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2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癌末通識教授—鄒川雄(Zou, Chuan-Xiong)
癌末通識教授—鄒川雄(Zou, Chuan-Xiong​)
【活出生命之愛‧見證生死之教】
另類博士‧教出生命之愛
鄒川雄係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最另類的博士,堅定不移·始終如一奉獻:通識教育、生命教育。
在南華大學服務21年期間,除擔任專任教職外,並兼任多個行政主管職,包括通識中心主任(兩度)、教育社會學研究所所長、研究發展處處長、教學發展中心主任和教務處處長等職。
無論是在研究、教學和服務等方面,他主要的服務,都奉獻給兩岸四地的莘莘學子。
除此之外,他透過著書立說、各類政府(國科會和教育部)委託計畫和透過面對面演講(各級學校機關)與網路教學(磨課師)等方式,將他畢生所學和對人生的體悟,奉獻給了廣大的社會,還擴及海內外中文世界。
他戮力付出的主要面向,包括:通識教育與經典教育、社會科學本土化、質性研究與社區實踐、書院教育、未來學堂和生命教育等。
生前告別式‧見證生死之教
其中,大家認為通識教育和生命教育兩方面,是他付出心血最多的領域,也是最有成就的領域,21年如一日推動千場翻轉生命教育,撒播20多萬希望種子。最讓大家動容的是:他的生命末期,於2018年3月25日,在嘉義基督教醫院安寧病房,舉辦「生前告別式」,以「道歉、道愛、道別」,為大家上生命最後一課,活出生命之愛,見證生死之教,先後榮獲兩岸四地許許多多的獎章肯定。
承蒙國內各界推薦,癌末的南華大學應用社會系教授鄒川雄,雖在安寧病房,辦完了生前告別式,縱使還有一口氣,仍然心繫大學通識教育,仍然念念不忘推動大學生命教育,令人動容,不愧為「癌末通識教授」,從全球各界推薦2723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9年第2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本會隨時歡迎全球各界推薦努力、愛心、勇敢、成就等生命勇士(台灣周大觀文教基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推薦專線:886-2-29178770、傳真:886-2-29178768、地址:新北市新店區明德路52號3樓、網址:http://www.ta.org.tw、Email:ta88ms17@gmail.com)。

