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9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鋼鐵腳天使—莊雅菁(Ya-Jing Jhuan)
鋼鐵腳天使—莊雅菁(Ya-Jing Jhuan)
【我還有一隻手˙拼出彩色人生】
面對殘缺,讓我學會─奇蹟不是活了下來,奇蹟是有勇氣活下去!
接納不平常的自己,這是重生的第一步。
拼豆(拼鬥)人生,讓我學會微笑。
笑著走進人群,笑著陪媽媽對抗癌魔。
遇見信仰,翻轉被預言「只能當乞丐」的我,
我才曉得「未來不是夢」。
                                                     —莊雅菁
 
獨臂少女˙踏出鋼鐵腳
一場火燒車,莊雅菁(Ya-Jing Jhuan)全身70%以上三度灼傷,三次截肢手術,奇蹟似的保住一命。
莊雅菁在加護病房─昏迷了5個月又14天,醒來發現臉已毀容、四肢僅存右手。
    莊雅菁本來以為,只是被燒得太嚴重,等到傷口癒合、身體復原後,還是可以跟以前一樣,回到家裡、回到學校、回到家人和朋友的身邊、回到那個轟轟烈烈的青春歲月。
    在某次的換藥過程中,護士阿姨示意要雅菁把雙腳向上抬,而當她抬起雙腳時,才驚覺到自己的「兩隻腳」都不見了!
    接下來,護士阿姨請雅菁來個翻身的動作,不料,當她想用手來輔助翻身動作時,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左手也不見了!
    莊雅菁心中的驚嘆號數以萬計,原來事情的發展,並不如她自己想像的樂觀。雅菁用僅存的右手,無助地對著護士比著「沒有」的手勢,忍住眼淚,直到換藥結束,她才偷偷地流淚。
    哭了好久好久,大概是她於車禍復原期間,眼淚流得最多的一次。雅菁的心好痛好痛,那種痛,已經遠遠超越身體上的痛了。
    縱使難過、不想面對這死蔭幽谷般的現實,但當鼓起勇氣正視這些痛苦時,似乎是上帝為雅菁開啟的另一扇門。
    她開始可以轉移目標去玩黏土、玩拼豆以及畫畫,雅菁在玩拼豆時特別有的熱忱,雖然失敗品很多,但她非常專心在這當中,並也享受完成每個作品的樂趣。
    有一次陽光基金會的探訪中,還為雅菁開啟了賺錢的機會,難忘的第一次出門擺攤是在人多的年貨大街上,帶著惶恐不安的心前往,擔心逛街的人,如果看到她,一定是退後不敢靠近的;但出乎意料之外,竟有許多人願意停下腳步看雅菁的作品,並還頻頻鼓勵著雅菁!等回到家,數著自己辛苦賺來兩千多元的鈔票,興奮的覺得:「原來自己是這麼棒!可以靠一隻手賺錢!」。
    由是,莊雅菁持續地「拼鬥」,靠自己拚出彩色的未來。當脫軌人生─看似重返正軌之際,竟又來個措手不及的大考驗。始終陪著雅菁的媽媽,被確診為癌症末期,生命剩2年。雅菁差點被打敗,還好沒有。雅菁把握帶來改變的機會,她照顧自己,也照顧罹癌的媽媽。
    最難能可貴的,莊雅菁見證了:「不完美」是一種獨特,與眾不同也能擁有吸引力;莊雅菁也見證了:打開心房,一切就會慢慢好轉。請求幫助,是更高明的付出;莊雅菁更見證了:「饒恕」很不容易─當她燒成火球時,載她的男同學無影無蹤、不聞不問。但是,原諒,才能有效防止二度傷害─如果一直在意,這個傷肯定會繼續欺負她。
