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2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日本癌末南極先生—池田 宏(Hiroshi Ikeda)
日本癌末南極先生—池田 (Hiroshi Ikeda)
【終身守護冰山‧傳播南極物語】
在南極這純淨的世界,每一座白色的冰山就像是我的妻子,每一隻企鵝就像是我的孩子
                                                            —池田 宏
以冰山為妻·認企鵝為子    
   日本攝影大師池田宏,終身為奉獻南極,單身未娶,自認為每座南極冰山—都是他的妻子;每隻南極企鵝—都是他的孩子。
   85歲如一瞬,用愛攝影的池田宏,從1966年首度參加南極大陸探險,就傾心於南極的鬼斧神工,立志用鏡頭,終身守護這片人間淨土。
    他不顧生命危險、前後造訪南極24次、北極15次,53年如一日,還散盡家財,到世界各國舉辦「愛戀南極系列公益攝影展」。
    池田宏表示,環繞南極大陸的南極海,宛如一座超大型的海上藝廊—大自然之神軀,使風神與波神的力量,把從南極大陸流到南極海的冰,創造成一件件鬼斧神工的藝術品。
告別生命‧告別南極之旅
    最能難能可貴的,池田宏於2018年3月被確診為攝護腺癌第四期,從一開始自問「怎麼會是我?」,經過吾日三省吾身之後,他反問自己:「為什麼不是我?為什麼患絕症的都該當別人?我有何特權不得此症!」他及時展開「告別生命、告別南極之旅」,他特別珍惜每場跨國分享活動:分秒必爭吶喊—守護南極,才能守護地球,人人有責;而終身堅持一夫一妻的企鵝,正是人類永遠的典範。
    由是,池田宏把生死放一邊,把南極放中間,熱愛生命最後一分一秒,展現南極人間珍寶,終生守護最後淨土:企鵝與冰山。同時,他拖著老邁癌末病體最後遺言‧跨國現身說法:呼籲全球各界用行動節能減碳,共同守護南極—這片人間最後的淨土,不愧為「癌末南極先生」,從全球各界推薦2723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9年第2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本會隨時歡迎全球各界推薦努力、愛心、勇敢、成就等生命勇士。(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推薦專線:886-2-29178770、傳真:886-2-29178768地址:231新北市新店區明德路52號3樓、網址 http://www.ta.org.tw、e-mail:ta88ms17@gmail.com)。
被照相館老闆視為天才
    池田宏於1934年8月2日生於日本東京,早稻田大學法學系畢業。
    至今已經送愛南極24次、北極15次,冰山與企鵝是他的愛人,他將一生都奉獻給人間這最後的淨土。
    池田宏,是日本各界公認的旅行作家、攝影家、JR東海生涯學習財團講師、日本旅行作家協會會員,也是南北極自然與環境保護專家,潛心研究對郵輪旅行與高齡者問題,曾任朝日電視台新聞報導節目攝影製作。
    「本來我父親帶回去的相機,是要送給哥哥。」池田宏逢人就說。
    6歲的池田宏,把相機當作玩具,照相館老闆一看到洗出來的照片嚇一大跳,稱他為天才。
    12歲時,池田宏對讀書沒有太大的興趣,但只要跟拍照有關的事情,例如校刊編輯、比賽等,他拍的照片都獲得青睞、備受肯定。
    「靠這些照片,我才能畢業。」池田宏靦腆的笑著。
    傑出的照片,讓他順利進入新聞業擔任記者,32歲的池田宏因工作關係,與53名團員一同登上阿根廷海軍軍艦前進南極。
    當時完全沒有想到,就在南極,他就這樣遇到了一生摯愛:南極的冰山與企鵝。
寧願單身也要去南極
    「在那個最純淨的世界,每一座白色的冰山,就像一位位美人,安安靜靜,卻讓人一眼就被吸引。」
    有人問池田宏:「去南極,是不是很療癒?」
