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9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尼加拉瓜守護陽光天使-薇薇安˙貝菈絲(Vivian Pellas)
尼加拉瓜守護陽光天使-薇薇安˙貝菈絲(Vivian Pellas)
瀕死復活大回饋˙創辦燒燙傷醫院
「人的生命真的可以在轉瞬間改變,然而最重要的是,事情發生之後,你決定怎麼走下去。」
-薇薇安˙貝菈絲(Vivian Pellas)
 
1954年出生於古巴首都哈瓦那的薇薇安˙貝菈絲女士(Vivian Pellas),7歲時隨父母移民尼加拉瓜。從小,她的願望就是跳舞及幫助別人,並經常跟上帝祈求實現這兩個願望;22歲時,她與尼加拉瓜企業家卡洛斯˙貝菈絲(Carlos Pellas)結為連理,兩人育有三名子女,家人和舞蹈成了她的生活重心,年輕的貝菈絲心中充滿感激,上帝似乎實現了她的願望。
然而,1989年10月21日的一場意外改變了她接下來的人生。當年貝菈絲女士35歲,在與夫婿搭機降落宏都拉斯機場途中,飛機因人為疏失,以八百公里的時速,撞上險峻的山壁失事,機上148人死亡,僅有包含貝菈絲夫婦等14位旅客生還。身上遭受62處創傷,臉部及手臂幾乎將被烈火融化,歷經了28次重建手術,做了皮膚移植和復健;而夫婿卡洛斯也嚴重燒傷,失去4隻手指,她一度感覺墜入地獄的深淵,猶如在熊熊的烈火中被嚴酷的折磨。在經歷瀕臨死亡卻又復活的人生巨變後,貝菈絲沒有被擊垮,她領受到上帝對她的無限憐憫及恩典,從此致力為貧困無助的尼國人民服務。
1991年,37歲的薇薇安˙貝菈絲女士創立了尼加拉瓜兒童燒燙傷救護協會(Asociacion Pro Niños Quemados de Nicaragua, APROQUEN),是中美洲地區第一個兒童燒傷、先天性畸形、後天性兔唇重建中心,提供尼國18歲以下兒童及青少年免費之全面性醫療照護。
由是,薇薇安˙貝菈絲女士憑著對上帝的信仰,走出艱困的時刻,將自身的傷痛轉化為他人的希望,為尼加拉瓜的健康照護開啟新頁,也為拉丁美洲的燒燙傷患者帶來曙光,更帶動拉丁美洲國家創辦燒燙傷醫療中心──嘉惠千千萬萬燒燙傷者,不愧為「守護陽光天使」,從全球2459位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第19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瀕死經驗˙造就醫院誕生
  1989年10月21日一架宏都拉斯航空的波音727客機,由於機師誤判山區地形,在降落宏都拉斯機場前撞上山壁,飛機隨後爆炸,機上乘客僅有14人生還,其餘148人幾乎當場喪命,這是中美洲有始以來最嚴重的空難。倖存下來的貝菈絲女士回憶起搭機失事時,她和大多數瀕死經驗者一樣:彷彿看見一道光,在昏死中被丈夫卡洛斯叫醒,儘管四肢幾乎不聽使喚,仍奮力與卡洛斯及其他旅客倉皇逃出機艙,接著看見飛機爆炸成一團火球,他們也被震飛到路邊。貝菈絲身上遭受62處創傷,臉部及手臂幾乎將被烈火融化,此時身體已毫無知覺,她的丈夫也嚴重燒傷,失去4隻手指。
  貝菈絲說,當時她已分不太清楚現實與幻覺,彷彿置身噩夢之中。