    總之,莊雅菁打開心房,接受不完美的變形人生,陪伴罹癌媽媽挑戰癌魔,一步一腳印,踏出鋼鐵腳,靠自己、靠信仰拼出彩色的未來,還持續投入幫助老人、陪讀班弱勢生等關懷活動,不愧為「鋼鐵腳天使」,從全球2459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6年第19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慢慢從體無完膚中甦醒
「西元2007年7月10日晚間9點多,臺中市進化北路上一輛機車三貼飆速,疑似因過彎壓車不慎打滑,車身瞬間起火燃燒。駕駛人由於酒駕心虛,見狀後馬上逃逸。同車的後座同學被彈飛數公尺,僅受輕傷。
曲身於腳踏板的莊雅菁,因撞擊力道猛烈,瞬間昏迷,置身火海之中……。莊雅菁歷經一次又一次的截肢手術,才得以保住性命。心跳曾一度停止的她,兩個月後,奇蹟似的甦醒。」
關於雅菁的新聞,各家媒體大致都是這樣報導。她如同在鬼門關前走一遭、又彷彿是上帝的憐憫與不捨,讓她重昏迷後,又再次甦醒。
那時情況非常危急,一度昏迷了兩個多月,且持續高燒40度,一直找不到無法退燒的原因,醫生懷疑是壞死部分的面積實在太大,建議雅菁的媽媽能簽下手術同意書,若先將左手截肢,或許狀況能穩定下來。
就這樣,從雅菁媽媽簽下第一張「清創手術同意書」以及「截肢手術同意書」開始,一連串為了搶救莊雅菁生命的手術,就此揭開序幕。
心如死灰的雅菁媽媽,帶著希望,忍痛做了這關乎生死重大的決定。但是日子一天又一天的過了,仍是高燒不退,醫生又來和雅菁媽媽商量,醫生研判需要媽媽簽下第二次的手術同意書,這次是要將一隻腳截掉。
那時,別無選擇的雅菁媽媽,帶著複雜的心情,已無法思考太多,明知縱使雅菁活下來後,仍會面臨人生的另一種的巨變及擔憂,但一心只想讓自己的女兒活下來的雅菁媽媽,願意與命運之神賭上這個機會。
然而,命運之神似乎沒放過她們!雅菁媽媽又在醫生的第三次建議下,截掉了雅菁的另一隻腳。
等到雅菁終於退燒,狀況都逐漸穩定後,媽媽看著自己的女兒,面對這樣不完整的她,除了壓抑自己無法言喻的心痛外,也只能每天帶著疑惑、灰心、自責、埋怨等負面情緒與思緒,不敢想像未來的日子該如何走下去,好希望這一切只是幻影、這一切都沒發生過。
待雅菁奇蹟般清醒過來時,已是事故發生後的兩個多月了。
當時仍處於半昏半醒間的她,不斷產生幻覺,並也不確定自己身在何處。
直到有一天,雅菁聽到有人用嚴肅的口吻告訴她:「妳發生車禍了,這裡是醫院。」在這剎那,雅菁清醒了!她覺得這一切都怪的詭譎:所有的人、所有的事、當然也包括她自己─她想說話,卻發不出聲音;想起身,卻渾身無力;每天來探望雅菁的親友,都戴著口罩、穿戴著隔離衣、帽。
從他們的眼神裡,莊雅菁讀到的是沉重與不安,因為每個人都在搖頭、都在嘆氣、甚至頻頻拭淚。
單純的雅菁以為,自己只是被燒得太嚴重,等到傷口癒合、身體復原後,還是可以跟以前一樣,回到家裡、回到學校、回到家人和朋友的身邊,回到那轟轟烈烈的青春歲月。
直至某次的換藥過程中,護士阿姨示意要雅菁把雙腳向上抬。而當她抬起雙腳時,才驚覺到自己的「兩隻腳」都不見了!接下來,護士阿姨示意雅菁來個翻身的動作,沒想到當想用手來輔助翻身動作時,才驚覺自己的左手也不見了!
