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文学奖章> 第10届全球生命文学创作奖得主
第10届全球生命文学创作奖得主
仁侠诗人─郑愁予
 
  郑愁予教授荣获全球生命文学创作奖郑愁予在他2011年的新着《和平的衣钵》,从为谁写诗,到为灵性写诗;从为艺术写诗,到为国魂写诗;从为中国写诗,到为和平写诗,一代诗人,引人入胜。金大校长李金振表示,落籍金门的郑愁予诗颁和平乐章-催生金门大学岛、推动海峡文教交流平台,分秒必争展现诗人的天命本质,好比李白、杜甫再世,不愧为「仁侠诗人」,荣获「2011年全球生命文学创作奖章」。


 

     郑愁予,学名郑文韬,1933年生于济南,籍贯直隶、远祖迁至闽台,为明末有清一代世袭军事家庭;BA(台北大)、MFA(Iowa英文系)Litt.D.(WACA)等学位;1967年受U.Iowa国际作家写作计划邀请(IWP)是台湾第一人,嗣后在Iowa(爱荷华大学)、Yale(耶鲁大学)等校任教,间康州Trinity Coll.中文课程创始教授,兼著名「大学预备学校」Choate-Rosemary Hall中文课程创始主持人。
    2004年获耶鲁终生荣休教授并聘为驻校诗人及勃岚佛学院Branford College终生院士;近年受聘为香港大学荣誉教授;金门大学、清华大学荣誉讲座教授等。
    郑愁予出版诗集20种,《郑愁予诗集Ⅰ》发行200余版,被选为「三十年来对台湾最具影响力的三十本书之一」是唯一诗集;被选为二十世纪新文学经典,得票最高;《文讯月刊》问卷选为最受欢迎副刊作家(得票最多)。
    郑愁予大作《寂寞的人坐着看花》获国家文艺奖;迭获香港大学、中国海洋大学(青岛)及海内外多个团体赠文学终身成就奖;元智大学桂冠诗人奖,中国文艺协会奖章等……作品为台、港、星、大陆等地选入官定华文教科书。在台曾任青年作协执行长、《联合文学总编辑》。
诗颂和平.走向世界
    身在金门、走向世界,郑愁予落籍金门的第一年,就把金门的酒与文化带到国外,引领金门文化局团队在德国柏林的「国际文学节」争取到一个「金门诗酒文化之夜」,现场并亲自吟唱为金门写的〈金门集〉、〈饮酒金门行〉、〈烟火是战火的女儿〉、〈八二三响礼炮〉、〈大胆岛童谣〉等五首诗。
    让与金门同属冷战遗留的柏林也能听到、看到金门。
    此外,郑愁予赴台湾、香港、澳门、中国、美国等游历、讲学时也必介绍金门,他告诉世界各地的朋友,金门是闽南侨乡的中心之一,地缘加上政治因素,金门不仅是一个侨乡的岛而又是通向家乡的乡愁的岛。
    金门也是个文化的「宝藏岛」,拥抱它、发展它,金门毫无疑问会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知识的岛、感性的岛、创意的岛和音乐、学术、体育加上鲜花美酒服务灵魂的岛。
   身在金门,诗颂和平;诗魂伴海洋的郑愁予,落脚金门仍不忘做一位诗人的创作天命本质,他将诗心投向两岸和平氛围的诗作,诸如〈饮酒金门 行〉、〈烟火是战火的女儿〉、〈大胆岛童谣〉、〈堡、风、旗、你〉、〈桥〉、〈三角 形的波浪〉、〈武士梦〉。
