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希望奖章> 2009年希望奖章得主> 反毒博士─陈郑彦
反毒博士─陈郑彦(Chen Cheng-Yen)
【赌博电玩大亨‧变身反毒志工】


    国立高雄科技大学财务金融学院博士班反毒博士陈郑彦,现为戴维太阳能公司等四家公司董事长,并担任屏东县青年创业协会理事长,挥别月营业额上千万元赌博电玩大亨的头衔,戒掉8年毒瘾,变身反毒志工,及时公益行善,跑遍监狱、学校传播反毒福音,帮助弱势就业就学,还跨国义助戒毒,成为亚洲最受欢迎的反毒博士达人。
    周大观文教基金会副董事长兼总执行长赵翠慧表示,陈郑彦于1976年7月10日出生于屏东,14岁开始接触毒品,18岁就成为拥有8百多个据点、月营业额上千万元的赌博电玩大亨,让陈郑彦一度沈浸在自己所谓的「成就」中,直到1996年20岁入监服刑幡然悔悟,如今的他,已是国立高雄科技大学博士班高材生,是四家公司的董事长,并成为亚洲最受欢迎的反毒博士达人。
    反毒博士达人陈郑彦,出身屏东务农家庭,从小就是师长眼中的「乖乖牌」,小学毕业时还拿过「县长奖」,直到国二时,陈郑彦在同学怂恿下,无意间吸食到生平第一口安非他命,人生开始转变。
    染上毒瘾的陈郑彦,渐渐变得不爱读书,并开始结交坏朋友,打架闹事成了家常便饭,高中只读了三个月就被迫休学,并在朋友介绍下,加入赌博电玩集团,还在一次争夺地盘的斗殴事件中,身中十多刀,缝了三、四百针,险些送命。
    不过,陈郑彦仍不知悔悟,靠着自己年轻敢冲,很快就在这个行业崭露头角,18岁时,他已在全省各据点摆放八百多台赌博电玩,拥有上百名手下帮忙管理,每月营业额多达一千两百万元。
    此时的他已娶妻生子,住豪宅、开名车,沈浸在自己所谓「白手起家」的快感。
    20岁那年,陈郑彦因吸毒被判刑三年一个月,成了他一生最大的转折点。为了打发漫长的牢狱岁月,陈郑彦找了一本圣经,每天抄写五百字,一段时间后,竟在他内心产生极大的震撼,从此成了虔诚的基督徒。
    出狱后,陈郑彦彻底挥别毒品与赌博电玩,和哥哥在屏东市瑞光路经营中古车行,起初车行生意冷清,没想到,2000年底发生高屏大桥断桥事件,瑞光路成了替代道路,车行业绩蒸蒸日上,还另外开了家废弃车辆回收场。
    陈郑彦如今已是戴维太阳能等四家公司的董事长,并担任屏东县青年创业协会理事长,经常前往各监所、学校演讲,自身精采的故事,迄今累计捐赠圣经15万多册,还跨国义助金三角、泰国、缅甸弱势戒毒,让他成为亚洲最欢迎的反毒博士达人,同时利用假日陪伴弱势孤儿过节,更利用各种资源,帮助弱势青年创业,非常难能可贵。
从县长奖中沦落
    屏东乡下长大的陈郑彦,家中务农,人口多,十指繁浩,母亲兼三份工作才能养家餬口。陈郑彦小学时每学期成绩都在三名以内,毕业时还领到县长奖,让低学历的父母高兴又欣慰。
    1989年,他读国二时,某天到同学家烤肉,发现同学躲在房间吸食安非他命,好奇心驱使下尝了第一口。安非他命让他亢奋、幻想、睡不着觉,为了解瘾,利用课间摘毛豆、捡破铜烂铁,赚得的钱购买。
    毒品让他性情大变,渐渐从品学兼优的学生变成不爱念书、打架、闹事、飚车等行为偏差的坏学生。高中读了三个月的夜校后,因为打架仇家堵在校门口,便放弃学业。
    从小看见母亲为了多赚钱养家餬口,曾经一天做三份工作,早早出门,深夜才回家,便暗下决心,长大后一定要赚很多钱,让爸妈不再辛苦。
放弃学业后,他不断寻求能让他成功致富的行业。
    某天,朋友带他进入经营赌博电玩的公司,看到墙壁上的业绩单,许多人一个月赚二、三十万,丰厚的收入吸引他当下就加入。
    工作项目是把赌博电玩放到吸引人潮的商家,如赌场、槟榔摊、杂货店、妓女户等,让人跟机器赌博。
另类白手起家
    由于电玩设计,使人轻易掉入失财陷阱,因此拥有庞大的利益,是属于游走法律边缘,黑白两道争相获利的工具。
    电玩里的钱,成为地方角头或偷窃者觊觎的目标。为了对付想要分一杯羹的黑道组织,及保护电玩不被偷窃,经营者必须派人看管、以武力巩固地盘、以金钱贿赂辖区警察。
    陈郑彦敢拼敢冲,很快在业界崭露头角。一次在意外冲突中,他挨了十几刀,缝了三百多针,断了一只手、眼睛差点瞎掉,虽然如此,却无法拦阻他想成功的心志。
    十八岁时,他在全台拥有八百多台赌博电玩,一个月营业额高达一千多万元,口袋每天都有五、六十万现金。娶妻生子,开奔驰车,自认为是白手起家的成功典范。
    在一次回故乡与过去的老大聊天时,老大吸食海洛因的味道吸引他忍不住尝试,飘飘然的感觉让他很舒服,深信靠着坚强的意志力绝不会上瘾,没想到他发现人在台北心却在屏东,因为毒品在屏东。
    无论如何都会想尽办法,利用各种交通工具赶回屏东,他开始觉得不对劲,却来不及了。
三坪牢房挤了12犯人
    妻子跪着哭求他戒掉,尝试用各种方法戒除毒瘾,却屡试屡败无法自拔。以致于他口里含着海洛因,也一次次流着眼泪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还是无法断根。
    有一天被警察查获吸毒,判刑三年一个月,送进高雄看守所(第二监狱)。
    「我用自己的钱买毒品,吃毒品的是我,我又没有伤害别人,干嘛要把我关起来……」因为吸毒被关,让平常驾驶奔驰轿车,出手阔绰的陈郑彦愤恨不平,不停的抱怨法律待他不公!