此時的莊雅菁心中的驚嘆號數以萬計:「原來事情的發展,並不如自己想像的樂觀」。
莊雅菁忍住眼淚,直到換藥結束,才偷偷地流淚。這一哭,就哭了好久好久,大概是雅菁在車禍復原期間,眼淚流得最多的一次。雅菁的心好痛好痛,那種痛,已經是遠遠超越身體上的疼痛。
沒想到這一場車禍,竟然讓莊雅菁一覺醒來「大變身」,除了全身超過70%的重度燒傷,還失去了雙腳及左手,整個身體布滿鮮紅色的傷口,要說是「體無完膚」也不為過。
莊雅菁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意外事故的主角,更從沒想過,自己竟會因為一場車禍而改變往後人生。
雖然,很痛苦難過,但雅菁卻盡量隱忍,她不敢讓家人知道自己的心情。
總是等到所有人都不在病房時,才獨自痛哭。莊雅菁的內心總是吶喊著:「我才14歲,全身70%三度灼傷,臉部毀容、四肢僅存右手!人生的路還有這麼長,到底該如何『走』下去?」莊雅菁曾恨這個奇蹟,她曾恨為什麼要讓像怪物的自己活下來?
 
說不出的痛─認識自己的新面貌
那時,莊雅菁嘴裡插著呼吸器,和外界溝通的唯一方式是「寫字」。每次一到會客時間,她就會跟媽媽示意想要照鏡子,雅菁想要看看自己,但媽媽總是慌張地推託說「這裡沒有那種東西」。甚至,連護士也會附和雅菁媽媽的說法。雅菁心想,肯定有問題,似乎是怕自己看到「不該看的」。
當時住在加護病房的雅菁,唯一能做的娛樂就是聽音樂。
某天,她靈機一動,請媽媽把其中一片CD拿給自己,說是想看專輯上的介紹;但當一拿到CD,雅菁翻到背面─終於,莊雅菁看到自己的模樣!
從CD反射自己的樣貌,就如同歷史課本才會出現的木乃伊─嘴裡插著呼吸器、只剩半截鼻子、不完整的耳朵,還有看起來很驚恐的雙眼。
此外,其他地方都被滲出血漬的紗布包覆著;這一切的一切都瞬間衝擊,並毫不留情地迎面而來。
雅菁強忍著淚水,等到會客時間結束,媽媽離開病房,她才徹徹底底的崩潰、放聲大哭!
過去,雅菁身邊的朋友都說她是「外貌協會」。看到如此的「新面孔」,雅菁又怎麼可能沒事。連自己都被自己可怕的模樣嚇到,更遑論別人看見自己時的恐懼及震驚!
雅菁開始從哀傷到責怪,她怪罪醫生、怨懟家人,為什麼要把這樣的自己救活,就讓自己葬身火海不是更好嗎?
奇蹟雖然讓雅菁活了下來;可是,未來又該如何鼓起勇氣繼續活下去呢?
莊雅菁簡直不敢再繼續往下想像。之後的每一天,雅菁的腦中時刻會浮現出自己恐怖的模樣,生不如死的念頭愈加強烈。可悲的是,雅菁連動的力氣都沒有,想死也死不成。
 
痛不欲生的酷刑˙伸展疤痕的復健
住院4個月後,為了把握傷口的黃金恢復期(約0∼6個月),將燒傷處的新生疤痕拉開,雅菁開始「伸展疤痕」復健計畫。
由於燒傷後的皮膚組織,因高溫改變性質,所以傷口附近的新生疤痕,除了不像正常皮膚具有彈性外,還會在癒合時產生收縮。若沒能積極復健,恐怕因收縮嚴重,導致肢體畸形,甚至,影響日後使用功能。
但是莊雅菁的情況更為棘手,70%以上都是三度燒燙傷,皮膚組織幾乎都壞死。因此前期不但要進行清創手術,後續更是還有很多復健及重建手術等著雅菁。
而「伸展疤痕」的復健,也堪稱得上是「酷刑」了!每一個伸展拉扯的動作,都讓雅菁痛不欲生。由於當時全身都是傷口,雙腳也截肢,行動不自如,因此每天下午的復健時間,雅菁索性就直接在病房裡病床上進行了。
雅菁的脖子的右側燒傷很嚴重,也因此沒有了脖子和下巴;另外,傷口癒合過程中,新長的疤痕像一隻隱形的手,把雅菁的頭部往右邊拉,為了改善「頭歪歪」的狀況,復健師會使出全力,把雅菁的頭「扳」回左邊。
一點都不誇張,那簡直就像是脖子即將「被扭斷」的感覺,只要每做一次復健,雅菁都驚聲尖叫、疼痛不已。又因脖子及下巴的關係,口水會不斷地流出來,每天都要用掉一包衛生紙的量來塞住嘴巴,不管有沒有吃東西,都會因為口水問題困擾著雅菁,所以醫生在這個部分用兩、三年的時間,重建了八次的大手術,雖然現在還是沒有下巴,但至少脖子可以自由轉動,可以像正常人躺下來睡覺,雅菁非常的感恩!
