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文学奖章> 第8届全球生命文学创作奖得主
第8届全球生命文学创作奖得主
漫跑写手─苏怡任
【效法村上春树以文学为己任】


照片:2009年第八届全球生命文学创作奖章得主漫跑写手苏怡任

  苏怡任挥别优渥的商场,效法日本的村上春树,也以我国苏东坡的妹妹「苏小妹」自居,狂热地以文学为己任,一字一爱完成首部生命大作「只要我还有一口气- 枢机主教单国玺传奇」(启示出版),不愧为「漫跑写手」,荣获周大观文教基金会「2009年第八届全球生命文学创作奖章」。
  漫跑写手苏怡任,1989年于成功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走入新闻圈,在自由时报、工商时报及联合晚报,跑了十年财经新闻。不安于现状,身上的冒险细胞蠢蠢 欲动,决定离开报社迎向更大的挑战,担任过中天集团总监、前荷银投信营销企划部协理、光宝科技公关处长等截然不同的职位。
  职场生涯转了几个弯,多在金融市场里打转,甚至在毫无预期下转入科技界。原以为跟文学的领域渐行渐远,随着网络世界蓬勃兴起,重新开启书写的岁 月,2000年起悠游于文字域里,无法自拔,意外获得网络文学奖散文组第一名,再次感受到学生时代多次获得各项文学奖的那种喜悦。
  热爱文字,酷爱旅行,喜爱大自然。坚持再忙也不会让自己的笔停下来,再累也要去旅行,用双脚去探索大自然的奥妙,开拓更宽广辽阔的全新视野。2008 年5月,毅然辞去光宝集团化妆师的角色,展开一场45天的大旅行;南欧与北非归来,全心投入最热爱的书写工作,想给自己一个发光发热,无怨无悔的人生。
 
以下是漫跑写手苏怡任的自述:
  2009年2月28日,再一次驰骋在花东纵谷193号县道上。这里向来距离太阳很近,日照温度高得惊人,这天刚刚好天空飘来一朵云,遮蔽了太阳,灰蒙 蒙的天,偶尔还会飘来一阵扉扉细雨,不是出游的好天气,却是再适合不过的路跑天。连老天爷都聆听到我的祈求,赐给我一个好山好水好风景以及空气好清新的天 堂,我就这么轻松愉悦地完成了生平的第三场马拉松,却是大胆晋级50公里的新里程,带着一颗飞扬的心,勇闯超级马拉松领域。
  再一次对自我极限的挑战,虽然是带伤上阵,却是跑得最游刃有余、最怡然自得的比赛。不再觉得漫漫长路,不再是看不到尽 头的终点,心里反倒是雀跃的,欣喜的,开心的,忍不住想放声高歌,想在雨中旋转飞舞,想释放我的热情与能量,想跟每个人分享我用眼、用脚、用心所领略与感 受到的一切。
  这是我,一个崭新的、蜕变的、截然不同的我。
  人过中场,精彩的旅程才刚要开始,我用双脚跑出内心深层的感动,用双手写下让我感动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你,是我,是每个弥足珍贵的记忆。
 