    他也为金门大学写校歌,从仪典型式版的「拓红土植万树世界为我金大人」唱到歌咏型式版的「啊!金门大学!海峡的桥梁,又是啊!闽厝洋风世界的侨乡」。
    沉吟温柔静美之情与雄浑壮阔之景,语言细密,声籁华美,最能突显中文诗学幽深蕴藉之美,诗人杨牧认为「郑愁予传奇」所造成的骚动和影响是巨大、不可磨灭的。
    而今,情归浯江的郑愁予,以诗传下「和平的衣钵」,再写下郑愁予传奇。
情归浯江.落籍金门
    「情归浯江,落籍金门 」,2005年6月24日,寄居美国37年,任教耶鲁大学的国际著名诗人郑愁予教授偕声乐家夫人余梅芳将户籍迁入旧称「浯江」、浯岛的金门,吸引大批媒体跟随采访,记者问他「是归人还是过客」,他语意坚定的回应「是归人!」。
    响应当日来到金门岛的心情,并以接受国立金门技术学院(今国立金门大学)的讲座教授聘书,传达了他将长驻斯岛的意念。
   1954年,21岁的郑愁予写就《小城连作》,其中一首〈错误〉,「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诗句传唱至今逾半世纪,连同〈赋别〉等作,怀念故土的家园意识与流放意识浓厚,被誉为现代诗最深远广大的影响之一。
   1933年生于山东济南的郑愁予,经由寻根溯源才发现,祖籍福建南安石井,属延平郡王郑成功直系裔孙。金门与厦门曾经是明郑「据金厦两岛,抗天下全师」,既豪情又悲烈之地,多少感染了郑氏后裔郑愁予的历史、国族、家园之情,也催化了后来他的「情归浯江,落籍金门」行动。
   因为金门的缘故,达达的马蹄声不再是美丽的错误。至2011年,浪子诗人郑愁予归籍金门已6年了;从美国到金门,从耶鲁大学到金门大学,他在岛上的动静身影,始终是媒体、两岸、华文世界目光关注的焦点:「落籍金门 ,郑愁予许诗愿」,「郑愁予夫妇归籍金门,诗人说是灵魂回家了」、「马祖 澎湖、金门、美丽的三角形波浪,郑愁予推动海峡文化平台」、「郑成功后裔,郑愁予为海盗平反」,「金门高峰论坛,郑愁予促金门转型大学岛,」「郑愁予催生金门大学岛」,「诗魂伴海洋,郑愁予把故乡带走」。郑愁予在金门 ,《天下杂志》甚至将他列为「人文风景」,而这个风景的形成,与金门 大学紧密相连。
   落籍金门,郑愁予应聘担任国立金门 大学讲座教授,初在通识教育中心开设人文社会专题,讲「中国现代文学的创作脉络」,后又在闽南文化研究所授课,论述金门文化,并在课堂上传下《和平的衣钵:郑愁予讲义》。
催生「金门大学岛」
   身在金门,催生「金门大学岛」;郑愁予盼藉「金门大学岛」吸引台湾、大陆的学生来就读,让两岸教育在金门接轨,以金门特色造就两岸学术交流平台。
   身在金门,放眼岛群;郑愁予推动建构「三角形的波浪-海峡文化平台」,他实地走完金门、马祖、澎湖三岛并发表演说,他认为经历战争、军管,错过台湾经济起飞的三座离岛,此起两岸都是弱势居民,年轻人只得出外发展,但他想表达的是「这三处离岛都不是出『劳力』的地方,是非常有高度文化与历史承担的所在」,三岛必须建立自信,不只海峡、不只中国,也要走向世界,创造「第二自然主义文化」,以群体的力量共同激发「三角形的波浪」文化能量。
为「一个中国」写诗?—「和平的衣钵」是契机! 
