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9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台灣樹王─賴倍元(Bei-Yuan Lai)

台灣樹王─賴倍元(Bei-Yuan Lai)
【森愛地球‧種出希望】
砍一棵樹,只要一天;
種一棵樹,卻能造福千年、萬年的後代。
把不毛之地變珍貴森林,
留給子孫和地球千金換不來的資產。
我常祈求上天,有一世,可以投胎回來這片林場;
希望到時候,這一片已經都是神木。
─賴倍元

種樹有三不
賴倍元,人稱「賴桑」,30歲開始陸續買了130多公頃土地種樹,30多年來耗費新臺幣20多億元,他已在大雪山種了30多萬棵珍貴的樹木!他種樹有三不政策:不欲伐、不買賣、不留給賴家後代子孫。

種活國寶樹
這片林場原先為垃圾山、梨園、梅園、檸檬園、梅子園及荒廢許久的香蕉林等。歷經賴桑三十多年全心投入、整頓、改造後,種植了台灣肖楠、櫸木、紅檜、五葉松、雪松、九芎、牛樟樹、山櫻花等上百種台灣國寶樹種。

成功復育生態
由於賴桑長期種樹,林間生態的樣貌豐富起來,當樹木行光合作用時,將水蒸氣排放到空氣中,形成雲霧,水蒸氣累積到一定密度,開始降雨。當水來了,生命也就誕生了,不僅保育類昆蟲來了,連大冠鷲、山豬等食物鏈頂端獵食者也一一現身。

為台灣爭光
 賴桑對造林運動的熱忱,30多年來如一日,始終有增不減,被朋友戲稱「樹癡」,種樹也能為臺灣爭光,不輸肯亞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萬嘉麗.瑪泰 (Wangari Maathdi) 以及2007年才只有9歲的德國地球天使菲利斯.芬克拜納 (Felix Finkbeiner) 。對他而言,只做對的事,只種對的樹,只交對的人,只走對的路。

一生種樹、護樹
賴桑始終堅持:種樹,不只是種樹,是種下對未來的希望、時間與快樂!他夢想:有生之年,以一個人的力量─種活50萬棵台灣國寶常青樹;他期待,每位走進這片森林的人,都能像他一樣,一生種樹、護樹、絕不砍樹,直到千年、萬年,大家一起來永永遠遠種樹救地球。

種成一座座希望森林
由是,賴桑30多年來,散盡家財20多億元,種活30多萬棵樹,從夢想起點,一步一腳印,默默耕耘,贏得家庭支柱、各界迴響;又復育生態成功,因而與總統馬英九等國內外各界分享「森情大使」的真善美,更帶動家人及國內外企業家先後投入植樹大業─千年之約、將財產定存大自然、根留地球,薪火相傳種成一座座愛的森林、一座座健康的森林、一座座希望的森林,不愧為「台灣樹王」,從全球2459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6年第19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種樹一諾千年

  過去30多年,隱藏在大雪山下,有一個堅持種樹的男人,他立下千年之約:在有生之年,種50萬棵國寶樹,根留台灣、森愛地球。他就是「台灣樹王」賴倍元,人稱「賴桑」。他逢人就說,在林場種很多好樹,「有感動、希望和意義」,遇到困難時神會幫他排解,例如當他沒錢,上天就會再撥錢給他。相信有山神、樹神的他,會跟樹對話「好好生長,將來會有很多人來朝聖。」
1985年起,「賴桑」賴倍元投入一生精力與金錢,在曾經埋滿垃圾的大雪山上,種下三十多萬棵肖楠、牛樟等數百種台灣國寶樹。《賴桑的千年之約》,這本傳記紀錄他育樹的心路歷程。30多年來「賴桑」散盡家財累積投入超過台幣20多億元,至今已買下10多座山頭,130多公頃土地,種活30多萬棵樹。 