  「我只記得我低頭看著我的腳,然後就看到非常亮的光,於是我閉上眼睛,覺得自己好像走進了一片漆黑的隧道,沒發現我已身處機身外面;當我站起身,彷彿看見了彩虹,但不太確定是現實還是幻覺,當下我想起了我的孩子,接著我看見我的指尖碰到了地面,手上的皮膚只剩一部份掛在手上,後來我就跑了起來。」之後兩人被好心的貨車司機──緊急載往宏國首都的醫院急救。
  抵達醫院後,卡洛斯請貨車司機打電話給──正在機場準備要接機的貝菈絲父親。當她的父親穿過一整群圍住貝菈絲的醫生,來到她的身旁時,她已經意識模糊了。
  「我爸說那時我動了動嘴巴,所以他將耳朵貼近我嘴邊,聽見我不斷重複說著:『我要為燒傷兒童建座醫院。我要為燒傷兒童建座醫院。』」
 
力挺拉丁美洲弱勢燒燙傷者
  由於傷勢嚴重,雖然幸運地活下來了,但貝菈絲在尼加拉瓜的當地醫院無法得到妥善治療,幾年的治療、復健過程,是在數個國家間不斷地轉院、尋找醫術高超的醫生中度過,最後她被送往美國Mercy醫院。從重傷中恢復是一條痛苦而漫長的道路,多達62處骨折、全身都有燒傷,貝菈絲在五間不同的醫院接受各種手術,交通行經山區,路途顛簸又遙遠。
  在貝菈絲身體恢復以後,她開始著手計畫幫助其他燒燙傷患者,使他們接受治療的過程更為舒適順暢。貝菈絲說,燒燙傷在高收入的國家,並不是什麼嚴重的問題,但是在中低收入的國家,卻是重大的國民健康隱憂,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資料,尼加拉瓜就是人民廣受燒燙傷所苦的國家之一。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全球每年大約有20萬人死於火災,而另外有超過7萬人是因不同種類的燒燙傷而身亡。
  貝菈絲很清楚,要從燒燙傷中完全治癒,需要各種手術、復健及心理治療,這將是一筆很大的開銷,然而尼加拉瓜的人民,沒有多少人負擔的起。由於她自身的痛苦經歷,貝菈絲建立了最先進的燒燙傷醫學中心,而這些醫學技術與服務,都是免費的。
  貝菈絲說:「我對上帝承諾,因為我跟我先生雖然遭受燒燙傷,卻從空難中活了下來,所以我將為貧困的燒燙傷兒童提供免費醫療。」
 
建立燒燙傷中心˙提供免費醫療
  空難發生的兩年後,貝菈絲就在尼加拉瓜的首都瓜拿馬,成立了尼加拉瓜兒童燒燙傷中心(APROQUEN)。其中的醫護人員來自不同的專業背景,從專門設計燒燙傷患者專用服飾的設計師,到幫助患者重新學會自由使用身體的復健師,APROQUEN更為燒燙傷兒童提供──除了燒燙傷治療以外的醫療服務,例如唇顎裂的矯正。
  貝菈絲女士說:「曾經身受其苦,我才更能看見燒燙傷的另一面。燒燙傷的嚴重性很容易被忽略,我希望為全球燒燙傷患者發聲。」
  身體的疼痛會消失,但是疤痕是一輩子的,而心裡的傷痕更是難以抹滅,也會直接影響燒燙傷患者融入社會與經濟能力。
  所以復健必須是全方面的,薇薇安.貝菈絲自己就走過這條路,現在,她能夠為貧困兒童患者提供的,便是APROQUEN的照護服務。
  伊維特.伊卡薩(Ivette Icaza)醫生指出:「只做手術是不夠的,如果這些孩子沒有接受語言治療,他們就無法學會說話、與他人溝通,漸漸的這些孩子就會與社會疏離,然後失學。」
  「我們多年累積的經驗,改變了其他國家救治燒燙傷患者的方式。」伊卡薩表示,「現在,燒燙傷患者的治療方式比較多管齊下,包括:復健、心理諮商、營養學教育、語言治療,不僅僅只是整容手術而已。」
