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9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漸凍鋼琴家——彭怡文(Yi-Wen Peng)
漸凍鋼琴家——彭怡文(Yi-Wen Peng)
【眼書希望‧琴音傳愛
我只能動眼
即便只能動眼,仍要把握得來不易的每一天。
即便只能動眼,仍要堅強勇敢的撐著每一天。
即便只能動眼,仍要充實愉悅的過好美一天。
沒有十全十美的人生,只有知足感恩最真切。
 
—彭怡文
音樂人生‧凍不住的琴音
彭怡文(Yi-Wen Peng),1960年次,出生在台鐵基層公務員家庭,為家中次女。在喜愛音樂的父親薰陶下,萌生音樂的種子。10歲時的聖誕禮物—— 一架鋼琴,更開啟她與音樂一生的緣份。彭怡文歷經歐洲留學,返台任教於各級學校、機關團體提攜後進,桃李遍佈全台。
2006年發病後,雖然彭怡文曾經歷一段怨天尤人的日子,但她最終克服心魔,在溝通輔具的協助下,短短3年內,以轉動眼睛的方式,寫出《無言的天空》、《浩瀚的大海》、《笑看人生》、《我只能動眼》、《遼闊的草原》等5本病床上的日誌,宣示自己「絕不消沉沮喪、悲傷痛苦,甚至有輕生的念頭,相反的還得處變不驚、積極正向、戰勝病魔」,並將自己鍾愛的演奏鋼琴捐贈給忠孝醫院的祈翔病房,讓樂音在醫院中永悠揚。
彭怡文更鼓勵丈夫許大承,作為她的替身,積極投入運動神經元疾病病友協會(漸凍人病友協會),協助其他病友家庭走出人生困境,也提供協會大小活動的影像紀錄服務。
彭怡文這種不像命運低頭的生命力,正是客家硬勁精神的表現,堅持到底,永不放棄、眼書希望、琴音傳愛、讓愛共鳴,不愧為「漸凍鋼琴家」,從全球2459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6年第19屆球熱愛生命獎章」。
父愛聖誕禮‧立志鋼琴家
彭怡文10歲時的聖誕節,彭怡文的父親問她想要什麼聖誕禮物,她勇敢說出她想要鋼琴的夢想。原以為父親會拒絕,但彭爸爸只是楞了一下後,爽快答應,隔天就用分期付款買了一架鋼琴給彭怡文,也開啟她鋼琴家之路。
因為家境並不富裕,剛開始,彭爸爸送她到學費最便宜的青年服務社學習鋼琴,但彭怡文很幸運地遇到她鋼琴路上最重要的啟蒙老師——陳秀貞老師,在學琴路上指引她,並不斷介紹老師幫助她成長,至今都讓彭怡文感激不已。
而彭爸爸在她彭怡文的學琴路上也未缺席,本身就喜愛音樂的父親,在彭怡文學習鋼琴時,他都會在旁用心作筆記、當翻譯,以及督促彭怡文。就連彭怡文要到維也納繼續深造時,彭爸爸還偷偷去學習德文,讓他可用簡單的句子與彭怡文書信往來。
勇闖歐洲‧認識牽手
華岡藝校畢業後,1982年,彭怡文隻身前往想往已久的音樂之都——奧地利維也納。雖然是滿懷夢想踏上異鄉,但初期彭怡文的思鄉情緒湧上心頭,經常以淚洗面,連照顧她的老師都束手無策,只好拍電報回台給彭爸爸,說要讓彭怡文回台。所幸有爸爸的不斷鼓勵,才讓彭怡文戰勝鄉愁。
彭怡文在維也納的日子相當忙碌,由於語言障礙,第一學期時,她一邊在當地歌德語言學校學習德文,另一邊只能修習一門鋼琴課,空閒時間還得打工賺取學費。但也在此時,彭怡文在維也納台灣同學會上,遇到同樣來此學習室內設計的許大承(也是彭怡文未來的丈夫)。兩人很快墜入情網,雖然許大承一年後就轉往德國學習建築,但仍不時以電話傳情。
在維也納兩年後,由於學校不再提供鋼琴練習,加上維也納打工不易,彭怡文無力負擔租琴費用,只好轉到對外國留學生提供較多補助的西德柏林藝術學院,繼續精進琴藝,也能有更長的時間,與人已經在德國的許大承相處陪伴。在歐洲學習的那些年,彭怡文精進琴藝,奠定她返台授課的良好基礎,更重要的是,彭怡文也在歐洲找到她一生的摯愛——她的先生許大承。
