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4屆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无腿轮椅天后─何欣茹(Ho Hsin-Ju)
无腿轮椅天后─何欣茹(Ho Hsin-Ju)
【无腿舞动生命奇蹟‧乐观自信四处行善】


  9 岁因火车意外双腿截肢,经歷大大小小手术长达三个月,多次危及生命,出院后更是復健长达二年之久;封闭自己十四年后,终於明白真正的障碍不在於残缺的身体,而在於自己的心,一位无腿的女生-何欣茹,勇敢向前「走」的冒险奇蹟,她挑战帆船、游泳、攀岩、骑马、射击、独木舟、水上摩托车等各项活动,她相信 「心在哪里,世界就会在那里」,虽然身体困在轮椅上,但,心是自由的。她与先生、儿子组成「3+2轮椅舞蹈团」参与各项公益活动,用轮標舞与她的生命故 事,鼓励来自四面八方的人,95年荣获第十届十大杰出身心障碍楷模金鹰奖,不愧为「无腿轮椅天后」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
  何欣茹,目前在台电北区营业所工作,1968年11月28日出生新竹新丰,一个美丽纯朴的小村庄。从小欣茹人缘好、观察力敏锐,是村里的孩子王;在学校里不但功课好、口才好,更是学校的风云人物、班上的模范生、老师的爱將,一切看似一帆风顺。

  每天上学欣茹都会穿过一片小竹林、一大片稻田,再经过一坐火 车站、一条马路……。或许一切冥冥中皆已註定,在她发生意外前,接二连三发生了奇怪的事,先是家里养的家禽因不明原因相继死亡,紧接著,家族中的三位长者接连暴毙;再来就是欣茹在一次放学的路上,摔进一个在铁轨旁水深足已灭顶的大坑洞里,幸好一个在月台上的好心乘客及时救了她;相隔没几天,在相同的火车站 铁轨旁,一样是放学,遇到正要回家的妈妈,欣茹並没有发现火车正向她驶过,忽然妈妈听到月台的站长大声呼叫,本能的回过头用手上的雨伞握把勾住欣茹的脖子用力一拉,等欣茹察觉时,火车已从她的身旁呼啸而过,她又从死神的手中幸运脱逃了第二次。但这个火车站註定成为她生命中躲不过的劫数。

【生命的浩劫-我的脚呢?】
  1977年,那天,是山崎国小的运动会,照例何欣茹又囊括所有的运动项目,尤其最拿手的田径项目更是刷新了自己的纪录,放了学,拿了奖盃就飞快的衝出校门,想让家人高兴一下;回家途中遇到了刚从市场出来的妈妈,跟在妈妈后面的欣茹突然被狠狠撞了一下,顿时天旋地转,分不清方向,只觉得好像轮子从她的身上压过去,整个人就被捲到火车下,妈妈想拉住她,也被车箱弹了出 去,浑身是伤,她硬是被拖行了一百公尺火车才停下来,她横躺在铁轨上,腰部以下被车箱盖住完全看不见,一切都太突然了,直到听到妈妈几近嘶吼的哭叫声,欣茹才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有人抱著她连忙拦车,但没有一辆车愿意停下载送浑身是血的她到医院,直到一位民众硬是用自己的身体奋不顾身的拦住了车,妈妈才紧抱著下肢粉碎、仅剩一层皮连著脚掌的欣茹她狂奔到医院。一路上,欣茹不停的问妈妈:「我的脚会再长出来的,是不是?」,妈妈只能无语、不停的哭泣;那是欣茹最后一次看见她完整的双腿。

  在手术室开刀时,医生担心她休克,只给了她半身麻醉,她清楚的听到双腿「被处理」的声音,空气是凝结的、时间是静止的,她的心跳声大到自己都会嚇一跳;手术时间约6个小时,但在手术房外的爸爸妈妈却感觉经过了一辈子那么长,直到护士將两只穿著可爱运动鞋的小脚掌交给了妈妈,妈妈再也忍不住的情绪崩溃全身抖了起来,心中不停的狂啸著:「为什么是欣茹……,我该如何告 诉她没了双腿,再也不能跑也不能走了……」。

【千万只蚂蚁啃食的剧痛】
  手术后进到加护病房,麻药消退后接连而来的是一波又一波巨大的疼痛,「打止痛针、昏睡、痛醒、再打止痛针」是她在加护病房一次又一次上演的剧码;由於伤势过重、医疗设备不足,欣茹在新竹省立医院住了一星期后,便转诊到台大医院。妈妈24小时不眠不休照顾她,她却仍常在睡梦中惊嚇惨叫,如同野兽般的力量连几个大人都拉不住她,就如同电影「大法师」中的女主角一样。在 治疗的期间,她的左腿因严重的撕裂伤,没有表皮,为避免感染,必须每天浸泡药水换药,当双腿进泡药水的一瞬间,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啃食般难熬,痛到她因过於用力而有鲜血从齿缝间留下来;她也是病房中年纪最小的一位,那段日子被打了无数次的针,次数多到最后针打了进去,但药却怎么推也推不进去,有一次还连打 了八次针仍找不到血管,小小的手臂扎满了针孔还有未乾的血跡,她却忍住不哭,让父母及护士都红了眼眶,之后,便有一位技术很好的护士总是先来帮我打针,免 去她一些痛苦。 那年,妈妈廿九岁,欣茹九岁,那是一段痛到无法言喻的日子,因为母亲的不放弃与她坚强的生命力,她活下来了;但往后的十四年,她却过著如行尸走肉般的生活,没有灵魂、没有心,只有一副残破的躯壳。

