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9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貝里斯抗癌特使-芭珞(Kim Simplis Barrow)
貝里斯抗癌特使-芭珞(Kim Simplis Barrow
【化癌為愛‧幫助弱勢】
外表的美麗不是永恆的,女人的美麗容顏會隨著時光逝去,唯有真正的內在深度,才能永遠存留;真正吸引自己所愛之人的,並不是你的外貌,而是你自己!
芭珞
中美洲的蜜雪兒歐巴馬
加勒比海友邦貝里斯總理夫人芭珞女士(Kim Simplis Barrow),身兼貝國「婦幼特使」、國際特殊奧林匹克大使及生命線基金會執行長等職,長期致力關懷貝國婦女、幼童及弱勢族群等慈善公益事業,深獲貝國人民愛戴,被國際雜誌譽為「中美洲之蜜雪兒歐巴馬」,為丁‧芭珞總理政治事業重要助力。
2011年11月芭珞發現罹患第三期乳癌,多次接受化學及手術治療,引起嚴重副作用,頭髮一度掉光,並導致心臟功能嚴重受損,當時僅達正常功能之30%。
芭珞展現驚人之勇氣與意志,治療空檔期間仍不斷為興建「貝國關懷中心」奔走募款,鮮少顯露病容,遑論意志消沉,其勇敢表現深深打動貝國人心,並逐漸戰勝病魔,目前身體狀態穩定。
芭珞在貝國積極推動關懷弱勢的愛心志業,勇敢面對,戰勝病魔,不愧為「抗癌特使」,從全球2459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第19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現實生活才是最真實
2008年,丁‧芭珞邁向人生的最高峰,成為貝里斯元首。「作總理又怎麼樣呢?那些都會過去,現實生活才是最真實的。」第一夫人芭珞笑得瀟灑燦爛。然而,人在意氣風發時,可以瀟灑言之;遇到逆境或面臨生死考驗,也能如此瀟灑嗎?
 
比蜜雪兒名氣更響亮的芭珞
認識芭珞很多年了。
第一次見到她,就驚豔於她那亮麗的五官與高貴的氣質,那時,我應中華民國大使館之邀,在國慶酒會上獨唱中華民國國歌,以此揭開國宴序幕。她坐在第一排在野黨領袖丁巴洛身邊,一襲鑲著碎鑽的小禮服,襯托她比例完美的姣好身段,散發出絕代美女的氣勢。後來,常常在不同場合的酒會中與她不期而遇,她那優雅的氣質,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的模特兒身材,每每成為眾人眼光追逐的焦點。
2008 年,貝里斯的在野黨 UDP(United Democratic Party)以壓倒性的票數勝出大選,丁‧芭珞從黎巴嫩裔總理穆薩手中取得執政權,光榮登上總理寶座,成為貝里斯建國以來首任黑人總理;才三十多歲的 芭珞,也成了貝里斯獨立以來最美麗、最年輕的第一夫人!
同年,歐巴馬也贏得美國總統大選,成為第一任入主白宮的黑人總統,在前往參加歐巴馬當選慶祝餐會上,光燦奪目的芭珞立刻被與會嘉賓及各國媒體追逐,他們親熱地稱她為:貝里斯的蜜雪兒‧歐巴馬!因為兩位夫人都很高,都是黑人,都是高知識分子,都冰雪聰明,而且都是新上任的元首夫人。
不同的是,貝里斯雖為中美洲的小國,人口只有三十餘萬,芭珞的名氣卻比蜜雪兒更加響亮,兩次榮登美國航空American Air Lines 雜誌《American Way Magazine》的封面人物;而英國最赫赫有名的網路雜誌《ComplexD》,也特別遴選她為封面故事人物,加以大幅報導。究竟,這位美豔絕倫的第一夫人有何等魅力,在她溫柔堅毅的笑容背後,又有多少故事?