    三坪大的监房挤了十二个人,没有空调,空气中夹杂着汗臭味、尿骚味。到了夜晚必须侧躺才能睡觉,如果半夜起来上厕所,有一人平躺,上厕所的人就必须睡在马桶上。
    入监一阵子,陈郑彦不满的心慢慢平静,内心却变得空虚。一方面为了打发时间修身养性,一方面想了解「如果有神怎么制造出毒品?吸食人怎么会被判刑?」等种种疑问的答案,他找了一本浅显易懂的圣经,每天抄写五百个字。
    抄写时,童年去教会听圣经故事,明亮、温馨、愉悦的感觉重回脑海。
    他从《圣经—创世记》开始抄写,一段时间后内心非常震撼,原来上帝创造世界,原是要让人类享受祂的爱,却因为人的贪婪导致犯罪,犯罪导致受苦,上帝不愿意人类继续受苦,差遣祂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降世,亲自成为人且为人的罪钉在十字架上,借着受死替人类赎罪。
拥抱救命《圣经》
    明白上帝的爱与计划后,他内心呼喊,这是他需要的救主。《圣经》真理改变他,他从苦毒、埋怨,到心里充满感恩。
    他说,当时连喝一口水都觉得很感恩。
    除了感恩,他在上帝面前承认吸毒的罪,很快的平安喜乐进入他的内心。
    《圣经》不只让他明白人为何会犯罪,罗马书更使他清楚为何自己无法抵挡罪的行为。
    「我抄到罗马书七章十八节提到,『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我所愿意的善,我偏不去做;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反而去做。』时,痛哭流涕·悔不当初。
    回想当初单纯的以为赚更多的钱,能改善家庭生活,没想到反而学到更多的坏习惯,为家庭带来更多的混乱,让自己沈沦毒品中无法脱离。
    虽然如此,圣经却告诉我『感谢上帝,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能够救我。』让我对未来抱着有很大的盼望。」
    半夜,陈郑彦辗转难眠时,看到左边一位六十岁的长者,因为毒品,进出监狱三十年;右边的年轻人,好不容易假释出狱,当晚就因吸毒再次被捕。他如果不改变,就会像他们一样终身与监狱为伍,他决定要找寻不一样的路。   
    后来有福音团体进入监狱,带他们唱诗歌、讲解圣经真理,帮助他们重获新生。陈郑彦就在更生团契帮助下认罪、受洗成为基督徒,他祈祷不要在监狱过生活,果真不久,他获得假释出狱。
浪子回头金不换
    出狱回家,两岁的儿子不识他,叫他「阿伯!」陈郑彦的眼泪流下,体会过去厉害风光,结果吸毒入监服刑、孩子不识他,都是一场空。
    为了彻底改变,他进入教会,每周与教友查考圣经,更加认识上帝,也看见过去因为贪婪,想尽办法剔除他人插入这赚钱的行业,弄得家庭破碎、倾家荡产。
    经过牧师提醒,他渐渐的发现不合适从事赌博电玩这行业。
    他祷告上帝赐他一份养家餬口的工作,于是和哥哥开始经营二手车买卖。刚开始,生意惨淡,一部车也卖不出去,过去朋友见状怂恿他走回头路,他毅然决然选择跟随耶稣的脚踪行,坚持目前的事业。
    没想到一年多后,手边有些资本、有些经验时,联络屏东与高雄的高屏大桥突然断裂,市民改走他经营车行所在的外环道路,车潮带来人潮、人潮带来钱财,使得公司逐渐成长茁壮。
    浪子回头的陈郑彦,个性改变,夫妻、亲子关系改变。下班后,最喜欢上市场买菜,亲自下厨烹调食物与家人共餐。
    他还毅然决然,从二手车买卖到创办太阳能公司,同时重拾课本,以优异成绩完成国立中山大学硕士学位,又以优异成绩考上国立高雄科技大学财税博士班。
    现在陈郑彦公余,全奉献反毒志工,进出监所、学校传福音,以自己的经历倡导远离毒品。
    陈郑彦也积极从事公益活动,每年亲节前陪伴孤儿院喜憨儿上麦当劳,让失亲喜憨儿一尝父亲节的滋味。爸爸关心弱势族群,从前称他为「阿伯」的长子,骄傲的举起大拇指以父亲为荣。
    最难能可贵的,陈郑彦为洗刷台湾电信诈骗恶名四海,他更谦卑自信15年如一日,默默地跨国义助缅甸、泰国、越南、金三角等误入毒海的青少年戒毒,成为亚洲最受欢迎的反毒博士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