另外,由於燒傷後的皮膚是比較僵硬、韌性差,做類似伸直、拉扯或彎曲的動作時,就好比手扒雞被分食,是一種渾身要被撕裂的感覺;因此,每當復健時間一到,雅菁都是「剉咧等」,心想又要去掉自己半條命了!所以,雅菁會故意在會客時間賴皮,拚了命用僅剩的右手拉住媽媽,一邊哭,一邊喊:「我不要做復健了,不要復健了......,拜託!」
 
坐著睡覺˙抵擋螞蟻雄兵
雅菁終於結束5個月又14天的加護病房生活,出院回家了!但惱人的疤痕也一併的跟隨雅菁回家。西元2007年12月24日,莊雅菁獲得有始以來最棒的聖誕節禮物,這天,是她每天睜開眼睛,就滿心期待的日子─出院。雅菁一直一直都好想回家,好想趕緊離開這充滿藥水味的醫院,離開這每天都在搶救脆弱生命的加護病房。事實上,等她回到家,才知道一切,並不如自己想像中的美好。
當悲劇發生之後,雅菁的世界,已經不是她曾經認識的模樣。家中的景象依舊,但她卻是全身傷痕累累地歸回;過去熟悉的事物,變得既陌生又遙遠。除此之外,還有更多更多的疼痛和不適應,等著雅菁重頭開始,比如說:「雅菁必須用殘缺的身體,去學習、去習慣、去克服新生的疤痕以及許多我們常人想像不到的苦楚。」
由於燒傷面積占了身體的百分之七十以上,身體疤痕長出來的癢─就像幾萬隻螞蟻在爬,特別是晚上的癢─會癢到痛苦難耐、夜夜無法入睡。即便雅菁企圖想要忽視它的存在,但那是一種任誰都承受不了的癢;因此,在大部分的人都裹著厚棉被睡覺的寒冬,雅菁會把冷氣開到21度,外加電風扇最強風速,試圖借助冰冷空氣,讓她的皮膚「聽話」一點。
但若把持不住抓起癢來,可真的會「一抓不可收拾」。癒合中的傷口非常脆弱,輕輕地抓一抓,恐怕還沒有止到癢,「血」就先滲出來了。多虧雅菁媽媽不時幫雅菁按摩燒傷處,舒緩她的不適,並直到雅菁入睡。但有好幾次,才閉上眼睛沒過多久,又再度被「螞蟻雄兵」喚醒,繼續和「痛」、「癢」搏鬥。
每每都要等到天亮,掙扎累了才能入睡,這過程真的很辛苦!直至現在,也差不多八年了,每天早上起來,仍然會看見雅菁指甲上沾了血和胸前被抓破的皮;不過還好的是,可以長期去拿藥暫時抑制它,對雅菁來說,這也算是恩典了!