    3000BC古中国→1911辛亥→1912中华→ 2011《衣钵》
    为和平的契机来到—2011和平的永续  
    「中国」,这个举世无双的称谓,也许要进一步说明白:「中国」从未曾是国名或国号,它是一个地理性的文明位置的称呼,也是一个历史性的用以征显庞大帝国权威的标帜;这个抽象的称谓在「中国」自古就有了。
    若从汉人古籍简略的提及,或从现代人类学推论文明中心发展文化的历程来看,史前唐、虞、夏时代缺乏直接的文字记述,直到有金文、史典可稽的商、西周(公元前11世纪),到春时代孔子在世(551-479BC),「中国」一词出现在《礼记‧中庸》,其意义是试图以「舟车的物质文明」加上「伦理德行的精神文明」进行「施及蛮貊」的「喻礼教化」。
    在《尚书・梓材》篇中,「中国」则带有民族神话的意味:「皇天既付中国民,越厥疆土…」;另在古籍《诗经》、《韩非子》中也出现过,文义指涉也是相同的;可以这么说,「中国」与中原、中土、中夏等名词可以模拟;在亚洲大陆中心,葱岭以东讫于海疆,这块有两大河川流域的土地上,「中国」是三千年来所有政权共同尊崇的一个文明中心理想国;从秦到清,历代帝业王朝都有自己的国号,每个国号都有一定的渊源及理由,而无不自诩是上承天命的文明首善之「中国」,所以在史书上又有首善之国或首都的寓义,三国时代的魏、蜀、吴、两晋以及唐末、两宋,无论大江南北的政权都乐于如此自命。
     1911年,国民革命推翻「大清」;革命党人决议以1905年孙中山在东京所订《中国同盟会盟书》中引用朱元璋讨蒙檄文「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之「中华」二字为新国号,以取代「清」。
    在日治时代曾来台湾居亭的先贤章太炎亦曾以这个含义多重而形貌庄严又瑰丽的「华」字为主旨撰文倡述,赞同取古文明中国的「中」与高文明华族的「华」,结为「中华」国号。
    1912年元月一日,革命党人建国,国号全名是「中华民国」。「民国」则为国家体制的称呼。取「民国」舍用「共和」,依孙中山解释,「民国是全民直接管理之国」,非西方源自古希腊仅由公民阶级议会建立的共和,也不只是表示相对君主帝制(monarchy)的政体。
    这与18世纪欧洲法兰西第一共和之后,经过两次帝制和数度王朝复辟斗争下的共和(republic)也无相关,法兰西到目前已搞到第五共和了。所以中华国体称作「民国」合乎多重含意,政府则简称「国民政府」或「国府」。
    二十一世纪,在人类历史上是一个飞跃的世代,也可能是一个毁灭的世代,所以和平对人类未来的命运是无可取代的重要。对中华则是更是赖以生存繁荣的启示;幸而,威权时代已近尾声,中华子民对百年这个数字,会产生对和平极度的饥渴,所以我们肯定这是史无前例的时刻来到了,会成为带领中华民族脱离战乱苦难的契机,然而这「契机」的实质是什么?
    答案:它仍然是那百年来在猎猎风中招展着的三面纛:民族、民权、民生,这就是《衣钵》大纛……不过这三面大纛必须系在华夏文明的旗杆上,必须由中华子民(所有政党)定定执着,携手前进,握紧这史无前例可以真正完成此三面大纛使命的时刻,这就是和平契机之所在。
    民族的契机:再认并肯定「一个中国的概念」—我们真得感激三皇五帝以高于九州岛的文明在中土立下中国的概念,因为她的属性是民族的、她的内涵是伦理的,她的作风是文化的,她高于政权、法统—把这个概念和民族兴衰等同看待,这便是唯一的和平平台,舍此无它!