  經過多年的努力,這個燒燙傷中心的成就受到全球矚目,現在APROQUEN致力於與拉丁美洲的其他國家──分享他們對燒燙傷照護的知識,這也直接改變了整個拉丁美洲地區燒燙傷患者的照護方式。
  APROQUEN的無私分享,使宏都拉斯也建立了國內自己的燒燙傷復健中心(由414班機空難的另一位生還者創立),而來自瓜地馬拉、哥斯大黎加的醫師,則接受APROQUEN專家的訓練,之後將在自己的國家建立燒燙傷中心。
  APROQUEN更致力於預防燒燙傷,中心裡的醫師與醫護人員定期會去學校探訪,透過照片教育學生,讓孩子知道什麼會造成燒燙傷。他們也努力推動法案,過去在尼加拉瓜無法可管的煙火施放,在2012年的12月開始受到管制,APROQUEN便是這個法令通過的關鍵推手。
  透過聖誕節慶意外防治小組、衛生部、警察單位、消防人員的攜手努力,2012年的聖誕節慶期間,只有兩位在聖誕節慶爆炸意外中受傷的兒童燒燙傷患者,被送到APROQUEN接受治療,與之前兩年的19位相比,減少許多。
  APROQUEN也發現,需要做重建手術與長期全面照顧的新患者減少了,這表示傷燙傷預防小組,確實達到教育孩子遠離危險的成果,未來APROQUEN也將繼續投入教育及燙傷預防,讓悲劇不再上演。
 
化悲劇為希望˙化淚水為笑容
  APROQUEN協會在貝菈絲女士的領導下,24年來提供的免費健康照護超過46萬次,住院治療18,567人、手術33,468次,重建療程210,691次及門診人數197,483人。整個醫療照護計畫包含營養、兒童牙醫、整形外科、心理治療、健康教育諮商、言語治療及肢體復健等,另外也免費提供陪同小孩就醫的偏遠地區家庭臨時宿舍,成為中美洲第一間,拉丁美洲第二間提供燒燙兒童全面照護的慈善機構。APROQUEN也在巴勒斯坦、多明尼加、瓜地馬拉、宏都拉斯、薩爾瓦多、哥斯大黎加、巴拿馬等國協助相關醫療機構或人員進行能力建構,同時跟許多國際醫療機構結盟進行合作,如紀念赫爾曼醫療系統、和平醫師、國際復生、EDUPLAST、國際婦女兒童燒傷金會、法國SOS救護中心、布朗大學手術附屬協會、約翰霍普斯金醫院、巴爾的摩醫學中心及我國財團法人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等。
  1989那年,她經歷了燒傷復健帶來的痛,那種痛苦,讓她覺得人生實在太不公平。
  當她還在美國接受治療時,看到其他患者已經八、九十歲了,她當時心想:「天啊,我才33歲,我的人生才剛開始,孩子也都還小,為什麼這種事會找上我。」
  但是貝菈絲女士說,是她對上帝的信仰,帶她走過最艱難的時刻,並帶給她力量,將自身的傷痛化為他人的希望;這種態度也反映在APROQUEN的口號上:「將眼淚都化為笑容。」
  「那場空難是可怕的慘劇,但是它帶來了許多美好的事,我們醫院已經拯救了這麼多燒燙傷兒童,也會持續下去。」她說:「希望我們可以把悲劇變成快樂,以及他人心中的希望。」
  空難至今已26年,薇薇安˙貝菈絲夫人仍然不滿足於APROQUEN的成就,只要還有人遭受到燒燙傷之苦,她就會繼續為他們服務。她說:「人的生命真的可以在轉瞬間改變,然而最重要的是,事情發生之後,你決定怎麼走下去。」
  當年,從飛機殘骸中驚險逃生,經歷煉獄般折磨的貝菈絲,如今,已為尼加拉瓜的健康照護帶來革新,並為開發中國家的燒燙傷醫療寫下新的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