    他說:「對啊!南極到處都是美女哪!」
    除了冰山美人,讓池田宏流連忘返;南極的企鵝,也是他的心頭寶。
發現雪白以外的海上藝廊
    對池田宏來說,環繞南極大陸的南極海,就是一座無窮盡的海上藝廊。
    大自然風吹浪打,把從南極大陸流到南極海的冰山,刻劃成一件件藝術品,鬼斧神工,就像天然美術館,怎麼拍也拍不夠。
    1996年在南極半島拍攝的照片中,幾人搭乘一艘船,穿越彷彿心型的冰山洞,像是要流入桃花源境。這是池田宏拍照時的巧思。
    池田宏翻閱著自己的攝影集,他表示一般人印象中南極是一片雪白,其實隨著陽光折射,浮在南極海上的大冰塊,有時會呈現粉紅色或金黃色,散發夢幻、浪漫氣息。
雪地拍照‧獨有法寶
     在南極的生活,池田以住在船上為主;但拍照時,有時必須持續守候。
    「狂風吹拂的瞬間,體感溫度大概會到零下23度。」
    在酷寒極地,與大雪奮戰經驗豐富的池田建議:「除了身上的禦寒衣物、帽子一定要材質夠好、夠保暖防水之外,我還有個法寶,一般人都想不到,但是真的很實用,就是護腰。」
    池田宏說起護腰的好處:「最基本的就是保暖,腹部保護好,就先溫暖了一大半;還有背負著攝影器材走在厚厚的雪地裡,護腰能夠保護腰椎,長時間久站也不會腰酸背痛,我每次去極地,一定會帶護腰。」
    除此之外,雪地暗藏危機,一個腳步踩錯就陷險境。
    池田宏建議,雪地上行走,一定要小步慢行,雪鞋絕對要能防滑;同時最好攜帶雪杖,探測雪地上是否有看不見的高低落差,否則一不小心可能扭傷或跌倒,都是危險行為。
真正的南極人
    現今84歲的池田宏,一點也不寂寞,房子裡、櫃子裡,四處都是放置他24次南極之旅的紀念品,上萬枚的幻燈片,更是他最寶貴的資產。
    如果計算一下池田宏:52年來24次探訪南極的旅費,他應該可以在世界各地—擁有幾棟度假別墅。
    池田宏雖然是日本人,但千萬不要問他日本的觀光地區,他恐怕會一問三不知。
    可是要在南極尋覓國王企鵝、或是皇帝企鵝的蹤跡,他可是拿手的很。
    如果南極成為一個國家的話,池田宏是最標準的「南極人」!
地球上最後一塊淨土 
    請大家將印著世界地圖的地球儀,放到面前。
    距離3億年前,就在現在的南極大陸附近,地質學家們宣稱曾經有一片很大的陸地,叫作岡瓦納古陸(Gondwanaland)。
    在誕生以來的46億年間,地球可以自行生存下來的原因,就我們目前所知—靠著火山爆發和地震等等的自體活動。
    地球內部的力量,所產生的地殼運動,使得岡瓦納古陸,開始產生裂痕。
    約在2億5千萬年前,岡瓦納古陸四分五裂,成好幾個大陸塊後,便開始再度移動。
    再度分裂移動的大陸塊,成現今的七大洲—非洲、歐洲、亞洲、大洋洲、北美洲、南美洲、南極洲;五大洋—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北冰洋、南冰洋。
    南極洲經歷數十萬年積雪,形成冰川,慢慢被推擠流入南極海。
    站在破冰船甲板上的池田宏,眼前是蔚藍的大海,與一塊塊白色冰山浮在靠近南極大陸的海上。
    他表示,環繞南極大陸的南極海,宛如一座超大型的海上藝廊—大自然之神軀,使風神與波神的力量,把從南極大陸流到南極海的冰,創造一件件鬼斧神工藝術品。
    近年來到南極旅遊的遊客增多,不少人不瞭解南極,也不具備常識,池田宏擔心遊客會不知不覺傷害南極的環境和動物,因此想用照片與文字,提醒大家愛惜—地球上最後一塊淨土。
把最愛與台灣等全球各界民眾分享
    池田宏在南極旅途中,結識不少台灣人,在台灣好友、人稱「溫泉女王」的楊麗芳安排下,他的南極寫真集除了日文版,也在台灣推出中文版《南極》、《南極物語》、《企鵝黑幫》、《極酷冰山》。
   池田宏把最愛與台灣等全球各界民眾分享—舉辦「跨國愛戀南極半世紀」攝影展,同時不顧84歲高齡病魔纏身,跨國現身分享—他對南極的癡戀,直到最後一口氣
    企鵝和冰山,是他永遠的戀人。
    南極是地球上最後一片淨土,即使此生,大多數人無緣到達,
    大家也能從池田宏的鏡頭裡,走進南極、親睹寶貝企鵝、擁抱冰山!