※非常感恩:南華大學教授周平代筆整理※
學術志業與召喚
    基於對大學理想精神的渴慕,以及透過通識教育來實踐理想大學這樣信念的堅持,在過去十多年來,我的大學教師生涯與通識教育緊緊地相扣在一起。
    不論在通識教育的行政事務上、在通識課程架構的規劃與實際執行上,以及針對通識教育理論與實務的學術研究上,我均投入了大量的時間與心力。
    事實上,通識教育,已日益成為我的學術志業與召喚。
    經多年的觀察,我對於台灣通識教育的基本心得是:我們大學的通識教育基本上處在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困境之中。
    由於文化的斷裂與移植,我們的大學教育早與華人傳統的人文教育脫節,也完全沒有承接西方大學原有博雅教育的精神,不僅缺乏基本的通識理念與素養,也沒有累積足夠的實踐經驗,這都使得我們的大學教育向專業教育嚴重傾斜。
    實質上,在淺薄速食文化、專業掛帥與功利實用思潮的影響下,我們的大學早已成為高級的職業訓練所。
    近年來的高教改革,強調教育市場化與提升國家競爭力,這更使得台灣的通識教育雪上加霜。在強調學術研究(尤其是累積論文數量)的氛圍下,通識教育在大學中通常只是聊備一格罷了。理想與現實的差距及斷裂十分明顯。
「二流師資」與「營養學分」,就是今日通識課程的寫照。
檢討今日台灣通識教育,大體上有以下的幾個缺失:
  • 學生過早分流與分系,造成大學科系掛帥,學生只歸屬於某一科系,未能體會大學本身的普遍性與多元性,也間接造成通識課程的邊緣化。
  • 通識課程所佔學分數不足,缺乏整體設計,課程內容過於鬆散,無法建立學生整體與一貫的知識統合能力。
  • 具體的通識課程內容或者過於偏向實用性與功利性,或者過於偏向專業課程(形成「稀釋化」的專業基礎課程),或者偏於教條或訓示型的「道德教育」。事實上,這三種偏向均喪失了通識教育的核心精神。尤其當我們賦予大學教育一種引領社會進行文化創造及形塑共同文化這樣獨特的使命時,我們顯然需要思考今日我們所需要的通識教育與課程。
解決社會亂象一良方
    在此我們將問題轉向社會學的思考。儘管在台灣通識教育似乎不受青睞,但我仍認為它是今日解決台灣社會亂象的一股良方。
    我們這個海島國家,在多元紛亂的文化衝擊下,在各種社會勢力與利益的夾擊下,呈現出一種失去規範意義,且過於庸俗與炒短線的政治文化。
    究其原因,我們並未在教育過程中培育出共享的文化共識,沒有為培育公民精神付出足夠的心力,更遑論獨立思考與創新能力(這些據說是知識經濟時代競爭力的核心)。
    就現實狀況而言,我們的大學只是讓科系(專業系所)在校園建立自己的霸權陣地,其主要功能就是向學校以外的國家與經濟職場製造並輸出產品—亦即大學畢業生罷了。這就是高級職業訓練所的真相。
    其實,通識教育可以成為建立共享文化、公民素養,以及獨立批判精神與文化創造的基地。
    表面上它對於一個人的專業似乎沒有多大幫助,事實上正好相反,這些通識能力及素養,不僅有利於自己將來的專業競爭力,更對於整體社會帶來正面積極的意義。
    正如當代政治哲學大師史特勞斯所言的,博雅教育(通識教育)可以作為今日庸俗民主社會的解毒劑,這一點對台灣社會也許更具意義。
因此,我對台灣通識教育的建言主要是制度性的,也就是透過教育體制的改革,其具體作法是:
  • 推動大一大二不分系,讓學生在大學前兩年可以真正將心力放在通識教育的學習上,培育獨立思考與知識統合的能力,如此可以建立通識課程的自主性。​各大學應建立主修與副修學程制度,取代今日的科系掛帥制度,學生在大學四年階段均屬於通識的學生,並選一主修及副修學程。科系只是教師及研究所的建制單位。​
  • 在通識教育課程中具體落實具有必修精神(或低度選修)的核心課程制度,把前面所言的共享文化、公民素養、批判精神與文化創新的內涵,在核心課程中實踐出來。
  • 應建立有本土特色的通識教育,例如應規劃與傳統華人文化及經典接軌的通識課程、具有與台灣土地或人文高度結合的通識課程,或者能讓學生在行動參與中投入社會及社區關懷的通識課程,教育部或學校應鼓勵開設這樣的課程。
  • 必須在制度上保障及鼓勵教師投身於通識教育與課程之優質教學上,例如擔任通識導師或通識教學績優者,可以減授上課鐘點,或作為教師升等的重要依據。
  • 教育部或國科會應重點鼓勵有關於通識教育之研究,至少可以將通識教育列為國科會學術分類中獨立的一類。
    最後,上述的模式要能產生效果,則必須落實通識教育的評鑑,也就是,教育部應將通識教育列為各大學或各系所評鑑的核心項目(其評鑑結果實質影響教育部對大學的補助),並應將上述六項作法列入通識教育評鑑的核心指標之中。
    除了制度性的改革之外,通識教育要能順利推動,還必須建立起全社會對通識教育的重視,也要在大學中真實提升老師與學生的通識涵養與視野,這需要在大學中形成生氣蓬勃的通識教育的學習社群(包括老師與學生在內)。
換言之,讓通識社群在大學中生根與茁壯,更是一件十分重要的工作。只是這是一條漫長的不歸路,還望大學中的有識之士共同攜手前進。
心志:一個另類的大學教授
    我是一個基督徒,任教於具佛教色彩的南華大學。
