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9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無臂小畫家——林育夙(Yu-Shu Lin)
無臂小畫家——林育夙(Yu-Shu Lin)
【以腳代手彩繪生命】
有位心地善良的天使,常常飛往世界各地去了解人間疾苦;只要他發現誰需要幫忙,他必定盡自己所能出手相助。由於需要幫忙的人實在太多了,天使只有一雙手,根本就不夠用,祂只好向別的天使借雙手幫忙;由於真的太忙了,以至於忘了將手還給那位天使:所幸那雙手依然在心地善良的天使身上,每天都在努力的做善事。更值得慶興的是那位被借走雙手的天使,還擁有一雙能幹的雙腳;這雙腳不僅能走路、跑步,更能取代雙手處理生活自理問題,這是多麼棒的一雙腳。
—育夙媽媽蔡玉琳
向口足畫家楊恩典看齊
林育夙(Yu-Shu Lin)出生就無雙手,但林育夙的家人給育夙的愛並未打折,不但訓練育夙以腳代手,讓他能自理日常;更為了改善育夙躲人的問題,育夙媽媽蔡玉琳女士在育夙三歲學會走路後,就送他去上學接觸其他小朋友,更於假日時,帶著他參加活動,或參加繪畫比賽,甚至拉著育夙一同上台作親子表演,訓練他習慣融入人群,讓他習慣在衆人面前展現自己。
畫畫則是林育夙的另一個新生命,感謝范光男老師、蔡樂生校長在育夙繪畫之路上的指導與鼓勵,他要繼續努力不辜負大家的期望,也希望有一天能像楊恩典一樣,躋身口足畫家之列,回饋社會,並永續現身說法:我還有一雙腳,彩繪生命活出愛,不愧為「無臂小畫家」,從全球2459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6年第19屆球熱愛生命獎章」。
自幼多重障礙‧3歲學會走路
林育夙,為澎湖馬公國小應屆畢業生,即將就讀文光國中,從龍鳯胎姊弟呱呱落地的那一刻起,大家才發現,原來育夙完全没有手。在經過醫生的搶救下,育夙終於存活下來;但在嬰兒時期的動作發展,大多由手來帶動,因此育夙於近五個月大被診斷出嚴重發展遲緩,除此之外他還有肺部發育不全及斜頸、脊椎側彎等問題。所幸育夙有個龍鳯胎姊姊可做成長比對,從此開始經歷他幼年辛苦的復健生活。
於是母親蔡玉琳開始帶著林育夙跑醫院、做復健,並且跟治療師學習,没有到醫院的日子,就在家中自己幫育夙復健,每天最少一小時肌肉力量訓練,大部份都是在治療球上——訓練身體肌肉力量的,育夙媽媽常笑稱育夙是在球上長大的孩子。因為没有雙手的支撐,想要坐穩就必須把身體鍛練的比別的孩子更有力,在這樣的球上訓練軀幹力量下,育夙在幼兒期還一度被練出兩塊腹肌呢。
從小姊姊林庭有就是育夙最好的玩伴,姊姊走到那兒,他就跟到那兒,只是育夙是靠著雙腳帶動屁股——在地上磨蹭前進移動。為了讓育夙能學會走路,家人開始將他綁在站立架上強迫學站;像這種被捆綁在站立架上動彈不得,完全失去自由,而且一綁就是一小時,正是育夙最害怕的復健方式。每次總是被綁在站立架上哭到睡著,睡醒再哭,終於在快3歲時育夙學會走路。育夙媽媽記憶中,育夙第一次自己從家中客廳,穿越車庫走到家門口,真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足足花了他40分鐘才走完,而相較他的雙胞胎姊姊只需花1分鐘。
天使没有借走的那雙腳
漸漸長大懂事後的育夙開始會問,為什麼我没有手,什麼時候我的手才會長出來?有位神父回答了第一個問題,因為有個天使借了你的手卻忘了還,所以育夙才會没有手。而我則是給育夙一個觀念:你必須訓練雙腳代替雙手使用。他似懂非懂的在這樣的信念下被教養長大。除此之外。育夙媽媽更希望育夙能心理健全的成長。
    小時候的育夙非常的害羞內向,見人就躲,也不和同年齡小朋友玩;為了改善這樣的問題,就是當他學會走路後就讓他讀幼稚園。但一開始育夙常被幼稚園拒絶過,讓全家人失望,所幸有前馬公市長蘇崑雄主動到醫院了解育夙的復健情形,並安排育夙就讀馬公市立幼兒園,也因為蘇前市長的特別關懷,讓育夙受到特別多的照顧。
更幸運的是育夙大班是由黃美英老帶班,美英老師自己也有個特別的兒子,也因為美英老師的經驗與用心教導,還經常主動和我分享育夙在學校上課的情形;及教養特殊孩子的經驗,才讓育夙的個性漸漸變開朗!
