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希望奖章> 2009年希望奖章得主> 大哥牧师─刘民和
大哥牧师─刘民和(Liu Min-Ho)
【化毒为爱‧抢救迷羊】


   一个吸毒十年的流氓,如何摆脱毒瘾、重见曙光?
    一个荒唐度日、伤透父母心的浪子,如何迷途知返?
    从黑暗到光明、从沉沦到新生,一个最激励人心的悔改!
    在香港调景岭出生的刘民和,父亲在逃难到香港前是大陆的望族之子,母亲则是毕业于师范学院的读书人,只是这样的背景抵不过现实生活的煎熬。个性叛逆的刘民和在龙蛇杂处的调景岭,十三岁就成了不良少年,十五岁加入黑社会,成为一个逞凶斗狠的流氓。为了混出名号,他尝了人生中第一口吗啡,从此走上吸毒的不归路。
    混黑道的那段日子里,他曾被打坏眼睛、打碎腕骨、割伤脚筋,几乎濒临死亡;虽然曾一度听从母亲的劝告考取台湾的逢甲大学,却好景不长,很快又抵不住毒品的诱惑,为了买药,偷、抢、骗无所不作。毕业后他回到香港再度沦回吸毒之路,每天打架滋事、一事无成,在吸毒与戒毒之间不断轮回。
    在这段黑暗的岁月中,母亲无私的爱是他唯一的依靠。他的母亲是虔诚的传道人,当他在毒海中反复挣扎时,是他母亲一次次不放弃地向神祈祷,一声声流着泪将他唤回。
    十年之后,他终于走出黑暗,第一次看到人生的希望与未来。他不但戒了毒还信了主,改掉了过去养成的流氓生活形态与个性。是他母亲永不放弃的爱,带领他亲身体验到神的大爱,也因此,他的生命终于有了曙光。
刘民和牧师的生命见证,细述他从吸毒的流氓到传播福音戒毒的牧师的心路历程,以及他蒙神召叫的属灵分享。除了刘牧师之外,生命故事中还藉由刘牧师的妹妹、好友与同工,以各种不同的视角呈现出这个感人的生命故事。
刘民和借着自己的生命故事,将他所经历的「信」、「望」、「爱」让人们知道,不论面对何种绝境,只要有信心,就能正向地面对苦难、突破艰难的困境。
    只要坚持那份永不放弃的爱,如同刘民和绝不放弃任何一个吸毒者,那么不论是怎样荒芜、黑暗的生命,也能拥有希望,迈向新生。
各界感动
    刘民和的生命故事,我们看到了包容歧途羔羊的亲情、对社会民胞物与的关怀与无私奉献的爱,确实是使沉迷于毒海者回头、顽石点头的良方。倘若家庭与社会多一些温情、爱心与关怀,相信摆脱毒瘾,将不再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李志恒,台湾前卫生署管制药品管理局局长、高雄医学大学药学院院长)
    有人问刘民和牧师:「为何一再原谅这些人?」他回答说:「我面对的是他们背后的撒但,我责备的是那恶者,我原谅的是我的弟兄……我绝不能在弟兄软弱时雪上加霜,这样会失掉弟兄。我宁愿『做到尽』,带着他们一起认罪悔改,一起靠神,陪他们走一段路。」这就是神的爱,刘牧师用神的爱去爱这些吸毒者,始终不放弃!—(张光正,台湾前中原大学校长、中原大学企管系教授)
    刘牧师差不多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上山下海,任劳任怨,任杀任宰。他只顾一件事,那就是「我曾吸毒,我戒了,我新生了,我要把这好处分给我那些不成人形的弟兄!」—(张晓风,台湾知名作家、东吴大学荣誉教授)
    生命里的晨曦之光,不仅改变了刘民和牧师,也帮助刘牧师开展并扩张晨曦会的福音戒毒,在世界各地彻底地改变了许许多多的人,也让世人得以看见甚么是「永不放弃的爱」。─(陈伟仁,前台湾世界展望会副会长)
    十年浮沉在吸毒和戒毒间的痛苦,刘民和以自身从死里重生的经验,带给许多深陷毒瘾的患者希望,三十多年来,他也协助不少人成功戒毒,具体彰显了神的爱与救赎。─(郑忠信,基督教论坛基金会执行长)
救助毒患无数人
    国际晨曦会创办人刘民和,13岁就开始混,抽烟、赌博、恐吓、勒索,样样都来。15岁时,正式加入黑社会帮派。
    刘民和曾因贩毒争地盘被人用刀砍手、又断了7根 助骨,被铁线绑,又被人拿玻璃瓶在脚面上割!