此外,因為前胸大範圍的燒傷,讓新生疤痕拉緊雅菁的胸部和腹部,這讓雅菁像極了一隻熟透、拱著背的蝦子。
因此有好長一段時間,雅菁躺下的同時,只剩半截的雙腳,就這樣和床鋪垂直,懸在半空中。
家裡的床不像醫院的電動床,可以配合身體「彎度」調整角度,因此,雅菁出院回家後,幾乎每天都「坐」著睡覺。媽媽拿了家中所有枕頭,堆在牆邊,雅菁就這樣靠著枕頭山,試圖讓身體不要因為彎曲的姿勢而感到痠痛。
此外,除了新生疤痕的難熬外,全身換藥的部分,更是不可言喻的煎熬!每天都要換上四個鐘頭以上,就這樣一換就換了三年,終於全部痊癒。
每每換藥時,每支棉棒劃過的痛,就像被刀子劃過一般,所以雅菁從來不讓媽媽護理,因為雅菁覺得自己護理可以掌握力道,這也讓她變成了換藥高手。
對於雅菁媽媽而言,在旁邊雖無法幫上忙,但也讓她體悟到陪伴者的智慧,專注地看著雅菁、讓雅菁有足夠安全感是非常重要的。
 
考驗是為了讓我們更茁壯
雅菁因為這場意外,讓她失去了鼻子,因此一直以來都在預備重建鼻子手術,想到自己快要可以和正常人一樣有鼻子的雅菁,著實非常的期待。
但經過醫生評估了她的身體狀況,宣告她已經沒有多餘的皮膚,可以做這部分的重建整形手術,在醫生的說明下,雅菁當場崩潰哭倒在媽媽懷裡,離開醫院回來的路上,雅菁沒有說半句話,回家後只是安靜的把自己關了起來。
經過五個小時,雅菁似乎脫胎換骨般平靜地與媽媽訴說:「或許是上帝不忍心我要承受開刀的疼痛,所以才會關上了這道門,想想許多人在追求外貌的美麗這條路上,也太辛苦了,倒不如接納現在的自己!」也因為這樣的想法,一次又一次的安定雅菁的心。
面對這些磨難,似乎是上帝為雅菁又開啟了另一扇門,使她可以轉移目標去玩黏土、玩拼豆及畫畫。
雅菁對玩拼豆特別有熱忱,雖然失敗品很多,但她非常專心的享受這當中的每個樂趣、及完成每個作品的成就感。有一次在陽光基金會的探訪中,還為雅菁開啟了賺錢的機會。雅菁的第一次出門擺攤,是在人多的年貨大街上。帶著惶恐不安的心前往,擔心逛街的人如果看到她一定是嚇的退後不敢靠近;不過出乎意料的是,竟有許多人願意停下腳步來欣賞雅菁的作品,並你一言我一句的說著鼓勵的話語!
回家後,雅菁和媽媽一起討論這過程的喜悅,雖然在現場時,雅菁不敢去看任何人、也不敢回答任何一句話,但這卻是跨出去成功的第一步,雅菁數著自己辛苦賺來兩千多元的鈔票,她興奮的說:「原來自己這麼棒!可以靠一隻手來賺錢!」。雅菁媽媽非常感謝這些人對女兒的憐惜,讓雅菁更有自信可以出去面對人群!
 
「跪」千金˙「少」奶奶
西元2010年,雅菁媽媽突然發現乳房側邊有不規則的硬塊,於是去醫院做了穿刺,檢查出來是良性的,但醫生建議雅菁媽媽要切除會比較好,經過四個月的討論,決定還是開刀拿掉,才可以安心的照顧雅菁。沒想到開了刀後,竟發現是惡性腫瘤,又加上淋巴及骨頭都被感染、轉移,情況非常不樂觀。
得知此結果的雅菁媽媽疑惑的問著上帝:「不是應該讓我健健康康的陪女兒─走人生未來的道路嗎?為何要被醫生們過去的經驗值─來宣告是癌末,只剩下兩年的時間可以活」。縱使傷心,但雅菁媽媽仍是坦然面對,將所有後世遺言都交代清楚,為了雅菁,她開始藉由她堅固的基督信仰為後盾,專心實踐聖經的話語:「要救自己,就必須改變自己」!
雅菁媽媽用一顆喜樂的心,去面對發生的這一切,帶著雅菁一起用信心為彼此加油鼓勵,乖乖的配合醫生的吩咐。很快一年多的療程結束,頭髮又長出來;不過癌細胞的頑強,卻在隔年同月份又再度復發!