追求價值的志業
近60耳順的賴倍元,來自於中部最大貨運公司大銘貨運。29歲那年,他毅然離開家族事業,陸續賣地、貸款借錢,將全部財產投入大雪山買地種樹,並立下「不砍伐、不買賣、不傳子」三不政策,要將「種樹救地球」的志業,傳承子子孫孫。
30餘年來,賴桑對造林運動的熱誠不減,被朋友戲稱「樹癡」,他畢生最大願望是,在有生之年,以一個人的力量─種50萬棵台灣國寶樹。他說:「我常祈求上天,有一世,可以投胎回來這片林場,希望到時候這一片都已經是神木了!」
種樹30多年,就有長達20多年,沒有人知道賴桑到底想做什麼。也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放著大銘貨運的小開不做,要每天早上五點起床、來回開一百公里的車,躲到深山野嶺來買地種樹。他愛樹想追求百年、千年的成就感。他認為:「付出不想得到就會快樂,上天讓我追求價值,不追求價格,因為價值是永久的,價格只有30至50年而已。」 

關卡一過‧全世界都支持
但他的價值觀,剛開始的時候,幾乎沒有人能支持,上山的路,與家人、朋友愈走愈遠。種樹,遂成為一個孤獨的任務。每當多買一塊地,多種幾棵樹,賴桑總興沖沖地邀請親友上山,展示「成績單」。只不過是每一個人的眼神,都是懷疑;每一句傳進他耳裡的,都是批評。親戚們上來過幾次,批評更直接了:「種樹也沒收入,幹嘛不去養雞?3 至5個月就可以買賣了!」
這些親戚個個都因運輸業致富,住豪宅、開名車,看到這一大片不營業、也沒賺錢的林場,相當不以為然。親戚們漸漸不與他來往了,即使是最親密的妻子與孩子,也只有開工拜拜時,才願意提著牲果祭品上山。其餘時間,一家人幾乎是過著「井水不犯河水」的生活。但他仍固執地相信,這個希望每一天都會長大一點點,「只要關卡一過,全世界都會支持我。」


樹說感動
賴桑的林場原先為垃圾遍布的梨園、梅園、檸檬園、橘子園及荒廢許久的香蕉林等。在他的堅持下,經整頓、改造後,終將「垃圾山」變成「國寶山」。長期種樹,不僅豐富林間生態的樣貌,更透過樹木行光合作用,將水蒸氣排放到空氣中,形成雲霧、開始降雨。水來,生命自然誕生,現在林場中除了有台灣特有的山櫻花和保育類昆蟲,連大冠鳩、山豬等食物鏈頂端獵食者也一一現身。
這片森林裡,已可聽到著千百種大自然的聲音。
   「啊~啊啊~ ~ ~」是在空中盤旋的大冠鷲。
   「唧─唧─唧─唧─唧─」、「嘎~ ~ ~ ~ ~」、「嘶嘶嘶嘶」是攀在樹幹上大鳴大放的夏蟬。
    叫聲像連珠炮「噠噠噠噠」,則是喜歡成群結隊交配的白額樹蛙。
    喜歡站在草叢中唱著「去啦!去啦!」的,是台灣特有的亞洲斑紋鹪鶯。
   「嗚~啊~嗚~」,並伴隨拍翅聲的,是有保護色的台灣綠鳩。
將耳朵貼近土地,還會聽見汩汩泉水流動的聲音。你沒有聽錯,這三十萬棵大樹,已經將地下水匯聚成一條小溪。
有人說,賴桑是臺灣私人造林數量最多的人,還有人想替他申請金氏世界紀錄。
 