    如此的宗教人文背景,使我篤信「生命的蛻變與成長、追尋天賦、找到自我」,才是教育真正的本質。兩屆的南華通識優良教師並不能讓我自滿,因為打從在大學教書的那一天起(至今已21個年頭),我就不想把自己定位在做一  個純粹的學者或教書匠,我認為大學教授應是社會的良心。
    所以我一直致力於通識教育與生命教育,我想在這塊園地中找尋大學的新生命與我自己的生命救贖。
兒子唯智教育的迷惘
    我決心投身於生命教育,源於我兒子極為痛苦的求學經驗。
    他原本在小學階段是一個天真、樂觀、熱情洋溢且帶有獨特天賦的孩子,卻在進入國中後完全變了調,我看見自己心愛的孩子在扭曲的升學壓力下深受痛苦折磨,讀書變成夢魘!
    一切的教育理論與學習方法在升學主義面前,幾乎毫無用處。
    我想要幫助,卻又無能為力。
    只好與妻子在報紙中投書:「唯智教育路上的迷惘」,對今日教育問題提出針貶與抗議。
    沒想到這篇文章引起極大的迴響,至少有上百個網站轉貼及討論這篇文章,我與妻子也因此接受國立教育廣播電台專訪,來討論今日台灣的教育,隨後引起更多人的關注。
    這些經驗使我相信,我應貢獻一己之力來宣揚生命教育的理念,這是上帝放在我心中的使命。
台灣的教育現場的「反生命力」
    讓我們走進今日的高等教育現場(不論在所謂頂尖大學台清交、私立大學或是中南部偏遠學校,都一樣)來觀察,例常地,我們將捕捉到一幅見怪不怪的畫面:
    老師在講桌前用高亢口音傳講著他所謂永恆真理,一群學生姍姍來遲、慵懶且百般不願意地坐在課堂,有些人已進入夢鄉,大多數人滑動著手機,進入自己的多彩世界中,… 獨留那充滿無奈,卻仍聲嘶力竭的老師,發出空谷之回音…
    學生一個個仍筆直坐著聽講,心思卻早已魂遊像外,「這好似一個個人形墓碑!」,某位大學教授看見這種完全「反生命力」的教育景象,發出了如上的感慨。著實令人玩味。
    事實上我們發現,這個當代台灣教育現場的一瞥,竟然與中世紀大學課堂的景象相符,彷彿時間停格了五個世紀。
    儘管科技、資訊傳遞模式,以及人們思維方式與生活樣態之進步,早已大相逕庭,然而我們的課堂與教室,竟然數個世紀沒有多大變化(除了多了PPT螢幕以及簡易數位講桌外),這真是人類文明史的奇蹟。
    當然真正變化的時代就要來臨,21世紀夾帶著智慧革命的教育改革狂潮眼看就要席捲全世界。
    每個老師與學生都要面臨一個全新的世界。時間的巨輪正在啟動,變遷的腳步不會停止,固守殘缺者很快就會不知所措,我們必須思索一種新型教育的可能性。
    他所要解決的不僅僅是數位革命的挑戰,而更在於建構一個培育二十一世紀具備生命涵養之未來人才的教育基地。
    就生命教育而言,面對世界局勢的重大變化,新世代所面臨的挑戰加劇、價值多元紛亂,不確定性與風險如影隨形。
    這使得生命教育愈來愈重要。不只是在高中以前,在大學教育中亦是如此。
    然而在台灣,高中以前受限於升學主義與考試填鴨教育,生命教育成效不彰。
    進入大學以後,我們赫然發現,在在今日高度專業取向的大學中,生命教育根本找不到實施的立足點。
    他只能零零星星的開設在通識課程中,最終成為通識課程的一些「點綴」。
敦親睦鄰的生命樂章
    就在同一時間,南華大學開始推動「敦親睦鄰方案」,欲派遣老師至全國高中職進行生命教育講座,算是作為公益大學南華回饋社會的一種表現,此一構想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這與我內心孕育的使命幾乎不謀而合。
    很快地我成為這個方案的最佳推手,後來我也成為敦親睦鄰方案的實際負責人,我們籌組一個超過40人的生命教育種子教師團隊,並組成了至少十個生命自覺教師社群,大家不分所學專長,不分信仰,透過讀書會與互動交流來擴充生命能量。
    這些年來,在上課研究之餘,每位種子教師上山下海,從台灣頭跑到台灣尾,從離島、偏鄉到海外,我們共進行了超過千場的生命教育講座,直接參與聆聽互動的師生超過20萬人。
    儘管我們都是默默無聞的私立大學老師,但卻在台灣這塊土體地上,辛勤灑下與灌溉生命的種子,無怨無悔,共同譜出動人的生命樂章。
翻轉生命也翻轉課堂
    帶領生命教育團隊,我自己也需要投身於第一線與學生的生命互動。
    我與周平本是一組好搭檔,常常在同事聚會或學生活動中進行雙人相聲或其他表演,自娛娛人。
    我們兩人很自然地將這種相聲型態帶入敦親睦鄰講座,開創出一種另類的生命教育演講。
    過去五年來,我們以相聲方式至少已經進行超過100場的演講,超過3萬名師生參與。
    為了讓學生有感,能夠進入生命悸動與反思的情境,我們以樂器表演、影片、感人故事、相聲、繞口令、幽默對話等相互串聯,成為一種獨特的生命教育演出。
    我們不以傳統的生命教育模式為滿足,因為我們無法忍受學生不耐或厭煩的表情,我們不希望學生認為我們只是無聊說教或老生常談。
    我們要翻轉生命教育,我要現身說法,訴說自己從學生時期的口吃狀態蛻變成為以演說為職志的歷程,我要訴說感人的生命故事,陳明許多生命經驗的積極意涵。
    我們希望在每次講座中,學生能耳目一新,能在歡笑與淚水中享受一場生命教育的饗宴。
    我深信,每個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生命有無限的可能、而且生命會自己找尋出路。