這一切在旁人眼裡,看來是多們的煎熬痛苦,但對信仰充滿著信實希望的雅菁媽媽,從未在過程怨天尤人;縱使這三年中,雅菁媽媽的身體非常虛弱,做了19次的化療、65次的電療,卻不同於其他病人的會吃又會睡,甚至還胖了10公斤,在他人眼中完全看不出我是癌末的病友,只是覺得我是一位胖胖又常帶笑容的母親,這一切讓雅菁媽媽非常的感恩。
 雅菁媽媽的癌症在許多人看來是不好的事情,但在她們家卻是加倍祝福的開始!雅菁就在這個時候,獨立堅強起來,因為過去所有的打理都在媽媽身上(尤其是一天抱上抱下的次數,加上外出、救醫、復健都要一、二十次),所以雅菁為了體貼罹癌、虛弱不能提重物的媽媽,開始發揮她愛的潛能。
雅菁思考該如何用僅有的右手推著輪椅到浴室,跪著上馬桶、坐著洗澡、也練習自己洗衣、又練習坐著輪椅爬到床上,自己穿衣並打理生活的一切、並且還想著如何跪著到廚房─跪著切食材,還要克服自己的心─面對曾經把雅菁燒的面目全非的大火,打開爐子煮東西。
有一次雅菁請媽媽一起到地下室,一邊模擬一邊想著要如何克服讓自己─可以從車子跨越到輪椅中間─有30公分距離的恐懼、要如何從輪椅上爬到車上、又該如何從車上─可以再爬回輪椅上。雅菁滿腦子就是想著要如何做,才可以不要成為媽媽的負擔。
為了賺錢養家,雅菁開始用她有限的條件與計畫─拼豆擺攤。拼豆最難的部分是要用一顆一顆的進口塑膠豆子,利用熨斗的熱去將它們燙融在一起,技術面要使作品呈現出來的面是平整、光滑、勻稱,若力道不對可能就會整個凹凸不整甚至糊掉,力道太小容易讓人輕輕一碰就會斷裂。
雅菁非常注重品質,常常自己做拼豆做到深夜,研究要把品質做的更好,讓顧客可以滿意又可以持久耐用,所以只要有機會,雅菁都會答應別人的邀請去擺攤,忘了媽媽仍在化療而自己還沒有腳不方便出門的限制。
每每想到這裡,雅菁媽媽心中都非常不捨,很難為這個孩子了,不知道那些日子,雅菁是如何勇敢的撐過來,卻又因為雅菁單純的心,使她們可以快速勇往向每個困境挑戰。
 
用她的鋼鐵腳˙踩出漂亮的步伐
 機會又臨到雅菁身上,透過復健老師介紹一間正全義肢公司,讓女兒站了起來,告別她坐輪椅四年多的日子。
雅菁早已忘記走路的感覺,不放棄要成為別人祝福的她,從穿上腳的那一天起,雅菁忍著痛認真的練習,每天請媽媽在自己面前走路,想要把走路的感覺找回來,並將這雙腳看是恩典、是身體的一部分來珍惜它、習慣它、征服它。
其實,這雙鋼鐵義肢,讓雅菁非常的疼痛,這種痛就好比踩在石頭上的痛一般。但雅菁為了可以做更多的事,她願意付上這個代價。不管做甚麼事,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因為要有漂亮的步伐,就要比別人更努力!