 
貧困的童年,懷念的快樂時光
芭珞生長在貝里斯卡優區雙子城一個貧窮的警察家庭,當時貝里斯還沒獨立,稱為「英屬宏都拉斯」,是英國的殖民地。幾乎所有加勒比海區的黑人,祖先都是來自非洲裔的黑奴,幾百年前,他們被殖民帝國的人口販子無情地賤賣到加勒比海諸島,成為伐木、種蔗糖、種棉花的奴隸,他們在奴役、疾病、飢餓的險惡環境下,卑微低賤卻堅韌勇敢地活了下來。
1981 年,貝里斯終於從被英國殖民了兩百多年的桎梏中掙脫出來,獨立了!可是國家百廢待舉,在強權極盡搜刮之後,貝里斯除了殘破的家園,只剩下困苦潦倒、物質極度缺乏的無助人民,那年,芭珞還不到十歲!
幸好芭珞有許多親戚,大家一起住在卡優山區,互相扶持幫助,一起捱過生活的難關,在她的記憶中,連想要活下去都是極大的挑戰。
芭珞在六個孩子中排行老三,由於家中兒女眾多,母親沒有工作,父親微薄的薪水一直杯水車薪,孩提時代就嘗盡艱辛、個性早熟的芭珞 知曉,唯有好好努力讀書,才有出人頭地的一天!她還暗暗立下心願,有朝一日,她一定要幫助偏遠貧困兒童。
沒有玩具相伴,甚至連食物都極度缺乏的孩提時代,只稍擁有一點簡陋的粗食,就已十分滿足,雖然艱困,卻也是她日後最懷念的快樂時光。因為物資缺乏,家家都很樸實,人們慾望不大,那時她常常尾隨街坊鄰居呼朋引伴,在禮拜天早上一起參加聖公會教會的主日學,在教會唱歌、聽故事;要不就相約放學後,去馬卡河游泳戲水,金色的陽光下,潔白的沙洲,映襯著清澈的流水,也寫下她難忘的大地兒女的質樸歲月。她笑著說:「我也不知道怎麼就學會了游泳,反正天氣熱了我們就往河邊跑,消暑氣、游泳、還可以抓魚回家。」
 
堅持奮鬥的人生,絕不自我放棄
不過,玩歸玩,芭珞十分用功,她從來沒有忘記,唯有努力讀書,才可以擺脫貧窮、改善生活,所以她立志當一名律師,一個可以幫助窮人、扶助正義的律師!
求學時代,她一直名列前茅,她就讀的聖心高中是當地有名的教會學校,卻無法幫助她達成進入大學念法律的心願──因為家境貧寒,父母根本無力供應龐大的學費,她必須祈求上帝為她預備獎學金!
當時,古巴、墨西哥、西班牙、英國、加拿大……等國,每年都會提供一、兩個全額獎學金給貝里斯清寒子弟,只是,名額有限,申請的人又多,往往要排隊等待一、兩年,才得以如願遠赴他鄉升學。
芭珞高中畢業那年,沒能來得及爭取到獎學金,因為在她之前,還有前一年的畢業生在排隊等待。
「在等待獎學金的那一年,我先在貝爾默邦的觀光局找了一個小妹的工作。」她回憶說,那樣至少還可以存點錢,並且貼補家用。她心中充滿雄心壯志與企圖心,努力為自己的人生與未來奮鬥,並且堅信上帝一定不會放棄她!
第二年,芭珞終於如願申請到獎學金,可是分配到的科系,卻是遠在墨西哥市的觀光飯店管理。「念還是不念?我掙扎了很久。我真正想念的是法律,畢業那年法律系沒有獎學金;等了一年,等到的卻不是我要的科系……」她失望極了,可是這也是她唯一可以繼續升學的機會,「我完全沒有選擇的餘地!當時我只覺得,上帝似乎跟我開了一個玩笑!」
後來她心一橫,就去念吧!至少比失學強,不是說條條大路通羅馬嗎?何況天助自助者,上帝這樣安排,一定有祂的計劃!她沒有時間猶豫,因為她將要面對一個比挑選科系更大的難題──她不會說西班牙語!一個在十八歲前不曾看過西班牙語原文書的人,竟然要在跨過國境之後,立即轉換語言,念西班牙語原文書?她簡直不敢再想下去……。
墨西哥是西班牙語系國家,到墨西哥念大學當然要用西班牙語!貝里斯也曾被西班牙殖民過,可是幾乎大部分的黑人都不會說西班牙語,他們在自己族群中用得更多的是-接近英語的克理歐非洲英語(Creole);就算高中有學過一點點淺易西班牙語會話,根本不敷應付艱深難懂的西班牙語原文書,她知道自己必須獨立去面對這個人生第一個最大的挑戰!