生活自理的學習,努力的把握機會 
    為了讓育夙能像一般孩子獨立自主的生活,家人開始一系列的訓練。所以,當育夙能坐穩時,開始以扮家家酒的遊戲——訓練他用腳拿湯匙舀東西,並學習自已用雙腳捧著餅乾吃。當這些動作都能駕輕就熟時,隨即著手訓練育夙自已吃飯。記得育夙第一次自已用腳拿湯匙舀飯吃時,也許是因為太辛苦,或不明白為什麼媽媽——怎麼不再餵他吃飯呢?那一餐他足足哭了半小時以上,最後迫於無奈,還是自已獨自吃完飯。所以在育夙還没學會走路前,就先學會用腳拿湯匙吃飯。而學會走路後,更積極學著用腳穿衣服、襪子和鞋子。
其實育夙的生活自理能力,有很多都是在被迫於無奈的情況下學會的。在他上小學一年級時,自理能力大抵都已學會了,包括小便時能自已穿脫褲子。就唯獨不願意學習大便——自己用腳擦屁股,直到有一次上數學課,才剛上課五分鐘,育夙就想上大號,因為上課的關係,老師只能派一位同學去幫育夙,没想到這位同學就跑去玩,也不敢回教室上課,讓他在馬桶上足足哭坐一節課,直到下課後聽到熟悉的同學聲音才呼叫人幫忙。那天回家育夙向媽媽哭訴此事,心中滿是委曲,還說以後再也不去上學了。但育夙媽媽並没有陪他掉眼淚,反而是等育夙心情平復後分析給他聽,如果依然不願意學會自已用腳擦屁股,這事件就一定會在再發生。也因為這件事的發生才讓他下定決心,將上大號自己用腳拿衛生紙擦屁股!
參加畢旅挑戰自己
從五年級下學期同學間開始熱烈討論畢業旅行的事,育夙也非常期待能參與這項活動。六年級上學期學校開始調查學生參加的願意時,雖然師長有擔憂,但育夙向媽媽表明希望能在没有父母陪同下,與同學享受自由的畢業旅行。
育夙要單獨參加畢旅,必須克服幾個問題,例如:如何自己洗澡穿衣服、在外如何用餐、如何收拾行李拿行李等問題。其實這三個問題背後,所反應出的自理能力,並非短時間可以訓練出來的。所幸從小育夙就已被當成像一個正常孩子般教養,只是育夙用腳和用自己的方法,盡可能自己完成該做的事,所以平日在家中育夙都是自己洗澡、洗頭,自行擦乾身體,再用腳穿衣服、褲子,再請家人整理衣著。
至於吃飯的問題,原本育夙在學校有一張特別申請,可以配合他身形桌椅,椅子更可以配合他使用的需要,隨時調整高度。所以老師擔心在外用餐時,少了這套桌椅會有因難,所幸平日在家吃飯,育夙都和家人同樣使用一般桌椅,自然在外用餐,也以難不倒他。
至於行李的問題,育夙先想到一個有趣的方法,那就是用下巴和脖子——夾住行李拉桿推行李,遇到樓梯時就將拉桿收起來,再把行李一踼,它就滾下去了。還好老師有事先做好安排,將班上同學分成5人一小組,而出遊期間小組成員需互相幫忙及照顧,他們都成了育夙的好幫手,讓他在這次旅行中留下最快樂的回憶,回家後足足樂道許多天呢!
其實早在育夙就讀小學一年級時,校長及教務主任曾主動提到,要幫他申請上電腦課專用的大鍵盤,以及申請教師助理員等。由於當時考慮到,在家中生活訓練與學校要能同步,因而婉拒學校的好意。如今卻給他帶來莫大的幫助。
這次的畢業旅行,給了育夙和同學一個很大的學習機會;短暫的外地生活,正考驗著他練習獨立生活的能力,由於凡事都得自己做,如果真的遇到做不來的事,就要學著開口請別人幫忙;而同學和育夙一天24小時的相處,一定能看到他更多生活上不容易的地方,更願意自發性去幫忙他。
我還有一雙腳彩繪生命活出愛
林育夙與繪畫的結緣,是媽媽為了訓練育夙更習慣、更靈活運用雙腳,報名畫室開始學畫畫,居然啟發了育夙繪畫的天分。林育夙學畫的過程中,更有許多貴人在相助。先是師承澎湖藝術家范光男學習繪畫技巧,更在一次繪畫比賽的頒獎典禮上,巧遇中山國小蔡樂生校長。蔡校長問育夙是否有興趣學水墨畫,原來早在之前,前王乾發縣長曾告訴蔡校長,育夙喜歡畫畫,如果有機會,希望蔡校長能指導育夙繪畫技巧,在這樣的機緣下,讓育夙得到蔡校長指導。
由於育夙五歲就開始學畫,蔡校長看他雙腳夠靈活,加上他這些年來繪畫—無論素描、水彩、水墨畫等—都很有興趣,也有所進步,進而提議幫育夙辦畫展,除了可以鼓勵育夙外,更可以成為社會一個正向例子。林育夙的個人首展就是在澎湖文化中心文馨畫廊舉辦,縣長陳光復、議長陳昭玲等地方各界人士都前來為育夙加油打氣。《中國時報》陳可文記者更形容育夙的創作是:「忍受著脊椎嚴重側彎的痛苦,每張畫、每一筆都牽動的林育夙全身神經與細胞的掙扎,他不嫌累、不喊苦,卻愈畫愈來勁。」
伴隨著育夙的成長,讓家人深深的體會,每天都該心存感恩的心,去讚美身邊所擁有的一切事物。如果每個人能不去煩惱所失去或缺少的,而是如同林育夙一樣,努力讓自身的缺陷成為一種特色、一種恩惠;從中學習接納並欣賞自己的缺陷,也珍惜所擁有的並培養為專才,進而讓自己的努力事蹟去激勵別人,充份發揮生命力與影嚮力,使缺陷變成讓自己更堅強、豐富的力量,成長的同時也照亮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