    那时刘民和恨自己、恨那些杀他的人!立誓侥幸不死,一定要报仇!要报复杀他、废他一条腿的人!
    还好刘民和陷入毒渊生死厮杀的关头,信仰了基督获得救赎,从吸毒、贩毒、杀人、被杀的大哥,成为反毒、戒毒的牧师,41年如一日无微不至陪伴1万多位吸毒者戒毒成功,并推动「专业戒毒证照条例」立法工作─为戒毒者打造一个中途之家,不愧为「大哥牧师」。
曾经是迷失的浪子
    刘民和于1951年12月14日出生于香港,兄弟姊妹六人,他排行老二。青少年时因为无心向学,13岁便开始在学校与一群不良少年混在一起,恐 吓、勒索、逃学、抽烟,流氓耍狠的个性。在混帮派时,因为耍酷而吸上吗啡,整整十年,他不但被毒品捆绑得一蹶不振,思想也渐渐扭曲、行为更是乖异,甚至还连累父母被邻居、亲友羞辱。
刘民和的母亲是教会的传道人,眼见儿子沉浮在毒海中无法自拔,她心如刀割,也带给她相当深的伤害与煎熬,但是她从不轻言放弃,也一直尽力用爱心来挽回刘民和;可是刘民和被毒品捆绑得太紧,虽然有亲情,却活不出亲情;虽然有感情,却也无法付出感情。
    每一次当刘民和的父母,因为他而受到别人奚落、伤害时,刘民和心里都相当自责,虽然他吸毒十年,也戒毒十年,但是一旦毒瘾发作,他还是会跑去找毒品。
    曾经他为了想戒毒考上台湾逢甲大学,飘洋过海来台读书,一心只想藉 着崭新的环境,带给自己新的人生,可是他却忽略在陌生的环境中,也会有困难的时候,当他受困、挫折时,脑海里想的全是「毒品」,他只想借着毒品放松自己。
    虽然从逢甲大学毕业了,可是大麻、迷幻药却也成为他生活中的代替品,至于吸毒需要用的钱,全是以不当的手法:偷、骗、抢取得。
大学读完再回香港的刘民和,仍然「沦」回在吸毒的路上。直到有一次,当他因为贩毒的事件引起帮派拚斗,被打得体无完肤、濒临死亡,在医院昏迷一天醒来时,看见母亲跪在床前为他祷告,他愧疚填膺,懊恼自己的行径。
    但是,当他想到仇家用玻璃瓶的破口挑他的脚筋、割他的脚面时,他立刻恨恨地说:「我要报仇!」 母亲流着泪苦苦哀劝他:「孩子啊,恨不能化解恨,惟有爱能弥补恨。耶稣爱你,妈妈也爱你,你还是去戒毒吧!」
    刘民和永远都忘不了─那天母亲跪在他床前祷告的身影和她所说的话,当他出院后便回到香港晨曦会戒毒。
浪子回头是岸
    刘民和进入香港晨曦会戒毒,不但重整了他的生活,也因着「福音戒毒」的信仰内化,使他找回生命的意义,从此改变了他的人生观与价值观。
    信仰给刘民和有了永恒的盼望,他原本是一个被打得重伤躺在路边的「社会垃圾」,但当他的生命被神的爱更新之后,愿意以一颗知恩、感恩、报恩的心,向同样在毒品中受困、挣 扎的吸毒人伸出援手,用自己「过来人」的经历坚固他们的生命。
    当时25岁的刘民和投入香港晨曦会的福音戒毒工作,7年后,他带着新婚十天的妻子来到台湾,开始投入戒毒辅导的工作,他与妻子跟戒毒人同住、同吃、同生活,还不定期的到勒戒所、妇职所及各监狱安慰、鼓励戒毒人和受刑人,也因着台湾各教会的基督徒、社会人士大力支持此项工作,于1989年成立「财团法人基督教晨曦会」。