返台貢獻所學‧桃李遍佈各校
彭怡文在台從事音樂教育二十多年,任教過的中小學音樂班有敦化國小、古亭國中、彰和國中、中正高中、武陵高中;大專有臺南家專、東海大學、花蓮師院、文化大學等校音樂系,也不時在各機關團體擔任教學、伴奏。雖然大多是兼課,但她秉持教學除了要有耐心和因材施教外,還要了解學生的內心世界,適時地給予開導和鼓勵,所以給彭怡文指導過的學生多學有所成,留學歐美取得更高學位。
彭怡文也是一位十分照顧弱勢學生的老師,她在文化大學任教時,曾指導過數名視障學生,她認為這些視障學生雖然眼盲,但心思卻很細膩。她會要求學生上課攜帶錄音機,將我示範的曲子錄下來,先有一個全貌概念後,在左右手分開,由慢板、中板到快板各錄一次,讓她們回去摸索,一個星期後,再糾正指法、觸鍵、樂句、表情和樂曲風。這種由淺入深、循序漸進的教學,深獲學生認同,也讓師生相處融洽,學生甚至願意向彭怡文吐露心事。彭怡文常說她以學生為榮,她甚至認為自己喜歡教學,勝過上台演奏。
發病無準備‧生活全大亂
2006年秋天,彭怡文與先生到大陸旅遊時,雖然已發現自己手腳開始不靈活,年底為佛光合唱團伴奏時,雙手已不聽使喚,走路也不穩,但彭怡文一直要到2007年四月,在文化大學評審大專聯考時,休息如廁時居然站不起來,那時才驚覺事態嚴重。年底,就連說話已漸漸無力,一對一的私人教學也無法勝任,最後只好放棄所有工作。
為求任何治療機會,2008年到2009年整整兩年,彭怡文跑遍全台,拜訪中西名醫,還嘗試民俗療法,從吃中藥、針灸、推拿、點穴、腳底按摩等無一不試,過程艱辛,卻未見起色。
雖然治療過程辛苦,彭怡文的日常生活更大亂。因手腳無力,簡單的端菜等家事都無法自理,需要家人、幫傭從旁協助,還常常站不穩跌倒,令自己遍體鱗傷,也讓家人驚嚇不已。一度讓她心情沉重,無法接受自己變成這樣。
2010年四月,彭怡文由於呼吸急促,以及營養不良,緊急送至忠孝醫院注射營養劑,結果一住院沒多久,就因意外,異物卡在支氣管與食道間,護士情急之下,強行打開她的嘴巴,牙齒被弄斷好幾根,還改送加護病房緊急處理,最後變成需要氣切,裝鼻胃管,也開啟了彭怡文慢長的住院時光。
用眼寫故事‧用琴音傳愛
彭怡文住院至今,已有近五年的時光,病房雖不如自家舒適,但家人、師友、學生等不時探望、鼓勵,讓她倍感人間溫情,漸漸走出不治之症的心靈困境之中。在朋友的鼓勵,以及溝通輔具的協助下,彭怡文用眼睛轉動的方式,一字一句,陸續書寫5本病床上的日誌:《無言的天空》、《浩瀚的大海》、《笑看人生》、《我只能動眼》、《遼闊的草原》,希望讓一般讀者有所啟發,更要協助其他病友轉念,一同戰勝病魔。
住院期間,偶有社會人士或團體前來拜訪、探望祈翔病房的病友們,原本喜好清幽恬靜的彭怡文,總是不厭其煩,配合各界要求,代表漸動病友與來訪者互動,協助各界更了解漸凍患者的真實情況。同時,彭怡文也鼓勵先生許大承成為她的替身,積極投入漸凍人協會,提供各活動影像紀錄的服務,希望先生把對自己的愛,分享給更多病友。
病榻上,彭怡文仍不望對音樂的喜愛,除定時收聽愛樂廣播電台外,還將自己所鍾愛的演奏鋼琴捐給忠孝醫院,讓悠揚樂音每月定時散播在病房中,使住院中的病友與家屬,得以享受一個溫馨舒暢的午後時光。更是要提攜後進,提供他們一個上台演出磨練的機會。2014年年底,國際知名的鋼琴演奏家朗朗,在同為漸凍症病友袁鵬偉的請託下,親臨祈翔病房,彈奏彭怡文所捐贈的鋼琴,鼓勵所有漸凍症病友。
在面對現今仍是不治之症的病魔考驗下,彭怡文逐步走出心靈困境,展現正向的生命毅力與勇氣,不僅提供困頓者們學習的典範,更不斷思索自己還能如何回饋社會,帶動更多社會公益的參與,用生命感動生命,用生命鼓勵生命,以身實現——生命無價、人間有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