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叼筆畫家─中國大陸張云鵬
叼筆畫家─中國大陸張云鵬(Zhang Yun-Peng)
【用口彩繪‧義賣行善】

  張云鵬,「進行性肌肉萎縮症」患者,1977年出生於黑龍江省一個偏僻窮困的小山溝裏,三歲發病,六歲開始覺得走路是件費力的事,九歲走不了路,十五歲 腰開始彎曲,十七歲無法自己吃飯,十九歲手指伸不直,廿歲用手畫畫開始覺得吃力,廿三歲開始用嘴叼筆畫畫,廿四歲嘴唇也開始無力,廿五歲脖子開始無力,目 前全身肌肉已全部萎縮,全身骨骼全部變形,體重僅僅只有二十多公斤,雖然云鵬除了頭之外一動也不能動,但他沒有放棄心中「開畫展」的理想,他在幾年內堅持 持續不斷做這樣一件事:用嘴叼著筆-畫畫,手雖不能握住畫筆,但這樣的困難並沒有打倒他,他更努力、更振作的嚐試用嘴叼筆作畫,一開始常常出現一個小失誤 而讓已接近完成的畫整個報廢,因此每每完成一幅畫作就精疲力竭。云鵬說:「畫畫,讓別人承認自己還有活著的價值……通過作畫辛苦的過程,享受並體會到創造 的樂趣。」順著這股堅強的信念與對理想的堅持,云鵬在2002年5月黑龍江民盟大學舉辦他生平第一次畫展,接著又在哈爾濱太平區新春小學、哈爾濱太平區團 委、退休老幹部活動中心、哈爾濱116中學、哈爾濱齊佳中學、哈爾濱松雷小學、哈爾濱松雷中學、哈爾濱中央大街、中央書店廣場(紅專街)、哈爾濱商業大學 等地相繼展出,獲得極大回響。云鵬的每一幅畫都是他一筆一畫用牙咬著筆辛苦完成的,但為了幫助更多弱勢的朋友,云鵬更在網路上義賣起自己的畫,希望能發揮 自己的力量,讓更多的貧病朋友獲得資源與協助。由是,張云鵬衝破極限、以口作畫,自立自強、自助助人,不愧為中國第一位「叼筆畫家」。

【肌萎病發,無藥可醫、無醫可治】
  張云鵬,男,1977年出生於黑龍江省五大連池風景區青泉村人,目前為專職畫家,並在弟弟張云成所開設網路商店中義賣畫作。3歲時的云鵬走路常摔倒, 走沒多遠就走不動。在父母為此愁眉不展時,鄰居對爸爸說:「快帶孩子到醫院檢查吧,別把孩子耽誤了。」收拾了行囊,爸爸背起云鵬走遍了哈爾濱、瀋陽、山 東、天津、北京等地的醫院治療,確診為進行性肌肉萎縮症,而且沒有特效藥!殘酷的現實如同一個沉重鐵錘重重砸在爸爸的頭上,不知所措。
  幾經希望、失望、絕望的輪迴,家庭的窮苦、父母的痛苦,致使三哥的病就這麼放下了,媽媽在憂愁的日子裏常這樣安慰自己:小鵬小時候曾摔斷腿,這病可能是因 腿斷引起的,長大慢慢就好了。時光流逝,云鵬已經長大了,但他的病卻沒好一點,反而一天比一天重了。十多歲時,云鵬已完全不能走路了……。

【八千多個沒有藍天白雲的日子】
  小時候,云鵬坐在地上玩,常有調皮的孩子往他衣領裏扔土塊,云鵬坐在地上,他最矮,一圈孩子圍著他,云鵬仰著頭看著他們,去擋前面孩子丟來的土塊,後 面的孩子已經把土塊扔進他的衣領,云鵬用手攔著,頭不停地左右看,防備著。此時的云鵬,就像只弱小的羔羊……。
如今,云鵬的病更重了,昔日能打彈弓的手已經伸不開了;舉磚頭的胳膊已經抬不起來了;他的腰伸不直、雙腿伸不直、就連腳趾也伸不直了……。
  現在,云鵬除了只能用嘴叨著毛筆學習練字、作畫外,什麼也做不了,從早到晚只能那麼坐著……生活是那麼美好,而云鵬只能坐著、坐著看著。每當外面睛空 萬里、陽光燦爛時,云鵬都會滿懷渴望說:「外邊的天氣真好,要是能到外面走走該多好啊。」。
到今天,云鵬已有將近8000天沒有走出屋子了!外邊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藍天白雲,他是多麼想好好看看,云鵬多想讓太陽好好曬曬,云鵬多想讓風好好吹吹啊。