    大家更應該來守護這位熱愛南極、充滿童心的攝影師,把他鏡頭下半世紀的南極的愛傳出去。
傳播南極物語
  • 地球上的超大陸地
        距今3億年前,就在現在的南極大陸附近,地質學家們宣稱曾經有一片很大的陸地,叫作岡瓦納古陸(Gondwanaland)。後來,岡瓦納古陸裂成好幾個大陸塊,四處漂移成南北美洲、印度和非洲、澳洲,以及南極大陸。
  • 話說各國觀測站
        觀測南極大陸活動,從開始到現在已經64年了,目前在南極擁有觀測站的國家共有18國;在總共44個觀測站之間,不只是互相交換情報、資訊,有時各國之間,也會互換科學家來互相支援。
  • 半夜裡可以做的事
  •    
  • 行前說明會與同步翻譯
        我們應該要知道,藉由旅遊南極這樣的經驗,能夠讓我們好好認識地球和宇宙,知道現在地球上發生什麼問題,將來我們應該如何為地球、為未來的南極貢獻一己之力才對。
  • 冰塊般的大陸
        地球上和宇宙中所發生的事,都被陸地上的冰塊給凍結保存起來了。因為被凍結了,所以不會受到酸化或者是風化等變質的影響,就算是現在,我們也可以正確地得知遠古時期的資訊。
  • 未知的大陸
        西元650年,世代居住在太平洋島嶼上的波里尼西亞人,發現了充滿了冰塊的海。有個傳說是,UI-te-RANGIORA和他的好朋友們乘著筏木舟,遇上了暴風雨,筏木舟被吹到了南方,於是看到了一大片白色的海。
  • 人、人、人
        他們還會故意問說:「你的國籍是哪裡?」有人幫我回答:「南極!」然後又問:「你住哪裡?」「我就住在這艘破冰船。」然後還會有人繼續問:「那你的稅金要繳到哪一個國家呢?」諸如此類的問題,一直說個沒完沒了。
  • 來南極旅行,如果沒有坐到會晃的船,就不算到過南極
        就在南美洲的最南端和南極半島中間的多列庫海峽,是一個因暴風圈而聞名的地方,據說從以前到現在,探險隊的隊員或捕鯨船的船員,如果沒有經歷過這個暴風圈的洗禮,就沒有資格當一個船員。
  • 堅守一夫一妻的企鵝
        在企鵝的世界裡,沒有那種閃爍著霓虹燈招牌、裡面有漂亮小姐的店,所以才都會直接回自己的家去吧。所有的企鵝終身都堅守著一夫一妻的制度,這是和人類世界不同的地方。
最後的吶喊
    池田宏始終堅信:人類在南極洲觀測地球上—仍然未知的部分及現狀,是為了讓活著的人能夠感謝地球,也為了不要讓環境更加惡化下去。
    池田宏分秒必爭吶喊:守護地球,守護南極,人人有責,大家都應該從節能減碳做起,大家一起熱愛自己的生命、尊重別人的生命、維護地球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