而當雅菁再次挑戰─用剛學習的義肢走出去的時候,發現旁人的眼光,不再停留在雅菁那扭曲變形的臉上,而是開始注意到她那雙非常酷的鋼鐵腳,雅菁踩著自信的步伐,和媽媽開始到處擺攤。
當時雅菁還坐輪椅的時候,就常常陪著媽媽去做電療,護士看到她們母女倆相依為命的生命,特別又感動,於是邀請她們在台中部立醫院年底的義賣擺攤三天,並為此召開記者會,期望可以鼓勵社會獲取更多的正面能量。
從那時開始,雅菁母女開始有了網路的接單,雅菁也開創了拼豆教學和演講這條新路,鼓勵人們勇敢面對困難、珍惜當下、活出愛的生命。雅菁媽嬤及雅菁都非常感謝陸陸續續各大機構、公司行號、保險業、房仲業、慈善單位、學校、教會的邀約,前後聽過雅菁生命見證與被鼓舞的人,已經超過萬人以上。
在雅菁被社會的愛與肯定下,她開始學習回饋社會,投入幫助老人、陪讀班的弱勢生,每年做大量的拼豆,義賣所得捐出幫助關懷協會,從小就會省下早餐費,並找同學一起來購買郵票幫助孤兒院的雅菁,現在只要看到網路有需要支持弱勢家庭,也會號召朋友一起來幫助他們。
 
 
接納不完美˙翻轉大生命
在醫院這167個日子裡,從厭惡、抗拒到不得不面對,雅菁總算稍微適應這殘缺的身體,也慢慢找出一些適合自己「這個樣子」的生活方式。
雅菁認為自己已經夠幸運了!即使送到醫院時全身燒到焦黑,但燒的好險都是表皮,沒傷到內臟器官。倒是左耳右耳的神經受損程度,分別將近70%,受傷後,雅菁的兩隻耳朵加起來的聽力,還不及正常人的一隻耳朵。
雅菁已是一位重聽的人,除了很難透過電話與他人通話外,當面想要跟雅菁說話時,也得扯開嗓門,要不然就得字正腔圓地慢慢講,還不能有「第三者」同時插話,一旦「人多嘴雜」,雅菁就聽不清楚了。
這的確讓雅菁倍感困擾、失禮,因為和她對話不是像在吵架、就像在演講比賽。
其實,連雅菁自己都覺得好尷尬。但所幸天無絕人之路,在幾近面目全非、體無完膚的狀況下,上帝還讓雅菁保住雙眼,她的視力並未受到損害。
因此,雅菁還可以學習讀脣語,也懂得利用文字與人交談。但在雅菁看來,「聽損」也不完全是壞事;至少別人嘲笑自己的殘缺時,她聽不到、聊八卦時,她不會一起進入話題。
「聽不清楚」似乎是在保護雅菁,使她不受影響的一種方式。
雅菁想著以前聽力好的時候,她反而常常沉不住氣,尤其是對老師、家人,話都還沒聽完,就覺得他們一定是要罵自己,讓她難堪;就算把話聽完,也只是斷章取義,總是聽不到他們的用心良苦。
車禍後,正是因為「聽不清楚」,這讓雅菁更能用「心」聽、仔細聽,這樣一來,才不至於忽略話語背後的真正意義。
不只如此,當外界音量變小,雅菁也容易靜下心來、專心地思考每件事、有耐心地做好每件事。這一切讓雅菁懂得放慢腳步,聆聽自己的聲音。
就算生命帶著破碎與殘缺,只要擁有樂觀、幽默與不放棄,每個人都能散發出令人著迷的自信。
也因為莊雅菁賦予自己生命不一樣的意義,她學會接受自己的一切,因此雅菁也認為,人生對於她而言,就應該是持續地學習,不管遇到了大事、小事,就是要學習。
如果只因為今天的功課學不來,就了結放棄了,那麼人生,還剩下什麼意義呢?
過去,雅菁誤以為學校等於學習,因故排斥學校,進而討厭學習。受傷後,歸零的人生讓她拋去以往的陳見,對於學習更虛心,也更樂意。學習平躺、坐,學習抬頭、點頭......,都算簡單。
但雅菁還得學著用正常態度,面對不是太正常的外表;學著用完整的心,修補殘缺的肢體與面貌。
既然自己的外表有別於他人,想必也得與眾不同地活著。
由於雅菁的堅忍、不放棄生命的態度,以及想好好照顧媽媽的心思,這一切讓雅菁不斷的跨越眼前的困難。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說出了莊雅菁活下來的奇蹟,絕不是偶然的,乃是要在世代成為祝福別人的器皿和愛的導管。在2015年6月18日雅菁的第一本自傳《酷啦!我有一雙鋼鐵腳!》出版,期許透過這本書,可以讓更多的人知道生命的可貴,以及不放棄自己,就可以走出一條祝福別人的幸福人生!相信未來還會繼續記錄雅菁的故事,走到世界的每個角落,燒盡生命的每寸貢獻於世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