夢想的支柱
隨著樹木長高、荒山變成森林,一些關於生命、土地與自然的改變,也會開始發生。對賴桑而言,將想做的事做到力氣一點不留、時間一分不剩,才是痛快的人生。至今賴桑已種植了台灣肖楠、櫸木、紅檜、五葉松、雪松、九芎、牛樟樹、山櫻花等上百種樹種。雖然他因為種樹失去了金錢,卻贏得自信與滿足,為每一位地球子民贏得環境健康與永續。
追求夢想,必定經過孤獨時刻。在賴桑決定專心上山種樹後,他的妻子賴易寶一肩扛起家中的經濟重責,曾經賴易寶每個月被迫面對各式陌生臉孔,拿著請款單據上門的情景。即使曾經以淚洗面、絕望谷底,依然選擇站在背後成全丈夫夢想。許多人都認為,賴桑種樹固然辛苦,但更辛苦的,是這30多年來吞忍街坊流言、經營貨運行、賺錢給丈夫種樹的妻子。

種樹有傳人─你喝咖啡.我種樹
    除了辛苦的太太,賴桑的小孩,更是要接受20歲前只見清晨獨自上山,拋家棄子的父親「背影」。但三十幾年過去,賴桑的堅持終究感動親友。「樹」已轉變角色,變成將賴桑一家人緊緊牽在一起的精神媒介,賴家兄弟更一起加入種樹行列。
2001 年,賴桑的大兒子賴建忠開始種咖啡,2012年成立實體店面-「雲道咖啡」,主張「你喝咖啡,我種樹」,讓咖啡利潤成就永續的種樹事業。雲道咖啡除了是將公益置於獲利之前的社會企業,咖啡館裡的香味、餐點、擺飾,全都跟賴桑及樹木相關,將這裡視為綠循環的起點,用五感傳遞森林訊息。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
樹木有涵養水源、保育土壤、調節空氣、吸收二氧化碳、形成生態圈功能,好處多不勝數。賴桑寧用數百萬買樹苗,卻不願花100元吃飯;對於賴桑而言,砍一棵樹,只要一天;種一棵樹,卻能造福千年、萬年的後代。他的信念,吸引各宗教團體、上市櫃公司經營者、甚至總統登門拜訪。
環保與企業社會責任,在企業經營角色日漸重要,有許多經營者帶著高階主管前來林場取經。包括佳世達集團董事長李焜耀、技嘉科技副董事長劉明雄、台明將總經理林肇睢都曾上山過,還有營業額百億的經營者拜訪後,決定帶全體高階主管進行幹部訓練。
長期支持賴桑理念的技嘉電腦副董事長劉明雄,認為在多數人仍徬徨迷網的30歲,像賴桑這樣矢志種樹的奇人,少之又少。他說:「人在自然中長大,最終還是要回歸自然。」他支持賴桑的「種樹夢」,影響更多人將綠地還給地球。
《遠見雜誌》副社長兼總編輯楊瑪利從旁觀察,認為像賴桑這樣的人,在台灣已難尋第二。這世上的確有很多超越追逐名利、而願意投入公益、環保或救濟貧困者的不凡典範,但賴桑卻是一個一無所有、孤單的一個人,堅持的走在一條沒有終點,他自稱為「千秋萬世」的志業上。
農委會林務局副局長楊志宏表示,賴倍元有一句話令他動容:「我將來離開人世間的時候,我比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還偉大,因為他是汙染的,我是對地球有幫助的。」
賴桑希望,企業家們透過上山拜訪,能重新思考生活方式,反思「企業能留給社會什麼?」讓他們產生種樹的想法,埋下更多「種樹救地球」的種子。