【用口叼筆勤練畫畫的歲月】
  1995那年,應該算是云鵬畫畫的高峰期了,但隨著歲月的流逝,云鵬的雙手越來越沒勁了,終於有一天,云鵬的雙手再也握不住畫筆了……。雖然雙手不能再畫出云鵬心中美麗的風景,但他卻沒有放棄心中的理想!
云鵬說:「我的手沒勁了,可我還有嘴!而且我的嘴非常有力,我可以用嘴叼著筆畫出比用手更好的畫來!」,於是云鵬決定用嘴叼筆作畫……
  那時云鵬的畫板只是一個30多釐米見方的小塑膠板,而且上面凹凸不平,紙鋪在上面更是有高有低,當時云鵬叼著筆不好使力,畫筆總不聽使喚,想畫細線卻 總是笨拙畫成了粗線,云鵬也很煩惱,每當畫壞一幅,他都非常生氣,看著畫壞的畫使勁咬著筆桿,把筆咬的嘎嘎直響……,胳脖肘因作畫而不停在箱子上磨擦著, 經常磨出鮮血。
  為了克服困難,云鵬認真地訓練叼筆,不畫畫時也叼著一隻毛筆在空中畫來畫去,時間一長,他對毛筆的把握能力增強了,也可以準確調整毛筆角度。
  他臨摹的第一幅畫叫《駱駝》,他的頭前後左右移動著、筆尖在畫紙上塗抹著,用心描繪自己心中的圖案。兩小時後,他終於完成了自己叼筆畫後的第一幅畫 ——《駱駝》。雖然云鵬只是安靜看著畫,但從他的眼神和表情中,可以看出云鵬內心的激動與驕傲:雖然手不能握住畫筆,可這並沒有阻止云鵬追求夢想的決心, 困難並沒有把他打倒,他從痛苦中振作、悵然中崛起……
云鵬的淚水終於流下來了……
  從這天開始,云鵬人生之路又有了新起點!這個起點在某種意義上已經超越他畫畫本身,這是他生命又一個轉折,又一個閃亮的轉折!

【快樂也是一天 圓畫展夢】
  雖然云鵬的嘴唇也漸漸沒力,連吃飯都得先用牙把菜攔住,然後二哥才把筷子抽出來,但云鵬卻非常樂觀,他說:「悲哀是一天,快樂也是一天,為什麼不快樂 一點呢?而且我們有這樣一個好家庭,而我還有畫家的夢想呢!」正因為云鵬如此的樂觀,對於自己的理想堅持不放棄,即使作畫的辛苦過程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 的,他還是用牙緊咬著筆,一筆一畫用他僅有的方式去達到他的目標,終於,在黑龍江民盟大學同學的鼓勵和幫助下,云鵬“用嘴”畫出的畫在該學校展出了,當云 鵬看到展覽的照片資料時,他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他的眼神充滿著激動,驚奇,更閃著光芒……!
  事後云鵬說,當聽到二哥念一些同學來信後覺得非常驚訝-原來在別人心中自己居然是一個了不起的人,是讓人敬佩的,說實話心中還挺得意的……那二十多分 鐘雖然云鵬沒說話,但心裏想了許多許多,想的最多的還是:「二十多年了,這麼多辛苦這麼多不容易,總算沒白過,有回報了……」。當天晚上云鵬失眠了,看著 外面天黑黑的,周圍如此安靜,就覺得自己——挺幸福的。這些年沒有白奮鬥,而且也讓家庭看到了希望,這一輩子,有這一天,值了……。接著下來的日子裡,云 鵬又陸續在哈爾濱太平區新春小學、哈爾濱太平區團委、退休老幹部活動中心、哈爾濱116中學、哈爾濱齊佳中學、哈爾濱松雷小學、哈爾濱松雷中學、哈爾濱中 央大街、中央書店廣場(紅專街)、哈爾濱商業大學等地相繼展出他的作品,獲得極大回響。
  現在,當云鵬畫完一幅滿意的畫時,總能看到他臉上與平時不同的表情:臉上是一種笑,眼中閃爍著幾許光芒,那是超越自己後的喜悅,是沒有被生活淘汰的激動,是可以再度追求理想的幸福……。
  現在的云鵬與弟弟云成共同在網站上開設網路商店,賣著自己的畫與書自食其力、自力更生,更將義賣的收入幫助其他需要幫助的人。云鵬帶著這種幸福繼續編織自 己七彩的夢:畫得更好!開更大的畫展!更朝著唱歌出專輯的夢想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