    现时民族的意义,由于民权伸张,自然而然已超越『国内各民族平等』的追求,中华民族从1842年始,受尽资本帝国主义强权的屈辱剥夺,明显可见,中华民族需要先团结坚强,政经文武足以自立,向世界给出信号,强权在衡量得失之下,『世界各民族平等』的和平理想才得实现。
    民权的契机:议定「一部人类真善美极致的人权宪法」:
    每一个公民各得必需基本权—自由表达、自在信仰、自发拒绝。
    每一个公民各持天赋应有权—尊严、平等、性向、私密。
    每一个公民各行生命创制权—取向多元不计较意识形态、保障并鼓励NGO;有了遂行每一个个人权利以及义务对等的宪法,民族问题的调距只需对准文化美的交融以及社会价值的谐和,使全民族符合全人类的普世价值。  
    民生的契机:达到两岸三地经济合作的无间,这是双向行进必然的阳光大道,互动互助,把繁荣当作过程,促使全民族在追求除贫均富的方策上日趋接近,如此才可以使民权的内容充实,使民族的目标明显,所以民生是《大同礼运》的精义、是天下致公的理想,也是走向和平大同的动能。经济与社会更是西方民主产生政权所凭持的选举策略。
    互动的契机:以民生政策充实民权→靠民权法制巩固民族→赖民族互信实现和平→ (箭头反过来)建长久和平增进民生→落实民生实现均富→达阵夺
标冲刺底线:则一路上促使民族主义、民权主义发挥环节的张力。而全民族
要拼的就是这终极的民生啊民生!就是均富,就是『节制资本、平均地权』!
    到底为谁写序?是为和平而写序吗? 
    郑愁予(2009)年12月,福州文艺界举办「海峡诗会」,以郑愁予的作品为讨论及朗诵重点,台港文学选刊主持人告诉郑愁予,他们打算排演《衣钵》,因为过长而作罢;郑愁予则欣然答应由他自己在晚间上台朗诵三节;而日间郑愁予参观了林觉民故居,又重读印在墙壁上他的〈与妻诀别书〉;开端数语:「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之念,使吾勇于就死也。」已使人断肠不能自己;及至读到「吾今日死无遗憾,国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直觉正气凛然于璧上,这就是郑愁予当年写《衣钵》所依靠的民族魂了。
    晚间郑愁予在台上第一句就说:「林觉民烈士24岁就归天了,24岁可以不朽,我今天站在这里,是多活了50多年的老人,这也不过倏乎间的事,多活就是白活,浪费粮食,真是无颜;我又提到在马祖瞻仰辛亥赴义的烈士碑,小小的连江一县,在黄花岗埋骨的七十二位烈士中占了十位;他们的行状与我写出的诗情极为接近,这也使我在台上有勇气先读下面的短诗,可当作读《衣钵》的序曲吧;哎!烈士是这样进入永恒的。」
    衣钵—郑愁予
    今天  又是初冬过去
    再不久便是乙巳年的立春
    这是您第一百个十一月的第十二日
    在此空敞的纪念厅之一端
    在闪着泪的行列中
    我也是一株  一株锦葵般耽于仰望的青年
    这传自您的衣钵 我们早就整个地肩承—
    因之 在我们一懂得感动的年纪
    在第一次翻开实业计划的舆图就
    把泪滴在北方大港上的年纪
    我们便自诩为您底信徙                             
    因之 在课堂或在满架的旧书里
    在那么多的伟人 圣哲 和神的名字里
    我固执地将您底一切记取 谁教
    每一代中国人的心都是翠亨小村
    必须 必须迎接您的诞生
    因之
    我们不是流过泪便算了的孩子
    在繁衍着信仰的灵魂中
    我们「生命」的字义已和「献身」相同
    而且我们要再现那些先烈的感动
    对您和您所创的每一事迹每一词汇的感动
    今天
    在此人界与神界的两栖土上
    在静矗的大理石柱间                                
    您坐得是如此之临近
    当号音的传檄在黎明中响起
    我中华在天之父啊
    知道么 又集合了第三代的献身者
    传接您的衣钵
    仁侠诗人郑愁予的心魂纵与中华的国魂一体,自己怎能散发独吟来传递衣钵给自己感动?吟诵衣钵是念先烈之永生,冀民族之恒固,寿国祚之无疆: 燃心香,祷和平!和平?
    对了!国父临终的呼唤:『和平,奋斗,救中国!』然而有国魂的爱,才有民族和平之可能!这使我决心要再版重印这首长诗《衣钵》了,在重印之前,引了几段郑愁予当初创写衣钵的性灵流程作前引,是为序。
 噢!原来这诗就是为「和平」而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