【儿时埋下一颗名叫「才女」的种子,悄悄孕育与滋长】
  时间,缓缓地流逝着,那么漫长的岁月,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在有限的文字里,来描述自己?我无法用中规中矩、那种所谓「自传」的形式来书写,仍以一贯不 受限制的自在风格,就当成是啜饮一杯香浓醇的咖啡,在一个悠闲惬意的午后,来聊聊关于「我」这个人吧!
  孩提时代就有些小小的得天独厚,许是遗传自妈妈的文艺气息吧!在那样遥远的年代里,琴棋诗画样样都有小小的涉猎,却无 一精通,但总也有是那么一点还算不错的天赋与才华,除了学业成绩总是名列前茅的奖状外,还会有一些额外的荣耀,或是写作、或是书法或是画画之类。「苏小妹」是众人对我的昵称,跟传说中其?不扬、却绝顶聪明且才华洋溢的苏东坡的妹妹苏小妹,刚好一样的称呼,那时小小的心里有着一丝丝模糊而隐约的心愿,跟自 己说,长大后我也要当个「才女」,也想要留下一些让人传颂的「事迹」。
  后来才明白,原来才女不该出现在【我的志愿】里,而是与生俱来的一种天份,不是单靠努力就可以达到的梦想。我没有梦 醒,一直以来仍然偷偷怀抱这么一个不切实际,却似乎又能够沾上一点边的心愿,跟自己说,如果老天爷赐给我什么样的能力,哪怕只是一丁点,都不能辜负它,埋 没它,遗弃它。就这样,国文一直是考试的强项,作文始终是加分的利器,然后进入成大中文系,这个小树苗终于奋力一搏,开始在南台湾颇富盛名的《凤凰树文学 奖》里茁壮。只是,好像也没能有个特定专精的项目,我仍然是充满玩心地在各种项目里游走,不过似乎是进入时光隧道般,一头栽进古典文学的领域里。或许是参 加系上的凤凰诗社的缘故,绝句、律诗、词、曲通通都得过奖;初恋的情伤,写了一首直到现在看了都忍不住潸然泪下的新诗,也得了个佳作;首度尝试写的唯一一 篇小说,入围了;散文,也得过奖。就这样,每年「玩」不一样的项目,年年得奖,却从来没拿过前三名的大奖;没有一项专精,就是喜欢多方尝试,也没有那么强 烈的企图心刻意去经营。一如年少的我热衷舞台剧,在南台湾拥有不错口碑的《凤凰剧展》里,又是演戏又是玩音效又是玩灯光,一不小心,还拿下一个最佳女主角 奖;只是,并非一般电影或戏剧里的完美女人,而是以一个外星人的角色获得评审青睐。
  就是玩得愉快!我总是对自己热衷的事,全心投入,乐在其中,尽情燃烧,无怨无悔。一路走来,倒也留下不少让自己回味无穷的「纪录」。
 
【从文字记者到企业界,不变的仍是执着的态度】
  这样的我,踏出校园走入职场后,一样发挥到极致。虽然如愿以偿靠文字「维生」,却舍弃最爱的文学,意外误闯进学生时代最不愿碰触,完全没有任何概念的 财经领域,跑起证券、共同基金、期货、衍生性金融商品及产业等陌生的新闻。我又拿出拚命三郎、使命必达,做什么就专心一致毫无怨言的本领,渐渐地,在财经 记者这个角色上,算是打了一场漂亮的球赛般,为自己的职场生涯,铺上一条顺遂的坦途,从此,没再找过工作,却接二连三有好工作找上门来。旁人都说,你很幸 运,一路有贵人相助;可我宁愿相信,机会是给准备好的人,才不会有千里马老是遇不上伯乐的怨怼与哀叹,我只是用心去看待每一件事,让热情源源不绝涌现,才 能够一直保有追求成长、不会枯竭的动力。
  从自由时报、工商时报到联合晚报,一次又一次接受各种崭新的挑战。记忆中,曾在夏威夷YKK海滩度假时,为即将跳槽的 新路线,手拿着《期货一百问》猛K;无数个夜晚,我在期货公司熬到凌晨二、三点,为的是弄懂那一箩筐的期货商品,从最基础的如何看盘、下单、牵动行情的基 本面、全球经济情势变化等全方位面向学起,我不喜欢一知半解,总是像块海棉一样,竭尽所能吸收、消化、转换。别人眼中的冷门路线我跑得津津有味,别人不想 碰的乏味新闻我乐在其中,结果却意外为自己开拓了更宽广的空间,离开新闻现场,下一个更能够挥洒自如的舞台,己经在眼前展开。
  转换跑道,放下记者的身份后,跟自己说,要把身段放到最低,彻底忘掉昔日的光环,即使身上配带的是主管的头衔,凡事还 是从头努力起。从资产管理公司「投资理财专家」,到科技产业「集团化妆师」的角色,两个迥异的行业,两份不同的工作,却有着一定的脉络可以遵循,记者所培 养出来敏锐的观察力,与抽丝剥茧、擅长归纳的能力,加上自己那股始终如一的执着与坚持,让我在企业界里一样「玩」得很尽兴,写下一页满满汗水、泪水、笑声 与成就交织而成的「风光血泪史」,当然依旧是闪闪发亮,回味无穷。
 