「大學前三年,我任何地方都不去,連一場電影也不曾看過,我也沒有任何娛樂。」隻身異國、沒有朋友、有點靦腆、自尊心強、又有點孤傲的她,每天往返學校與宿舍,除了念書之外,還是念書!寒暑假、國定假日……她都孤寂地留在宿舍中度過,一方面她沒錢,二方面根本沒時間玩!她知道自己只有四年,這四年的書念得好不好,關係著自己未來的前途與命運。她不想屈就環境,更不想被擊敗,她要走向成功,而且她還要回到她所愛的祖國,去服務、改善窮人的生活!
 
在事業的最高峰,為愛轉入家庭與公益
大學畢業那年,她返回貝里斯,在卡優區一家度假飯店服務,一年之後應聘到貝里斯市最大的Feasta Inn擔任經理,那時她的西語已經磨練得非常流利,聰慧、外交手腕靈活、處處應對得體,很快就被墨西哥老東家看上,從連鎖飯店的經理群中脫穎而出,將她派往墨西哥西岸、全世界排名僅次於巴黎的度假勝地 Cancun,由她負責 Cancun 旁邊一個度假天堂 Cozumel 的連鎖飯店業務。Cancun 與 Cozumel 都同屬墨西哥西岸的金塔那羅省,是一個完全依靠觀光產業發展的富裕省分,位於加勒比海頸部的地利之便,單單這一個省,每年繳往中央的稅收幾乎就佔墨西哥全國總稅收的一半。
在芭珞事業最高峰時,她認識了現任總理丁‧芭珞,那時丁‧芭珞還是一名律師,正在反對黨中崛起,是日後黨魁的接班人!她的美麗、聰慧、能幹、高雅的談吐與氣質,在在吸引著丁‧芭珞,於是對她展開熱烈追求,而她卻選擇前往墨西哥繼續深造。
她只花了一年就取得觀光飯店管理碩士,然後又轉往美國邁阿密,繼續攻讀國際公共關係,取得第二個碩士學位,頂著雙碩士學位,應聘歸國擔任貝里斯觀光局長。
「因為我有自己的理想,我不想作任何一個男人背後的影子或花瓶!我也不要當一個附屬品,我就是我,我只想作我自己!」問起當初為何沒有立刻回應丁巴洛的追求,反而引退出國念書,芭珞眼眸中流露出固執、堅毅的神情。不過,最後她終究不敵丁‧巴洛猛烈的愛情攻勢,婚後還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此時,她已完全從絢爛華麗的觀光業職場退出,準備開始完成童年立下的志願──幫助貧童與婦女。
2005 年,她以「婦女兒童親善大使」的名義,成立「生命線(Life line)」慈善基金會,專門關心弱勢婦女、家暴婦女及幫助偏遠貧困兒童,她每年遊走各地,訪問窮鄉僻壤,四處籌募基金,供應窮山惡水的貧苦兒童免費午餐,建立教室、廁所。
 
從第一夫人變成癌症病患
2008 年,丁‧巴洛邁向人生的最高峰,成為貝里斯元首,芭珞也躍升為第一夫人,這個角色的變換,卻完全不影響她的生活,依舊喜歡自己上超市買菜,親自下廚,不用司機,連操持家務也幾乎親力親為,甚至接送女兒上下課都不假人手。
「作總理又怎麼樣呢?不過是辦公室、跟工作換一下而已,幾年之後,他還是要屆滿下台,回歸正常生活。對我而言,他就是個律師,一個丈夫!」她笑得瀟灑燦爛,「那些都是短暫的啦!都會過去,現實生活才是真實的。像我,也不過就是一個妻子、母親,平凡的生活才是最正常的生活。」
是的,人在意氣風發時,可以瀟灑言之;可是,遇到逆境或面臨生死考驗時,也能如此瀟灑嗎?