对戒毒者爱的执着
    刘民和牧师因为自己是「吸毒过来人」,在辅导戒毒者的过程中,他很能体会吸毒者染上毒瘾的痛苦,以及屡戒不掉的无奈心理,所以他愿意二十四小时陪着戒毒者,带领戒毒者一起读圣经、运动、劳作、参与社会服务,甚至到各级学校、监狱做反毒倡导,刘民和牧师时常鼓励戒毒人:「真正的喜乐不在于一生平安无事地度过,而是在错误和患难之后,能够重新站起,为生命负起责任。」
    刘民和牧师一直认为,「一人戒毒,全家得救」,戒毒工作并不是单单一个人戒毒期满就算结束,而是要扶持到他们成家立业,与社会有和谐、和好的互动关系为止;所以帮助戒毒人的家人正视戒毒人的问题,明白如何扶持戒毒人,如何有信心的面对问题,也成为晨曦会辅导工作的重点。
    如今,在刘民和牧师的带领下,晨曦会目前在台湾有十三个工作据点:分别辅导男性及女性的戒毒者。
    历程中,刘民和牧师看到戒毒者回归社会、家庭时,容易受诱,必须有一个环境给予扶持,便成立男、女中途之家,作为戒毒者回归社会的中途站;亦为戒毒期满的人成立职业辅导中心,专门帮助戒毒者学有一技之长。
然而,刘民和牧师也用爱跨越国界,在以毒闻名的泰缅寮三国交界地区成立「满乐福戒毒村」。
    41年来,泰国晨曦会亦有四个据点:满乐福戒毒村、满星迭戒毒村、福山戒毒村、泰北门徒训练中心、中途之家以及位于曼谷的行政中心。当时任职于法务部的马英九博士,也曾亲自参访泰北戒毒村,还赞许刘民和牧师说:「你做了很好的国民外交」。
    至于印度、缅甸、中国大陆、美国、加拿大,都同样是因为当刘牧师前去宣讲戒毒工作时,吸毒者的父母都来苦求刘牧师帮助他们的孩子戒毒,而使刘牧师深感当地的需要,便陆续都成立了戒毒之家。
    在反毒、戒毒上已工作了41余年的刘民和牧师,只要是跟他相处过的人,都会感受到他那份为救人生命的迫切与活力,就像有一爝火种在他心灵,很容易把自己燃烧起来,发出光和热,那一股对戒毒人的关爱与坦诚,影响晨曦会所有工作人员,使大家都愿意和他一起努力完成戒毒工作的大使命。
回归社会跟家庭 毒瘾患者跟戒毒者的愿望
    刘民和在台湾用41年陪伴戒毒者,他总对他们说:「我们以前破坏社会,现在做一件事好不好?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过去的经验让他理解,犯罪的人心里其实非常想回归社会,也想回归家庭,于是鼓励他们戒毒,不消耗社会资源,戒毒成功后,也能藉自己经验帮助别人,一步一步慢慢来。
    现在,台湾九个戒毒村共服务1万多个案,还有许多毒瘾患者在排队等待。除了到国外传授福音戒毒,他在台湾一有空,就到各地关心戒毒弟兄,带他们唱诗歌,鼓励他们实现歌词里风光回家的愿景。
优良事迹
  • 1990年 荣膺「好人好事代表」。
  • 1993年 台湾晨曦会获中华民国社会运动协会颁发和风奖的「杰出社会风气改善奖」。
  • 1996年 泰国晨曦会获泰国国务院颁赠「戒毒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