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希望奖章> 2008年希望奖章得主> 浪子便当达人─黄恩亮
浪子便当达人─黄恩亮(Huang En-Liang)
【放下武士刀‧洗手卖便当】
 

  牧师之子黄恩亮(Huang En-Liang),曾是竹联帮占堂副堂主护法,1967年9月19日出生于桃园县杨梅镇纯朴的客家村庄「富冈」。现在刚满41岁的他,前科累累,前后被管训1次、服刑4次。并背有伤害、毒品、枪炮、妨害自由、伪造文书等27项前科,妻子在2度服刑时离婚,他的人生4分之1都在监牢度过,直到父亲黄坚忠牧师过世,他才领悟到亲情的重要与年轻时荒唐。
  3年前出狱后,痛改前非,并向更生保护会贷款,在台北县中和市宜安路开了「福隆火车便当店」,虽一个便当只赚6块钱,但在妈妈罗春妹、女友陈汝昀、还有小孩全家大小全力相挺协助,日夜打拼,曾创下月营收百万元纪录,如今经济不景气-勉强维持平衡月营收50多万元,还默默救助中辍生,优先雇用刚出狱的更 生人,以身作则,放下武士刀,洗手卖便当,不愧为「浪子便当达人」。
  「我爸爸的过世对我的震撼太大了!当爸爸重病的时候,我从监所获准戴上手铐与脚镣戒护出去,回来以后我整个人彷佛失了神,监所长官看了深怕我受不打击会自杀,加派警力看守我,我一直不相信我父亲就这样走了...直到我假释出狱,当我踏进我爸爸空荡荡的房间时,我才真的知道他走了,真的走了。」黄恩亮讲述面对父亲过世经过时仍难掩心中的难过。
  黄恩亮是牧师之子,由于老来得子,爸爸非常疼爱这个从小显得相当聪明的孩子,无奈小小恩亮的聪明却不用于正途,「从小家里就是教会,很小我就知道买东 西要用钱,因此我看准奉献箱可以让我满足,我视它为百宝箱,因为我看到很多人把钱投进去,于是我就想办法从里面拿钱,我没有钥匙,我先是用衣架沾口香糖把 钱黏上来,后来爸爸问我奉献箱里怎么会有嚼过的口香糖,我马上说因为我本来想丢口香糖到垃圾筒,没丢准不小心掉进奉献箱里,爸爸相信了,后来我还改用黏性较强的强力胶呢!」提到小时候的荒唐行径,黄恩亮不自觉的摇摇头。
  在恩亮小学时,父母就带他从纯朴的客家庄搬迁到台北,一到这个花花世界,恩亮从说谎变本加厉为偷东西,一开始是到百货公司偷玩具,后来竟和同学结伙偷车,洞愈滚愈大,爸爸痛心地不断出面为他处理,妈妈也一直为这个孩子深切的祷告,他们不明白这个孩子为什么这么难教啊!
  年纪轻轻的黄恩亮就已经前科累累,前后被管训ㄧ次、服刑四次,并背有伤害、毒品、枪炮、妨害自由与伪造文书等二十七项前科,开过钱庄与酒店,过去沉迷 在纸醉金迷与打打杀杀的日子,妻子在他二度服刑时离婚,最后这次他因案被判了十年刑期,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五年后假释出狱。
 

【父亲骤逝 唤醒浪子的心】
  「这次回来我在家沈潜了一个月,其间除了送二个小孩上学,帮帮妈妈在住家楼下的童装生意外,哪里都不去,我常常坐在我爸爸的房间里想着爸爸的一切,想着他教导我、爱我的一切,爸爸真的走了。」
  黄恩亮知道不能再让爸爸失望、让妈妈伤心了,更何况还有二个孩子要抚养,他决心振作,他找到月薪只有一万多元的大楼管理员工作,这份薪水在他以前一个晚上在夜店花掉的钱可能就不只这些了,而他必须重新来过,一切都要重新学习,包括他的价值观。
  恩亮的妈妈不断为他祷告,连从过去一直陪伴在黄老牧师身旁的中和崇真堂余庆荣牧师也不断地鼓励恩亮,然而恩亮重新出发之路并不是如此顺遂,他的大楼管 理员工作因有前科纪录一个月后被管委会辞退了,但他不气馁,先到他昔日大哥所开的烧腊店工作,开始对餐饮产生兴趣,也在那里从零开始学起送便当,并煮了上千锅饭才摸索出一点心得。
 

【浪子回头 生命重新出发】
  「决心创业,女朋友汝昀的支持是很大的因素,因为更生人找工作真的不容易,于是我们希望透过更生保护会『更生人辅导就业方案』申请创业基金贷款能让我们拥有自己的事业,而汝昀的父母就是开立『福隆火车便当店』,所以我去学。」黄恩亮多次到福隆了解便当做法,也放下过去杀气腾腾的武士刀,拿起厨房的菜刀,一大早从买菜、洗菜、切菜到炒菜,全都亲自参与。刚开幕时生意很差,一天营业额不到两万,差点想放弃,但恩亮勤劳以对,不仅在店里卖便当还不辞辛苦地到工业区卖便当,而今生意渐渐稳定。
  黄妈妈为了实际行动支持爱子,也放下经营多年的童装生意,起早睡晚的来协助恩亮创业,她每天都会到店里帮忙,切五十斤的白菜当中午的便当材料。她说:「每天光洗菜就会洗三次以上,就是要大家吃的安心,说不辛苦是骗人的啦!自己做的喜乐就好,而且重要的是恩亮在监狱里重新受洗,已如路加福音十五章里的浪子回头了,这是神带给我们最大的恩典!」
  是的,诚如经上所记:「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浪子黄恩亮放下武士刀拿菜刀,烹煮美味的福隆火车便当,你吃过了吗?让我们敞开双臂,更多的鼓励更生人重回社会,也感谢上帝让恩亮因着改变、生命重新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