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文学奖章> 第3届全球生命文学创作奖得主
第3届全球生命文学创作奖得主
爱,使生命发光─宋芳绮
【迷恋书写的人生】
 


图片:爱,使生命发光

  六O年代的农村社会,不论是为传宗接代接续香火,或是为农忙时节增添人手,男孩子的诞生是每个家庭所期盼的。女娃儿的到来显然不会为这个家庭带来太大的喜悦,尤其是上面已经有两位姊姊的我,多少令一心盼望生下壮丁的父母亲略感失望。 
  幸运的是,慈爱的祖母没有太严重的「重男轻女」的观念,因此,身为家中么女的我,仍一家人特别的宠爱的小宝贝。 

看野台戏的童年 
  童年时期家境贫寒,家里买不起电视。但当时的野台戏仍十分盛行,迎神赛会时总有人请来野台戏,为一向宁静的村落带来几天的热闹气氛。 
  祖母喜欢看歌仔戏,爸爸喜欢看木偶戏,戏将开罗时,总会搬一张小凳子在戏台下占个好位子。而我这个小跟班是有戏就看,管他是歌仔戏还是木偶戏,只要看着戏台上的华丽戏服招展,鼓乐声嘈杂震耳,心里便有一种欢欣节庆的感觉。 
  跟着看戏的孩子,听着看戏的大人讲述戏中的故事情节,《薛丁山与樊梨花》、《王莽窜汉》、《孟丽君》等传统戏剧虽说已耳熟能详,却仍是百看不厌,百听不烦,因为,总能在看、听中加入自己的想象,使故事的情节更加丰富、动人。 
  有时,戏看得入迷,恨不得自己变成剧中人物。回到家里,披上床单,就抽抽噎噎地扮起孟姜女,不但哭倒万里长城,还窜改剧本,非得把万杞良哭活不可。 
 

  当现实生活是如此单纯、素朴,便期望虚拟出浪漫、不凡的生活情节。 
  青春期着迷于琼瑶的爱情小说,严格的家教让我们不敢随意谈情说爱,于是,透过阅读享受爱情。渐渐,对那一类的阅读有了餍足感,开始走入赫塞《生命之歌》、《彷徨少年时》的阅读世界。 
  在西洋短篇小说中,读出一点文学创作的兴味,开始试着透过纸笔书写自己稚嫩的心灵。记得当年,曾洋洋洒洒写了一篇一万五千字的短篇小说《归途》,投到 中时副刊参加时报文学奖,现在再看那生涩的文字、贫乏的内容、毫无章法的故事情节,而竟妄想参加时报文学奖,真不禁脸红。却也佩服十四岁的自己那「初生之 犊不畏虎」的勇气。 

走进文学的世界 
  喜欢阅读与书写,在大学联考的科系选择上,就只有中文系一途了。 
  记得,在填写志愿的单上,只填写十九个志愿,所有学校的中文系。如愿地进入了成大中文系夜间部,开始在漫游在文学的大海中。 
  据说,许多文学成就很高的知名作家,在早年文字基础的奠定上,都是有系统的阅读,以培养自己丰厚的文学素养。而自己的个性一向是率性自在,做事乱无章法,连阅读也一样,信手执起,东一本西一本的读,完全没有系统。所以,始终不成大器。 
  选择中文系,自然对中国古典文学另有一份深情,因此,参加了中文系的古典诗社,学起古人吟诗作对,附庸风雅。当年,指导古诗社的是现任职于成大中文的 吴荣富教授,在吴教授用心、耐心的教导下, 曾连续四年荣获凤凰树文学奖古典诗、词正奖、贰奖、佳作等,及新诗贰奖。 
  除了诗词创作,写小说一直是自己的爱好,曾参加第三届佛光文学奖,荣获小说组第二名。 
 

 图片:爱,使生命发光-宋芳绮书写真实的人生 

  毕业后,进入报社工作,因为采访,探触到各式各样不同的人生。 
  过去创作小说,总绞尽脑汁杜撰剧中人物与故事情节。在采访的过程中,却常常感受到眼前这位受访者,不正像是小说中的人物吗?他们的生命故事高潮迭起,往往比连续剧还精采动人。 
  相信,每个文字工作者都有他的文字重心与创作使命感,而我,常常被一些平凡人的「不平凡」生命历程,感动得热泪盈眶。如果,那样一篇真实的生命故事能鼓励人心趋向真、善、美,这样的文字工作不是很有意义吗? 

为何要舍真实而沉溺于虚拟? 
  对自我书写方向有了另一层的深思与反省,我开始走向「人物传记」的撰写之路。 
  或许,这样的采访必须南北奔波,舟车劳顿﹔或许,这样的书写会占掉我从事「纯文学」的创作时间。但是,每完成一篇这样的人物采访,我的心灵就感觉特别地丰盈与踏实,彷佛自己为这个世间点亮一盏灯,尽管微弱,但他们的生命着实在发光。 
  这世间,有太多的缺憾、不完美﹔有太多的争夺、不厚道。如果,我们有多一点「温柔敦厚」的生命态度﹔有多一点「宽厚包容」的生命典范,来平衡这个充满激情、煽情的社会情绪,相信,我们的生活会更平静、祥和、美好。 
  如果我能,我愿以自己的文字,在这方面多一点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