    換言之,「生命不設限」,在這個大使命下,我擘劃了南華珍珠學生計畫、催生了展現學生生命力的南華辯論比賽,並且參與爭取及執行「以生命力帶動生命」為導向的南華教學卓越計畫,以及生命教育的磨課師課程計畫。
    這些努力均希望能夠透過翻轉式的生命教育模式,來翻轉課堂也翻轉生命。
他們才是我生命的救贖
    每每在最不起眼的地方,看見生命的悸動與蛻變。
    每每在平凡無奇的時刻,發現生命的美妙與偉大。
    這些年來我在與學生的日常互動中,看見了生命的根本法則。
    當來到生命教育互動現場,我在學生的眼神中看見他們的鬱悶與徬徨,在學生的疑惑對話中發現他們的矛盾與茫然。
    也許我的職志—我的存在意義,就是去宣揚生命不設限的根本精神,讓那些受限、受歧視的靈魂找尋到生命更多的可能性。
    我最終發現,不是他們需要我們,而是我們需要他們。
    我本想來救贖他們,但這些受限卻美麗的靈魂,他們的成長與茁壯、笑容與堅毅,以及他們的動人故事,卻最終成為我生命的救贖
人的盡頭、神的起頭
    人生必然要經歷生、老、病、死的過程,就如同萬事萬物都必不可迴避生、住、異、滅,和成、住、壞、空的變化。
    根據生理主義(physicalism)的看法,人不過就是個物質的、生理的現象,而人的意識也僅僅就是腦神經電流的反應。
    換言之,生命的盡頭,就是盡頭,沒有剩餘甚麼非物質的能量、訊息或靈魂。
    生理主義者認為肉體的死亡就是生命的絕對結束,一切化作虛無。
    身為基督徒的我深信,這短暫可變的肉體乃是永恆長存靈魂的工具,而這個靈魂有個神性的本源,且回歸本源是生命的終極目標。
    換言之,這物質的肉體在世俗世界所從事的行動,都應有個終極的價值和信念作為動機的激發源頭。
    二元論(dualism)的生命觀認為,人除了是個有機體的生理功能和作用外,更有相對獨立存在的非物質存有,有人稱之為意識,有人稱之為靈魂(以下通稱靈魂)。
   在肉體存活的狀態下,這靈魂會依附著肉體。在肉體死亡時,這靈魂卻可以獨立自存。
    換言之,We can survive our death (我們死後依然存活)。
    這存活的部分是非物質的,也就是靈魂。希臘時期的蘇格拉底不怕死,因為他相信擺脫了肉體負擔之後的靈魂,更能夠臻於完美。
     我也不怕死,因為我信心充滿,深信死後我會回到屬靈的家。「死的經歷引領我們進入復活的經歷;我們若未曾經歷過屬靈的死,就不能經歷屬靈的復活,因為不死就不能生」(林前十五36)。
人的盡頭,神的起頭」(Man's extremity is God's opportunity),這樣的生命觀,與虛無主義(Nihilism)和唯物主義(materialism)是分道揚鑣的。
每個生命均有缺陷
    何以故?因為生命中的缺陷,是上天化過妝的祝福。
    我們談生命哲學有一個先決的預設,那就是,世俗世界沒有完美無瑕的生命。
    生命存在狀態必有缺陷,這不是詛咒,這是個祝福,因為缺陷讓我們謙卑,謙卑讓我們彎腰低頭。
    彎腰低頭,是為了讓我們做好努力躍起的準備,缺陷,成了生命超越限制、獲得救贖的踏腳石。
    無論是生理的、心理的或靈性的缺陷,或遲或早人人都會遇上,這件事是絕對公平、沒有例外的。
    唯一的差異是,有人否認自身有缺陷、有人為自身的缺陷而自慚形穢、有人為自身的缺陷而怨天尤人。
    這時,缺陷成了一種生命的天譴。
    但反之,有人直面自身的缺陷、有人對自身的缺陷坦然接受、有人因自身的缺陷而心懷感恩。
    這時,缺陷,就成了化過妝的祝福。
生命中最重要的禮物
    雖然每個生命均是獨一無二的,但愛與關懷把諸多生命緊緊地聯繫在一起。
    儘管每個生命均有缺陷,而愛與關懷讓所有的生命互相效力、補充和圓滿。
    在新約聖經中,agapē意指仁慈、無私、利他與無條件的愛,顯示神對世人的愛是至大無邊的,這也意味著基督徒對其他人應有無條件的愛。
    在我的愛觀中,agape是人生最崇高的愛,也是他自身身體力行最高的目的。
    Phileo則是指人們喜悅之情,亦可指兄弟手足之情。根據神學家C.S. Lewis的著作「四種愛」,除了agape和Phileo外,尚有Eros(性愛)和Storge(家庭之愛)。
    這四種愛,都有其存在的重要性,不可忽視。
    使徒保羅(這也是我屬靈的名字)在「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強調仁愛為人類最重要的美德。
    他說:「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忌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是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我一生對愛的實踐與使徒保羅的主張是完全一致的。
    我一生在通識教育和生命教育方面,無怨無悔的付出。
    如今,我的生命也將走到盡頭,希望我卑微一生的生命敘事,儘管已到燈枯油盡的關頭,但仍祈願身上這小小的火苗,還能如長夜明燈般,對世人綻放出最後的光明。
果如此,則我也就不枉此生了。