留給未來世代的森林夢
 時序入秋,林場的白天溫度漸漸降到二十度以下,闊葉木也準備換上冬衣。櫸木的卵行小葉開始轉黃,一起風,就像下黃雨般漫天狂舞;清楓的樹葉青裡透黃,一片片掛在天上彷彿綠色的小星星;強壯的牛樟仍不斷抽出專紅色嫩芽,一簇簇彷彿樹間的火把。只有肖楠,一年四季都一樣地綠,逆光看,每一株樹頂都閃著銀光,彷彿剛下過一場白雪。
賴桑坐在山屋外的茶亭,閉眼,手捧一盞茶,深吸一口氣,濕空氣裡的桂花香頓時充滿整個鼻腔。「怎麼這麼好?我怎麼這麼厲害?」看這一生的成就,五十九歲的他呵呵地笑了。
一切如此寧靜安詳,還有什麼未了的心願嗎?
賴桑斂起笑容,放下茶杯,「我希望後代子孫好好相處,不要爭奪財產,不要像我們家族一樣。」這便是他成立基金會的初衷。
賴桑告訴兒子,自己留給世界如此美好的樹木,所以當他離開的時候,每個人都不能哭,要笑。一開始,賴建忠完全無法接受這個近乎無情的要求,調適了好一陣子,才笑笑告訴父親:「會,我會笑的!」
他更加確定,無論父親的森林夢,或雲道咖啡的綠循環,都無法在這一生看到豐富的成果,「可以說,我跟父親都在做身後的事。」
想得遠的賴桑,已經把這些年來的媒體報導,包括報紙、雜誌、光碟等,全都封得密不透水,分成數份,埋在林場各個角落,他稱之為「時光膠囊」。他說,如果身後葬在林場,四、五代後的子孫回來掃墓,才有機會「挖到寶」,一起討論當年阿祖種樹的故事。

種樹救地球‧已成全球行動
 除了賴桑,台灣還有許多種樹、救樹的組織與個人。而在環保意識高漲的歐美國家,「種樹救地球」的風氣更是普及。
 種樹,已經成為一個跨越國界、跨世代的行動。
 二零零四年,非洲首位女性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誕生了─她是當時六十四歲的肯亞環境部副部長萬嘉麗‧瑪泰(Wangari Maathai)。
 瑪泰因天資聰穎,獲得教會修女們的注意,得以前往西方國家接受高等教育,成為非洲少數的女博士及大學教授。
 在一次實驗過程中,她發現,肯亞政府為了闢建茶園與咖啡園,大肆砍伐森林,造成河道淤積、河水氾濫。一九七七年,她發起「綠帶運動」(Green Belt Movement),鼓勵婦女種樹。由於這個主張牴觸了獨裁政權利益,屢屢受阻,瑪泰甚至因此入獄。當獨裁者退位後,瑪泰終於成為肯亞環境部副部長。三十年間,「綠帶運動」已在非洲十三國創建了六百處苗圃,種下約三千多萬棵樹。
 萬佳麗沒有想到的是,獲得諾貝爾獎三年後,一位九歲德國的小男孩菲利斯‧芬克拜納(Felix Finkbeiner)為了做簡報作業,在網路上找到她的故事。他想著,「如果萬佳麗‧瑪泰三十年內就成功在非洲種了三千萬棵樹,我們小孩也要設法在地球上每個國家至少種下一百萬棵樹,對吧?」
 芬克拜納先在班上做了簡報,又被邀請向校長簡報,最後還帶著筆電去向周圍的學校解釋氣候危機與種樹點子。
 簡報後兩個月,芬克拜納和同學在學校裡種下了第一棵樹。
 他接著與聯合國「種樹救地球」(Plant for Planet)計畫合作,後來又與萬嘉麗的「植樹百萬活動」(Billion Tree Campaign)結合,一年後,已成功種下五萬棵;二零一一年,達成在德國種下一百萬棵樹的目標。

