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1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環保樂師─王恆義
環保樂師─王恆義(Wang Heng-Yi)
【無師自通組合回收樂器‧創辦一人樂團跨國義演】

  一人樂團創辦人王恆義,早年以撿破爛糊口,後來考進台北縣樹林市政府擔任清潔隊員18年,晚年自行經營環保工程公司,於1993年將公司交由兒子經營, 退休下來閒閒無事,把南胡、口風琴、大小鼓、木魚、鈸、鑼等資源回收的十幾種樂器組合,無師自通自我挑戰,突破最困難的手腳的協調與節拍,從王恆義的身上 發現人的潛力無窮,手上拉著南胡,腳下又是爵士鼓、又是鈸,全身上下幾十種樂器輪番上陣,好不熱鬧,成為台北市文化局核准的首位「街頭藝人」,為默默地幫 助因怪病雙手雙腳截肢的郭韋齊等弱勢病童,不只全台關懷生命演透透,還隨著周大觀遺作「我還有一隻腳」國外發行出版捐贈回饋當地國病童,讓台灣的愛傳出 去,多次隨團送愛到韓國、美國、泰國等跨國義演傳愛,不愧為「環保樂師」。
 
【無師自通 很神】
  王恆義於1942年11月14日出生,如此特殊的表演技藝卻是他在退休後自學研發的,王恆義早年撿破爛及擔任清潔隊員,後來自行經營環保工程公 司,1993年將公司業務交由兒子經營,退休下來閒閒無事,時常到林口竹林寺欣賞胡琴表演,因此迷上胡琴,心想閒暇時有個休閒娛樂也不錯,於是修復第一把 資源回收的胡琴,每天有空就到家裡附近的大同山青龍陵練習,久了竟也無師自通。
  「當初也沒想到一把胡琴會發展成『一人樂團』」王恆義對胡琴的演奏技巧逐漸熟稔,隔年樹林鎮健民協會找上門來希望他能去教琴,但王恆義從未正式拜師學 藝,樂譜上的豆芽菜一個也看不懂,直到協會成立長壽會南胡音樂班,才抱著嘗試心態擔任「助教」,邊幫忙教學邊學著看譜,才慢慢累積了樂理基礎。
  音樂班結業時,有學員希望王恆義能教「薄海騰歡」這首曲子,因為這首曲需要鼓和鈸的搭配,正巧王曾在環保工作中回收了一個外殼損壞的鼓,稍做修理後, 加上另外買來的鈸,和學員一起搭著南胡演奏,沒想到效果很好,學員們經過一週練習就會演奏了;因此給了王恆義一個靈感,如果把打擊樂器組合起來背在身上, 和南胡合奏,也許效果不錯,經過兩個多月的研究,終於成功創作「一人樂團」。
 
【處女秀反應熱烈‧默默幫助別人,很急】
  1997年農曆正月初六王恆義在三峽清水祖師廟演出「處女秀」,本來抱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心情表演,沒想到獲得觀眾熱烈迴響,意外收到紅包,從此一 人樂團正式走上街頭。王恆義的表演舞台遍及全台,除了假日時常到西門町和祖師廟演出,也常受邀到雲林、花蓮、台中等各地表演,連金門和澎湖都曾邀請,他也 是一個人將7、8公斤、甚至十幾公斤的樂器打包好,坐著飛機或火車前往,最遠還曾跟著周大觀基金會到韓國、美國、泰國義演,為周大觀遺作「我還有一隻腳」 國外發行出版捐贈回饋當地國病童造勢,引起國內外各界極大的迴響,讓台灣的愛傳出去。
  王恆義說,一般受邀表演的行情是台北一小時六千,南部則是一萬元,一直默默累積這些辛苦錢-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有時一週的行程排得滿滿,東奔西走到 各地表演,而表演的生活中被警察驅趕、開罰單是家常便飯,後來聽說台北市文化局將開放街頭藝人許可證,因此成為第一批申請的藝人。王恆義驕傲地說,第一批 報名的有44人,只有9人通過審核,而他就是其中一人。
  「重量」和「毅力」對一人樂團是嚴厲的挑戰,尤其全身行頭重達十餘公斤,站著一連演奏兩小時,60多歲的王恆義雖身強體壯,但長久下來也吃不消,開始 有了收徒弟傳承的念頭。一連收了好幾個學生,不是協調性差、節奏感不好,就是一練習就腳抽筋。直到收了有南胡底子、又從小學鋼琴的陳政偉才步上軌道,一開 始陳政偉每週密集到王恆義家中練習,假日時也跟著師父四處表演,學了五年多,2002年底正式出師,可以單飛表演。
 
【徒弟接棒加新味‧讓台灣的愛薪火相傳】
  陳政偉說,師父的一人樂團著重打擊樂器和南胡的配合,他則融入不少像是口風琴和其他的打擊樂器,演奏的曲目則有民歌、兒歌、懷念老歌、鄉土民謠、客家 小調包羅萬象,其中以「四季紅」、「滿山春色」等鄉土民謠最受觀眾歡迎,而「鐵獅玉玲瓏」的主題曲(原名「狀元樓」)則是觀眾最喜歡的曲目,他也曾嘗試演 奏流行樂,但因節拍不好掌握而較少演奏;他說,有時表演對了觀眾的味,還有許多人當場就跟著節拍跳起土風舞來。
  退休的王恆義和學美術設計的陳政偉都不靠街頭表演維生,而是累積義演的錢,多次以無名氏名義幫助別人,但卻樂在其中。王恆義的家人曾因為他退休後還 「拋頭露面」去表演感到「沒面子」,但在王恆義樂此不疲的堅持下,以及默默幫助別人的行善中,家人漸漸發現老爸真不簡單,才自學一年,看不懂樂譜還能當助 教,現在更被譽為台灣國寶級樂善好施的街頭藝人;陳政偉小時候即有跟著家人在康樂隊表演的特殊經驗,雖然因為負重表演而有了腱鞘瘤的職業病,腳踝常紅腫疼 痛,但仍堅持好的音樂應該和大眾分享。
  一人樂團後繼有人,王恆義最感安慰的是讓台灣的愛薪火相傳,他說,年紀大了應該把義演的機會讓給年輕人,因此有義演機會就儘量介紹給20來歲的小徒 弟;但偶爾義演的興頭一來,王恆義還是會開著休旅車,載著大大小小的樂器出門吹奏一番,再心滿意足地回家含飴弄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