【想望的村上春树,是作家也是跑者】

  只是,再多的掌声与成就,我的心里仍然缺了个角。埋藏在心中的渴望并没有被忙碌的工作淹没,原以为在财经界打滚多年后,昔日那个「文艺女青年」已经枯 萎、凋零,消失在风中了。幸好网络时代来临,让我那已经奄奄一息的文学细胞,渐渐苏醒。2001年,网络书写为我开启了另一扇窗,为自己找到一个出口,彷 佛获得重生般,有种初生儿的喜悦。然后,得了一个小小的网络文学奖散文组第一名,评审是作家小野及蔡诗萍;从此益发无法自拔,无可救药地恋上文字。无论工作再忙再累再苦,就算是牺牲睡眠也要与文字嬉戏,数不清多少个无眠的夜晚,我在文字域里,悠游一整夜也不觉累。
  分裂的我一直持续交替着。工作上的我,犀利、干练、利落、有决策力;文字世界里的我,感性、抒情、浪漫、迷糊、搞笑, 是另一个更接近真实的我。渐渐地,两个我开始重迭与接近。尤其是愈接近权利核心的层峰,愈身处在竞争激烈、尔虞我诈的功利社会里,我却益发清醒,用一种最 真我的方式,在都市丛林里,冷眼旁观,发现自己愈来愈厌恶这样的一切,我的热情一寸寸消失,逐渐耗竭,我不再乐在其中,不再热爱工作,失去了无怨无悔的热情。
  人生,究竟有多长?
  一辈子,究竟要奋斗多久?
  是否真的可以让自己燃烧殆尽,忙碌过一生?
  这样的声音,一遍遍在我的心底回荡着,那种渴望自由、展翅飞翔的意念,愈来愈强烈。媒体人是我人生职场上最久的一种角 色扮演,我在新闻现场冲锋陷阵,为自己写下很多难以磨灭的「战役」;转换跑道进入企业界,更不改拚命三郎的个性,总是抱着「使命必达」的工作态度,像颗金 顶碱性电池,又像两头燃烧的蜡烛,严重透支自己未来的健康与体力,仍浑然不知。直到健康检查亮起太多红灯之后,才意识到,是该给自己一个回旋的空间了。
  人生的有很多种。
  可以斑斓灿烂,也可以黯淡无光。
  可以生气蓬勃,也可以晦暗消沈。
  可以充满阳光,也可以乌云密布。
  可以积极乐观,也可以怨声载道。
  有时,就只是一线之间而已。转个弯,会发现原来窗外还有蓝天。
  张开双手,尽情伸展,给自己一个的五彩缤纷的人生!
  而属于我的精彩人生,才刚刚要开始。我毅然决然,辞去一份人人称羡的所谓科技新贵的工作,投入我最钟爱的文字殿堂里。 无论是参与公益活动,或是以部落客的身份去旅游与体验各地的好山好水好风景,或是完全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爱上最简单而且纯粹的方式,用自己的双脚在山里徜 徉,在各个角落里奔驰,我一如嗜文字般地,恋上了爬山与跑步。种种变化的生活面?,都在我的文字域里,真实呈现,我尝试用书写来作为人生下半场的生活重 心,书写生活,书写旅行,书写跑步与爬山,但这样的内容毕竟仅止于部落格一己的私密空间而已,仍无法满足我对书写的热爱与渴望,于是,我开始书写真实人 生,想要写出更多足以感动人心,撼动你我的感人故事。采访传记是我跨出新生活的第一步,枢机主教单国玺《活出爱》一字一句的采访写作过程中,让我深领略到 大师风范,我是何其幸运哪!
  这是我在职场奋斗打拚多年以后,一直很想做的事。也许,我失去了一份优渥的薪水,以及很有挥洒空间的职位,可是,很多东西是用钱买不到的,人生有太多值得的事可以去经历、去体会,我很开心自己有这样的机会,可以获得这么多的无价之宝。我想挖掘出自己的unique──属于自己的独特之处,去深耕它,强化它,呵护它,让它可以绽放出美丽的花朵。刚好,知名作家村上春树去年11月出版一本《关于跑步,我想说的其实是…》的 「类回忆录」,他希望将来自己的墓志铭上能够刻着,『作家(也是跑者)』。村上春树成为我的偶像,是我想望的标竿,不敢奢望自己会成为跟他一样的畅销作 家,但至少,我想成为一个「漫跑写手」,漫天漫地,跑遍且玩遍很多地方,书写很多「好看」的故事。
  名与利之于我而言就只是一朵天上的浮云而已。
  现在的我,只想好好爱自己。而书写之于我,正是爱自己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