【行尸走肉的十四年岁月】
  出院后,她选择了离开人群、放弃自己,用最原始的方式消极的抗拒自己,她以为这样就能將悲伤宣泄出来,自己的痛苦就能降低,但如此却只是將自己逼上绝境,也將身边的亲人推向痛苦的深渊,一个连自己都想放弃自己的人,任谁都救不了啊!! 漫长的治疗后,紧接著就是必经的復健之路。每天妈妈都风雨无阻的带她到台大復健,由於右腿关节因长期疼痛、没有运动而萎缩,必须將关节一点一点的撑平,以便日后能顺利穿上义肢,但那椎心之痛实在难忍,好几次妈妈都忍不住阻止復健师进行復健,復健师只好请妈妈离开並告诉妈妈:「你必须视而不见她的痛,才能帮助她突破难关,重新站起来」。终於她的右腿关节拉直了,她穿 上了义肢开始重新学习如何跨步、如何走路、如何站、如何坐……。 为了就近医疗与復健,他们举家搬到台北;重新再回到学校已经是小学三年级了,她必须重新面对一切,包括新环境、新老师、新同学以及一双双疑惑与害怕的眼睛,她又想逃了,妈妈察觉到欣茹的害怕,但仍坚持希望她能面对学校的生活,惟有如此人生才会有希望。但她依然沉默寡言,避免跟同学接触,更因为担心拖累同学,甚至连毕业旅行都没参加。

  国中毕业后,考上了景美女中;在景美女中的她对课程早已失了兴趣,成绩一落千丈,並未如父母预期中的考上大学,重考了两年仍是名落孙山。欣茹开始思考,如果不升学,还能做什么?

【曙光与奇蹟-心在哪里,世界就在哪里】
  1991年,报名了一个协会的免费日语课程,在这里,她遇见了她的先生,他让她重新找回自己,他让她明白真正的障碍不在残缺的身体,而是在自己的心。那年欣茹23岁,她先生21岁。 她与先生是一见钟情,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她先生,觉得很惊讶,封闭十四年的自己早已忘了该如何笑了,但一个身障者的笑容怎么能这么阳光;一星期后,欣茹答应他的邀约,从此他们便一起创造了举多创举,许多欣茹从前没想过的事,她都开始学习,她游泳、爬山、到国外自助旅行、挑战独木舟、开帆船、挑战飞行伞、飆水上摩托车、骑沙滩车、参加战斗营、机车环岛,一切旁人束 缚在身障者身上的观念,在欣茹身上完全看不到,因为「心在哪里,世界就在哪里」。

  爱情长跑七年后,他们排除万难,在众人的祝福下结婚了;婚后半年欣茹便怀孕了,但身边所有人都不看好,认为她无法负担「照顾孩子」的重任;日渐变大的肚子让她的父母亲更是担心欣茹的双腿要如何支撑自己及孩子的重量;那时的她早就跟之前的她不一样了,她相信凡事都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即使到怀孕后期残肢已无法完全穿进义肢中,她仍每天准时上班,靠著自己对孩子的坚 持与爱,终於在1999年1月6日,她的儿子平安诞生了。

【「3+2轮椅舞蹈团」做公益】
  从小,欣茹就很爱芭蕾舞,希望能像影片中的舞者翩翩起舞,但因为双腿截肢,她一直在寻找能代替她双腿的工具,而又能让她跳舞;2002年,她无意间发现「轮標舞」,便一头栽进了「轮標舞」的世界,由於她音乐底子 好,能掌握节拍,肢体动作又灵活,第一次参加比赛便夺下轮椅舞蹈拉丁金牌;2004年台湾轮椅舞蹈首次参与世界国际性大赛,要从全国甄选出三队代表台湾出 赛,为了获得参赛的资格,她对自己定下严格的体能训练课程,一次次从轮椅上摔下来、要不就是手指卡在轮轴里而骨折或破皮,最后终於脱颖而出获得代表国家到日本出赛的资格,並在日本为台湾拿下了世界轮標舞大赛第四名、亚洲第一名的殊荣。

  周逸凡-欣茹的儿子,她生命中的小天使。总是陪著妈咪一起练 「轮標舞」,是妈咪生活上的好帮手,更是其他身心障碍朋友口中的小义工。有一天,小凡跟妈咪说:「妈妈,你能不能在学校运动会时到学校表演你的轮椅舞,我想把妈妈介绍给全校的老师和同学认识。」,从来都不知道她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孩子的骄傲,因为小凡的话,决定首创编跳亲子轮椅爵士嘻哈舞,同时也將自己 的生命歷程与全校分享,做为鼓励学生永远迎向阳光的活教材。

  欣茹与先生、小凡组成了「3+2轮椅舞蹈团体」,参加无数公益活动,用他们的舞蹈帮助育幼院筹募经费,也到学校表演分享生命故事鼓励正在自杀边缘的学生,更到监狱鼓励受刑人改过向善,到医院为病患加油打气,她和孩子共同找到生命的价值与意义。 她总是跟许多朋友说:「不要在意自己跟別人不同,因为那会限制住自己的思考能力,让自己的头脑只想著自己做不到的事,而忽略了其他能做的事。虽然我的身体长得跟別人不同,缺了两条让我行走的腿,但是我的心却长了一 对翅膀,带我遨游新世界,我就是要跟別人不一样,我要继续我的人生冒险旅程」。