附錄
(一)在通識教育相關行政服務方面
1999~2001年,任南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主任。規劃與推動南華大學草創及初期發展的通識課程架構。

2000年起至2009年,任南華通識課程西方經典學門召集人,實際負責南華大學經典教育課程之規劃與執行。2010年起至今,任核心素養學門領域召集人, 規劃與推動南華通識核心課程。

2002~2005年,執行教育部第二梯次提升大學基礎教育計畫—以多元化教學方式提昇大學生基本素養計畫,擔任其中「南華通識經典導讀課程實施計劃」的分項計畫主持人,規劃南華通識經典教育網站,以及編撰教科書「大學人文經典讀本—思維的歷險

任教育部「通識教育資源平台建構與永續發展計畫」子計畫二(全校通識課程規劃資料庫建置計劃)主持人(2009年)

2007-2009年主導規劃南華大學「以通識教育為核心之全校課程革新計劃」,並擔任核心課程子計畫主持人,本計劃獲教育部通過並獎助(共三年)。2010年本計畫獲教育部頒核心課程領航學校(單項績優學校)之殊榮
推動「以生命力帶動生命力」的南華生命教育理念,為本校爭取到教育部教學卓越計畫(102-105四年共1億6000萬元補助),獲校長頒發感謝狀並擔任教卓計畫A<躍動教育生命力與自覺力>主持人,繼續推動生命教育在南華通識教育中落實。104年本校獲教育部核准在南華設立全國生命教育中心

2014年再度擔任通識教育中心(已升格為一級教學單位)主任至今,負責統籌推動與執行本校第二週期教育部通識教育評鑑相關事宜。 (二)在通識教育相關教學服務方面

2007年獲南華大學推薦參加「教育部九十七年度全國傑出通識教育教師獎」遴選,並獲南華大學九十七學年度教學優良教師獎(通識教育)