2011 年十月,芭珞面臨此生最嚴峻的考試──她被診斷出罹患第三期乳癌,而且癌細胞已經擴散!她簡直晴天霹靂。
以美國癌症協會的追蹤統計,乳癌第一期患者五年內的存活率幾乎是 100%,第二期患者則降到 85~92%,第三期患者只剩下 56~67%,第四期最低,幾乎只有 20% 的存活機會。
芭珞不明白,自己不抽菸、不喝酒、作息正常、每天固定運動、吃健康的飲食,何以癌症還是找上她?而且發現時,癌細胞竟然已經擴散到她左臂下及前胸的淋巴!她才三十九歲,如果不是自我檢查時發現腫塊,按照她每年例行體檢的時間,恐怕發現時就更晚了。
驚慌、恐懼、悲傷、無助……排山倒海而來,徹底淹沒了她!怎麼辦?她完全迷失混亂了。芭珞流著眼淚問上帝,自己真的就要死了嗎?還有機會嗎?已經擴散的癌細胞控制得了嗎?她覺得自己彷彿已經被宣判死刑!其實,她不怕死,可是,她受不了等死!她還有丈夫,還有女兒,這段期間,她要怎麼每天面對他們?
尤其當七歲的女兒憂然輕問:「媽咪!你真的就要死了嗎?」芭珞徹底崩潰了!她怎捨得女兒童稚心靈也跟著她一起受煎熬?生命是如此美好,她還沒有預備好要面臨死亡啊!還有好多事還沒做,生命線基金會才成立三年,身為一個婦女與孩童的特使,豈可現在就寫休止符?她不願相信自己的生命就這樣結束,她幾乎絕望地哭了。
在她最痛苦的時候,有一股力量油然升起、靈光一現,猶如溺水的人抓住繩子!她頓時明白,是啊,生命雖不在她手中,可是,生命在上帝手中!
有了這個想法,她整個人頓時輕鬆起來,彷彿生命從一片漆黑中乍現一絲光明與希望──是的!生命在上帝手中!她根本不需要憂慮!她只要將自己交給上帝,一切都交由上帝來主導吧!上帝在每個人的一生中,都有其美好安排,她的責任就是順服、接受,做該做的事,活出該有的形象!
 
勇敢面對,光頭與光頭的動人相遇
有了這個想法,她的心情完全平靜下來,決定勇敢接受這個生命的考驗!她要與癌症對抗!她在世上的工作還未了結,她不要臨陣脫逃、半途而廢,她要繼續推展她的生命線基金會。
於是,飛到美國邁阿密,她開始接受醫療小組的安排,從切除乳房、清除擴散的淋巴結,到接受六次化療及三十次放療,她都無所懼怕,坦然以對。她記得聖經〈詩篇〉說過:「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是的,她一點也不害怕!她知道遠在貝里斯的家鄉,還有許多人天天在為她禱告!