一群人的堅持‧將成為文化
     剛開始,賴桑也計畫種下五十萬森林大軍;在妻子、兒子、媳婦、好友全部伸出援手後,他大膽宣示,種樹的目標是「無限」!
    「只要還有生命、只要還有體力、只要上天允許,我一定繼續走下去。」他露出招牌笑容,「老天說,我要負債十億才能『回去』,現在還不到!」
     三十多年過去了,雪山林道從石子路變成柏油路,路旁甜柿綠了又紅、紅了又綠,只有賴桑還是老樣子,清晨五點開車上山,挖洞、種樹,傍晚五點再開車下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賴建忠喜歡故意問父親,「如果當時沒有堅持種樹,現在會怎樣?」
    「若無種樹,我會起肖(發瘋)!」賴桑回答。
     這個問題,無論什麼時候問、問幾次,答案都一樣。即使小樹苗早已長大,但「種樹」已與賴桑的生命盤根錯節,不再是樹不能沒有賴桑,而是賴桑不能沒有樹了。
     不只是賴桑,台灣、世界都不能沒有樹。一個人的堅持,叫做執著;一群人的堅持,便成文化。當全台灣、全世界的人一起種樹,便會形成一個與自然共存的文化。地球與其上萬物,便得救了。
     日本江戶時期農政家兼思想家二宮尊德有段話:
     遠觀者富,近視者貧。
     遠觀者為百年植杉苗,
     春天播種秋天收穫,
     因而致富。
     近視者等不及春天播種秋天收穫而不為之,
     為沉醉眼前利益而取之,
     不願播種只圖收穫,
     因而貧窮。
     人,一百年就離開,樹,千萬年都挺立。砍一棵樹,只要一天;種一棵樹,卻能造福百年、千年的後代。賴桑,無疑是遠觀的富者。秦王武漢,過往雲煙;唐元明清,與我一瞬間。這是他的豪氣。
     「不管種樹時、幫澆水時、修枝時,我的生命、精神,全部都灌注在這些樹的身上。」賴桑常跟樹說:「以後,會有很多人進來,要好好善待他們。」
     現在,是賴桑幫樹說話;但千年松、萬年柏,賴桑百年之後,就輪到樹幫他說話了。
    「我常祈求上天,有一世,可以投胎回來這片林場。希望到時候,這一片已經都是神木了!」賴桑拿起茶杯,敬向天空。
     願大家一起追隨賴桑種樹,號召更多小賴桑,一代一代種下去,永續千年、直到永久。就像抗癌小詩人周大觀生命詩篇《種樹》所述:到處都長成一座座愛的森林,到處都長成一座座健康的森林,到處都長成一座座希望的森林。

●台灣樹王賴倍元的種樹哲學●
     ◎賴桑種對的樹:賴桑林場裡的樹超過百種,肖楠、紅檜、台灣櫸、牛樟、  
       扁柏、雪松、紅豆杉、山櫻花、台灣圓柏等。多數樹種的共同點是:根深、 
       樹齡長、台灣本土種。他們都是高度超過十公尺的中、大型喬木,根系健
       全,能夠保護山坡地。壽命動輒超過千年的紅檜,更是神木的代名詞。符
       合這些要件的,才是「種對的樹」。
     ◎世界最有價值的不是鑽石,是環境,偏偏創造環境卻最困難。
     ◎種樹的人生是超凡入聖,剎那即是永恆。
     ◎種樹,是種下對未來的希望,多種一棵樹,對地球就多一分幫助。
     ◎我為青山撫育三十年,三十年後青山為我依歸。
     ◎世間有兩種大,固定大和無限大。土地很大、財產很大,都是有限大,但
       樹的生長卻是無限大。
     ◎生活製造的污染,要靠種樹來還,離開世界時,才不會舉債地球。
     ◎垃圾是地球的傷口,汙染是人間的殺手。
     ◎種樹,是彌補過去的傷害,投資於未來的希望。
     ◎種在盆子裡的是「凡間盆景」,是滿足興趣,是小愛。種在山上的是「地
       球盆景」,對全人類都好,是大愛。
     ◎一條路,走三十年,堅持,終會看見成果。一直、一直、一直種下去就對
       了。
     ◎擁有十間房子、十輛汽車都不算什麼,能擁抱十座山,才是真英雄。
     ◎不種白不種,一種跟他搏幾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