2010年(99學年度上學期),任《論辯與批判思考》通識課程計畫主持人,獲教育部優質通識課程之獎助。

2011年(100學年度上學期),任課群計畫《當代文明的矛盾》之總計畫主持人,以及其中一門課程《論辯與當代文明》之主持人,此計畫獲教育部現代公民核心能力課程計畫之獎助。

開設之通識核心課程《中國思想與文明 (經典導讀)》,2011-2016年獲台灣通識網(GET)選列為開放式通識課程(全國僅160門課程被選入)

2011年再度獲選南華大學通識優良教師,並獲推薦參與教育部第五屆全國傑出通識教師選拔。

2012年(100學年度下學期),任課群計畫《現代文明的弱勢及其再現》之總計畫主持人,以及其中一門課程《弱勢族群、影像再現與現代文明》之主持人,此計畫獲教育部現代公民核心能力課程計畫之獎助。

2013年因推動生命教育,獲得學校頒發102學年度南華大學王美只生命教育師鐸獎。

2014-2015年(103-104學年)致力於推動生命教育導向之通識教育磨課師課程,以通識核心素養領域<生命教育—生命不設限>課程,連續兩年(2014、2015)獲教育部磨課師課程計畫(一般磨課師課程以及磨課師課程應用模式)之補助。並於Sharecourse、Ewant、TaiwanLife,以及上海好大學在線平台開播。

2014年,獲南華大學102學年全校教師教學評鑑教學傑出教師獎(全校一名)

2015年,獲教育部頒發大專校院組推動生命教育績優人員獎(全國共五名)。並於2016年獲校長頒發為校爭光獎。

2016年,推動「未來學堂—生命自覺書院計畫」,並以《未來大哉問— 全球議題探索、人文社會科學再造與行動實踐計畫》,獲教育部「再造人文社會科學教育發展計畫」之補助。 (三)在通識教育相關研究方面

2006年,執行國科會專題研究計畫補助進行通識教育研究(題目:知識創新時代通識教育推動經典課程之可能性與意義—一個知識社會學的觀點

2006年,出版通識教育研究的學術專書《通識教育與經典詮釋一個教育社會學的反省》,為國內首部針對經典教育之通識教育研究的專門學術著作,共分十章,約350頁

2007--2008年獲國科會專書寫作計畫補助,計畫專門針對通識教育之學術研究,題目為:「論當代大學知識型態之轉變--知識社會學觀點的考察

2008--2010年獲國科會專題研究計畫補助,計畫屬於通識教育之研究,題目:「以科技的公眾傳播與理解為導向的通識教育課程建構—從媒體識讀、審議民主與風險素養的觀點看

2009年因長期推動通識教育研究,獲南華大學頒發國科會連續三年(959697)專題研究計畫獎

2010-2015年繼續致力於通識教育相關研究,近五年來完成完成通識教育相關著作12(其中包括期刊論文2篇,研討會論文4篇、專書論文3篇,以及其它論文3篇) (四)在通識教育相關學生輔導與推廣服務方面

致力推動南華大學以生命教育為主軸的通識教育,為南華大學生命教育重要推手之一,2010年至2016年,參與規劃南華敦親睦鄰生命教育關懷計畫,與應社系周平教授合作,七年來兩人以相聲方式至海內外進行近130場生命教育講座,超過5萬名師生參與,深受好評。

2012-2016年推動生命教育教師社群籌組南華生命教育種子教師團隊(合計約有40人),以及生命自覺教師社群(共10群),此團隊近七年已進行超過600場的敦親睦鄰演講,直接受惠師生超過25萬人

2014-2016年,擔任本校辯論性社團(百口莫辯辯論社)指導老師,2009-2015年參與籌辦南華大學共七屆的新生盃辯論比賽,在校園內掀起辯論風潮,並形成南華校園一個發揚生命力與通識精神的優良傳統。

2014-2015年,以培訓學生為優秀辯士為目標,連續兩屆執行本校珍珠學生培育計畫(第二屆<誰與爭鋒—辯論人才培育計畫>、三屆<卓越口才與自信培育計畫>),成效卓著,持續為推動通識教育精神,發揚學生生命力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