謝生命創造主的愛
    幾年前,小兒麻痺症候群,對盧志松的身體開始發動無情的侵蝕,盧志松成了每個月得到醫院報到的病人,身體除了行動不便,還得承受雙手、脊椎、關節退化的疼痛。
    盧志松對上帝祈求,在他還沒完成學術研究前,請不要給他太大的痛。
    因為,盧志松想把他幾十年所學習及實際創作技法的論述寫下來,更想把生命裡未經開發的能量,如何透過努力耕耘而有所成長,做這些事還需要花費不少的精神心力,求神能讓他少一點疼痛,才能繼續完成這使命。
    歷經多少波折磨練,而今才能有點小小的成就,感謝生命創造主的愛對盧志松保守,在盧志松內心植入堅定的信心來面對生命挑戰,賜給盧志松勇氣用雙手走過死蔭幽谷。
    回首過往的歲月,盧志松想研析紀錄如何克服生命負條件,努力打拼完成曾經有過的夢想,當中的經歷如今回首依然覺得可貴的。
    希望這段克服逆境生命的過程,分享給同樣有苦難的朋友,大家一起發揮生命的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