2012 年初,芭珞返回貝里斯,經過接二連三的手術,她略顯憔悴,雖然還有後續追蹤治療的療程,癌細胞也已從她的身體消失,可是她原本美麗濃密的秀髮早已全部掉光,變成一個大光頭。
「我曾經掙扎,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是否要戴假髮?我不太在乎人家如何看我,可是,我怕會嚇到女兒,也擔心她會很尷尬。」芭珞說,「在回貝里斯之前,我已經先準備一頂假髮,雖然沒戴上,可是我必須考慮到她在同學面前的感受。」
沒想到看過她買回來的假髮,女兒竟然說:「媽咪!我覺得你根本不需要假髮,你就算光頭還是很漂亮!」
有了女兒的支持,芭珞決定光頭見人,出席所有公眾場合!她這勇敢的舉動震驚了全國,也感動了所有關心她的人!貝里斯大學的學生為了表示支持與尊敬愛戴,特別在三月十九日那天,自發地在校園內發起一項「光頭運動」(Baldmiration),響應的男女學生一起在那天將頭髮剃光,他們為總理夫人感到自豪,同時也藉此鼓勵那些因治療而掉光頭髮、羞於見人的癌症患者。
消息傳來,聖凱薩琳女中的校長,也因為此事勇敢地站出來,令人震驚的是,她居然在媒體面前摘下戴了快二十年的假髮,激動地說:「已經十多年了,我也是因癌症治療掉光頭髮的……。因為我害怕啊!所以我一直沒有勇氣以光頭見人,可是,今天我決定將假髮拿掉!」
媒體對芭珞的新光頭一致予以好評與讚賞,這真是一個既動人又美麗的相遇── 一個戰勝了癌細胞的光頭,幫助了另一個戴假髮快二十年的光頭!或許,還有更多我們不知道的光頭……
 
走過死蔭幽谷
芭珞從發現乳癌到治癒,已經將近三年半,她的恢復狀況良好,目前仍定期返院追蹤;生命線基金會幫助弱勢婦女、家暴婦女及救助貧童、反雛妓的工作,也持續正常進行。
芭珞為生命搏鬥中,還有一度傳來她肺積水、心臟嚴重衰竭、幾乎失去心跳……。
芭珞大難不死,從美國回來之後。她有好長一段時間消失在媒體中,直到暑假,她再度容光煥發出現在公眾場合,大家才放下懸念的心,為她高興,為她喝采!
曾經有人問芭珞,她對於自己亮麗的外貌有何感想?她回答:「外表的美麗不是永恆的,女人的美麗容顏會隨著時光逝去,唯有真正的內在深度,才能永遠存留。」芭珞以最甜蜜的微笑說:「真正吸引自己所愛之人的,並不是你的外貌,而是你自己!」
的確,生命的美麗,不一定在它的外表或價值;許多生命之所以美麗,是因為它所表現出的內涵與光輝、勇氣與精神、高貴的理想與不變的情操,以及激發出來的溫暖、動能與愛!
芭珞已通過生命的考驗,還能再活多久,已經不是她關心的重點;繼續燃燒生命的光,散發人性的溫暖,才是她想追求的。已經走過死蔭幽谷的芭珞,確是一株從死亡中重生,又綻放生命花朵的黑色百合!
 
抱持希望‧繼續奮戰
2012年對芭珞而言,真是個不堪回首、充滿挑戰的一年,因為就是這年,芭珞在為她自己生命奮戰。2011年下半年發現罹癌,當芭珞用盡力氣與癌症搏鬥,似乎勝利在望之際,另一重大打擊隨之而來,五月底她遭遇心臟衰竭。芭珞忍不住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真的需要一個答案,但芭珞並沒找到答案,於是她繼續奮戰,繼續抱持希望、繼續祈禱。這真是艱難的一年,在芭珞完成化療,放射治療,和一個非常嚴峻的癒後恢復期後,她的心臟已恢復至可以正常跳動的頻率。
儘管有許多逆境芭珞不得不面對,但大多時候芭珞保持笑容。她對著每日經歷的奇蹟微笑。芭珞對人類精神勇氣、一切良善美好事物的信賴永不消退,芭珞對所有給予她的支持與祈禱永遠感謝。
是的,2012年芭珞為自己的健康奮戰,但她可以感激地說:「這是成功的一年。是的,它是!每天為我打氣的,是我們可愛的貝里斯孩子們!是他們給了我力量和勇氣,使我持續履行『婦幼特使』的各項任務。」經過多年的努力與提倡,這一年芭珞看見辛勞結出了果實,許多夢想相繼實現。為興建「關懷中心」舉行的電話募款活動非常成功,建設該中心的工程正式啟動。「懲治商業化性剝削兒童和販賣人口條例」獲內閣通過,並得到眾議院和參議院一致支持完成立法。此外,修法加重懲罰性犯罪者的起草工作也於2013年完工。「挑戰柯比基金會」也為兒科重症加護病房第一期工程的募款突破百萬美元大關。
而剛剛所舉的,只是亮點的一部分,此外還有年度信仰月曆和記事本、超過300名兒童參與的聖誕音樂會、有關預防性剝削和促進兒童安全公益的廣告時數、加強關懷殘障人士和癌症患者的公眾意識等活動都非常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